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0章 丰收在即

第四千二百九十章 丰收在即

对于陈太忠的话,罗区长一点都不在意,“我是可以敲门,但是我不想让农民们敲我的门……秋收之后马上要育种了,陈老大,咱耽误不得了。

“我在跟谭区长讨论工作,”陈太忠微微提高一点声音,心里也真的很恼火,你就算再不接地气,总该看得清楚眉高眼低吧?

“我领会您的精神了,”谭胜利嗖地一下站了起来,刚才他还打算耍死皮,眼见有躺枪的危险,他果断决定转进,“人误地一时,地误人一年,罗区长要谈的事也很重要,我就不打扰您二位了。”

“我就一句话,要钱没有,”陈太忠很是恼火这货的反应,索性**裸地表态,顺便指桑骂槐,“反正北崇最近也换了不止一个副区长……不差再多换一个两个。”

谭胜利不敢还嘴,头也不回地跑了,罗雅平倒是微微点头,“对不住,陈书记,打扰你们谈话了。”

“早知道对不住,你该听廖主任安排的,”陈太忠哼一声,然后一摆手,“要钱的话,你就别再说了……区里没钱。”

“区里怎么可能没钱?”罗雅平的眼睛瞪得老大,“我要改良的是烟叶和苎麻,烟叶不说了,苎麻……区里赚了最少好几千万了吧?”

“要不说你们上面下来的,不接地气呢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区里赚再多,也是财政收入,不是归你用了,我还想全拿回自己家呢……北崇是贫困地区,区里的财政缺口很大,补窟窿都补不过来,哪里有什么钱?”

“从哪儿来,用在哪儿,这个你比我懂,”罗雅平冷着脸发话,“苎麻的盈利。该用于研发和扩大再生产,这个理由高于其他。”

“唉,你们这些教条主义,”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,站起身来,“对我来说,不但农林水是一体的。整个北崇的发展都是一体的……小罗,年轻不是错。自以为是,那就很不好了。”

呃,罗雅平眨巴一下眼睛,猛地反应了过来,“我哪里自以为是了?”

陈太忠却是懒得理她,经过这几天的接触,他还是比较了解这个女人了,可能有些不接地气,但是专业的水准真的不低。

对年轻的书记来说。这种学术专业型的干部,是他很少接触到的,甚至可以说以前从没有接触过——像王浩波、邱朝晖、腾行健、徐瑞麟这样的,算是对本行业浸**日久的专家,但是单纯的学者型干部,他基本上没有接触过。

何保华……或者可以算半个。

所以说,这女人也许是不接地气的。但是肚子里还真有点货,他也就懒得多计较——总是期待这个异类能做出点什么来,“我要去苎麻厂看销售情况,你去吗?”

三点多的时候,北崇唯一热闹的地方,也就只有苎麻厂了。这厂子是国营的,虽然天气炎热,厂里购销口的工作时间,也拓展到了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,但是八点以后,就不工作了,谁来也白搭——没有通宵工作的说法。

他原本是客套的一问。不成想罗雅平微微点头,“那我跟你去……区里能给我报销油票吗?”

罗区长派头很大,自己带了一辆别克车来,而徐瑞麟留下的座驾,不过是一辆富康神龙,不但破烂不堪,空调也没劲儿,就连车窗户都得手摇,不是电控的。

“找廖主任办就行了,”陈太忠随意地摆一下手。

此时已经七月中旬,苎麻厂外,大卡车排成长龙,司机们坐在树荫下,端着茶水侃大山,也有人直接支个行军床,躺在那里就睡着了。

陈太忠将车开进脱胶厂,又跟着一干人视察了一下厂子的建设,又来到污水处理池,看污水的处理,由于天气炎热,废水被晾晒着,发出浓烈的怪味儿。

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等小赵的电厂建好之后,苎麻厂的污水才能快速地处理和分解,眼下脱胶厂的污水处理,依靠自然沉淀是很重要的一环。

到了现在,脱胶厂的建设基本上就完成了,厂区的地面,大部分也硬化了,还栽了行道树,管线都走了地沟,天空中看不到横七竖八的线缆,给人一种现代化工厂的感觉。

陈太忠每隔个把月就要过来一趟,对这里的发展并不陌生,但是罗雅平就不行了,她来的时间不是很长,也没有像戚志闻那样,刻意地沉到乡镇里接地气。

对于北崇农林水方面的东西,罗区长下乡镇接触过一些,但是她的了解方向,目的性极强,其他的方向,她还没来得及调查。

所以这个脱胶厂,她还是第一次参观,而脱胶厂的各种设备以及总体设计理念,令她非常的惊讶,“这样的厂子就算放到朝田,也算拿得出手了。”

“为什么要跟朝田比呢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这厂子可是日本人都认可的,不过他的心思也不在这个上面,看了一阵之后,他问脱胶厂的厂长,“最近卖出去多少麻了?”

