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4章 又一个

第四千二百八十四章 又一个

陈太忠回答得有恃无恐,林听涛也就不再说什么了——两人的思维方式相差太远,而且他承认,陈书记具备无视一些规则的能力。

所以林区长低头默默抽烟,过了约莫一分钟,他才抬起头来,“陈书记,北崇不是还有一辆警车吗?”

“警车先回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他是说自己要等林听涛,可没说警车也要等——要是警车也停下来,那太给你姓林的面子了。

不过对方既然发问了,而到目前为止,大家谈得还不错,他就不怕理直气壮地告诉对方,“事情一码归一码……你儿子破坏军婚,是被抓现行了,我也要考虑部队的情绪。”

你能再操蛋一点吗?林听涛简直要无语凝噎了,我儿子被人抓,根本就是你的算计好不好?不过他也知道,对上这种混世魔王,真是没道理可讲的,于是重重地叹口气,“可是……我就这么一个独子,陈书记,你还得多多关照啊。”

“这个是肯定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不过,你还是把心思用在正经地方的好,马总对工程的耽搁,也非常不满意。”

林听涛登时就无语了,这话真是当头棒喝,最近一段时间,他光想到陈某人的刁难了,却没有心思考虑,陈太忠固然不好惹,马颖实和那来自京城的京潮公司,又何尝是好惹的?

这个邸军,真的是罪该万死!

两人聊了差不多十分钟,大家就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,陈太忠丢掉烟头,按开了奥迪车的控制门锁,“林区长还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我孩子还小,希望陈书记多多照顾。”林听涛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。

“这个事情,不仅仅是我说了能算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是真正的拔屌无情,根本不说才刚从林区长身上占了多少便宜,“而且,我还不是书记,只是区长。”

“唉,”林听涛看着疾驰而去的奥迪车,缓缓地摇摇头。看来军分区和北崇分局那里,自己又要花一笔好钱了——真是坑爹的小畜生。

陈太忠临行的话,其实只是一句客套。却不成想在路上,就接到了电话——经市委研究决定,任命陈太忠同志为北崇区党委书记。

这就是真正的一肩挑了啊,陈书记在成为真正的书记之后,心里真的很愉快。他甚至有点后悔,没有带牛晓睿来北崇——他希望找个人分享喜悦。

而找小白报喜的话,似乎又有点浅薄了,不过才是个区委书记而已,他认识她的时候,吴市长就已经是区委书记了。

于是他将车开得差不多快飞了起来——北崇那里。还有个汤丽萍可以泻火。

他是开得如此之快,甚至在接近阳州的时候,居然追上了北崇分局的警车。他也不等他们,用灯光打个招呼之后,就疾驰而去。

车到北崇,就是下午四点了,陈太忠第一个落脚点是区党委。以前他再怎么说看不起党委,政府更重要。可真的做了区委书记之后,他还是要先来这里。

他来的正是时候,区党委里一干人,正在为迎接七一准备节目,台上是大合唱,区委办主任韩世华站在前方,认真地打着拍子。

徐瑞麟则是坐在不远处,跟一个女人低声说着什么,见到他进来,忙不迭站起身,笑着招呼一句,“陈书记回来了?”

“嗯,这次走得有点久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那女人,发现此女三十出头,皮肤白净相貌姣好,最难得的是衣着气质也相当不错。

老徐这是要焕发第二春了?陈书记知道,很多女人其实非常迷恋老徐的儒雅气质,上次在医院他还亲眼目睹,老徐的爱人和市民政局副局长莫娇冷对峙。

不过你才升任党群副书记,这么搞有点不应该,于是他问一句,“这位是?”

“这是恒北农科院的高级工程师罗雅平,”徐瑞麟笑着介绍,“对北崇比较感兴趣。”

“这个年纪,”陈太忠又打量她两眼,很直接地发话,“是副高吧?”

要不说他能惹人呢?这张嘴实在有点太无遮拦了,当然,这也是因为他对这女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,问话就多少带点刺。

“太忠书记,”徐瑞麟见状,伸手把他拽到了一边,低声发话,“是李强要我带她的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……她是接替我的工作来的。”

有没有搞错?陈太忠的眼睛登时就瞪得老大,然后又回头看那女人一眼,才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嘀咕一句,“这……这工程师,能接了地气吗?”

罗雅平自然听到这话了,于是她冲陈书记微微一笑,“我在朝田和广北,曾经接过两个农业种植、养殖课题,非常成功,小课题也接得很多。”

“北崇可是很苦的,”陈太忠哼一声,罗雅平的任命还没下来,他也没办法直接说,“瑞麟书记都病倒了,你吃得了苦吗?”

