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5章 新核心

第四千二百九十五章 新核心

嗯?罗雅平先是吓了一跳,看到这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她心里就越发地害怕了。

要不说陈太忠不待见女性干部,真是有点道理,女性干部通常体力不强、魄力不够,遇到紧急事情,连熬夜都熬不过男人。

还有就是,女性干部的胆子普遍小,这跟个人的武力值大小,有一定的关系,但是很多时候是心理上的。

罗区长想到这里是养殖中心,镇定一下,勉强发话,“你有什么要检举的,可以到区政府公示亭,你也可以在区政府直接找我,这儿是养殖中心。”

“我说的就是养殖中心的事儿,”壮汉笑眯眯地发话,有点谄媚。

但是这样的笑容,让罗雅平越发地毛骨悚然了,还好她是学者型官员,逻辑思维还是比较清晰的,她镇定地摸出手机,“养殖中心有问题,你更要向区政府反应……好了,我给陈书记打电话,你说吧,什么事儿?”

“养殖中心没问题,是……养殖中心被人抢买卖了,”壮汉抓耳挠腮半天,最后才憋出一句绕口令来。

“这样啊,”罗雅平的手指都按到发射键上了,听到这话,她将车窗户全部放下,“那你现在……驾驶你的交通工具,跟我去区政府,把情况如实地反应一下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壮汉微微地退缩一下,一个壮汉,面对一个小女子,居然如此地畏缩,实在是有点不合情理,但是他有他的忌讳,“我不想出名,只是想得点奖励……给条娃娃鱼苗就行。”

“这可由不得你,”要不说罗雅平适合农村工作,最初的惊恐过后,看到对方比较在意自己的身份,她就很快恢复了正常。在女性干部里,这是比较少见的,“一条鱼苗,我都能买给你,但是……你得说清楚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“我跟您说……成吗?”壮汉小心翼翼地发问。

“你信得过我,我就不会对不起你。”罗雅平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地掌握了谈话的节奏。

“我要鱼苗……两条,”壮汉自顾自地说话。“那个啥,最好陈区长能担保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去区政府公示栏呢?”罗雅平哭笑不得地按下了发射键,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……北崇,终究是陈太忠的北崇啊。

“我去那个地方,那就真得罪人得罪狠了,”壮汉叹口气,他有他的苦衷。

罗雅平却是懒得理他,电话已经接通,她微笑着发话。“陈书记你好,有点事情打扰你一下。”

陈太忠正在小院里款待林莹,接到这个电话,他思索一下回答,“这样,你先了解清楚情况,然后再向我汇报。”

不管怎么说。陈书记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罗雅平心里就踏实了很多,她不是盲目迷信别人的主儿,但是她来北崇这么些日子,整天听到的,就是关于陈书记有多么厉害的传言——不管黑道白道红道黄道。只要陈书记出马,就没有摆不平的。

很多传言,都是活灵活现有声有色的,包括陈太忠曾在北崇设下天罗地网,抓捕贩卖儿童的人口贩子,并且亲手击毙了嫌疑人。

久而久之,她也受到了影响。觉得把事情汇报上去,自己的安全就能得到保障了,于是挂了手机推门下车,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跟我说一说……”

林莹来北崇,还是为了她家煤炭生意,虽然郑文彬已经离开了海角,不过海角铁路的路子,海潮集团已经打通了,她跟北崇的第二批煤炭供应,到目前也结束了,她是想了解一下,北崇是否有再进一批煤炭的打算。

到现在为止,煤炭的价格,已经全面超过了每吨三百元,前一段时间,因为非典的缘故,价格没有再飙升,但也仅仅是缓了一缓,下一步还有极大的上涨空间。

而海潮集团现在的煤炭,是一点都不愁卖,甚至海潮自己的囤煤都超过了三百万吨,小林总现在来谈此事,也不过是恋奸情热,要讨好自己的男人。

陈太忠也是有点犹豫,他前后两批煤,已经囤了一百五十万吨,再加上蒋世方许的一百万吨平价煤,这就是两百五十万吨了,而这个量,足以支持百万千瓦级火电厂一年的消耗。

与此同时,上涨的煤价,令北崇囤积的煤炭含金量大增,陈太忠最近在苎麻上大赚特赚,这囤煤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,有些人甚至感慨,陈书记做什么,什么就涨价——谁要有钱,也别做什么买卖了,直接跟风陈书记就行。

