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7章 狂妄的代价

第四千三百零七章 狂妄的代价

“杜毅……”陈太忠听到这两个字,先是沉吟一下,然后就默默地吸烟。

一根烟抽到底,他才侧头看一眼荀德健,“你要投资娃娃鱼,能投资多少钱?”

见他这副模样,荀总忽然有点害怕投资了,买娃娃鱼他不怕多花钱,那是老爹出钱,衬托荀家老爷子的生日的,但是他自己的钱,并不是很多,目前的活钱,也就三百来万美元。

太忠你一旦被杜毅调整走的话,我这投资很可能就打了水漂,他想一想之后,谨慎地表示,“我可以帮你引入风投,收购娃娃鱼养殖场都没有问题。”

“风投就算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对娃娃鱼的前景有信心,用不着引入这玩意儿。”

风险投资简称风投,陈书记对这个投资方式,一直都不是很感冒,因为玩这种投资的人,就是一帮赌徒——这是有风险的投资。

投资有风险,那么,对利益的要求就是最大化的,一个公司在享受风投的过程中,相关决策会受到风投极大的影响——人家不可能冒着风险投资之后,不闻不问不是?

天上就没有掉馅饼的时候,就算从银行贷款,银行也要查你的进出,考评你的政策,风投只会做得更过分。

哪怕企业成功了,风投想要获得的,也未必是它们当初想要的那些,资本从来就是贪婪的,或许它们会谋求控股,不但将这个成功的企业做下去,而且还要左右这个企业的决策。

对国内的普通人来说,放高利贷的,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,而且能量惊人,风投也是如此——它们能平稳地收回投资和收益,对一般公司而言,就算仗义的了,可以谢天谢地。

陈太忠跟风投接触的其实不多,但是他经常借钱的博睿公司,就有风投项目,所幸的是,他不但是借钱人,还是投资人,做的又多是国企。

博睿对他的影响不大,可想一想尼克就知道——那厮也是博睿的幕后老板之一,不但是伯明翰的地下王者,并且还是一个吸毒者,并且是双性恋者。

尤其是荆紫菱在活动纳斯达克上市,期间找过她的风投,真的不要太多,条件什么的也谈得多了,谁会平白无故借给你钱,莫不成以为外国人都在中国东北长大,都是活雷锋?

“那这就有点遗憾了,”荀德健叹口气。

罗雅平听得却是有点胆战心惊,她犹豫一下,看一眼身侧的王媛媛,轻声发问,“别家真的也有可能,搞这个娃娃鱼养殖项目?”

有些东西,在手上的时候感觉很正常,虽然知道该珍惜,却不能真的感觉到它重要——只有失去了或者即将失去,才知道珍惜。

罗区长的感觉就是这样,区里有娃娃鱼养殖项目,这是好的,全国独一家,这就更好了,下午还高价卖了两百条娃娃鱼——这好到不能再好了。

她也知道区里争取这个娃娃鱼养殖,很是不容易,但是当她听说,别的地方也可以争取,这心里的失落,简直无以言表,她愕然地发问,“别家真的可能争取吗?”

“你害怕他们争取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然后淡淡地一笑,“既然已经领先别人一步了,你还害怕竞争?”

“杜书记……或者是个因素?”罗雅平被他这一眼看得有点羞怒,想她是做学问出身,又何须太在意措辞?所以有点口不择言,直接提起了新的省委书记。

“杜毅啊,”陈太忠拉长了声音,今天这是第二次有人提起这个名字了,他再回避的话,倒是像他怕了谁似的,想一想之后,他终于认真地表态,“他的影响,可以忽略不计。”

“忽略不计?”罗雅平被这四个字惊呆了,她知道陈书记很张狂,但是再张狂,也不过是个区委书记,如此公开地表示,不用在意省委书记,这可是太挑战大家的神经了。

陈太忠笑一笑,不再解释,跟大家想的不同的是,他心里真的不怕杜毅,一开始听说杜毅可能来恒北,他是有点恼火,但是更多的,是一种哭笑不得的情绪——这还没完了?

