第4277章 势力渐成

第四千二百七十七章 势力渐成

陈太忠真是没有想到,自己下面不同阵营的人之间,也有了这样那样的利益输送。

当然,丁小宁或者是为了感激赵明博对张馨的关照,但是毫无疑问,她给了他房子,他就要帮她及时处理一些事情——而不仅仅是只帮张馨,这就是利益输送关系。

这样的网络一旦成形,抵御风险能力就会大大地增加,随着网络的渐趋完善,很可能甚至不需要陈太忠出面,他的女人和朋友们都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。

也正是因为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比比皆是,以陈某人仙人的身份,都不能痛快淋漓地做一些事情——掣肘之处太多了。

不成想,现在已经有了以哥们儿为核心的关系网,陈太忠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……不过,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,证明哥们儿的红尘历练也比较成功。

放下这份心绪,他又给郭建阳拨个电话,小郭现在是省委的干部了,房子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,每逢周末,还要跑回永泰的家里——这是牛郎织女啊。

凭良心说,郭建阳跟着他,已经得到了不少东西,短短时间从副科升到了副处,所以他才会第二顺位考虑此人,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某人的身边人,不管什么时候接受照顾,那都是应该的。

若是小郭忌惮方清之,那我就把房子卖给凤凰的小董甚至铁手——陈太忠是打定主意了,不能让方家父子好过了,大不了卖给李凡是当东临水的联络点。

不成想,郭建阳接到电话之后,感激涕零地表示,实在谢谢老主任了,这个房子是贵了点——绝对价值贵了点,手边一下拿出这么多钱来困难,但是……我要了!

零三年的时候,手里能一下拿出十六万的人,也真的不多,他爱人在县中学门口的文化用品商店,当年不过才三万的家底儿,现在也就五万的周转,而他来了文明办之后,虽说是衣食不愁,但也没什么外财。

不过郭建阳表示,我这是买房子呢,有实物在那里放着,这个钱还是好借的——大不了我把家搬过来,家里的房子租出去,至于说我老婆,平时可以回娘家住,挺过这几年也就好了。

陈太忠有点奇怪地问一句:你不担心方清之?

——须知你老板我已经调到恒北了,丫给你歪歪嘴找点麻烦,可也苦恼。

我就是您的人,只要我不犯错误,他动一动试试看?郭建阳对此并不是很在意,因为老主任的离开,他在文明办生活得并不是很如意——陈主任是个能干事的人,但却不是八面玲珑之辈,正经还是得罪了不少人,他做为陈主任的体己人儿,步履维艰很正常。

但是话又说回来,他脑门上的标签是如此地明显,别人想为难他,自然也是要掂量一下,方清之又如何?连省委秘书长曹福泉,也没任何的暗示,说要动郭建阳——当然,这可能是曹秘书长眼里没有小人物。

郭建阳看得很开,陈太忠自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,当天晚上,他又去蒋世方家走了一趟——还好,蒋君蓉当时不在场。

蒋省长对小陈的态度很好,相当地热情,前文说过,他本有打算,在今年大用小陈一下的,事态发展到眼下这一步,这个大用的目标就很明确——他惦记着争省委书记的位子。

以何保华的说法,蒋世方已经将省委书记一职揽入怀中了,似乎陈太忠这一招闲棋,就白下了,事实上并非如此,在这样级别的斗争中,没有任何棋是白下的——不能保证说好话,也要保证不说坏话。

凭良心说,能登上这个棋盘做棋子,对陈太忠这样的正处级干部来说,已经是相当难得了——甚至可以说是荣幸,不过他并没有这样的觉悟,而蒋世方也没有提醒他。

总之,蒋省长很开心地跟他聊了十五分钟,最后还将他送到家门口——对于一个省长来说,这种行为实在是太罕见了。

但是陈太忠却品出了这一层意思,老蒋马上要升省委书记了,对哥们儿这样的刺头,也是要采用怀柔政策的——意识到这一点,他有一点微微的得意……别看是小小的处级干部,架不住咱份量够啊。

