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4章 炙手可热

第四千三百零四章 炙手可热

王星汉的想法,不能说没有道理,他所在的公司有资质,以往也有业绩,真的把一些产品运作到国宴上了,不怕人查。

而北崇这里,真是异常偏僻落后,他还特意托人找到了动物保护司的李丰,了解一下娃娃鱼是否能入国宴——其实这就是变相摸北崇的底子。

李处长这个人很有意思,他只说了一句,“能否入国宴大名单,不是在你们公司运作吗?”

事实上,李丰知道,北崇的娃娃鱼,开始面向市场了,目前大概是区域负责制,也就是说,人家还没有向国宴活动的意思。

所谓国宴,其实也分很多类型,就像北崇宾馆和北崇干部培训中心,菜式都不会一样了,厨师的技巧也不同,两家都用的菜式,那叫国宴精品。

但是国宴两字,也不是白说的,那可是全国之力搞的宴席,能进入诸多层次国宴的选择范围,这就是成功了,算是进了大名单,能成为“群众大会堂专供”或者“钓鳌台专供”,这就是异常成功了。

至于说国宴精品——这个难度,差不多相当于买彩票,前后两期连着中了五百万的头奖。

所以李丰的话,不算骗人,他知道陈太忠没有活动国宴的打算,那么别人想活动,就看你们的活动能力了。

得了李丰这个话,王星汉才来的恒北,想着就是咋呼这小地方的人一把,将向首都供货的权力,拿到手里——不但要保质保量,价格还得便宜……要不然公司挣啥?

他以往是那么的一帆风顺,以至于来了北崇之后,听说了陈太忠不好惹。都不怎么放在心上——没办法,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。

现在,他从对方手机接过电话,犹豫一下,才打个招呼,“你好,哪位?”

“我阴京华,”一个阴阴的声音,从听筒里传来过来。“你做国宴,不该不知道我。”

这就是阴总的底气,也是陈太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他的缘故,四季春在京城餐饮业里,是数得上的老字号。又是为首长们服务的,虽然目前的经营状况比不上王宅饭店之类的,但在圈子里的影响力,绝对不容忽视。

所谓的国宴,受餐饮业的影响很大,其中京城餐饮业的影响,又是首屈一指。这昔日的旗都,本来就是一等一的吃喝享乐之处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具体来说,四季春的不少菜品。就是国宴必备,事实上,四季春自己都接手承办过国宴,还提携过不少粤菜、川菜——那个年代。人们都比较单纯,觉得有好菜。就该让首长们尝一尝。

这王星汉,也不愧是干这一行的,虽然阴京华已经是昔时人物了,但是他脑子一转,还是想起了这个人。

不过此刻,他宁愿自己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了,犹豫一下,他才苦笑着发问,“您好,四季春的阴董事长,我们都很敬仰的。”

“你搞国宴,国办哪个机关的?或者哪个管委会的?”阴京华毫不客气地发问,“别告诉我,你是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。”

“阴总,我老板是游子牛,”王星汉听到这话头不对,马上搬出了幕后人物。

“游子牛啊,吓死我了,”阴京华冷哼一声,“要不,我给他哥哥的老丈人打个电话,道个歉?”

要说在京城发展,不背熟英雄谱,那是不行的,王星汉这小毛娃娃都能知道阴京华,阴总在京城打滚,脑子里装的人物就太多了。

游子牛是谁,阴京华真的记不太清了——太小的人物,他也就用不着记,但是游这个姓,比较少见,他听说这个姓,就开动引擎,刷刷地在脑子里搜索。

可能姓尤,也可能姓游,这俩姓都不常见,而这俩姓能在国宴方面下手的,就更少见了,然后他就很轻易地锁定了一个人物——游千夫。

这游千夫,其实也是很扯淡的主儿,不过此人涉及到一桩比较知名的八卦,他本是国家科委的人,帮自己的同事,捉拿同事老公的奸妇。

同事的老公和奸妇跳窗逃跑,不成想那奸妇摔断了腿,只穿着内衣,血淋淋地躺在地上,围观的人不少。

不过大抵还是京城的人口太多了,这种事情若是发生在北崇,能被人嚼谷十年,可是在京城,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。

然而,游千夫的传说,并不仅仅止步于此,两个月后,他迎娶了那个同事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那个同事的老爸,就是国家药监局的一把手。

药监局的全称,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,今年二月的大会有调整,改称为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”,多了食品二字,而这个食品的安全监督,正合适用在国宴上。

这些因果,在阴京华脑中,一瞬间就捋清了,而药监局的局长女婿叫游千夫,游千夫的弟弟,似乎就叫游子牛。

两兄弟的取名,来源于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——似乎也有人说过。

所以阴总很明确地表示——你大牛,需要我向药监局傅局长道歉吗?