当杜毅真的入主恒北,他反倒是无所谓了,这固然是冤家路窄,不过对他来说,换个簇新的省委书记来恒北,也好不到哪里去,正经是在天南打过交道,老杜知道北崇的书记不好惹,区里还能省去不少麻烦。

而且之前他和杜毅的纠葛,带有浓重的阵营色彩,若是说个人恩怨,那还真的谈不上——杜书记甚至非常喜欢丁小宁。

老话说死了,官场跟私德无关,有若资本跟人情无关一般,阵营的对立,就是利益的对立,一个很和蔼的邻家大伯,很可能在扼杀政敌的时候,铁血冷酷外加不择手段。

从这个角度上说,陈太忠甚至有点耽误了丁小宁——若没有他的因素,丁总在天南,可能比现在发展得还好那么三五倍。

如今,陈某人已经离开了黄家的大本营,孤身在恒北发展,甚至有点弃子的味道,而杜毅也是在恒北履新,没有找他麻烦的道理——光是本地势力,就够杜书记整合一阵了。

小小的北崇,不该放在一个中央委员的眼里,北崇的发展是如此地好,证明他陈太忠是有能力的,离开黄家的支持,照样能干出一番事业来。

有这些因果,想必任何一个平均水平之上的省委老大,都不会对北崇怎么样。

所以对罗雅平的惊呼,陈书记不予理睬,这些缘由,实在不便张嘴,但是一扭头,他又看到了荀德健,想到话痨可能因此对自己没信心,说不得又说一句,“说句实话,他想对北崇不利,得自己掂量一下。”

“不是这样吧?”话痨荀原本就够震惊的了,听到这补充说明,嘴巴差点咧到腮帮子上,“你要知道,那是省委书记啊。”

“他也知道,我是陈太忠,”陈书记淡淡地回答一句,伸出筷子,将一撮萝卜丝夹进嘴里,嘎吱嘎吱咬得山响——哥们儿的牛叉,不解释。

一言既出,满桌无语。

自此,一个消息在北崇官场不胫而走——陈书记当众表示了,杜毅不算什么。

李强在第二天,就听说了这个消息,毕竟当时桌上除了荀德健、罗雅平之外,还有王媛媛、邓伯松和刘海芳,人多必然嘴杂。

“这下可热闹了,”李书记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这货的嘴,也太快了一点吧?

要知道,昨天上午,李强刚去拜会了新任的省委书记,杜书记指出,阳州虽然是老区,目前经济发展较为落后,但是位于三省交界,要利用好这个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。

李书记就表示,我们一直在努力,像市里的目前搞的一个目标、两个广场、三个放心,还有发展的两特色两不误,都已经初见成效。

“特色农业和教育不误,这个我听说了,”杜毅缓缓点头,“部分县区搞得不错,整体水平的提高,还要抓紧……多在自身上挖掘,不能等靠要,老区要有老区的觉悟。”

杜书记没有点北崇的名,但是李强听得太明白了,特色农业和教育抓得最好的,那就是北崇,至于说自身挖潜,那就更明白了,简而言之就是——杜毅对陈太忠的工作,还算满意,并不像外界传言的,两人是势不两立。

李书记听到这话,也就放下点心事,不过这种话,他不可能第一时间传到陈太忠耳中,好歹是市党委书记呢,多少要保持一点上级对下级的尊严——最近一段时间,他主动纡尊降贵给陈太忠打电话,已经很多次了。

不成想,他才说松一口气,小陈就放出了如此无法无天的话,这让他感觉欲哭无泪,上面是新扎的省委书记,下面是气焰熏天的区委书记,夹在中间的市委书记……难做啊。

可是他还不能说陈太忠什么,上一周,京潮公司的三千万才打过来,用于广场的改造,剩下的七千万,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陆续打过来,保证广场有钱完工,做为今年的国庆献礼。

这个市委书记当得,真是憋屈,李强叹口气,拎起电话,拨通陈太忠的手机,“太忠,忙呢?”

“不忙,我跟巨书记和白区长叙旧呢,”陈书记的声音,从话筒中传来,他笑得很爽朗,“我们商谈一下,今年的烟叶和苎麻收购工作。”

巨书记就是巨中华,白区长当然是白凤鸣了,眼下丰收在即,两人分别代表北郭和五山,来北崇商谈农副产品的收购问题。

这就是北崇经济圈初现端倪了,不过李强不能任由他得意,你小子都说不在乎杜毅了,这个气焰,我怎么也得稍微打压一下,“那这样,你听着就好了,不要让他俩听到……你差的那个副区长,大致定下来了,由省建委畅玉玲同志出任。”

哦,总算定下来了,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不过下一刻,他就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然后就高声叫了起来,“不是这样吧,李书记……又是个女人?”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