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8章 苎麻大卖

第四千二百八十八章 苎麻大卖

不管李强的理由有多么充足,毫无疑问的是,这个调整绝对不遭北崇待见,此刻无论是谁冒出来,多半会被视为幕后黑手——哪怕幕后黑手可能是根本不存在的。

这个时候,是不会有人跳出来吸引仇恨的,以陈太忠的强势,很可能咽不下这口气,以他的地位,没有能力决定某个人来,但是坚决反对某个人来上任,那是绰绰有余的。

接下来,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,大约沉默了七八分钟,白凤鸣才说一句,“年底电厂就能发电了,可惜我等不到这一天了。”

“电厂的建设,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”陈太忠那个淡淡地回答,“好歹也是北崇出去的干部,在满足基本要求的情况下,会向五山做出一定的倾斜……不过你也别期望值太高,敬德和北郭还张嘴等着要电呢。”

要说白凤鸣的五山常务副,还没有尘埃落定,但事实上已经是无可更改了,原因很简单,分管工业和城建的北崇副区长,含金量比五山的常务副县长不知道高出多少来。

白区长若是不动,谁都拿不到这个肥美的位置——不是随便哪个人,当了五山的常务副县长,就能升任县长的。

白凤鸣微微一笑,这点小心思,陈书记看不出来才叫怪事,笑过之后,他又是幽幽的一叹,“火电的二期工程,可以考虑上了。”

“还要再等一等,”陈太忠也轻喟一声,老白都要走了,还要提出合理化建议,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“十万千瓦的机组。技术还不是很成熟,运行两年之后再说吧……没准水电还会上在前面。”

“北崇的用电需求,在三五年之内,会有爆发性的增长,”白凤鸣又一次提醒。

“增长到火电厂容量都不够的话,北崇可就是真的发展起来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长远来说,十万千瓦的火电厂。未必能满足北崇的用电——这里下一步要上工业和旅游业。

就算百分之二十用在民用电上,两万千瓦平均到二十万人头上,每人每小时也是一百瓦的用电量,四口之家一天的用电就是九度还多,足以支持空调的运转了。

所以真到那个地步。北崇就是极大富裕了,陈太忠对此有打算,“过渡时期,小型发电机会有一定的市场,总好过勉强上个十万千瓦的机组,很可能严重超出预算不说,没准负荷最大也就带个六七万。”

一商量起技术问题。那种淡淡的离愁就不见了去向,聊了约莫有半个小时,又有人敲门,白凤鸣主动去开门。

这次来的是广北市的一家麻企。一男一女,其中的男人,上一次苎麻文化节陈太忠见过,两人坐在那里。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白区长见状。站起身进屋给这两位泡茶去了。

男人见机,就从包里摸出个条子,递给陈太忠,“这是庄局长写给您的。”

陈书记接过来一看,是恒北工商局局长庄壁梵写的,大意是说,广北苎麻厂,也是国企老厂,希望北崇能以低于市场的合理价格,卖给他们五千到八千吨麻。

这条子真的很扯淡,陈太忠一看就明白了,要说庄壁梵此人,跟北崇还算有点交情,去年虽然介绍了两个不靠谱的日企和韩企,但是后来文化节,省工商是出钱赞助过的。

然而,真的是很惯熟的关系的话,庄局长怕是直接电话就过来了,实在犯不着写条子。

当然,不敢得罪庄局长条子的人也有,但是陈书记显然不在此列,他很直接地发问了,“这条子我看不太懂,什么叫合理价格?”

看不懂,你可以去问庄局长嘛,男人很想来这么一句,然而他真的不敢这么说,只能赔着笑脸回答,“现在这个市场价,一公斤九块两毛五,实在有点高了……我们也是国企,设备老化负担重,希望贵处适当降低一些价格。”

北崇这一番囤麻,赚钱赚老鼻子了,这是整个恒北苎麻行业都知道的,大家甚至能判断出来,北崇的平均收购价,不会超过每公斤六块三。

不过这个话,不能直接说出来,男人的意思就是,你卖个七八块一公斤,也就行了。

“既然庄局长写了条子,那一公斤给你们降五分,九块二,”陈书记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,见到领导的条子,他也要认账,太过矫矫不群,只能被众仙再度围攻轰杀,而每公斤九块二,原本就是他拟定的底价。

“这个……呵呵,”男人只能干笑了,我是为了这一公斤五分钱来的吗?咱不带这么糟蹋人的,“听说北崇的收购价不是很高啊。”

“你光见贼吃肉了,有没有见过贼挨打?”陈太忠端起啤酒,慢吞吞地喝一口,“我北崇动用三个亿的资金,在市里的行政命令下,敞开收购的苎麻,你有没有想过,一旦苎麻价格持续下跌,北崇财政要开多大的天窗?我陈太忠路死沟埋……你会给我烧纸吗?”

