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2章 停电的影响

第四千二百九十二章 停电的影响

“什么……借电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眉头就是一皱,“谁允许你借电了?”

这个问题,他必须重视一下,养殖中心是区里的产业,借电是小事,但是这个毛病不能惯——这可是涉及到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。

“村委会来借电,旁边的小饭店来借电,这都不好推辞,”于海河愁眉苦脸地解释,“陈书记你指示过的,要搞好地方关系。”

“但也不能无限制地卖人情,这发一度电,差不多得半升多油,还有电机损耗,得三四块钱,”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,“你一小时送三十度电的人情出去,一百块就没了,一天就是两千多啊。”

罗雅平心里正说陈太忠你闲得无聊,算这种小账,猛地听到最后一句,登时就怔住了——一天就是……两千块?

“我不送人情,我收钱的,”于海河马上高声表示,“中心有账本,接电的,都要按接电容量收钱的……我跟他们说了,这是公家的摊子,不能让我个人赔钱,他们要嫌电钱贵,可以不接。”

于主任因为上次张二娃的事情,被狠狠地收拾过一回,还在区里的电视台念检查,做事就收敛了很多,大是大非上的事情,他真不敢再犯错误了。

尤其现在面对的,又是一个美艳的女领导——为什么要说又呢?“这个费用具体到每一分钱,中心里只有盈余,没有亏损。”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既然有账,那就慢慢说,”罗雅平点点头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书记您看呢?”

你进入角色倒是不慢,陈太忠微微颔首,“反正老于你不能随便乱接电,控制一下分寸,照顾地方是好的,但是让区里再换一台大发电机……这就有点过了。”

“这台可以备用嘛,”于海河小声嘀咕一句。

“你还没完了?”陈太忠冷冷地扫他一眼,今天苎麻厂老王的蹬鼻子上脸,就已经让他恼火了,结果养殖中心现在又哭闹着要奶吃,这还得了?
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浊水乡政府20千瓦的发电机,第一优先顺序是养殖中心,第二顺序才是乡政府,那就是你的备用机,”陈书记面无表情地表态,然后问一句,“娃娃鱼的收购,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基本上准备就绪了,”于海河小声回答,“目前区里定价一斤四千五,经统计,外面放养的一千余尾娃娃鱼,大约产量在一千二百斤左右,起码要准备三千万的收购资金。”

这数字他背得滚瓜烂熟,须知养殖中心就是干这个的,他要是连这个数字都不能张嘴就来,那就等着卷铺盖卷吧。

“钱就是这么花掉的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看罗雅平一眼——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,真以为苎麻赚的那几千万算是个钱?

紧接着,他摇摇头,“两千万就差不多了,很多养殖户,不一定今年卖的……而且咱卖出去了,就有资金回笼。”

在他看来,三千万是有点多了,一条娃娃鱼,最少要养到斤半,才有售卖的意义,须知这鱼苗一条就近一千块——就这还是批量采购,照顾的价钱,十三四厘米长的鱼苗,卖到别处,铁铁地超过一千了。

而养鱼一年,差不多能长到斤半,按四千五一斤收购的话,这就是小七千块,但是饵料、电力等成本,最少还要折两千多,最多也就赚三千来块。

所以养殖中心收鱼,是不限定大小和时间的——有本事你把半斤的鱼拿来卖,两千块收鱼,还要抵扣一千块的鱼苗费,看你赚什么?

养殖中心收到的订购已经不少了,但收鱼的业务,目前还是零蛋,不过不久的将来,肯定是要收了,而且大家判断,在今年秋季,会有个小高峰。

中心并不给养殖户设定交鱼期限,只要你的鱼有户口——也就是在林业局的册子上有编号,那随便你怎么养,反正就算鱼没病没灾,每隔两三个月,技术人员和林业局的监察人员会去实地考察,总不能让一条三斤重的鱼,俩月没见,就变成半斤的。

至于说鱼疯长,那倒是随便了,生长速度别太欺负大家的智商就行。

事实上,陈太忠一开始设计的娃娃鱼收购方式,就是这个样子,并不是说,每年十月放鱼苗了,就要在十月收购成鱼,你随便哪个月交鱼都行。

如此一来,其实能缓解娃娃鱼的市场销售压力,不集中出货,保证什么时候都有,也能满足娃娃鱼的市场需求——不像大闸蟹什么的,秋天才一窝蜂地上。

当然,真要说的话,娃娃鱼也讲个节令,初春最能卖得起价钱,这个东西的性质,跟田螺有点类似,须知娃娃鱼是冷血动物,冬天不怎么进食,一个冬天过去之后,身上的膘落去不少,剩下的都是精华。

