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97章 黏糊

第四千二百九十七章 黏糊

出于这些原因,胡老二就没来区政府门口,而是在养殖中心找人,可是找了两天之后,他猛地发现,其实中心的大部分工作人员,跟养殖户都是很熟的。

那么他就要担心,工作人员口风不严泄露出去,那些人得了风声,就更不好查了,他的娃娃鱼苗也要鸡飞蛋打——须知这本来就是没证据的事情。

今天他正好撞到新来的罗区长,而罗区长身边又没有其他人跟着,于是他果断地跳出去拦住车——当然他不知道,自己把罗区长吓了一跳。

罗雅平将大致情况汇报一遍,然后才请示,“陈书记,这个事情……应该重视。”

“我就知道,总是要有这种麻烦,”陈太忠哼一声,想一想之后,又哈地笑了起来,“资本是趋利的,真是一点也不假,你看人家给养殖户提供的服务,有多周到……缺电就送发电机,收购价还比区里高,怪不得能发财呢。”

“发电机?区里在顶着压力建电厂呢,一家笑和全区笑,这能一样吗?”林桓听到这话,老大不客气地发话,“嫌区里价钱低,找人培训要不要花钱?帮他们检测要不要花钱?这又不是面向全民的福利,难道区里真该买单?这个性质就是摘桃子……资本的本质是很无耻的。”

“嘿,又得电视上发公告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打击走私这好说,但是想让老百姓心里服气,还是得公开真相,不能一个简单地说不许走私就完了——禁止走私,是国家政策层面的,可北崇遇到的这个事情,还有情理层面的因素。

然而,不是所有的消息,都该让大家有知情权的,陈书记经过两场辩论,对这个知情权也有了很深刻的认识——像娃娃鱼这件事,想把政策层面的东西解释清楚,是很简单的,但是想讲明白情理和成本因素,那就……得看大家爱不爱听了。

可是不讲的话,他这个工作方式,就又有点夹生了——他可是想重树道德的。

想到这里,他看一眼罗雅平,“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?”

罗区长撇一撇嘴,看向蹲在地上吃饭的那位。

胡老二的饭量和吃饭速度,都是相当惊人的,就这么短短一阵功夫,他已经把半盆子土豆炖牛肉和一斤米饭划拉进了肚子。

见到陈区长和罗区长看过来,他把盆子放下,站起身摸一摸微鼓的肚皮,讪笑着回答,“这个是真没证据,可是我拿脑袋担保,一定有这事。”

“我要你的脑袋干什么?”陈太忠见到林莹已经把茶冲好,端起一杯来一饮而尽,“不过,别人的事儿你不清楚,谁想跟你姐夫买鱼……你总是知道的。”

“可是这个,我姐夫没跟我说……我就算知道,也不能说啊,”胡老二拱一拱手,苦笑着发话,“陈老大,我断乡亲们的财路,已经是很不应该了,您总得让我能做人啊。”

“这叫什么断财路?”这时候,一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,却是孟志新站在不远处,也听到了一些谈话内容,禁不住沉着脸发话,“不义之财,本来就不该拿。”

“我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”胡老二苦笑着一摊手,大道理其实大家都懂,但是乡里乡亲之间,确实存在个做人的问题,而且这件事里,乡民们也有自己的认识——走私是不对的,但是谁让人家给的钱多呢?

至于这么做,有点对不起区里,这就见仁见智了,有的人认为无可非议——我能多赚就行了,区里因此受损失,关我鸟事?

更有甚者认为:公家的便宜,不占白不占,只许干部们公款吃喝、公款买车,养殖户接受点培训,就把自个儿卖给区里了不成?

这样的想法,还是相当有市场的,胡老二就努力不牵扯出相关人来——也算是一种愚昧的仗义,“我来举报,我姐夫都不同意,我悄悄地来的……你去问他,他未必承认。”

“我要问他,他敢不承认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不过这个要求既然让举报者为难了,他也就不想深究下去,他想查清楚此事,有太多的手段,何必一定搞得对方难受?

基层工作的错综复杂,也就体现在这些人情社会的琐碎里,他微微摇一下头,“算了,讲义气不是坏事,但是以后,我希望你还是把这个义气,用到正道上。”

“以后一定,一定,”胡老二讪笑着点点头,心说陈区长还真是性情中人,这样的干部,才配叫父母官嘛,然后他搓一搓手,“陈区长,我这个……奖励?”

