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3章 以己度人

第四千二百九十三章 以己度人

“陈区长,我养鱼的地方,是在平地上,地势比较高,水太热,”王老三见区长大人发问了,赶紧解释,“老叶家的逆变器,我买了一个,可是只能带一带气泵,降不了水温。”

说话间,那姓梁的技术人员就把两条鱼捞出来,丢进了一个小池子,那池子里氧气充足水温也适当,“先看看能不能救过来。”

“肯定能救过来,绝对没有别的病,”王老三当场就拍胸脯了,“好几次这样了,折腾到现在,我实在伺候不起了……”

一番七嘴八舌之后,陈太忠终于对这件事大致有了一定的认识。

这个王老三在养殖户里,绝对算是个会养的,这两条半死不活的鱼,差不多都有一斤半左右,据说家里还有一条鱼,差不多有一斤八两。

不过他修池子的地方位置不太好,虽然僻静,但却高出周遭两三米,冬天冷夏天热,冬天的时候好说,他可以把水烧热,尽量缩短娃娃鱼冬眠的时间。

但是夏天制冷,那就没办法了,而且娃娃鱼一旦夏眠,不但不长肉,死亡率比冬眠要高,他也不想冒这个险,所以就努力降水温。

可是眼下进入了三伏天,又是时不时地停电,王老三直急得抓耳挠腮,他买来的逆变器能保证气泵的运转,但是带不起空调来。

就算带得起来,农用车电瓶那点电,也扛不了几分钟——哪怕一直不熄火都没用。

更悲催的是,气泵带到水里的空气,都是热气,那相当于给水加温呢。

所以王老三的这五条娃娃鱼,最近的日子真不好过,王老三本人也不好过。最着急的时候,他跑到前屯镇一家个人的冷库,花钱把水冻成冰,然后再运回来。

然而,天气热,是四面八方无处不到的热,家里没有制冷源,冻再多的冰块也是毫无意义,如此坚持了十来天,看着自己的鱼时而活蹦乱跳。时而奄奄一息,王老三觉得自己都要快崩溃了——为了伺候这五条小祖宗,他真是夜不能寐。

他甚至赌咒发誓。明年要是还这么停电,打死都不养娃娃鱼了,伺候不起啊。

所以,当他昨天在电视上听说,区里按四千五一斤开始收鱼了。一大早就跑过来,看养殖中心有没有公示,看到公示之后,转头就把两条半死不活的鱼运了过来——不卖不行了,天儿还得热一个多月呢,这两条鱼不死就算命大。指望长肉,那是想也不用想了。

听他说完之后,众人就相当地无语了。最后还是姓梁的工作人员发话,“你这个鱼,这样的状态是不能卖的,我们尽量帮你救……如果没有其他问题,应该救得过来。”

“可是这两条鱼现在活着。你看,都有点劲儿了。”王老三指一指池子,那两条鱼确实是有了点精神,起码努力想把身子扭转,而不是肚皮朝天,“再说,杀了也可以卖肉的……就跟杀猪一样。”

“这玩意儿活着和死了,价钱差太多了,”梁师苦笑一声,“而且电视里说了,都是要隔天才称重的,甚至有可能隔两三天,这个也是原则。”

这确实是原则,收购时推迟称重,是收购活物的共识,连猪羊都是如此,就别说一斤好几千的娃娃鱼了,要不然养殖户临送来之前,喂上半斤一斤的泥鳅,那养殖中心收的是娃娃鱼,还是泥鳅?

反正娃娃鱼有标牌,这标牌是酒店宰杀前才会去掉的,倒也不用担心有人搞鬼。

“那我晚上睡在这儿行不行?”王老三实在不放心这两条鱼,一旦死了,一万多块钱起码要缩水一半多,他必须盯着才肯放心。

梁师看一眼陈太忠,不敢回答,于主任见陈书记不做声,就看一看罗雅平,“领导,我倾向同意他留下来……会不会违背规定?”

“我支持你的想法,农民们养点东西不容易,”罗区长点点头。

“老三啊,你放心养吧,”直到这时,陈书记才缓缓开口,“区里的电厂,最迟明年年初就发电了……不管怎么说,你交了中心里收到的第一条成鱼,下一批鱼苗,我出钱送你两条。”

“我也送你一条,”罗雅平跟着发话,她面带微笑,“你不容易,区里也不容易,大家相互体谅……陈书记一直在为北崇的建设默默努力。”

“反正这几条鱼养得我提心吊胆,”王老三苦笑一声,“不过王主任您既然这么说了,我也不能给你丢脸……一笔写不出来两个王嘛。”

“哈,”姓梁的工程师没忍住,扑哧一声就乐了,于海河等人也是拼命地忍着,忍得很辛苦。

“你不要计较我姓什么,关键是区里已经竭力在为大家着想了,”罗雅平面无表情地发话,不过最后,她还是难以压制心里的好奇,“你怎么知道我姓王?”

