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9章 堕落时代

第四千二百七十九章 堕落时代

“肯定是破坏军婚,”宗报国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不过小白只是出轨……并没有离婚的意思,是吧,小田?”

“啧,”田浩咂一下嘴巴,一抬手,又将半瓶啤酒摔在地上,低声回答,“我艹他妈的,不是她不想离婚……是我窝囊,报国大哥,你打我吧。”

“尼玛,我打了你,你能变得不窝囊吗?”宗报国一拍桌子,“白芸是挺漂亮的,但是男子汉大丈夫,何患无妻?跟她离婚,不要她了……太忠帮你活动个实职,到了那时候,小姑娘有的是。”

你俩这是不是……一唱一和地挤兑我呢?陈太忠听到这话,眉头微微一皱,有点陷阱的感觉,但是堂堂的中校,以自己妻子的清白为代价做出陷阱,这成本未免有点高了。

所以他就问一句,“那白芸出轨的事情,就这么算了?”

“那就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,休了就完事了,”宗报国不屑地哼一声,又看一眼田浩,“你别再说什么舍不得之类的话。”

“她还小,大了可能就懂事了,”田参谋艰涩地回答,事实上,他的夫人要相貌有相貌,要身材有身材,这么离婚,他也有点舍不得,“我都说了……她昨天跪在我面前,哭了一夜。”

“你能落了地,这样的女人还不到处都是?”宗报国斜眼看着陈太忠,还不忘挤一挤。

“我真能落了地,有个差不多的位子,她绝对会收心。”田浩也瞥陈太忠一眼,“报国老哥,我保证。”

“你说你这点出息吧,”宗报国气得叹口气。也不再说话。

事实上,田浩怕五十一刀切,宗报国也怕五十一刀切,但是不同的是。田参谋还有落地的选择,宗参谋想落地,都落不到什么好地,倒不如硬着头皮撑下去,没准撑到个朗朗晴空出来——有些选择,是逼出来的。

对宗参谋来说,田浩的苦恼是真实存在的,但是……那或许是甜蜜的苦恼,甚至妻子偷人的事情。都能直接说出来。相对而言。有些人的苦恼,根本无可诉说。

“我给不了你差不多的位子,”此刻。陈太忠的声音冷冷地出现了,像一把刚刚用酒精消过毒的手术刀一般。冰冷而锋利,“也许,我能帮你活动一个派出所所长。”

“谢谢陈书记,”田浩站起身,笑着冲陈太忠敬个礼,然后又犹豫地问一句,“可是我是副团的中校……派出所能不能不要那么偏远?”

派出所所长这个位置,弹性真的很大,普遍来说,这只是一个股级单位,但是太多时候,派出所所长都是扎扎实实的副科,正科待遇甚至正科的例子也不少见。

像北崇区区治所在的城关镇,派出所所长就是享受正科待遇的副科,哪一天出现了正科高配的派出所所长,也并不奇怪,城关镇就是有这样的地位。

但是那些偏远地区的派出所,就没这个待遇了,临云乡派出所所长,管着差不多两百平方公里的土地,但是了不得也就是个副科。

所以说田浩虽然感激陈太忠,也要敲定位置,真的要被发配到临云乡或者屈刀乡之类的地方,那这个人情,领不领都无所谓了。

“这个好说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然后看一眼牛晓睿,“牛总编,你和这个一毛三……这个上尉去要点汤来喝。”

这两位一听,自是知道被当作了碍眼人物,不管乐意不乐意,都要站起身走人了。

陈太忠见他俩离开,才轻喟一声,“我冒昧地问一句……能不能把白芸叫过来?”

宗参谋和田参谋闻言,是齐齐地一愣,然后又交换个眼神,好半天之后,宗报国才犹豫着问一句,“太忠你这是……啥意思?”

“你俩这是啥眼神?”陈太忠气得骂一句,“我上过的美女,比你俩见过的都多,我就是有点事情,要小白帮我办一下,所以看一看她真人……真要办好了,分局副局长,我也能帮着打招呼,但是办不好,那就是扫我面子了。”

“我家那个,就是个村姑”田浩笑一笑,抓起手机来打电话。

“老宗,你是不是感觉,我这人挺色?”陈太忠很恼火地看着宗报国。

“不色的……那叫男人吗?”宗报国干笑一声,“我觉得牛总编,十有八九要落入你的魔爪……白芸我常见,真的很漂亮,小巧玲珑。”

白芸真的是很漂亮,第二天这个时候,她出现在了帝尊酒吧,小巧玲珑的身材,直接坐到了吧台前,“来一杯血腥玛丽。”

调酒员略略迟疑一下,做出职业化的劝告——酒吧欢迎买醉的客人,但是他们不喜欢麻烦,“这酒很烈……希望你有同伴在场。”

“我没有同伴,你就说多少钱吧,”白芸拎出自己的手包,听到对方的报价之后,来回翻腾一下手包,“呃,这儿能刷卡吗?”