“我正考虑在北崇包一块地,亲手搞研究,”罗女士波澜不惊地回答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看一眼徐瑞麟,转身离开了,“你们继续。”

说是继续,他心里可是烦躁得很,北崇已经有俩女性副区长了,再来一个女性副区长,这是……《红色娘子军》的节奏?

然后他走到陈文选身边,看一眼他身边的叶晓慧,“小叶子你又凑什么热闹?”

“我是陈部长的音乐顾问,”小叶子得意地看他一眼,“是吧,陈叔叔?”

陈文选笑一笑,“小叶子在文艺方面,理念还是比较前卫的,咱这次的演出活动,瑞麟书记和我都认为,有必要展现出时代感。”

其实就是个自娱自乐的东西,陈书记笑着点点头。“倒也是……小叶子,你的逆变器生产得怎么样了?”

六月底,缺电高峰已经悄然而至,只不过眼下雨季还未过去,大家对缺电的感受还不算太深,待酷暑来袭,那就是一夜之间大变化。

“卖到阳州外了,市里卖了六七千台,”叶晓慧很随意地回答,看得出来。她对逆变器的生产,已经不怎么上心了,

聊了两句之后。陈文选瞥一眼不远处的罗雅平,低声问一句,“徐书记跟你说了?”

“真是……令我意外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“唉,”陈文选也跟着摇摇头。一个娇滴滴的女娃,居然跑到下面的县区来负责农林水,怎么看怎么有点不负责任,下乡镇真的很折磨人,可若是不下乡镇,怎么搞得好农林水?

两人聊了没多久。王媛媛就带着合同风风火火地赶来了,是苎麻的销售合同,她已经将具体的细节都谈好了。但是这个合同,必须得陈区长亲自签字,才能正式生效。

陈太忠大致扫两眼,觉得没什么问题,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然后叮嘱一句,“以后没什么大变化。合同你可以先执行,我的签字可以补签。”

“主要是苎麻的行情,一直在变,”王媛媛也知道,区长指的只是苎麻的销售合同,不过就算只是限于这一点,对她来说,那也是高度的信任了。

所以她一定要努力做好,不令领导失望,“今天都涨到九块三了。”

“咱们都要出货了,涨到九块三了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发问。

“是啊,真的很奇怪,”王媛媛皱一皱眉,“咱们的储备量,市场应该很清楚的,咱们出货,他们居然涨价……而且新麻就快下来了,这不符合市场规律。”

“新麻下来的时候,没准还要涨,大家都憋着劲儿等新麻呢……狼多肉少,期望破灭的时候,才是最后的疯狂,”陈太忠轻声叹一口气,“我有种预感,麻价一时半会儿降不下来。”

王媛媛的大眼睛,一眨不眨地看着他,眼中有异样的光芒闪烁,这种状态下的陈书记,才是她最为敬仰和崇拜的——此刻的他,是那么地专注和高大,又是如此地自信和睿智,甚至恍惚间,她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一层淡淡的光芒。

正在跟徐瑞麟谈话的罗雅平,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过来。

下一刻,王主任就收拾心情,轻声发问,“那么……咱们的销售底价,是否要随行就市?”

“本来是该随行就市的,但是现在……反而没必要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既然市场的表现诡异,反倒是要坚持以我为主,“各打各的牌,咱们就坚持一点,要卖给苎麻生产厂家,不给别人投机取巧的机会……除非上涨压力非常大,超过了九块四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”王媛媛点点头,装起合同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小王,你既然来了,就把报幕练一下吧,”徐瑞麟招呼她一声,现在报幕的,是区广播电台的播音员,声音倒是没问题,不过年纪有点大了,形象不太跟得上去。

徐书记早就有这样的心思,不过王媛媛是陈书记的人,他虽是书生气重,却也知道此事不能太随意,找刘海芳打招呼都不合适,只能当着陈太忠说这件事。

王主任先是一愣,然后有意无意地扫陈书记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那行,不过现在我还要送合同,待不了多久。”

徐书记和她去拿节目单了,罗雅平站起身走过来,微笑着招呼一声,“第一次见到陈书记,晚上能赏光,一起吃顿便饭吗?”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,快完本了,顺便召唤有实力的朋友订阅,哪怕只是首订也行,想要数据好看点。(好吧,我知道虚荣是不对的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