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3章 资产是怎样流失的

第四千二百八十三章 资产是怎样流失的

林听涛还真是没打算耍什么花样,他是横下一条心,打算彻底解决掉这个问题,否则不要说能不能救回儿子,他自己都要被陈太忠活活地玩死。

至于说他找的常务副省长史闻天之类的,只能帮忙出面,貌似公心地拉一拉偏架,不可能因此跟陈太忠拼个你死我活,不是不敢,而是不值——他没有足够的利益驱动这些大佬。

他手里真要有足够的利益,早就还了陈太忠钱了,所以说那些领导,其实只是个威慑力量——当威慑力量起不到威慑作用的时候,那就必须正对现实了。

还是那句话,林听涛没有钱,不过没有钱不代表不能还钱,青禾区政府有土地储备。

可是动这个土地储备,也是了不得的事情,会牵扯到太多的利益,林区长若不是被逼无奈,也不会走这么一着棋——他心里是相当地不乐意,撇开那些阻力不说,这土地再捂个三五年,价格还要涨。

但是现在,他是真没办法了,与其让陈太忠折腾得自己身败名裂,后来的人因此而得利,倒不如他现在拿出来,谋取个脱身的机会。

就是这样的算盘,人家都未必乐意,所以他只能要求面谈,姑且一试——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。

一个小时之后,两人在乾山服务区碰面了,也没进大厅谈话,就是站在屋檐下,看着细细的雨丝,一边抽烟一边说话。

果不其然,陈太忠一听说林听涛打算拿地顶账。脸登时就沉了下来,“林区长你这是觉得,玩我没玩够是吧?”

“不是胡营镇的地,是闹市区。有相当的商业开发价值,”林听涛赔着笑脸解释,“一开始我都没舍得往外让……同志们要戳我脊梁骨的。”

“你不用让他们戳,我也不要地。赔钱就行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断然拒绝这个建议,“开什么玩笑,青禾的地也算有商业开发价值?根本就是农村。”

这话说得有点打脸,但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,青禾之于朝田,就像双龙之于素波一样,朝田市区差不多点的地方。土地均价都是每亩两百万左右了。而青禾这里。最热闹的地方,一亩地也了不得就是七八十万,繁华地段的均价。未必能到了三十万。

土地开发,跟别的行业不一样。讲究个“宁为牛尾,不做鸡首”,最繁华的地方,才会有超额的利润和快速的资金回笼。

在首都做惯房地产的主儿,等闲不会把目光转移到下面的地市——哪怕是计划单列市也扯淡,做惯了大单子,眼里就看不上小单子。

做八一礼堂地块儿的,能看上青禾区的地?八一礼堂只要做得好,一平米房价敢往五千卖,青禾做得再好,一平米也到不了两千。

人家的利润,就直接顶得上青禾的销售价了,更别说市里的购买力强,有买房需求的人也多。

林听涛听得有点脸红,不过他也知道,这确实是实情,于是辩解道,“地段真的不错,就在解放商店旁边……”

“你别跟我说地方,我对青禾不熟,给我的感觉,整个青禾全是郊区,”陈太忠冷冷地打断他的话——他确实是对这里不熟。

“五百亩地,”林听涛吸一口气,直接拿数据说话,“绝对的好地,以前的国有林场,依山傍水树木繁茂,今年有人要五十万一亩拿,区里不卖。”

“哄谁呢?遇上空手套白狼的了,你们自然不卖,”陈太忠很不屑地哼一声,都是千年的狐狸,就别说那些聊斋了,五十万一亩,五百亩地那就是两亿五,真有这么多钱赚,青禾区的眼都得蓝了,还敢说不卖?

而正经能拿出两亿五千万的主儿——哪怕是能贷到两亿五千万,也不会选青禾这种穷地方,市里找块土地开发,正经资金还周转得快些,也能早些见利润。

所以他根本不信这个,“你也别跟我扯淡,不服气你就现在联系人卖了,我不要地,只要钱。”

“这地真的值五十万,开发成森林别墅,值老钱了,”林听涛苦着脸回答,陈太忠说得固然有道理,但是区里对这块地的评估,就是每亩五十万,这里靠近闹市区——青禾的闹市区,而同时林木繁茂,搁在市中心,就是那种公园旁边的小区概念。