只是,他这份得意也没有维持了多久,很快地,他就转移了注意力,既然蒋世方用不到自己,那就是明天要走了,离开北崇也很久了,该回去了。

欢乐的日子,总是很短暂的吖……

第二天上午九点,陈太忠驱车驶向朝田,原本他是想把姜丽质捎回去的,不成想小姜同学很有性格,决定一时半会儿不回去了——因为她跟姐妹们玩得很开心。

尤其令他哭笑不得的是,姜丽质……她巴结吴言巴结得很紧。

吴言自打前一天决定,豁出面子来湖滨小区之后,这两天就一直住在那里,大被同眠什么的自是不消说,不过吴市长终究不是放得很开,很多时候都是在小客房休息的,如无意外,旁边陪伴的也只有钟韵秋——毕竟是马上要正厅的领导了,要讲个矜持的。

但是姜丽质就是意外,她时不时就跑过来,提醒陈太忠别忘了那边的姐妹,还盛情邀请白市长也过去凑热闹。

吴言一开始,还以为这女孩儿对自己有意见,心说你有意见,我还不稀罕理你呢,不过接触了不多久,她就觉得,女孩儿其实是很单纯的。

当然,对于吴市长这样的人来说,单纯也是错误——知道自己单纯,就别来社会上混,社会不是家庭,没有你爹妈罩着你。

不过,吴言还是愿意提醒她一句的,说你这样不行,没依没靠的,傻孩子一个,不成想姜丽质马上搬出了亲友团——谁说我没依没靠?

吴市长一听,合着这位的圈子里,能人还不少,立刻就客气了很多,而姜丽质却认为——吴市长你这个心态不对,咱们都是太忠的女人,大家要和睦相处。

其实吴言的孤傲,在陈太忠的女人中不是秘密,丁小宁和林莹更是明显地表示出了不屑,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这个可能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实职正厅的女人,带给大家很大压力。

姜丽质就最见不得这种事儿,她有胆子置疑荆紫菱,但也希望吴言能真正地融入这个群体中,所以反倒是对吴市长很巴结。

要不说这世界上,真是一物降一物,姜丽质虽然柔弱,但是陈太忠的女人里,没人能真正降得住她,荆紫菱都不行——也就是刘望男这后宫大姐大,能获得小姜最大的尊重。

但是偏偏地,姜丽质就很在乎吴言——在乎到甚至有点巴结的份儿,事实上,小姜更在意的,是姐妹们之间关系的稳定,对此,她有一种几近于病态的执着。

对于这种情况,陈太忠也只能放任不管,敲定了没人跟随之后,他和李世路相伴,驱车赶往朝田——至于施金鹏一家三口,还要在素波待两天,既然出来了,就好好玩一玩。

不过牛晓睿不再坐奔驰,而是坐上了奥迪车,“太忠这两天在天南,玩得很开心吧?”

“你跟董瑜亮玩得也很开心吧?”陈太忠慢吞吞地反问一句,天南这里,只要他想知道的事情,都能传进耳朵里。

“你吃醋了?”牛晓睿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只是炮友,有什么可吃醋的?不过是不想在你的身体里,接触到别的男人的体液罢了,陈太忠心里暗哼一声,不过这话想一想可以,说却是说不出口的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也没有,只是大家玩得都很开心。”

“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随便女人,”牛晓睿极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我想随便,选择多得很,一个小处长,配得上我这MPPM吗?”

“其实我就是吃醋了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探手去摸她光滑圆润的大腿——夏天大家穿得都不多,他虽然不在乎炮友的私生活,但是牛晓睿愿意为他守着,他自是不吝赞美之词,“晓睿,董瑜亮那货,喜新厌旧得很。”

“比得上你吗?”牛总编的身子,软绵绵地靠了过来,“紫竹苑里,美女很多吧?”

你这是啥时候的消息了?陈太忠撇一撇嘴,紫竹苑哥们儿都好几年不住了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不要人云亦云,那些都是嫉妒我的人胡诌的。””

“不过,我还真没想到,你在天南面子那么大,”牛总编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眼波流转,“今天晚上回北崇吗?”

“不回,咱们通宵友谊赛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又摩挲一下她光滑的大腿——小牛的胃口很小,随随便便就能满足的,他半点不放在心上。

事实上,他还有个理由,必须留在朝田,那就是一周的时间已经到了,青禾区的区长林听涛没有表示出要退钱的意思,反倒是连招呼都不打了,似乎在说——我等着你北崇来找我的事儿,放马过来吧。

陈太忠决定用两到三天时间,给林区长一个狠狠的教训。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