“都陈书记了,你这是哪年的老黄历?”林桓呵斥他一句。

“奖励……唔,”陈太忠端起茶盅一饮而尽,很随意地回答,“等查实了,会给你一定的物质奖励,这个没问题。”

“他想要两条娃娃鱼苗,”罗雅平在一旁接话了,鱼苗在别人看来很金贵,但是养殖中心还真不缺这个,算是很应景的奖励。

“嘿,还有自己定奖励的?”陈太忠看那胡老二一眼,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,对方估计是以这个为前提条件,才肯举报的,“会养娃娃鱼吗?”

“我先放到我姐夫的池子里,”壮硕的汉子难得地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,“等这两条鱼赚了钱,我也砌池子养鱼。”

“这个事情,你问罗区长吧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这种小事,正好让罗雅平这新区长找一找感觉。

“查证属实的话,鱼苗不是问题,”罗雅平也很干脆地表示,“其实你能提供更详细的情况,我们就越能早抓住走私嫌疑人。”

“我姐夫不跟我说,”胡老二陪着笑脸回答,“您饶我这一次吧。”

“行了你走吧,”陈太忠直接发话撵人,又看一眼在场的其他人,“时间也不早了,没事儿的就先回吧。”

然后,院子里就剩下了罗雅平、林桓和傅宝珠——傅局长是在帮陈书记收拾碗筷,那三个区领导坐在那儿,就说起了刚才这事儿。

“小小的走私贩子,也敢来北崇摘桃子,”这是林主席的态度,他义愤填膺地表示,“太忠书记,这个事情一定要严查……防微杜渐。”

“罗区长怎么看?”陈太忠看一眼罗雅平,对老林的话不置可否。

“严查是必须的,他们占用了北崇娃娃鱼养殖中心的资源,走的却是地下交易那一套,”罗区长很果断地表示,“咱们若是不严查,就是失职了。”

陈太忠默默地颔首,胡老二的话说得很明白,收鱼的人表示,对标识牌什么的,没有硬性要求——养殖户给的话,人家一个牌子算一百,这样可以冒充为正版鱼,比较好销售,不给也不勉强,那肯定就当是野味卖了。

但是地下交易,用的是国家给的特批资源,北崇难逃“监管不力”四个字。

然而,罗雅平不愧是受过高等教育的,她接下来就指出,“但是目前是走私未遂,有动机却尚未实施……调查的时候,该采用什么样的力度,这个比较让人头疼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这话也在理,但是光在理不行,“那你建议什么样的具体措施?”

这话就有点考校的意思了,罗雅平沉默了好一阵,才缓缓摇头,“说起这个,我还是真的不接地气,想不出太好的办法,要不索性严查吧……陈书记你有群众基础。”

群众基础,也不是这么浪费的,陈太忠缓缓摇头,“其实我早说了,利益所在,这种鸡鸣狗盗的事儿,早晚会发生,这没有什么稀奇的,我的想法就是,正面地、积极地应对这种挑衅……就是我刚才说的话,先在电视和公示亭上发公告。”

事实上,搁给以前的他,早就拎住那几个养殖户一查到底了——民心似铁官法如炉,你就算再嘴硬,各种折磨手段拿出来,倒不信你不老实回答。

然而,这种方法稍嫌简单粗暴了,须知北崇的老百姓,都是陈父母的子民,而且他目前在抓制度建设,在抓信息透明化。

此事若就事论事,那很是简单,也很快意恩仇,但是想以此事为契机,打造一套行之有效的程序,逐渐树立起一套规则,还是要注重一下方式方法。

“发公告……”罗雅平轻声嘀咕一句,不再说话了——公告有用的话,养殖户会贪这种便宜吗?那真的只是样子货。

“小陈你做事,真是越来越黏糊了,”林桓不满意地哼一声,林主席此人,长处和短处都很明显,老年月过来的干部,做事有的时候只求本心,家长作风比较严重。

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,”陈太忠叹口气,极其无奈地笑一笑,王八蛋才想黏糊呢。

可是办事只求痛快,不去制定一套规则,从根子上考虑杜绝类似问题发生,对于一把手来说,这并不是负责的态度。

“我早就说了,类似的现象会很多,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这不是办法,咱要开出一副调理全身的药来,可能效果没有那么理想,但是我总要尝试去做。”

“先公示,保证信息透明化,然后再去处理问题,会得到群众们的支持,”陈太忠其实还有话没说——只要保证举报奖励制度,群众的力量,其实是很巨大的……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