这传言最近甚嚣尘上,苎麻区里就赚了六七千万,而这个囤煤,账面上的理论利润,也一个多亿了,只说这两项,北崇就平白赚了两个亿回来。

像红外测温仪这种罕见的玩意儿,北崇都能赚一两千万,真是不服不行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最后这个数据是谣传。

林莹有意再送人情,陈太忠却是真犹豫了,按煤炭的行情,绝对还可以囤积,而且小林总这也是要讨好自己,但是真把天南那一百万吨也吃下来的话,北崇用于煤炭囤积的资金,前前后后加起来,高达五个亿之多。

这一笔钱,是真的不少了,搁给他也要呲牙,更别说现在煤炭价格涨得很高,再囤煤的话,成本就太高了,虽然利润肯定也不会低,但是北崇需要花钱的地方,也是极多的,根本不能抽出这么多资金。

陈书记曾经跟王媛媛表示过,北崇不搞投机倒把那一套——好吧,其实这话是很扯淡的,不管黑猫白猫,抓住老鼠就是好猫,真能抓住这一拨机会,大大地帮北崇捞一票,他也不介意把大资金倾斜过来。

但问题的关键是:他真的囤积了四五百万吨的话,都不知道能卖到哪里去,阳州周边没有多少用煤大户,而这里地处南方,冬天的取暖需求不大,经济又不发达,很少有人拿煤炭烧水做饭的,散户的需求量也不大。

也就是机关、企事业单位以及大中小学这些大型团体,有热水房和食堂的地方,才会集中使用煤炭,但是这能用多少?

北崇电厂自己用的话,这二百五十万吨煤炭,足够用个四五年的,既然自身消化不了,到那时候,煤炭都成煤渣了。

所以陈太忠纠结:不是不想投机倒把,为了北崇的发展,他做什么都无所谓,前一阵的说辞,只是不想带坏小盆友,关键是,他没能力投机倒把——占用资金不说,风险还比较大。

不过还好,撇开正事不谈的话,他面前还有两位美女,今晚的节目是有着落了,林莹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,张馨也陪着来了,张副总在前一阵,已经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张总——中国移动张州分公司总经理。

只是张馨基本上不开口,因为小院里还有外人,林桓这个老不修在场,孟志新也来汇报朝田的进展,还有就是祝杰华和区卫生局的副局长傅宝珠——卫生局的郭局长马上五十八岁了,她最近有事没事就过来找陈书记汇报工作。

所以其他人只知道,林总是海潮的小老板,这海潮又是北崇的战略合作伙伴,至于说林总旁边的女人,众人就直接无视了——估计是林总的跟班吧,长得倒是不错,气质也将就。

众人吃喝之间,新扎的纪检书记靳毓宁上门拜访,此人年纪三十四五岁,长了一张纪检干部专用的脸,等闲不苟言笑,生人勿近的样子。

但是他既然来了北崇,必须要看清楚形势——再是省纪检委下来的,也不能对地头蛇张牙舞爪,更别说这是恒北县区里,天字第一号的地头蛇。

不过靳书记也没多说什么,提交了一份文字资料之后,又坐着喝了两杯,就站起身走人了,林桓很直接地评价,“还是有点纪检工作人员的样子嘛。”

这话听起来是夸奖,事实上,是不折不扣的歪嘴,要是前面加上一句“小靳说话做事很稳”,那才是夸奖,眼下不过是说,此人端着身份,没准是执意在跟陈书记保持距离。

这种话,也只有他敢说,林主席都是要退的人了,也不怕说点过分的话,反正跟陈书记打好交道,这几年为子女们争取点原始积累,就是他的一辈子了。

陈太忠就当没听到这话——不管他同意不同意,反正是不可能帮靳书记说话,于是问祝杰华一句,“陈村镇的道路塌方,找出原因没有?”

“路基老旧,损毁严重,前一段时间过大车比较多,”祝杰华汗流满面地回答,“我们改造的过程中,有点疏忽了……我要负领导责任。”

祝局长这半年多一直在抓北崇的旧路改造,陈区长大力支持,给他拨了三千万。

但是北崇地形复杂,地广人稀,三千万也不过是堪堪够用,真要把有隐患的所有路基重新处理一遍,三千万真的不够。

不过祝杰华可不敢这么回答,他只能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保证一个态度端正再说,道路虽然塌方,但是没死人,这就有改正错误的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