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1章 有督察

第四千二百八十一章 有督察

什么?林听涛一听,登时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“他妈的,欺人太甚。”

不过下一刻,他强行让自己平静一下,“怎么回事?”

也没怎么回事,就是一辆警车在路过青禾区政府门口的时候,车门哗地打开,车上掉下一个人来,然后警车停下,对着那个人拳打脚踢,嘴里还大骂,“你敢跳车逃跑?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”

被跳车的这位,自然就是林公子了,他抱着头任人毒打一顿,然后才抬头悄悄地看一看——这里是什么地方?怕是进了对方的老巢了。

不成想,他不看还好,一看才发现,这……这不是青禾区政府门口吗?

所谓中二少年,通常都是很自以为是,却疏于思考的,见到车居然停在自己老爸单位门口,他不会考虑这是不是陷阱,第一个念头居然是:我有救了!

于是他瞅个空子,忍痛跳起来大喊,“救命啊,我是林听涛的儿子,被人绑架了。”

“小子,你还挺能折腾啊,”几个警察上前,又是一顿胖揍。

然而,就在他喊话之前,周围已经围上了不少人看热闹,待他报出身份,有些人就认出了,这确实是林区长的公子。

于是,有人赶紧向里面汇报,还有个别人巴结领导心切,直接走上前,“喂喂,住手……你们这样子,还像警察吗?”

“一边去,我们执法,用得着向你汇报?”那几个警察就像吃了枪药一般,其中一个人毫不客气地当胸一拳搡了过去,“滚远一点,找揍吗?”

“你们是哪个分局的?”被捶了一拳的这位,肺都快气炸了。“我会找你们领导的!”

“我们北崇分局的,”另一个中年警察哼一声,脸上是明显的不屑,“有本事你就告。”

北崇分局的警察是接了陈区长的电话,连夜赶过来的,这其实是挺折磨人的事,不过替陈区长跑腿,油水多多,所以大家很是争先恐后。

打了那小子一顿之后,大家就要再上车走人。这时候林听涛本来要出来过问,但是当他知道,外面打自己儿子的警察。就是北崇分局的,思索一下,还是先派个人出来交涉——你们这跨地区执法,有什么凭据没有?

北崇警察不吃这一套,你管我有没有凭据?我们该抓就抓了。你这么着急上火,莫非抓的这个,是你干爹?

这个回答,就委实太过嚣张了,不过也难怪了,在陈区长的管理之下。北崇的警察那真是横行惯了,连进京抓捕的事情都干过,朝田的这点小抗议。就是毛毛雨了。

大家深信,陈区长不但手眼通天,而且不会无事生非——能在区里搞出一个公示亭来听取民意的领导,那是讲理的领导。

既讲理,又有背景。跟着这样的领导,谁还会怕一些宵小的阻挠?

幸亏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不在现场。要不然只冲这两句话,又能有一份长篇报道出台。

周围的人一听,就不乐意了,围观的人里,有十来个是区政府的,还有两三百号人,就是青禾或者朝田的市民——其中还有个把人,是别有用心的。

大家一听这帮人如此地嚣张,就不服气了,“什么时候轮到阳州人来朝田撒野了?总共他妈五个人……大家抄家伙上,揍死这帮阳州人。”

“谁上来试一试?”一个警察见群情激奋,刷地拔出了配枪,冲天开一枪,“是个男人就上手,别尼玛的站在那里逼逼。”

他拔出配枪,别还有两个警察也拔出了配枪,“有种你们上啊。”

这真的是太嚣张了,搁在极端情况下,这种反应是绝对不可取的,三把六四小砸炮,压制不住两三百号人,一拥而上的情况下,手枪的子弹还没打完,人就会被砸成肉泥。

但是这些警察还真是不怕,陈区长交待了,事儿不怕搞大,如果他们真的敢一拥而上,尽力反抗之后,你们被打了——我给你们找回场子来。

就在这时,林听涛忍不住了,他从区政府走了出来——有些东西,是不可能回避了,“你们抓的,是我的儿子,他犯了什么罪?”

“破坏军婚,”这时,车上又走下一个人来,肩扛两毛二,正是阳州军分区作训科长宗报国,他手里拎着一个手机,冷冷地发话,“你们要跟我比人多吗?”

