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1章 见微知着

第四千二百九十一章 见微知着

陈太忠的话,本来是随便交待下去,反正现在他在北崇一言九鼎,别人是不敢有反抗之心的,但是他一侧头,好死不死地看到了罗雅平不以为然的表情。

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,打压一下这女人的气焰,他对这些干部的不接地气,是相当地反感,“罗区长似乎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没有,”罗区长先是摇摇头,这个时候,她是断不会帮苎麻厂说话的,她自己还指望争取研究费用,哪里会支持别人抢夺资金?

不过,她也是比较直的脾气,想一想之后,又回答一句,“不过这种事情,区里做出决定,王厂长能理解就行了,何必跟工人们说得那么清楚呢?”

“为什么不能跟工人说清楚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她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罗雅平总觉得他的目光中,有点不怀好意,于是她犹豫一下,才谨慎地回答,“我没有反对跟工人介绍情况,只是觉得差不多就行了……说得多了,没准不是好事。”

“要不说你……”陈太忠的阴损话都到嘴边了,但想到这是公开场合,对新来的副手可能产生极大的副作用,终于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,只是不以为然地笑着摇摇头。

罗雅平却是被这半截话弄得相当不服气,不过她也知道,这个场合不合适多说。

两人接下来要去娃娃鱼养殖中心,在路过区里的时候,她索性给陈书记打个电话,将自己的别克车停在路边,上了他的奥迪。

才一上车,她就直截了当地发问了,“陈书记,你刚才想说我什么?”

“想说你不接地气,不过那么多人,总得给你留点面子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顺便又摸起根烟来点上,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有点小题大做?”

不是“有点”,而是本来就是!罗雅平想一想,终于换个比较平和的说法,“工人们知情是正常的,但是掰开了讲……似乎没什么必要。”

虽然车上只是两个人,她也不能说得太过分,但是她心里认为,堂堂的区委书记关注这点小事,真是闲得慌。

“你家里肯定没人在工厂里待过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他从小就在电机厂的宿舍长大,要说对工人的了解,他不比任何人差,“你知道什么叫工厂荣誉感吗?”

“虽然不是很清楚,但是我想像得到,我父母亲、我的师兄师姐,以及我本人,也都非常在意集体的荣誉感,”罗雅平不甘示弱地回答。

她还有句话没说,现在的工厂,还有几个说什么荣誉感的?不止是私企如此,国企更是这样,想干就干,不想干滚蛋,工人阶级做主人翁的年代,一去不复返了。

“你果然不是很明白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我是凤凰电机厂的子弟,厂里的电机曾经是省优部优产品,以前拥有非常强烈的荣誉感。”

“后来厂子濒临破产了,很多人说啊,电机厂给国家纳了三十多年的税,国家都不肯伸手一把,很多工人为此而寒心,觉得不公平……然后队伍就越来越散,没法带了。”

“过去的事情,就不提了,但是我认为,一个企业的成本和盈利,应该明明白白地搞清楚,不止领导清楚,工人也要清楚,这个不止关系到荣誉感,还关系到有效的监督……这里还有知情权的问题,不想跟你讨论太多。”

说到这里,陈太忠吸一口烟,然后又发话,“很多事情,藏着掖着不是好事,大明大方地讲出来,让大家去议论,真金不怕火炼嘛……公生明廉生威。”

“北崇一直在摸索通过制度建设,保障发展速度和成果,信息透明是很重要的环节,如果苎麻厂的工人听说,区里把厂里赚的利润都拿走了……他们会怎么想?会不会寒心?”

说到这里,他侧头看一眼副驾驶上的罗雅平,却发现她正拿手捂着鼻子,手掌下缘露出一个青色的小角,应该是攥着一块小手帕。

空调车里抽烟,确实挺没公德的,不过陈某人就只当看不见了,这可是哥们儿的车,好像谁请你上来了?

罗区长听到这里点点头,如果这么解释的话,陈书记的重视倒也是正常,但是她还是有点不服气,“可是这钱,根本就不该算是苎麻厂的收入,他们这么想,根本就是强盗逻辑……厂子建设哪儿来的钱?储备苎麻又是哪儿来的钱?”