“你这么年轻漂亮,又心怀群众,肯定是王媛媛主任,”王老三很肯定地回答。

“我还真不姓王,”罗雅平终于也忍不住,笑出了声,“王主任还是小姑娘,我已经老了。”

“不能吧,你也是小姑娘,”王老三疑惑地看着她……

虽然王老三最后闹了个大笑话,但是陈书记还是高兴不起来,他又待了半个来小时,强调了一些收购原则之后,看到那两条娃娃鱼有明显的好转,才转身离开。

发动着奥迪车,他侧头看一眼副驾驶上的罗区长,“你总觉得自己的事情重要,农民们的苦,你看到了吧?城里挤占一点用电,都会给农民带来灭顶之灾……北崇想要发展,还有太长的路要走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罗雅平想对电力局的限电说点什么,但是想到自家也是在城市,这话就说不出口了,最终化作长长的一叹,“区里建电厂的事情,我愿意大力支持。”

“你支持……也起不了多少用,”陈太忠淡淡地摇摇头。

“这最少要跟省电力局掰手腕,省局还要考虑国电公司的反应,区里必须要依靠省地电才行,算了,说这个你也不懂,我只是想告诉你,北崇每一笔钱,都有每一笔钱的用途,你想多争取钱,就要做通其他区长的工作,咱们区长办公会上表态。”

“不是常委会决定吗?”罗雅平的眉毛皱一皱。

靳毓宁的一票,能顶多少用?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燃,他听说了,罗区长跟靳毓宁似乎是素识,所以北崇有出现“朝田系”的嫌疑,不过他也不放在心上,阵营这种东西,可能涉及的因素太多了。

而且说良心话,他也不怕这俩联手,吸一口烟之后,他缓缓发话,“决定就是区长办公会来做……常委会其实就是举手。”

“区长办公会就可以决策?”罗雅平狐疑地看他一眼,当然,她并不反对区长办公会可以决策,因为那样她自己还有一票,但是,不带这么小看常委会的吧?

“打个比方,你那个养殖项目,要下来一千五百万之后,常委会一致决定,暂时借用五百万,用于给娃娃鱼养殖户购买发电机,以保障北崇的娃娃鱼存活,然后能打出这个品牌,”陈太忠嘴上叼着烟卷,一边开车,一边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你什么感觉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罗雅平听得登时就不干了,她大声回答,“这是戴帽子下来的钱,怎么能挪用?”

“事急从权,当然可以挪用,”陈太忠瞥她一眼,“这是常委会通过了的。”

“明白了,”罗区长点点头,大道理说再多,不如举一个恰当的例子,想到自己辛苦活动下来的费用,会被人堂而皇之地以组织决定的名义挪用,她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。

她承认停电对养殖户的影响很大,对个别养殖户更可以说是灭顶之灾,她也愿意同情的关注那些人,但是她还是接受不了这个假设——不管怎么说,这钱是我弄来的,你们替我花,这不是欺负人吗?

所以她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“你是说,经济上的事情……该区政府做主?”

“党委弄来的钱,党委做主,我一向认为,谁弄来的钱谁做主,别打北崇的幌子招摇撞骗就行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可那淡淡的语气,掩饰不住他的傲气,“区里的钱,绝大部分是我弄来的,我这个人愿意在内部讲一下民主,一人计短嘛。”

“这样也好,”罗雅平点点头,一时间,她还真觉得这法子不错,于是她斜着眼看陈书记,试探着发问,“那我回头……可以向葛区长、刘区长和谭区长做一做工作?”

“这是当然了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笑,你凭什么以为自己做得通别人的工作?别傻了,须知给你钱多了,给别人钱就少了。

终究还是不接地气啊.。

“其实苎麻销售上的盈利,谭区长不该有什么发言权的,”罗雅平小心翼翼地试探,“根本不关他的事儿嘛。”

“这是整个区政府的决定,别管什么口子不口子的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“你真是要这么想的话,跟苎麻厂的老王,又有什么区别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