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6章 虫子多

第四千二百九十六章 虫子多

“这个性质很严重,没出严重事故,那是你运气好,”陈太忠很直接地点明关窍,“我交给你这个活儿的时候,是要你排除所有隐患的。

事故说严重,也不算太严重,但还是很恶劣,陈村镇通向区里的大路,就这么一条,道路塌方导致交通中断了接近一天。

“这次是路基里面塌陷了,”祝杰华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,“外面看不出来,不过,我没有起到自己该起的作用。”

陈太忠其实也清楚,不做事才不犯错,祝局长遭遇这种事,那是点儿背——跟孟志新差不多,于是他点点头,“这个费用你自己出,再有这样的事情……你明白的。”

“我保证,不会再有类似事情发生,”祝杰华赶忙拍胸脯,他也不相信自己运气会差到再遇到一次,不过他还是要说明一下,“工程马上就完了,我建议请权威检测部门来北崇,把区里的公路全程检测一遍。”

“这个以后再说,没有权威部门,就不能保证公路安全了?”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公路全程检测一遍,他也很想啊,但是这个事情,总要北崇稍微富裕一点之后,才能考虑——此事花钱倒是未必很多,然而,类似可做可不做的事情,实在太多了,他哪里能一一铺开?

“唔,”祝杰华点点头,正好此时门响,他蹭地就站起来,圆滚滚的身子向外跑去,“我去开门。”

此刻饭桌上的人虽然多,但是数他这个交通局副局长和卫生局副局长傅宝珠的级别低,傅局长是女士,开门的就只能是他了。

门开了,进来的正是罗雅平和壮硕男子。

罗区长是第一次来到陈书记的小院,不过触目所及,是一楼大厅里喧嚣的酒宴,这跟她所了解的陈书记的夜生活别无二致。

她和壮汉一起进去,因为晚上也没吃饭。她毫不客气地占据了一个位子,倒是那壮汉识得轻重,直接冲祝杰华来一句,“麻烦这个大哥,给我一碗饭就行了。”

祝局长却是常年跟农民工打交道的,又擅长察言观色,一见这样子。就知道此人是个什么路数,少不得将一大盆吃到一半的牛肉炖土豆拿出来。狠狠地盛了差不多一斤米饭进去,然后端了过去,“兄弟,饭少不少……要辣子鸡块不?”

“哦,够了,”那汉子一看是这么一大钵饭,又有浓浓的土豆炖牛肉的汤汁,两腮的口水止不住地外涌,这饭和菜。太合他的胃口了——事实上这个饭菜,基本上适合所有人的胃口,祝杰华招呼人的能力,那不是一般的强,“辣子鸡块我不要……吃不了辣椒。”

“那你慢慢吃,想喝酒了说话,”祝杰华微微一笑。转身上桌去了,他有点好奇,罗区长此刻过来,还带个农民工,是要干什么。

壮汉却是不理会这一套,手里端着大盆。蹲在屋檐下就稀里哗啦地吃了起来,酣畅淋漓。

陈太忠见罗雅平来,就知道养殖中心那儿的事情没完,而今天晚上吃饭的人,也杂了一点,所以他勉强划拉了两口饭之后,就站起身来。“你们吃,我好了。”

他一离开,别人吃着就没意思了,林莹跟着就站起来了,“太忠……书记,我给你冲茶吧,尝尝我的功夫茶,很棒的。”

“林总是北崇的贵客,我怎么担当得起?”陈太忠假巴意思地回答,却是没有半分阻止的意思——小林总的功夫茶,那真的是难得的享受。

林莹跟着走,张馨自然也站起来,还从林总的小包里摸出了一小桶茶叶,其他人看着,就觉得呆着也没啥意思,但是说站起身就走吧,还没谁有那胆子。

林桓脸皮厚,跟着坐了过去,“功夫茶,我也爱喝,武水的矿泉水,冲功夫茶最好了……林总,想喝好水,得扎根北崇啊。”

“我来北崇不为水,为的是陈书记在这里,”林莹微微一笑,,别人在意这老不修,她还真无所谓,海潮集团不是一般的公司,哪怕走出天南,别人想轻侮,那也要掂量一下后果。

所以她不怕表明态度,海潮在北崇没有太大的利益需求,正是所谓的无欲则刚,“陈书记要是离开了,我转头就走。”

这个态度有点目中无人,不过林主席还没办法计较,谁让人家有钱呢?他只能讪笑一声,“太忠想走?嘿,那还真不容易,我随便宣传一下……起码有十万群众堵他。”

“林主席你话这太夸张了,”陈太忠无奈地笑一声,“北崇总共也不到二十万人。”

就在他们闲扯的功夫,罗雅平将手里的饭菜划拉掉,还喝了一碗汤——很是干净利索,然后走了过来,“头儿,刚才的事情,我要汇报一下。”

下北崇不到一个月,罗区长已经学会把区委书记喊做头儿了,这是个不大不小的进步。

“说吧,没外人,”陈太忠很闲适地伸一下长腿,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就是您说的那句话……果子快熟的时候,虫子特别多,”罗雅平叹口气。

“常识……常识而已,”陈书记风轻云淡地点点头,心里却不无得意——知道陈书记算无遗策了吧?你还太嫩!