不过初春卖娃娃鱼的,也不会很多,因为一个冬天过去,娃娃鱼基本上不长,甚至还可能减轻,倒不如提前卖了,钱落袋人安生。

因为这些原因,秋天卖娃娃鱼的,不会很少,很多人家里就一个池子,不卖大鱼,就不能养小鱼——须知娃娃鱼之间,是会互相吃的。

但是北崇有些人养娃娃鱼,直接定的就是两年计划——这种人也不是很多,卖了大鱼有了收益,才能扩大再生产,才能养更多的小鱼,这笔账,人人都会算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养殖中心收鱼不是强迫性质的,陈太忠也希望大家分开时段卖鱼,保证向外界的供应不断顿。

当然,若是外界吃不下这么大的量——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不过娃娃鱼卖不到合适的价位,北崇就不会卖,这种时候,北崇的娃娃鱼养殖中心,会接着把收来的娃娃鱼养下去。

总而言之,对北崇来说,最难的是拿下娃娃鱼养殖的牌照,其次就是养殖户的素质,只要能保证这两点,其他的真的就是毛毛雨了。

陈太忠甚至怀疑,在新一拨的鱼苗到来之前,来卖鱼的,很可能只是个位数,所以他觉得,有两千万的资金收鱼,绝对够了。

不成想,他的话音未落,外面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一个小伙子,一脸的激动,“陈书记,于主任……外面,外面有人来卖鱼。”

这未免有点不给我面子了,陈太忠的嘴角扯动一下。

“那……那快请进啊,”于海河听得也挺激动,娃娃鱼养殖中心开张差不多一年了,只有花钱没有赚钱的份儿,要说他心里没压力或者期盼,那也是假的。

耳听得有人来卖鱼,他心里这个激动,也就不用说了,“这是咱中心建设以来,第一个把鱼卖来的,陈书记……这可是值得庆祝。”

“奖他两尾鱼苗,我买单,”陈书记大手一挥,两尾鱼苗差不多两千块,但是他来一趟养殖中心,居然撞到了第一个卖鱼的,心里高兴。

“我也奖他一尾,我买单,”罗雅平笑着发话,对她来说,这点钱不是问题,也是遇到了大事,凑个热闹图个开心,“不过……这鱼苗过来,怎么也到十月份了吧?”

好像……哪里有什么不对?大家听到她最后一句话,齐齐地一皱眉——这养殖户提前交鱼,池子岂不是要空两个来月三个月?

“出去看看就知道了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带头向外走去,受这种诡异气氛的影响,众人欢喜的心情减少了许多。

娃娃鱼是用一辆偏斗三轮带过来的,装在一个塑料水桶里,打开盖子一看,大家齐齐地傻眼了:两条娃娃鱼侧着身子躺在浅浅的水里,动也不动。

“我说三皮子,我们收鱼,可是不收死鱼,”一个工作人员认出了来人,事实上,近一年时间下来,养殖户和工作人员彼此都熟识了。

“哪里死了?活着呢,活着呢,”那唤作三皮子的黑瘦男人闻言,赶紧拿起手边的一枝竹枝,戳一戳两条鱼,果不其然,那两条鱼有气无力地动一动,然后又侧着身子趴下了。

“王老三,你的鱼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此刻,又有技术人员赶了过来,熟练地看一眼标牌,“183和186,……我上个月才去的你家吧?”

“梁师,这不干你的事,”王老三赶忙摆手,他可是知道,中心对这些工作人员的考评严格得很,尤其是眼下陈区长也在,他只要一歪嘴,小梁肯定就麻烦了。

所以他实话实说,“你是五月底去的我家,鱼都长得挺好,梁师你也负责任,我家这鱼成了这样,主要是……停电闹的。”

“停电?”众人面面相觑,那小梁就又问了,“这两条鱼不行,那三条呢?”

“也不怎么吃食了,比这两条强一点,”那王老三叹口气,“梁师和郭师你俩都知道,我养鱼是很上心的,个头比别人的大……这个停电折腾得我受不了,这两条你们能收的话,那三条我也想卖了。”

“这市场上有发电机,也有逆变器,养鱼……费不了多少电吧?”陈太忠在一边看不下去了,于是出声发问。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