“你和我清楚,这是强盗逻辑,老王也清楚一点……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他就不信,王厂长能看不出这钱该算谁的利润。

丫只不过是想折腾一下,无非是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那一套,正是因为如此,他必须把舆论散布到工人中间去,“但是工人们未必清楚,所以这个事情,一定要讲得明明白白,以免影响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。”

“舆论的监督,对制度的建设,真的很有帮助,”听到这里,罗雅平点点头,她虽然眼高于顶,却不是一个听不进去话的。

想到陈书记淡淡的吩咐中,居然蕴含了如此的深意,她对这个年轻的书记,第一次感到一丝由衷的敬佩:怪不得说我不接地气,他考虑问题……确实相当地全面和周到。

“而且现在,北崇已经有一些山头主义的苗头了,”陈太忠本人就相当小集体主义,可偏偏看不得下面人搞山头。

当然,话也不能说得这么偏颇,陈书记搞小团体,钱和项目都是自己张罗来的,他就觉得有资格搞山头,抱成团一致对外。

但是下面人花的都是他找来的钱,用上级的钱搞自己的山头,他就不能容忍——真要有本事,你自己找来钱,想搞山头也可以,像三轮镇的林继龙,人家的饲料厂就是自己张罗的,并且还防着区里插手,可陈书记一点都不会介意。

“像今天这种,不是自己的钱,都想划拉进自己的口袋,这个苗头,确实很危险,”罗雅平听得点点头,陈书记别看年轻,他的眼光、思路和谈吐,还真对得起这个位子。

“不打招呼就玩这个,不是给我上眼药吗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,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……让这傻逼在工人面前丢脸,都是轻的。”

你现在的谈吐……好吧,这或许就是接地气吧,罗雅平的嘴角**一下。

她不说话了,陈太忠却是被这番辩论勾起了心火,他以前的脑子里,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,现在越说,就越发地认识到,在北崇的建设初现端倪的时候,他不得不直面另一个问题了:国企该如何有效地管理?

这个问题是如此之大,大到超乎他的预想,须知这个问题,连中、央都挠头不已,很多国企直接就被阵痛了,还有的是被卖光了。

而北崇这里,是顶风而上,硬生生地折腾起几个国企来,当然,像卷烟厂这些,是靠牌照吃饭的,娃娃鱼养殖中心和电厂,那也是靠垄断来生存和发展,前途倒不用担心。

可是这苎麻厂之类的厂子,想长久发展下去,还是得先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,以保证不重蹈前面的覆辙。

陈太忠自信,有他在北崇一天,这些企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,就算偶有挫折,他也有能力处理和消化得掉,但是在后陈太忠时代……那就真的难讲了。

浊水乡离区里很近,没用了多久就抵达了,进入养殖中心才一下车,陈太忠就听到了嗡嗡的轻响,于是微微一皱眉头,“又停电?”

“没办法啊,”匆匆赶来的中心主任于海河苦笑着回答,“一个礼拜能停四天电,100千瓦的发电机,电都紧张,真想再买个大点的。”

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养殖中心一个月不过五万度电上下,平均一天也就是一千七百度电,停电的时候,你还可以关闭部分用电设备……一小时一百度电,不够你用?”

“这个倒是,”罗雅平点头附和,“像现在,这两个大屏幕显示你就关了。”

罗区长对苎麻厂不甚了解,但是对养殖中心,她却是知之甚详,她来北崇之后,最少来这里五次了,原因无他,这个娃娃鱼养殖,真的是囊括了农林水三个方面,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管理这里。

要知道,她的前任徐瑞麟在养病期间,放弃了所有的事务,独独抓的就是这个养殖中心,实在是太对口了——当然,这也是陈太忠相信徐区长的责任心。

至于说农林水之外,王媛媛的计委也能对养殖中心管理一下,那是计委受区政府委托,在宏观上引导一下方向,调控一下指标,具体事务也是不便干涉的。

所以罗雅平知道,养殖中心外面这两个大屏幕,是供外来群众观看娃娃鱼的,这是未来旅游业“北崇风光”的一个组成部分,据说下一步,还要增加遥控功能,让观众通过遥控器,左右摄像头的角度和缩放。

“光是节流不顶用啊,”于海河苦笑着回答,“旁边过来借电的太多了。”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