你要敢点头,我就让黄二叔去道歉,看谁承受不住!

可是王星汉哪里敢招惹阴京华?别说是他了,就是游子牛哥哥游千夫的老丈人傅局长,一般情况下,也不想跟阴京华对碰,划不来!

阴总这个地位,有点像凤凰宾馆的张智慧,位置不高,但是人脉太广,一般人不愿意招惹,而且张智慧有后台,蒙通蒙老书记的弟弟蒙艺,阴总也有后台。

当然,阴总在京城,肯定没有张智慧在凤凰那么呼风唤雨,不过震慑宵小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不管怎么说,王星汉知道,阴京华绝对是自己和老板惹不起的,老板的哥哥也够呛惹得起,于是他只能苦笑着回答,“阴总说笑了,我是不知道,陈太忠跟您关系有这么好。”

陈太忠跟黄二叔的关系更好!阴京华真的都有点想笑了,你的眼得瞎成什么样,才能想到去北崇找凯子呢?

反正他跟这种小喽啰,也懒得多说,“游子牛是吧?你跟他说,准备花钱消灾吧。”

“阴总,我们啥都没干啊……喂喂,阴总,”王星汉大声地喊叫着,怎奈那边已经挂了电话。

“说完了?”苏卫红一探手,从他手里拿过了电话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还心存侥幸?”

苏书记并没有完整地听完对话,但只是片言只语,他已经明白,陈书记这个电话,直接找了一个大拿,镇压了对方的嚣张气焰。

“这位领导,我已经说了,这是一场误会,”王星汉汗流浃背地回答——天气很热,但他流的是冷汗。

“让你老婆来北崇,我给她做几天导游……单独做几天导游,”苏卫红以极低的声音发话,这个话不能让别人听到,但是对方想亵渎罗区长,这是他不能忍受的,那么,过分的话说也就说了,他低声地笑着,“我就可以考虑原谅你。”

“你!”王星汉怒视着对方,对方拿自己的爱妻做文章,这真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——太欺负人了吧?

“你再跟我呲牙咧嘴一个试一试?”苏卫红的声音大了起来,陈书记搞得定对方,他就没有半点顾忌了,“敢侮辱北崇的副区长,看来要给你留个深刻的印象了。”

“卫红,你有时间的话,办点正经事,”陈太忠隔着纱帘发话了,“这几个人先扔进派出所调查去,手机给我……下午我还有事。”

接下来,陈书记就转身离开了,不过下午的时候,他也没太多的事,眼下的天气实在太热了,五点以前,根本没办法出门,他倒是不怕热,但是……他得考虑下面同志们的感受。

所以下午的时候,他将罗雅平和徐瑞麟叫到自己的办公室——老徐现在是党群副书记了,但是他一个电话,对方还是得乖乖地过来。

三人坐在区长办公室里,就娃娃鱼下一步的销售,展开了探讨。

娃娃鱼的销售,是供不应求的,这个没必要强调,现在的订单就很多,但是北崇该怎么卖,才最符合区里的利益,这是一个问题。

别看陈太忠整天成千万上亿的资金过手,可是三五十万的小利润,他也必须看在眼里,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吖。

北崇的娃娃鱼,目前还没有开卖,不过目前已经有不少人来了解情况了,从今天遇到的京城人就可以看出来,绝对会是狼多肉少的局面。

“还是慢慢地卖吧,”徐瑞麟提出建议,“每个月销售指标是一百五十条,这样的话,三千条娃娃鱼,能坚持到明年新货上市。”

一个月一百五十条,撑到明年十一月,其实也才两千条,不过既然做了这一行,总要留下足够的机动数量,应付万一,接待首长什么的倒用不了多少,可随便组织个什么大型会议,百十条娃娃鱼就出去了。

政府里做事,就是这样,一定要预留一些空间,比如说,某人在横山的宿舍,原本就是横山区留给市里的房子,他通过杨倩倩买了过来。

陈太忠点点头,“一百五十条……是否有点少?对了,荀德健说了,他爷爷十月底做寿,希望从计划外走两百条。”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