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0章 当断即断

第四千三百章 当断即断

跑了的这位,在北崇没根基,但是有技术和口碑摆在这里,其实也算有根基——起码他去小饭店吃饭,可以赊账月结。

尤其是此人在北崇,还有没结算的工程款,也有个两三万的,这也是大家相信他的缘故,但是此人不结算就跑了。

所以陈太忠的这个郁闷,可想而知,想抓人没抓住,基础的施工力量,又跑了一股,当然,他可以想像得到,这是昨天电视新闻或者公示栏的结果——如果不公示的话,可以抓住这些人,说句良心话,李葆宏的反省,晚了一点。

但是他也不后悔,规则的推行必须付出代价,想要讲程序,有这种结果实在太正常了。

于是他明确地表示,“今天交待清楚问题的,发电机归你了,有什么事儿我扛着,这是区里的奖励……希望你们能抓住这个机会。”

这个话真的很霸气,如果说刚才罗区长玩的是手段和细节,那么现在陈书记做的,就是**裸的碾压,你舍不得发电机?没关系,只要你老实讲清楚,拿走就是了,区里给你做主。

当然,这对罗区长似乎有点不甚尊敬,可陈书记一向强势惯了,他愿意支持小罗的工作,但是既然恼火了,插一杠子也正常。

“那么,有些人不交待的话,我们是否可以检举?”胡老二举手发问了——他姐夫担心今天有事,就找了个理由没来,让他来代为开会,不管得罪人与否,老二你好自为之。

但是胡老二尝到了有偿检举的甜头,这个时候就要问一句。“查证属实的话,检举人是否可以得到他们的发电机?”

“轰”地一声,会场炸开了,从开会到现在,没有比这个问题更刺激人的了,会场的噪音,真是挡都挡不住——我艹,检举别人,自己就能得发电机。

于海河见状。禁不住又琢磨一下——陈书记也安排了托儿?

“这个问题问得好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是愿意讲规矩的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迂腐,来路不明的发电机。他直接就敢没收,并且随便许给别人。

敢送人发电机的,就是求更大利润的——但是很遗憾,这种利润是非法的,他没收非法投资,一点儿压力都没有。

至于说奖励给举报者,也并非不可以。不过这个里面。就要存在一些说法了。

“我认为可以考虑,但是检举别人,首先要有相关证据,咱国家是法治社会。”陈书记缓缓发话——举报可以,随便乱咬人,搞得人心惶惶就不合适了。

“其次你要承认,我们在查证过程中。也存在费用问题……很大的费用。”

说到这里,陈书记扫视一眼会场。又冲胡老二微微一笑,“那么,哪怕落实了举报是正确的,考虑到成本,举报者不可能得到完整的发电机,折价处理就行了。”

“您说得太对了,”胡老二连连点头,然后默默地坐下了。

会场里再度安静了起来,有些人耷拉着眼皮,更多人却是四下乱看,有人是看谁家值得怀疑,也有人是看自家被谁惦记上了没有。

就在此时,又有人举手发问,却是三轮镇跃进村的张二娃,“举报错了呢?”

因为差点被人顶替,他对养殖中心,一直没什么好感的,尤其看不惯于海河,而眼下他家里,就有一台发电机,但那是他花钱买来的。

吃一堑长一智,他要防范某些可能的不负责任——唉,中心主任若是王媛媛就好了。

“错了要罚举报者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区里支持举报,但是不鼓励乱举报,否则会搞得人心惶惶,更难免有人因其他动机而捏造事实,凭空增加区里的工作量。

“举报这个东西,是双刃剑,区里一向是鼓励乡亲们之间和睦相处的……为了得到利益而举报他人,从做生意的角度上讲,不管干哪一行,赚钱都是有风险的。”

“陈书记这话,说得太有道理了,”破烂张二娃伸出个大拇指来。

这次会议的效果极佳,罗雅平搞的气氛烘托,本来就很有作用,而陈书记强势光临会场,不但表现出了区里的重视,更是当场拍板,拿第三者的财产做分配。

胡老二的提问,是点睛之笔,而破烂张二娃的问题,又消除了部分人的担忧。

会议结束,陈太忠也没有着急走,而是再度问起了收购和预定的情况,目前已经有十余户交来了娃娃鱼,而对鱼苗的预定,已经超过了三千尾。

于海河认为,在七月底的报名截止期之前,需求的鱼苗,也许会突破五千尾,而今年京城那边,大约能供应五千尾左右的鱼苗,可能多一点,但绝对到不了六千尾。

这些鱼苗,是不可能全部发放给养殖户的,陈书记就算再想让老百姓致富,养殖中心也必须留点样品,一来这同步养殖,可以帮助中心观察和发现问题,二来中心里的技术人员,也需要通过亲自养殖而积累经验。

