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6章 躲不过

第四千二百八十六章 躲不过

丁小宁一听,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太忠哥你傻了吗?青禾已经坑了咱不少了,我的意思,还是去泰仓吧。”

泰仓县就是大排镇所在的区域,省军区初步定的意向在胡营镇,大排镇是候补,不过胡营镇出了那档子事儿,大家运作的重心,就是在泰仓了这是省军区首肯了的。

“这个地跟那个地不一样。”陈太忠讪笑一声,“这是真正有开发价值的土地,反正青禾没钱,咱也收不回来投资……,啧,我怎么觉得自己很窝囊呢?”

“那泰仓的地怎么办?”丁小宁不是很清楚太忠哥的思维,就要这么问一句。

“泰仓的地照旧收,这里是又多了一块地。”陈太忠干咳一声,“跟秦仓、跟八一礼堂的地都无关,就是很单纯的还不起钱,土地质押。”

“你觉得能干我就干。”到末了,丁小宁还是表示,我听你的。

“你要是不想干,这块地,我就联系马颖实了。”陈太忠对这地也没有必得之心,只不过想的是,有便宜的话,先自家人来商量,操作起来不方便,那就给外人好了,“便宜队友,总好过便宜对手。”

“钱多少是个够呢?那你先问他吧。”丁小宁回答得很干脆,她真的很看淡很多利益,别看她是天南十大富豪之一了,事实上,她是陈太忠的女人中,草根气息最浓的一个。

论起担当,董飞燕和汤丽萍远远不及她,“马颖实不接,你觉得我该接,我就接。”

这个电话打给马颖实,可是不能便宜了,陈太忠想一想,拨了电话过去,将事情前因后果一说“……,这块地,马总有想法没有?”

“我要了。”马颖实的回答非常干脆,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财大气粗,其实他对这块地的价值,了解得比较透彻。

马公子在港九这几年,不是白待的,多少也接触了点房地产行业的真谛,而他回国想发展,只能选择在京城和朝田,所以朝田的地块,他都是一块一块拿出来,结合各种因素,总体分析过的。

青禾这块地,绝对值得吃,比八一礼堂小不了多少,但是目前的估价偏低,开发为别墅度假村的话,大有可为。

当然,这块地的收益,肯定赶不上八一礼堂,但是有相当的溢价空间,炒作得好了,成为高尚住宅区,那么周边的土地都具备相当的升值潜力了。

“你要的话,我也不赚你钱,挣点手续费,五百亩地,你给两个亿就行了。”陈太忠觉得自己真的不算贪心,虽然转手赚了五千万,但是对付林听涛父子,他花了多少辛苦?

“你这倒手就赚五千万,我的钱也不是舌风捡到的。”马颖实就表示不满了。

“那我有这么一个买卖,你愿意做就做,不愿意做拉倒。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我也是看你收拾了邸军,给弟兄们涨了面子,所以跟你说一声,有这么个机会。”

马颖实收拾邸军,其实没有什么官方新闻的泄露,只不过恒北官场就这么大,知道的也就都知道了。

马总听他这么说,心里却是相当地艰涩,他非常清楚老爹再有几天,就要走了。

这种事情,他能清楚了解,陈太忠就不可能不知情,而他老爹走了之后,恒北官场会如何变化,那简直是不消说的一再是局委,你离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了。

陈太忠肯念及他收拾邸军,这算是相当地难得了,也就是说,这块地,陈太忠给不给他都无所谓

他收拾邸军,是为八一礼堂那块地开路,而不是说真的要帮京华公司或者京潮公司什么忙。

“你想要这地,我也无所谓。”他咬咬牙,果断地做出了决定,“一时半会儿,我是开发不动这块地的,你要是愿意合作,咱们一起搞也可以。”

地主家也没余粮,对马颖实来说,这块地的诱惑,远不如八一礼堂那块,而他就算能贷到款,也不能无限制地贷款,而青禾这一块的地到手之后,起码还得捂三年,两个亿扔在这个上面,真不如投到八一礼堂上。

当然,若是能撑过这段时间,他倒也不介意跟陈太忠一起开发,不管他承认不承认,他这个局委公子,能调动的资金,远比不上某个小正处。

“我不瞒你说,这块地年底有人要,两亿五千万,我算照顾你的了。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其实也愿意跟马总一起开发,少赚五千万,可是能省去太多的麻烦,“你考虑一下吧。”

“嗯,我会考虑的。”马颖实压了电话。

这就算基本办妥了,过两天让丁小宁来拿地即可,陈书记挂了电话之后,又喝了两口啤酒,才猛地意识到:不知不觉,哥们儿在朝田已经拿了四块地?

