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5章 父母心

第四千二百八十五章 父母心

罗高工多少也算风韵犹存的美女,发出这样的邀请,一般男人很难拒绝。

不过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这女人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主儿,一个农科院的高级工程师,居然来做副区长,撇开级别不说,首先就跨了编制——这得有多大面子?

要知道,分管农林水的副省长欧阳贵,都想往北崇塞副区长的,这种情况下,罗雅平能占据优势,身后的背景,那真是可想而知。

就算撇开这些,只说这女人可能三十都不到,现在就起码是副高了,让人听着也很是咋舌——什么时候高级工程师泛滥成这样了?

所以对她的邀请,陈太忠反应得很冷淡,“我刚回来,累得很,你有什么想法和构思,多跟徐书记接触,老徐在农林水方面,有很深厚的造诣。”

“徐书记是我妈的学生,我相信他会认真教我的,”罗雅平面无表情地发话。

你妈的学生?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,不过,他也没兴趣去了解此人的底细——我不管你们有什么背景,等任命下来再说吧,在这期间,张飞斗岳飞斗得满天飞,那都不关我事。

所以他点点头,待理不待理地表示,“这样就更好了,徐书记的工作能力很强,获得了区里和市里的一致好评,你这个师妹要多跟他学习,不要掉了链子。”

“我只会做得更好,”罗雅平直勾勾地看着他,眼里满是不服气。

“哦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点点头,转身向一边走去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叹气。果然又是个不接地气的——眼高手低,就是不接地气的典型征兆。

也不知道李强老眼昏花成什么样子了,居然把这么一个花瓶放到北崇,年轻的书记倒是不怕这小女人坏事,但是这么一来,他的工作量要增加了不是?

陈某人可是还打算,接下来过一阵安生日子呢。

走出小礼堂之后,他翻出个地图册来,找到了青禾区的解放商店在哪里。然后又打个电话,托李世路去了解一下,那五百亩林地的位置以及综合评定——今天他跟林听涛口头上约好了,但是那地若真没有说的那么好,他自然可以改变条件。

这个电话打完。他又去区政府走一趟,在政府,他待的时间比较长,直到接近六点,他才下楼,打算去培训中心吃饭。

迎面正好走来了白凤鸣,白区长笑着招呼一句。“陈老大,一会儿我去混饭。”

“那去干部培训中心吧,”陈太忠回答道,见他略有错愕。只得又解释一句,“没办法,其实我也喜欢在院子里吃饭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白凤鸣点点头。陈书记刚刚走马上任,首先就要把党委的人心抓住。这时候还在区政府的小院吃饭,党委的同志们看到了,那得多寒心?

“一起去?”陈太忠倒是不介意邀请他同去,以前要说党政分开,但是既然他一肩挑了,党政又何必分得那么开?

“嗯……我还是晚上跟你喝啤酒吧,”白凤鸣笑着摇摇头。

这还真是有事?陈太忠心里有数了,不过他还是有点不高兴,老白啊老白,我叫你过去,那是对你的信任,你跟着我去党委捧场,将来谁要为难你,也得掂量一下。

明明是抬举你的机会,你却不能很好的抓住。

新扎的书记在干部培训中心用餐,党委的其他领导自是要来相陪,除了下午见到的徐瑞麟、陈文选和韩世华,祁泰山和霍兴旺也到了。

隋彪这一走,危机感最强的莫过于韩世华,委办主任最容易受到一把手变更的冲击,不过其他人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,陈书记在做区长的时候,已经强势到一塌糊涂了,现在入主党委,大家还是努力配合的好。

只有徐瑞麟,对陈书记虽然恭敬,却并不随意巴结,他甚至建议,纪检书记这个人选,要让市委尽快定一下了,要不然党委的职能,还是不够完善。

这个建议本身是没有错的,但他这么说,多少还是有冒犯新书记的嫌疑——这种事情,是一个党群书记该操的心吗?

