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7章 开枝散叶

第四千二百八十七章 开枝散叶

面对陈太忠的暴跳如雷,李强轻咳一声,“太忠,能听我说句话吗?”

“我倒是想不听呢,可能吗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回答一句,因为情绪不好,他的态度是相当地不恭敬。

“五山的陶三山身体不好,明年我打算让他去人大养老,县长肯定是白凤鸣,”李强缓缓发话,陶三山是五山县县长,因为身体不好,没受到非典的影响,反倒是县委书记彭颉被调整了——总之,现在的调整,是前一段非典期间大调整的延续。

李书记展开他的蓝图,让小陈听闻,“白凤鸣跟你关系好,这个我知道,那么等明年,就可以初步形成一个以北崇为主,敬德、五山和北郭为辅的经济联合区域……”

敬德是北崇死党,这个不消说的,北郭的书记是巨中华,县长是赵根正,这个也好说,而五山这里,就只能指望白凤鸣扶正之后,跟北崇呼应了——白区长的担子还不算轻。

“这个想法我愿意支持,”陈太忠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事儿,事实上,赵根正和李强都跟他解释过,要把北郭纳入北崇——敬德体系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谁让阳州穷呢?市里财政护不住几家,大家就只能自谋出路。

而此刻的北崇有钱,钱多到自家暂时都不太好消化,分一点利润出来,打造一个经济圈是很正常的,顺便也能招揽一点人才。

已经是三个县区了,那么再多一个县区也无所谓了,北崇为主就行。但是陈太忠强烈怀疑一点,“能保证到时候白凤鸣能上?”

国内官场这个提拔,实在是让人无语得很,计划赶不上变化是常有的事儿。

“他要是不能上。你不是还一肩挑吗?让给他个位子就行了,”李强冷冷地回答——白凤鸣可是铁了心跟你走的,他当北崇区长不是问题吧?

“唉,”陈太忠苦恼地叹口气。李书记既然已经跟他吹风了,白凤鸣这个常务副,怕是跑不了,即将失去这个得力助手,他心里的纠结可想而知,“老白可是北崇通,城建规划、油页岩、清阳河这些,都在他肚子里装着,我一说他就明白……真是舍不得。”

“不破不立。”李强淡淡地劝说他。“他既然这么能干。就不该窝在北崇,出来多走一走看一看才是正道,你也一样……要学会从全市的角度看问题。总不能当一辈子区委书记吧?”

我觉得就是别人看上下一步老白手里的钱了,陈太忠心里有自己的认知。不过这个话不好随便说,“这次调整,还真出乎我的意料,本来以为都完了呢……谁接替他?”

“没定,但肯定不是从北崇提拔,”李强直接堵死了他别的心思,同时又很诚恳地指出,“太忠,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这一次大调整,北崇的干部在全市开枝散叶,这极大地提升了北崇的影响力,你要看到这一点。”

“这是确实的,谢谢李书记的信任,”陈太忠也承认这一点,北崇的干部在外面县区茁壮成长,对北崇绝对是好事——起码在他走之后,市里有相当的力量存在,那么后陈太忠时代的北崇,就能得到一定的庇护。

不过,他还有个问题,“凤鸣同志的思想工作,我不便去做……因为是违背我本心的。”

“嘿,他也不是很乐意呢,舍不得坛坛罐罐,”李强一语道破天机,合着已经有人接触过白凤鸣了,“但这是为了他的进步着想,他应该明白组织的苦心。”

怪不得白凤鸣要找我谈话,这一刻,陈太忠就全明白了:老白不跟我去培训中心,不是不珍惜机会,而是……根本连路都看不清,这时候珍惜机会,很可能就是反向信号!

他正在琢磨,门铃响了,年轻的书记叹口气,站起身去开门,打开门一开,果不其然,门外站着的正是白凤鸣。

白区长本来是面带微笑的,看到书记脸上没什么表情,心里微微一怔,不过态度还是没什么变化,“书记回来得早啊。”

“调整一下状态,马上又该忙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想到自己的班子被调整得乱七八糟,要说他不头疼,那是假的,“凤鸣坐,想喝啤酒自己拿。”

白凤鸣讶异地看他一眼,坐下之后,默默地打开一瓶啤酒,想一想之后才发话,“您知道了?”

