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1章 宽严之间

第四千三百零一章 宽严之间

陈太忠和罗雅平出来,也没去区政府,到了前屯之后,一转头就驶向了卷烟厂。

卷烟厂的管理,已经转交到了涂阳人手里,但是烟叶的收购,还是由北崇来负责的,眼下马上又到一年收购烟叶的时节了,关注一下也是有必要的。

因为跟市烟草局达成了默契,今年北崇的收购比较被人看好,又由于外来的烟农都比较认烟厂门口的收购点,所以这里再次扩大了接待规模。

前屯甚至为此专门腾出一块地来,大小约一百余亩,虽然不在路边,但是这不算什么问题,修一条路就行了。

收购点的院子已经圈了起来,除了库房之外,还修建了一栋小二楼做办公和休息用,院子中间被硬化,树坑里有小树苗,还用石棉瓦架设了几排停车和歇脚的凉棚,一看就是为排队等待的烟农准备的。

时近正午,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什么响动,不过这两辆车一到,还是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,待看清车牌之后,几乎所有人都涌了出来。

陈太忠只是微笑点头,并不说话,倒是罗雅平问题不少,先是问这院子土地的所有权,然后又问外面的路是谁修的。

这没啥可问的,都是卷烟厂出的钱,现在的烟厂,每月的营业收入已经冲破千万大关,税前利润接近四百万,若不是受限于原料不足,一个月赚一千万也问题不大。

正是因为卷烟有如此的暴利,所以陈太忠一来就果断地抓这个,得罪再多的人都不怕,甚至不惜自己被车祸,也要保障烟叶的收购。

闲话就不说了,由于得到了涂阳卷烟厂的支持。北崇卷烟厂成为陈太忠来区里之后,建设最快效益最好的工厂,目前在前屯是出名的财大气粗。

事实上,市烟草局都介绍了一些子弟进烟厂,其实卷烟厂和烟草专卖局,根本就是扯不清的。

罗区长问完这个之后,又很关心地指出,你们为农民们提供了憩息的场所,这很好。但是我觉得还应该搞个开水房,夏天天气热,喝生水太不卫生,还有……最好搞个公厕。

这女性干部,真是细心。她还强调指出,眼下天气炎热干燥,防火也是重中之重,烟叶本来就是干燥易燃的,就算起火被扑灭,烤好的烟叶,过了水也不能用了。

她正视察着。前屯镇的党委书记苏卫红闻讯赶来,前文说过,苏书记是阳州人,来前屯是熬资历的。但是北崇发展得日新月异,他也就逐渐静下了心来,专心在前屯工作——现在的北崇,机会真的太多了。

“唐亮呢?”陈太忠看苏卫红一眼。他对苏书记的印象一般,知道这个三十出头的家伙。以前没事就喜欢在阳州待着。

“唐镇长下乡去了,”苏书记笑着回答,“我建议镇里搞个下村轮访制度,越是三九三伏这样的极端天气,越应该坚持……目前在试行,昨天是我下村。”

“哦,这个我愿意支持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看不出来嘛,你还能搞出这么一套东西来,“这个东西贵在坚持,搞成形式主义就没意思了,同时注意不要扰民,你们先试行一阵,效果好的话,区党委也可以考虑推广你们的经验。”

“保证完成任务,”苏书记的胸脯挺得老高,心里也异常高兴,陈区长自打来北崇,带来的变化,都集中在政府事务上,党委口上很多人比较郁闷。

苏卫红也是迷茫了好一阵,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,他甚至也去抓经济了,直到陈区长成为了陈书记,他才猛然反应过来,党委可以抓组织建设和制度的不是?

以前的书记是隋彪和戚志闻,他抓出成绩来,意思也不是很大,但是在陈书记手下干,那就不一样了,所以他才想出这么个点子,并且积极实施。

而陈书记的反应,也正好符合他的预期,所以他高兴地建议,“这就十二点了,路口不远开了一家农家饭店,味道不错……一起去吃点吧?”