但是陈太忠还就接受了这种冒犯,事实上他心里很清楚,徐书记是那种愿意就事论事的主儿,这样的言论,应该跟权力大增导致的野心膨胀无关。

所以他淡淡地点点头,“前些日子,北崇经历了一些事情,不过现在,在上级领导的关怀和重视之下,相关的调整基本到位了,下一步就是埋头搞发展了,在这个过程中,党委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,做好宏观的指导工作。”

这顿饭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陈太忠就站起身走了,完全无视别人的劝酒,现在的北崇,他有这个底气,没有具体事情,他说不喝就不喝了。

做领导的,跟下属的接触要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,须知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。

接下来,他去区医院看了廖大宝的胖小子,小家伙生下来的时候七斤八两,难得的还是顺产,扈云娟躺在**看着自家儿子,心里是说不出的自豪——虽然顺产,侧切一刀也是难免的,她不能随意下地走动。

逗弄了小家伙一阵,陈太忠丢下一万块钱,算是领导的心意,扈云娟娘家过来照顾月子的女人见状,眼睛登时就直了——数遍阳州,也没听说生孩子有随这么大礼的。

廖大宝自然也是要推脱,陈书记哪里有兴趣跟他说这个?“我给你孩子的,又不是给你的……取了个什么名字?”

“名字就是随便取了一个,叫……”廖主任话说到一半,就被扈云娟打断了,“陈书记,麻烦您给取一个吧,那几个名字,我都不是很满意。”

要不说过这可怜天下父母心,按说廖大宝已经算是个心思缜密的了,但是涉及到自家的儿子,扈云娟的智商和情商在瞬间就爆发了。

不管陈书记取的名字好还是不好,关键是……这个名字是陈书记起的,有了这个关系,将来孩子遇到点麻烦,找到陈太忠,他可能束手吗?

所以说孩子的名字好听不好听,那是次要问题,无非是父母亲对自己的产品,有个命名权的虚荣心,更有甚者,自己不会起,就特意花钱去找人起名字。

殊不知,找个贵人给儿子起名字,比什么都强,扈云娟将这一点看得明明白白,这就是母爱的伟大——当然,孩子他爷爷起的名字,没征求她的意见,她心中也有点恼火。

“起名字……这个我可不擅长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心说名字神马的真的不重要,你看我这个名字,也很俗气的吧?

“主要想让儿子沾点陈书记的福气,”扈云娟笑着回答。

廖大宝就算一开始没想到,现在也明白了,于是跟着附和,“老大你帮想一个吧。”

“咱们共产党人,一生都贡献给组织了,生个孩子,总要起个自己待见的名字,”陈太忠笑一笑,转身离开,“这可是最后一块自留地了。”

廖大宝将陈书记送出门,不多时又回转来,扈云娟轻声嘟囔一句,“陈老大好像……还是不把你当自己人。”

廖大宝嘴角扯动一下,犹豫好一阵才回答,“他这个人,把责任看得太重了,所以……不想轻易许诺。”

“唉,”扈云娟叹口气,沉默片刻,还是有点不死心,“那你还是想想办法,让他帮儿子起个名字,咱俩都已经这样了,图的也就是儿子了。”

“我说……我还年轻着呢,”廖大宝听到这话,就老大不乐意了,“什么叫咱俩就这样了?你将来没准还是市长夫人呢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也别想太多……”

陈太忠回到小院,拎出一扎啤酒来,坐在屋檐下,眼下周遭无人,深吸一口潮湿而清新的空气,他满足地吁一口气。

打开啤酒才待畅饮,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李世路,“太忠哥,那块地我了解过了,一亩五十万真的太值了,多的不说,我很多朋友都说了,花五十万,给半亩地就行。”

“小规模买地,和大规模买地,那不是一回事,”陈太忠并不为这个说辞所左右,五十万半亩地,在老柳村都能买到了,但是真的好操作吗?“我问的你是市场行情。”

“我朋友说了,一亩五十万拿下绝对值,不过他钱不凑手,要到今年年底,才能拿出这笔钱,”李世路笑着回答,“他愿意出一千万定金……年底拿不出钱来,这钱就归你了。”

“那就算了……一千万很多吗?”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,随手就压了电话。

能让人拿出一千万定金来赌的地块,绝对差不了——定金都这么多了,利润得有多少?

挂了电话之后,他反手给丁小宁打了过去,“小宁,胡营镇的款子,可能要变成另一块地了……你有兴趣参与没有?”

前文说了,胡营镇的一千多亩土地,每亩八万元包干,本来就是天南京华房地产出面收购的,总价值九千余万元,实际支付了六千余万元,尾款尚未支付。

所以追缴这个欠款和违约金,都是要面向京华公司的,陈太忠能做得了丁小宁的主,但是他无意在此事上操心太多——专业的事情,还是留给专业的人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