陈书记刚才约他去培训中心吃饭,想必是不知道某些事的,但是看现在的态度……有可能是知晓了。

“知道得比你晚,”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老白一直将此事瞒着他,他是真的有点不高兴,“我这区委书记,还真是不值得重视。”

“我现在来,就是向您汇报此事的,此前您一直不在……这话也不合适电话里说,”白凤鸣很无奈地一摊手,“头儿,我现在表个态,有三分奈何,我是不愿意走的。”

“这涉及到你的进步,人各有志嘛,”陈太忠哼一声,抬起手来灌啤酒,连喝几口之后,才放下酒瓶发话,“不管怎么说,你是北崇走出去的干部,好好干,别给北崇丢人。”

白凤鸣先默默地点点头,然后才问一句,“这事儿是谁跟您说的?”

“李强亲自打的电话,你进来之前刚刚挂了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,“这事儿还有别人知道?”

“我可没跟别人说,”白凤鸣忙不迭地摇头,“我是看您去了趟培训中心,回来就知道了……我也不清楚,这事儿还有谁知道。”

“应该还是控制在小范围里,”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,默默地点上,待他看到白区长双手捧着打火机递过来,这才反应过来,于是推掉打火机的同时,散一根烟给对方。

白凤鸣接过香烟,却没心思点燃,而是又问一句,“您怎么回答李书记的?”

“能怎么说?舍不得嘛,”陈太忠闷着头抽烟,“反正是把你一通好夸。”

“您没有帮我推辞一下?”白凤鸣嘴巴微张,愕然地看着他。

“我帮你推辞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看他一眼,“在你印象中,我有那么不讲理吗?”

“啧,”白凤鸣闻言拍一下大腿,气急败坏地发话,“头儿,这事儿我就没答应,说是舍不得北崇和您,要跟您商量之后再决定……如果我想干常务副,轮得着葛宝玲吗?”

“那你早干什么去了?”陈太忠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事实上,他不是很相信这话,老白这家伙肚子里的弯弯绕不少,为了迎合自己,耍点小手段很正常。

“我这不是想着事情还早吗?”白凤鸣一脸的义愤填膺,“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还不如干北崇的常务副。”

“陶三山一退,你就是正处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这俩常务副说起来差不多,其实,还是不一样的,“李强不会没跟你说这个吧?”

“所以我才犹豫,”白凤鸣苦恼地叹口气,他当初力辞常务副,图的就是分管的口子会有大项目,他是宁可耽误了进步,也要抓住赚钱的机会。

可是眼下看来,葛宝玲所担任的常务副,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贫寒,而更悲催的是,所等的大项目还没有来得及操作,他就要被调到别的县区当常务副了。

这样的结果,别说陈太忠接受不了,白凤鸣更接受不了,初听这个消息的时候的时候,他甚至想到了《红楼梦》里的一个著名人物——机关算尽太聪明。

尤其令他郁闷的是,这次的调整意图,不是来自陈区长,而是来自阳州市委,就算他再不乐意,都要忍着,没有太多的商量余地。

所幸的是,市委的人眼里也不揉沙子,知道这个调动对白凤鸣有点不公平,于是拿出了一个准县长的位子做添头。

正是这个添头,让白凤鸣进退两难无所适从,他曾经在上进和求财之间,选择了求财,而现在,更大的进步摆在了他的面前——要知道,那是县区政府一把手,是一把手,跟这位子相比,常务副什么的,弱爆了。

当然,白区长纠结归纠结,现在他首先要做的,就让陈书记明白他,相信他——不然的话,就算去了五山县,没有了北崇的支持,他短期内也发展不起来。

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,“我希望您能帮我拿这个主意,我确实是不会选了。”

“我总不能阻你进步,”陈太忠笑一笑,这种事情,他怎么可能帮老白选择?“好了,别愁眉苦脸的,不管怎么说,先是一个常务副到手了。”

如果我愿意的话,这常务副一年前就到手了,白凤鸣无声地咧一咧嘴,然后才点起烟来,“不管什么时候,您都是我的老领导。”

陈太忠拿起啤酒来灌,连喝两口之后,才打着嗝发话,“知道谁接你的班吗?”

“不知道,”白凤鸣摇摇头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“这个人目前没胆子冒出来。”

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随即点点头,“也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