“陈区长说笑了,都是公家的事情,不至于到这一步,”男人讪笑着回答,心里真的是有很多话要说——你北崇不想收麻,阳州还真的能强迫不成?你就是看到这个商机了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北崇这番收麻,赌博的味道还是很重的,所以他也不便多说。

“一公斤五分钱,一吨就是五十块,五千吨就是二十五万,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扬一扬手里的纸条,“少吗?不少了……庄局长写这么几个字,就值二十五万啊。”

“可是……王主任就答应我们,每吨九千二了,”女人见状,笑眯眯地发话了,这女人也有两分姿色,身材丰满臀部肥硕,属于那种中年男人比较喜欢的类型,她冲陈书记挤一挤眼睛,“陈区长,您再让点嘛,我们的厂子,真的没有北崇这么有活力,是国企老厂。”

“别跟我玩这个,没意思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很不屑地发话,“让我倒胃口。”

“怎么就让你倒胃口了?”女人一听这话,真的是火大了,这个条子其实是她跟庄壁梵要来的——两人有点**的露水情,听这年轻的区长说,自己让他倒胃口了,她是又羞又恼。

“我打个电话,”陈太忠一抬手,给王媛媛拨了过去,他的资料里,整个恒北,撇开北崇在建的厂子不提,最大的麻企,一年最多也不过消耗五千吨麻——恒北苎麻行业,确实是处于一种一盘散沙的状态。

小小的广北苎麻厂,又岂能吃得下五千吨麻?就算吃得下,厂子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缺口——从去年后半年到今年,厂子不收麻吗?

北崇的苎麻厂一旦全面投产,满负荷运行,一年大约是一万两千吨麻的样子,这么大的厂子,也不可能出现五千吨的缺口,更遑论对方要求的上限八千吨了。

打个电话,再次确定广北苎麻厂的生产上限之后,他放下电话,笑着发话,“你们的生产上限就是六千吨麻,每年平均不到四千吨麻,居然还跟我要八千吨便宜麻的指标……你二位,好走不送了。”

这两位被戳穿底牌,只能讪讪地站起身走人,这时候,白凤鸣才端着茶壶走出来,他微微一怔,“这是……走了?”

“这年头,二逼真多,”陈书记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又拿起酒瓶一饮而尽,“倒买倒卖到我头上……恨不得把这种人都杀干净。”

“这还是北崇发展了嘛,”白凤鸣没心没肺地笑着,他都不须多问,也能想到那一男一女是为什么而来的,就是那句话,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“搁在以前,求别人,人家都不稀罕来。”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北崇区最主要的任务,就是卖苎麻,陈太忠说花了三个亿买苎麻,那属于夸张的修辞手法,但是没有三个亿,两个亿总是差不离的。

近三万吨的苎麻储量,最少要外销两万吨,这个运输量,在北崇也是相当罕见的,尤其这苎麻不比一般商品,比重比较轻,一辆卡车满载苎麻,还没超重呢,就已经超高了。

这个关键时候,就凸显出了物流中心的重要性,很多卡车来物流中心,都是存着一个侥幸的心思——能配上货固然好,配不上,也就是两脚油门的事儿。

北崇原本也就不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县区,没有做大物流的底蕴,只不过他们也有独特之处,地理位置相对比较好。

而经过交通局的认定,阳州市的物流都迁到了这里,目前也才算刚刚起步。

这次往外配送苎麻,物流中心就算打出牌子了,两万吨的出货量,很是够往来的司机们运一阵的,一时间物流中心的车辆大增。

这也极大地方便了外地客商——他们不用专门带车来买,只要签了合同交了钱,北崇就自然帮他们联系,不但省了来的油费,回程车很多时候,都愿意把运费降一降。

就算不是正好顺道回程,多拐个弯跑一趟买卖,价格也好商量。

陈太忠对此,是相当地满意,他也没有想到,倒卖一下苎麻,不但增加了区里的收入,还能产生如此的连带效应。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