“有外人收购娃娃鱼,”罗雅平爆出一个大猛料来——我看你再故作平静。

“常识,常识而已,”陈书记又点点头,“无非几个小虫子。”

“但是……咱北崇要遭受巨大影响啊,”罗雅平不能理解他的无动于衷。

“小罗你慢慢说,”林桓插话了,“只要事态还是北崇能控制的,咱不着急。”

我倒是忘了,陈太忠对北崇,有超乎寻常的控制能力,罗雅平缓缓点头,不过她猛地发现一些不正常现象,这一场激动,却也是难免的。

原来那粗壮男子的姐姐家,也是个娃娃鱼养殖户,今年夏天的炎热,让不少养殖户束手无策,他姐姐家也是在考虑,是扛过这个夏天,明年卖鱼的好,还是先把鱼卖了,腾一腾池子。

男人是胡家老二,社会上没混出什么名堂,却也愿意帮姐姐做点事情。

于是他就打听其他养殖户的情况,然后猛地发现,几个条件稍微差一点的养殖户,居然买了发电机来养鱼,他心里这纳闷,可就大了去啦——有钱买发电机养鱼?

他姐夫还没钱买发电机呢,所以他就去问一下,说这发电机一天光烧油就要烧六七十块钱,你这么养鱼,划得来吗?

那几位就说,我愿意嘛……我这鱼又不着急卖。

一开始,他也没把这件事儿放到心里去,前两天他姐夫找他合计,说有人要投资发电机给我,不过人家有条件:得把娃娃鱼卖给人家——价钱每斤也比区里贵一千块。

做姐夫的,其实还是有点胆子的,要不然也挣不下这么大家业,可是他也非常明白陈区长的可怕,所以面对这样的好条件,他还是要找小舅子合计一下。

陈太忠找你麻烦怎么办?胡老二很不客气地发问了。

人家也有人家的打算,做姐夫的回答。

合着那些人投资发电机,是要让养殖户撑过这个夏天不说,还希望他们能撑过冬天,等来年三四月份或者更往后,选个不起眼的时间里,把鱼悄悄卖了就行了。

至于说区里要问起来,娃娃鱼哪儿去了,那就是跑丢了嘛,或者说被人偷走了——之所以要选个不起眼的时间,就是要尽量降低此事的影响。

这么说起来,这件事还真有操作的可能,但是胡老二冷笑一声,告诉自己的姐夫——你别傻了,光是咱家一家丢鱼还好说,要是好几家人都丢鱼,你觉得陈太忠是啥感觉呢?

做姐夫的听到这里,脸登时就变了,揪着他一问,才知道已经有些人家,有了那些来历不明的发电机,当然,小舅子不能证明,那些人家的娃娃鱼一定会走丢,但是胡大姐的老公身为养殖户的一员,也经常被区里叫去培训和交流经验。

同为娃娃鱼养殖户,大家都是走在时代前列的——起码在北崇算前沿,而且也相对有钱,这个圈子之间交流不少,他比较清楚,哪些养殖户是小气抠门的。

所以一听这人名儿,他就知道,这八成是真的,不过很遗憾的是,他也提供不了证据,所以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,同时悻悻地嘀咕一句——这帮孙子居然敢骗区里。

总之,他的娃娃鱼卖不了高价,除开心里的那点不平衡,就再也没有别的了,但是胡老二却问他,要是去区里举报,弄条鱼苗做奖励,这个不过分吧?

要去你去,我绝对不去,做姐夫的很坚定地回答:都是养娃娃鱼的,我还要做人呢。

那我弄回来鱼苗,你帮我养,花费都算我借你的,小舅子穷了多少年,想养娃娃鱼却是盖不起池子,就要搭车赚点钱,最多劳烦姐夫一点,反正养五条鱼和六条鱼,也不差多少。

做姐夫的肯定答应了,于是胡老二就来区里举报,不过他不敢来区政府门口举报,一来这里杂人太多,他姐夫要看乡亲面子,他也不能公然地做小人。

二来就是,这件事他没有具体证据,纯属猜测,陈区长可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——他如果认为我在胡说,这后果也挺严重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