于海河希望,养殖中心能留下一半的鱼苗,一尾鱼苗一年养殖下来,中心的毛利大约是在三千元出头,但是每月中心的人工成本——工资、奖金、走访、资料管理以及下乡和误餐补助,就接近了二十万元,一年下来是两百万出头。

再加上年节补助,于主任认为,起码得养一千条娃娃鱼,才能保证中心的正常开销。

至于说养殖户报上来多少条,这个无所谓,可以打折扣的,通过抽号,有人折扣打得少一点,有人折扣打得多一点——资源紧张,可以通过抽签来决定。

“你怎么看?”陈太忠看一眼罗雅平。

“这个,我没有经验,”罗区长很明智地摇摇头,她心里觉得,百分之五十真的不多,中心赚了钱,就是区里赚了钱——身为国家干部,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。

但是同时她也知道,陈书记搞这个养殖,主要是想向民间推广——书记有极其浓重的草根意识,所以她不好表态,“还是您来指示吧。”

“百分之二十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今年能有五千尾鱼苗,那以后每年都不会低于这个数……一千尾是底线嘛,而且养殖中心除了养鱼赚钱,还可以开发旅游什么的,可以多样化发展。”

其实养殖中心已经落成,以后每条鱼苗每年的毛收入,可以接近四千元了,而且身为国内唯一的一家娃娃鱼养殖中心,只会卖鱼肉赚钱,这也太浪费资源。

所以陈书记表示,“小罗你写个书面材料,区长办公会上议一议……百分之二十,我看可以做为一个指标,以后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又是区长办公会上议一议?罗雅平一听到这话,就想起了陈区长曾经忽悠过自己,于是她冷冷地回答,“我认为不能低于百分之三十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讶然地看她一眼,他一言九鼎惯了,眼下猛地被人驳斥,自是要感到意外,可是凭良心说,副手也有资格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。

于是他沉吟一下,直勾勾地看着那一双眼睛,深沉地发话,“可是……农民们真的很苦啊。”

“财富集中起来使用,效果会更佳,”罗雅平毫不示弱地看着他,她的眼睛不算很大,半月形的,下眼睑还有一道厚厚的凸起,感觉像是眼袋,但并不松弛,给人很可爱很亲切的感觉,正是传说中的卧蚕眼——半月卧蚕,那是绝配,一旦笑起来,非常迷人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他真没想到,被人拿了自己的思路,来堵自己的嘴巴——财富的集中使用,借给东临水钱,他就是这个思路。

所以这样的理念冲突,无所谓对错,陈书记又讲个以德服人,他就不好强行压制,“那啥,中午一起吃饭吧,咱们好好议一议这事儿。”

“就在中心吃吧,时间不早了,”于海河见状,赶忙建议。

“在中心吃,就是你们一群对付我一个了,”陈太忠坚决地反对,“我跟罗区长俊男美女在一起,你们不要瞎掺乎。”

“我其实也算帅气吧……就比陈书记差一点,”一个工作人员笑着低声嘀咕一句,传言中陈书记给人的感觉,一向是威严加可怕,真想不到还有这么有趣的一面。

罗雅平听得也笑了,随着来北崇日久,她已经相对习惯了这基层的谈话方式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林桓这老流氓的存在,能加快年轻女性干部的成长。

“陈书记你是俊男,我可算不上美女,”她假巴意思地谦虚一句,“不过也好,我有些事情,也想跟您交流一下。”

两位领导各自开着车离去,养殖中心的人目送他们离开,然后面面相觑,最后于海河长叹一声,“百分之三十,啧……罗区长这要求,实在有点太低了。”

基层就是这样,领导走了,大家可以各抒己见。

“就这要求,都未必能实现,”有人很遗憾地叹口气,都是中心的人,大家希望中心好,倒不是说对养殖户有什么意见……

PS:

整百章,月末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