“往南三百米,有工行和民生银行的柜员机,”调酒员微笑着回答——尼玛,你家开的酒吧能刷卡?

“懒得走了,”白芸一侧头,冲身边的男人笑一笑,“帅哥,能请我喝一杯吗?”

“嗯,一杯酒而已,”旁边的帅哥点点头,满不在乎地回答,他能闻出,身边的美女,身上已经有了不少的酒气,“我家这样的酒多的是,去我家喝吧?”

帅哥不是别人,正是林听涛那中二的儿子,小家伙年纪不大,但是不学好,手里又有钱,**的丈八蛇矛枪,也快升级到百人斩的境界了。

最近风头不太好,他得罪了陈太忠,所以一直低调得很,但是2003年的时候,家里真的没有什么可消遣的活动——连魔兽世界都没出来呢。

所以他就在几个比较罩得住的酒吧活动,猛地见到白芸这样的成熟女人,禁不住有点食指大动,于是出声勾引。

“就在酒吧喝了,”白芸怯怯地回答,她也不是交际花出身,知道自己要勾引这个男人,但是总有点放不开,不过,她的激将法使得还是不错的,“不想请,那就算了。”

尼玛,你捏着个小逼装圣女?听到这话,林公子反倒是不干了,“那行,我请,但是我请人喝酒,最少三杯,我有钱请你喝……你喝得动吗?”

“我只喝一杯,”白芸淡淡地回答,勾引男人这种天赋,基本上是天生的,而她一点都不差这样的天赋,“你不想请,那也随你。”

要不说天作孽尤可活,自作孽不可活,她这么说,反倒是勾起了林公子的不服气,于是点点头,“不过一杯酒而已。”

当然,他想的绝对不是一杯酒,跟他一起来的几个狐朋狗友远远地看到,才待过来,被他一个眼神警告了回去——别打扰我啊。

接下来,两人一边喝酒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,一杯酒下肚,他已经知道,这个叫白芸的女人,是个军嫂。

军嫂多半都很寂寞吧?林公子又请她喝一杯,白芸半推半就答应了,不过又喝了一半的时候,她实在喝不动了,醉醺醺地说我要走了。

我跟你一起走吧?林公子笑眯眯地发问,不成想白芸白他一眼,“半夜我老公可能回来,你敢跟我一起走?”

“那就不要回了,”林公子见她说得直接,登时就色胆包天了,笑眯眯地搂着她**的肩头,“开个房间去玩吧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看一眼自己的狐朋狗友,眼中满是自得之色,他的朋友们也悄悄地竖起大拇指——老大你厉害。

“我不去宾馆,”白芸醉醺醺地摇头,“宾馆都不干净,人多眼杂。”

“那总不能去你家,”林公子虽说是精虫上脑了,却多少存着点警惕之心,他不怕玩仙人跳的主儿,但是眼前亏这东西,能不吃还是不要吃了。

不过这女人不喜欢去宾馆,说明还是比较良家的,想到这里,他又有些兴奋,于是笑着点头,“那我带你去个地方,我朋友家的房子。”

“你朋友怎么办?”白芸斜睥他一眼,醉眼中居然有点冷厉。

“我让他滚蛋就行了,”林中二傲然地回答,王霸之气一览无遗——事实上,那房子是他家的,他托词说是朋友的,只是不想被这个女人缠上,本来就是玩一玩的事情,泡妞泡成老公,那就没意思了。

王霸之气展露完之后,他眼珠一转,邪邪地坏笑一声,“你不是要一挑二吧?”

若真是如此的话,他倒也不介意暗示酒吧几个朋友跟上——他朋友上了他的妞儿,他将来就可以上朋友的妞儿。

“真恶心,”白芸瞪他一眼,站起身子就往外走。

“哎,你等等我嘛……”林中二一边喊,一边追了上去,这可是十足的良家啊,与此同时,他还不忘示威地冲朋友们扬一下下巴。

“唉,”调酒员看到这一幕,不引人注目地摇摇头,真是一个堕落的时代。

两人走出门之后,抬手招一辆出租车走了,马路对面的一辆桑塔纳里,田浩手里死死地攥着相机,看一眼驾驶座上的高大男子,眼中有些说不清楚的东西,“陈书记,可以追了吧?”

“等一等,追不丢,我眼睛好得很。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