除开大排镇那块地,最后要交给省军区之外,八一礼堂、祟米渠和青禾区这三块地的开发,都有他陈某人参与的痕迹哥们儿什么时候,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房地产开发上了?

真是很莫名其妙啊,陈太忠对上一世的“土地财政”没什么印象了,不过现在点点滴滴的事件告诉他:有必要认真关注一下土地了。

然而,有个事实让他比较沮丧:北崇的地是不值钱的,不可能靠卖地致富,正经是城建搞好之后,土地价格可能上来,但是那个时候,他已经该走了。

不过这样也好,临走之前卖一批地,把欠账还了,给后任留下一个没有欠债的北崇,再加上那么强大的造血机能,区里的发展就能得以延续。

他正信马由缰地想着,电话响了,是李强打过来的,“我的陈书记,你可算舍得回来了。”

“李书记好,”陈太忠先打个招呼,然后他就想起了下午的那个女高工,“那个罗什么……,她是要接替老徐位置的吗?”

“是啊,小姑娘挺漂亮的吧?”李强笑眯眯地回答,“那可不是花瓶,是给你北崇引进的精兵强将,你得好好谢谢我。”

“能换叮上男的来吗?”陈太忠才不理会李书记的玩笑,“三个女性副区夫…,这工作还怎么开展?”

“妇女能顶半边天,”李强不以为意地回答,然后又细细解释,“小罗可是有真材实料的,她父亲是著名水利专家罗凯旋,母亲是农业专家阎肖羽,她年纪轻轻,就已经发表过不少重量级论文了……多少县区抢着要的。”

“那我就照顾一下兄弟县区嘛,君子有成人之美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说论文什么的,真是扯淡了,不接地气,论文写得再好,家世再显赫,也是白搭。

“你安心接受组织的安排吧,没错的,”李强也懒得跟他多说,要是陈太忠因为其他因素,不满意罗雅平,他可能会考虑换个人选,但是因为性别”…这就无所谓了。

事实上,这个罗雅平在农业和水利方面,还真的很强,别的县区眼馋,那也不是假话,但是除了北崇,小罗就不可能去别的地方一一那些地方没钱。

想把农林水搞好,除了有技术,还得有资金支持,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,而北崇有钱,也舍得投入,才能让要雅平对这里动心。

不过这个话,李强是不会说的,省得某人又以为钱被惦记上了,“你相信我就是了,对了,第一笔款该给了,你跟孙淑英说一下吧?雨季就要结束了,广场等着施工呢。”

李书记盼望这一个亿,已经盼望很久了,眼下可以收获了,他自然是急不可耐。

“行,我马上打电话,”陈太忠倒没把这点钱放在眼里,他知道孙淑英的手笔,“老板还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唔,”李强沉吟一下,方才回答,“撇开罗雅平不谈,你对区里的人事变动还算满意吧?”

撇开她,还能有什么人事变动?赵根正走,那是人家有心上进,哥们儿和徐瑞麟进步,也是水到渠成,陈太忠想一想,“纪检书记很难产生吗?”

“这是看省纪检委的意思了,”李强轻描淡写地回答,北崇的发展,引起了省纪检委的关注,他对这个位置,也没什么发言权,“我的意思是……从你区政府再抽个人,你舍得给不?”

“我要不舍得给,你就不抽了?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。

“我就是假巴意思地走个过场,你多少配合一点,成不?”李强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,然后他沉吟一下,“白凤鸣……,五山县常务副。”

“我这日子就没法过了,”陈太忠的反应很ji烈,他还以为调走个正科啥的,不成想等来等去,最终还是白凤鸣要走。

白区长分管的口子太重要了,工业和城建,是北崇下一步发展的两大块,而且白区长又是众所周知的陈系人马,人又相当能干,陈书记心里这个疼,那就不用说了,“李书记您看,从我上任到现在,这政府班子,还剩下几个人?”

他实在没法不跳脚,撇开其他因素不谈,只说再来个新手,想要上手工作,起码要半年时间,他是没可能逍遥了。

而他上任以来,五个副区长换了三个,只剩下葛宝玲和谭胜利是老面孔。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