谁敢跟当兵的比人多?这年头的军地关系,也是相当复杂的,林听涛沉吟一下发话,“你的军官证,拿给我看一下。”

宗科长自是不怕把军官证丢给对方,林区长接过来一看,知道对方是阳州军分区的,心里就更明白了——这绝对是陈太忠的手笔。

于是他将军官证交还,面色铁青地发问,“破坏军婚……原告是谁?”

“原告有,但你是这杂碎的老子,我还就不告诉你,”宗报国抬手一指对方,“不服气,去向军分区投诉,去向省军区投诉……破坏军婚还这么牛逼,林听涛,老子跟你没完,全恒北军区的弟兄们,跟你没完!”

你注意一下素质好不好?林区长无奈地撇一下嘴巴,可是对方为袍泽出头,倒也不能说错了,所以他心里又生出点想法:这是……军分区的人,被陈太忠利用了?

宗报国却是不管这许多,威胁完之后,走向警车,“开车,不退让的,就直接碾了……军分区管养老。”

他们虽然是外地人,也只有一辆车,但是这气势太足了,围观群众见状,纷纷退让。

关键是大家没有主心骨,一团散沙的几百人,拦不住几个人——虽然几乎所有的人,都恨其他人太过软弱,让外地人在朝田逞凶。

有个小伙子不知道是有意无意,故意退让得慢了一点,不出意外的话,警车想要不撞到他,就必须减速——而警车的速度,原本就不快。

一个警察想也不想,一抬手,电棍就杵了过去,十万伏的高压,打得好几个人踉踉跄跄地往后退——年轻人退后的速度慢,是因为身后有人挡着,退不快,这一电棍下去,挨着的人都要倒霉。

结果后面的人就不干了,吵吵着说警察打人——挡路的是前面的人,你为啥电我?

可北崇的警察真不含糊,瞅着两个喊得最凶的家伙,一顿警棍抽了下去——你无心挡了别人的退路?别逗了,你就是有心的。

做警察的都知道,在群体性事件中,有些貌似群众的面孔,恰恰是事件的元凶。

具体到眼下这个例子,那年轻人退得慢了一点,似乎是身后人挡路了,然后警车就该慢一点——这是最正常的事件进度表。

但是问题的关键是……那年轻人身后的人,就有意退得慢,这是别有用心。

就像有人在公车上遭遇挤压,身边的人拥挤得不成样子,结果被人上下其手,钱包也丢了,然后蓦然回首,才发现车厢里总共也没几个人……

有些人可能是无辜的,但是这种场合下,你既然要凑过来,就要做好被电的准备。

北崇的警察靠着这股野蛮劲儿,硬生生地在青禾区杀出一条血路,直到来到了高速路口。

收费站的口上,停了两辆警车,还有一辆标了“特警”的依维柯,见到北崇的警车过来,两个身着防弹衣的警察挡在了前面,“停车!”

这是正经的官方力量了,北崇警察再不情愿,也只能踩一脚刹车下去,从车窗里探出头开,“什么事?”

“下车再说,”拦车的警察摆一下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都是吃公家饭的,我不为难你,你也给我个面子。”

“不许下车,”这时候,身后传来一个声音,紧接着,警车后面的奥迪车上下来一个高大的男人,他冷笑着发话,“小子,你是哪棵葱,敢拦我北崇的公务车?”

“你又算什么东西?”拦车的这位冷笑一声,“我是督察总队的……”

“滚一边去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冲上去就是一脚,“不管我是什么东西,你算个什么玩意儿?”

这一脚没踹住人,对方躲得很快,但是下一刻,旁边刷地支起了四五支枪,直接指向他本人——这还是升平日久,要是搁在正经的警戒期间,十几支枪都是有可能的。

“陈太忠你不含糊了啊,连我的人都敢打,”就在这时,一个沙哑的女声传来,“信不信回头我抄了你易网的家底儿?”

陈太忠扭头看去,却是一个丑得吓人的女人,面容虽然尚可,但是脸上有一道浓浓的青色胎记,划过整个面孔。

而且这女人走路,有一点说不出的不对劲儿,她走到陈太忠面前,冷冷地一笑,“不认识了?”

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“白沉香你再废话,信不信我把你也抓走?”

这个女人,他才在荆老的祝寿宴上见过,因为是恒北警察厅督察总队的副总队长,别人还撮合两人碰了一杯,要大家相互关照。

白沉香是紫家的后代,天生一块大胎记不说,还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,很容易辨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