“听说那里的野鸡做得很不错,泥鳅也干净,”罗雅平点点头,她也是个喜欢美食的,然而下一刻,她就提到了工作,“我掌握了好几种野鸡养殖技术,正考虑圈几块地,搞生态养殖实验,一旦成功,可以全区推广。”

“生态养殖,这个步子……迈得是不是大了一点?”陈书记也是个随时能进入工作状态的主儿,“我觉得,最好先把肉鸡和蛋鸡的规模化养殖搞上去,奢侈品市场,其实没有日用品市场赚钱。”

“区里不是还养了娃娃鱼?”罗雅平很奇怪地看他一眼。

“话不是你这么说的,娃娃鱼全国就是咱独一家,区里也监管得严,暂时不存在恶性竞争,”陈太忠很不屑地回瞪一眼,转头走向奥迪车,“养野鸡的,可是海了去啦。”

不多久,小饭店就到了,罗雅平记得上车前的对话,还揪着陈书记说话,“那照你这么说,多种经济并举,就错了吗?”

“你自己先找地方试吧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点菜吧。”

“菜已经安排好了,马上就上,”苏卫红笑着回答,这也是下面接待领导的习惯,不管领导吃不吃,先做上再说,一来是展现诚意,二来也好借机扯住领导不让走——万一领导来了,菜半天还不上,这就是态度不端正了。

北崇区里,饭菜味道最好的,是四个地方,城关、前屯、东岔子和三轮,这些地方在解放前都是热闹场所,有饮食手艺流传下来,像闪金镇,在六十年代曾经火爆一时,但那时候人们不怎么讲口腹之欲,做菜水平就没上去。

但是这家小饭店的水平,还真是不低,味道做得不差于朝田和素波的特色饭店,尤其是食材还很新鲜,那味道真是不错。

“这个饭店要是搁在朝田,是一定要火的,”苏书记夹了一筷子蘑菇,看一眼罗雅平,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过这个位置也不错,城区边上,浊水前屯和城区的交界,离小赵也不远,有钱人不会少了。”

罗区长不太喜欢他这种目光,于是扯着陈太忠说话,“你在中心说的一些话,我有不同意见,不知道可不可以直说?”

“你不怕露怯就行,”陈书记哈地笑一声,然后面色一整,“你有意见,我愿意听,但是我的有些做法,跟北崇的实际情况有关……你要考虑到这一点。”

小罗人不错,智商也够,但是有点不接地气,他这么说,是要略略地警告她一些,让她在下次提意见的时候,多考虑一下地方因素,而不是由着性子来。

“我说这个举报的奖惩,有些人只是有些不平之气,所以想举报,动机未必是坏的,”罗雅平侃侃而谈,“而有些人举报了,他图的就是买便宜发电机,动机却不怎么单纯……你搞这个奖真罚假,不符合你倡导的道德建设。”

“要不说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道德和法治并举,关键是惩治不守规矩的人,有人不守规矩,就不要怪别人因他获利……这正是通过法律法规的方式,来保障道德建设,好了,你继续。”

“但是这样一来,就会有人因为害怕举报出错的惩罚,不敢去举报,这就增加了一些人的侥幸心理,”罗雅平轻喟一声,“我认为,这会影响打击走私的力度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继续埋头吃喝,等了三四分钟之后,他吐出嘴里的鸡骨头,“说完了?”

“这对规范北崇娃娃鱼买卖,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,”罗雅平点点头,“甚至可能是很严重的影响……我说完了。”

“这真是……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无奈地摇摇头,想一想荆老跟自己谈论士大夫时的做派,他看一眼苏卫红,“卫红你跟他说……罗区长,你跟苏书记先探讨一下行吗?”

苏卫红并不知道上午发生的事情,不过不可否认的是,他对罗区长抱有相当的好感——或许说,是异性之间的吸引。

苏某人是官二代,自身条件也不错,见到这个美艳的副区长,又是出身名门,他忍不住要生出亲近的欲望——有一种冲动,叫情不自禁。

所以他愿意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,但是听罗区长大致说完事情经过之后,他就有点挠头了,这根本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,想一想之后,他谨慎地发话,“罗区长,甄别举报的动机,是很繁琐的。”

“失实举报,恶意的,就罚的多一点,无心的,就罚的少一点……费用也就出来了,这很难吗?”罗雅平才不肯吃这一套,陈太忠教训她,她都不一定服气,何况是一个小镇党委书记?“关键是要树立下铁规矩,不要给别人留下投机取巧的漏洞。”

“你俩就没一个能说得到点儿上的,”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,哥们儿倒是忘了,苏卫红也是上面下来的干部,地气未必接了多少。

这一刻,他真的有点明白荆老对自己的感觉了——我想说的,和你们想的不一样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