五十万买地的那厮,确实是没什么钱,付款也是分期,区里不能接受,所以没有卖,但是若有人四十万一亩全款拿地,区里也不会卖。

当然,更关键的是,他若是现在临时卖地,卖不起价钱不说,回款也未必一两个月内能到账,这还是救不了急,“你可以找人评估一下,要是有人说不值四十万,我任你处置。”

陈太忠听得有点心动,就想找出来地图问一问,到底是在什么位置,可是他想一想马颖实和孙淑英谈判时,一两个亿说不要就不要了,就觉得这么点小钱,没必要太在意——太跌份儿了。

他原本就是个性子粗疏的主儿,也极好面子,于是摆一下手,很干脆地表示,“行了,你也别说了,一亩三十万,我要了。”

“三十万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林听涛听得脸都白了,“真没这个价钱。”

“你确定……要维护公家的利益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这是**裸的威胁——为公家的事儿,得罪我这私人,你真打算做这种蠢事?

林听涛的脸色由白转红,继而又转青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行,就三十万一亩。”

他跟陈太忠已经几近于撕破脸了,这次要是再谈不拢,姓陈的只会更恨他,而偌大的青禾区,他除了卖这块地顶账,再也找不出别的来钱法子了。

而这地临时找买家,也不好找,倒不如顶账给京潮,区里有人敢歪嘴的话,他可以直接拿陈太忠和马颖实堵嘴——有种的,谁去解决了这俩主的怨气?

至于说这地卖的价钱低,继任者没准要歪嘴,他根本顾不上考虑——老子现在都自身难保了,哪里有心思考虑后任的死活?

他这是铁下心思牺牲公家利益,获得个人平安了,但是陈太忠兀自不满足,“这次可得是净地,听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,”林听涛重重地点点头,胡营镇的翻船,就是因为这“净地”二字,他对此二字真的是刻骨铭心,“本来就是储备土地,外围有点违章建筑……拆除的事儿交给我。”

“五百亩,一亿五,回头补给你七千二百万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发话。

“不用补钱,”林听涛忙不迭地摇头,三十万一亩,卖得都当裤子了,他可不想把五百亩全卖出去,“给您两百来亩顶账就行了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,原本他就觉得,三十万一亩,估计是逮便宜了,眼见对方如此计较,那就更确定了,那这便宜为啥不占?

你要不服气,可以直接赔给我七千八百万嘛,所以他霸气十足地发问,“你是觉得我出不起这个钱呢,还是有心再扶持一家开发商,跟我抢空间,破坏我的开发构思?”

“这这这……”林听涛只觉得全身是嘴也说不清楚,犹豫好一阵才实话实说,“我卖得太便宜了,顶账就行了,没法儿多卖,得给区里留点儿。”

“傻了不是?”陈太忠食中二指夹着烟卷,冲着他指一指,“反正你已经卖便宜了,卖多卖少,还不是一样卖?”

说到这里,他换个口气,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卖给京潮公司,别人不敢歪嘴,这块儿地,你也不是很好卖出去的,现在卖出去,现在你就有七千多万可以花……是归你支配的钱,你不会傻乎乎地想,留给下一任吧?”

“这个……也是,”林听涛想一想,还真是这么个理儿,反正是个贱卖国有资产了,多卖点少卖点,没啥本质区别,左右不过是被人骂一次,正经是手里多了七千多万出来,又能做点实事儿了。

要不说,有些事情不能随便开头,一旦开了头,很容易刹不住车。

“嗯,关于这个林地的开发,我有些想法,”陈太忠做事,一向是穷追猛打的,眼见林听涛答应得痛快,他就又不能平衡了——这个脾气,让他在仙界招惹了无数的仇家。

所以他提出新的补充要求,“这块地我不着急开发,抵押给我就行了,三年之内,青禾能一亿五千万连本带息地还给我,这地我还可以还给你们……不过在这期间,我要行使管理权。”

他说了这么多,其实简单点说,就是四个字——我要捂地。

林听涛当然听得懂话里的含义,不过考虑到仅仅是抵押的话,他的责任也小了很多,自是没有反对的道理,当然,他必须指明,“三年之后,有人可能高价赎地,或者到时候我不在区里了,手续上也许会麻烦一点。”

“倒是要看一看,谁敢找麻烦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这个抵押手续办好,地就姓陈了,谁敢打什么主意,他还真的不用讲什么官场规矩。

就像对付老岚的时候一样,陈某人根本不说什么种荷花,那有点麻烦了,他直接让人浮尸水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