“差不多一万一千吨了,”厂长陪着笑脸回答,“每天最少能走八百吨,外面等的大车,您肯定看到了。”

“都是卖给麻企了吗?”陈书记不怒而威地发问。

“大部分都是,有两千吨卖给了朝田的一家实业公司,”厂长小心地看他一眼,“这个事情,您也知道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那两千吨麻卖得价格比较低,是马颖实亲自打了电话过来,说是要帮朋友的忙,陈书记你给个面子,我记你个人情。

陈书记本来懒得理他,考虑到马飞鸣已经走了,他要是贸然拒绝,没准会让人认为是势利,他反倒是要给这个面子。

不过,只给一家降价,这显然有徇私的嫌疑,陈太忠虽然是一言堂习惯了,但是考虑到自己要搞的制度建设,他反倒是专门召集几个副区长,把情况说一遍。

陈书记强调一点,照顾这家公司,主要是因为,这是合作伙伴介绍的,而这个合作伙伴在未来的几年内,能带给北崇上亿的收入。

而列席的孟志新也指出,北崇在朝田的几个项目,是离不开人支持的,他没说出马颖实的名字,但是在座的人对于区里在朝田的大动作,也是心知肚明——据说李书记的广场项目再次启动,跟那块地的开发也不无关系。

所以大家就一致表示,说这个例子实在太特殊了,我们觉得陈区长这么做,是应该的。

陈太忠这么做,也是为了防止自己开个头,别人一拥而上地攀咬——就算没这个胆子,有这样的情绪也是不好的。

事实上,他这么郑重其事地处理,是有缘故的,这两千吨麻,每公斤的成交价是八块,一吨就少了一千多,两千吨就是两百多万——这个数字,就算搁在现在的北崇,也是相当引人注目的,他必须得给大家一个说法。

然而对于马颖实、孙淑英那个层面来说,这点钱却又是不值得一提的,那两位嘴巴开阖一下,几千万上亿的资金就决定了下来,那么,陈某人也损失得起这点钱。

所幸的是,马颖实也没计较说,北崇让利让得不多,马总已经知道了,陈某人就是钻进钱眼里了,一吨能让一千多,这是扎扎实实的面子。

而马颖实要的也就是面子,两百万……他个人出不起吗?关键是他要让别人看到:北崇卖给谁苎麻,都是九千二一吨,卖给我就是八千——这就是能力。

说白了,自打马书记离开恒北之后,马颖实特别在意这种小事情,他不想让别人认为,自家老爹在恒北的影响力减弱了。

有些东西利润虽小,却是不得不争的。

陈太忠知道这两千吨的事儿,所以也没在意,他盘算一下,“那现在净赚了有三千多万。”

“这点钱也办不了什么大事,”脱胶厂厂长苦笑着回答,“这个利润能留给我们吗?”

“你想得倒美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又看一眼身边的罗雅平,“罗区长还想拿它搞研发呢……说句实话,这不是厂子里赚的钱,我能给你们留下十分之一就不错了。”

“这怎么能说不是厂子赚的钱?”脱胶厂的厂长登时就着急了,“这就是厂里买回来,又卖出去的。”

“王厂长你最好搞清楚,采购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,收购的决策又是谁定的,”罗雅平这下忍不住了,出声发话,“你们只是经了一下手,别以为自己是最大的功臣,好吗?”

“可是……工人们都认为,这是苎麻厂自己挣的钱,”王厂长苦笑着一摊手,“正是因为如此,大家的干劲儿也很足。”

“就是个程序,还以为自己是决定性因素了,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老王,工人们不懂,你得把这个道理跟大家掰开了讲……你要是没有掰开来讲的能力,尽早跟我说。”

工人们能产生这种想法,并不奇怪,但是陈书记必须要让大家明白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——老王你要是做不到这一点,就退位让贤吧。

罗雅平听到这里,眉头却是微微一皱,陈书记你是不是有点闲得慌……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