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8章 打造

第四千三百零八章 打造

“这是组织的决定,你等着接干部就行了,”李强淡淡地回答,他本来还琢磨着是不是要顶一顶省里,让他们好歹换个男性干部来。

但是听到陈太忠都放出口风,说不怕杜毅了,李书记就不想再用这个劲儿了,他只是想帮北崇选个合适一点的干部,并不想让人看做是陈某人的后台。

“李老大,北崇都三个女性副区长了,”陈太忠本来是打算逆来顺受了,可是这次的委任,实在让他蛋疼到无以复加,“您高高手,成不?”

“你跟罗雅平接触也有一段时间了,我问你一句,市里为你选的这个女性副区长,怎么样?”李强沉声发问。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看一眼不远处坐着的罗区长,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她是不错,在一般水准之上。”

“看看,你也承认嘛,组织怎么可能委任不靠谱的副职?”李强很干脆地挂了电话。

陈太忠闷闷地叹口气,抬头看一眼巨中华,“李老大的电话。”

“哦,”巨书记点点头,他自然猜出来是老板的电话了,不过陈书记若是不点破的话,他是绝对不会多说的,此刻才稳稳地问一句,“老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不是指示,是一个任命,”陈太忠又看一眼白凤鸣,“凤鸣,接你摊子的来了。”

这话在此刻说出来,实在有点不妥当,正式任命没有下,他就嚷嚷了出来,还当着本市其他县区的干部——其中还有李书记的前秘书。

但是他实在气得够呛,就顾不了那么多了,一正五副六个区长里,除了谭胜利这个党外异端,只有他一个男性区长,剩下四个是一色的娘子军——连不男不女的都没有。

“李书记一定派了精兵强将,”白凤鸣笑眯眯地点点头。态度十分端正,“如果我有什么没交待清楚的,让他直接联系我好了……都不是外人。”

“唉,雅平区长你可是害惨我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看一眼罗雅平,得。本来就是四个人在谈事,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。挨个点了一遍。

“我害你?”罗雅平睁大了眼睛,“书记你在开玩笑吧?”

“李书记认为你的能力不错,能胜任了本职工作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,“我也不能否认不是?结果……他又给区里派了个女性副区长过来。”

“什么?”罗雅平的眼睛登时就瞪得老大,身为区里的第三个女性副区长,她实在是太清楚自己有多么另类了,有些人闲得无聊,还专爱嚼谷这种事。

一说起区里有三个女区长。太阴盛阳衰了,总有人强调,“罗区长可是很漂亮的”,然后挤一挤眼,做出个表情——你懂的。

这些无聊的谣言也就罢了,可罗区长真的无法想像,哪个县区政府的班子里。能同时有四个女性副职。

好吧,这些也不关她多少事,但是有一点,她是相当在意——女性干部不好打交道。

就从眼下几个区委区政府的干部来看,徐瑞麟和靳毓宁跟她有些渊源,这个就不消说了。其他的干部中,陈文选、霍兴旺和谭胜利对她都还算客气,谭区长甚至有点不该有的殷勤。

韩世华对她很一般,这很正常,韩主任是区党委办主任,专管党委事务的,真要对她热情。倒是不应该了。

但是葛宝玲和刘海芳这俩女性副区长,对新来的副区长,总有些说不出的疏离感。

罗雅平对此也有自己的认识,女人多的地方,是非就多——三个女人一台戏嘛,而且她不但年轻,容貌也比那两位漂亮,人家有点吃味儿,她能怎么办?

不管她怎么想得开,其间的各种味道,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,耳听得区里要来第四位女性副区长,她心中的惊讶,简直是无以言表。

“哈,”饶是白凤鸣城府极深,见到陈书记的表情,也禁不住笑出了声,然后他努力控制一下面部的肌肉,轻咳一声,“其实性别什么的,陈书记你也别太在意,罗区长干得也很好嘛。”

“六个区长,除了谭胜利非党员,党员里就我一男的,这可真成了党代表,”陈太忠气得一拍桌子,“这洪常青……不是虚构的人物吗?”

“哈,”这番牢骚,让巨书记都忍不住了,他笑了两声之后,才缓缓发话,“女性干部,也总比不靠谱的强,太忠你不知道,李老板帮你顶了不少心怀叵测的,这一点我有发言权。”

“巨书记你这话怎么说的,什么叫女性干部也比不靠谱的强?”罗雅平刚才还在感慨呢,现在却是跳出来反驳了,“你这是歧视我们半边天?”

“不敢,没那胆子,”巨中华笑着摇摇头,不管再大的干部,跟女人谈性别歧视,那都是占不了上风的,他面容一整,将话题扯回原处,“今年北郭的烟叶大丰收,烟农的期望值也很高,我希望北崇预付一部分费用,由我们县里自己收购。”

对北崇来说,外地烟农来区里送烟,这是比较划算的,有人气才能拉动经济。

但是对外地烟农来说,这么搞,交通的成本就比较高了,万一赶上人多的时候,没准还要考虑吃饭甚至住宿的问题——老百姓挣点钱,不容易啊。

而北郭县也希望,烟农能在本县卖烟,这关系到下一步对烟草种植的引导和管理问题,要是县里连收烟都做不到,坐视大家跑到北崇卖烟叶,以后的指导还会有谁听?

巨中华就任北郭县委书记的时候,也带了点钱下去,按说收烟叶是不成问题的,不过受去年北崇卷烟厂开张的影响,北郭的烟叶种植面积比上一年猛增了百分之二百多。

而今年的气候又好,烟叶丰收在即。

可巨书记要花钱的地方,不止这一处,这样一来,他就有压力了,于是来跟陈太忠协商,看北崇能不能预付五百万,供北郭周转——这烟叶我保证供给北崇。

这么一来,北崇的物流和人气要损失一点点,陈太忠马上做出了判断,须知烟农们卖了烟叶之后,钞票在手,很有冲动型消费的倾向,而北崇最近的货物也极大丰富。

不过,北郭人想理顺北郭,只要能保证烟叶供应,这对北崇也不是坏事——北崇终究不是北崇,想从政策层面引导北郭烟农,还是要靠北郭县。

所以这五百万,真不是什么大事,陈太忠也不怕巨中华赖账,然而,有个问题,他还要强调一下,“钱好说,但我得派人在那里监督……你是替我北崇收烟叶。”

这要求再正当不过了,须知整个阳州的烟叶行情,就是被人为破坏掉的,一开始是阳州有卷烟厂,烟叶收购价相对稳定,后来阳州卷烟厂停产,烟草局就是代朝田卷烟厂收烟叶。

这以后的时间里,朝田卷烟厂监督不力,烟农的利益受损太大,很多人就不种烟叶了,而朝田那边也不怎么在乎——他们可收烟叶的地方很多,你爱卖不卖,反正有专卖局卡着,不可能卖到外地去。

巨中华也非常清楚这一套,他可是给李强干了六年秘书,大部分阳州的事务都烂熟,所以他并不介意这个要求,反倒是很诚恳地表示,“你监督,我欢迎,我来学习,也希望陈书记能安排一下。”

李强有意打造一个经济圈,但此事并不是能那么一蹴而就的,巨书记到了北郭之后,细细琢磨了好些日子,发现这个地方想要发展,哪怕是靠上北崇,都很不容易。

这年头,落后的县区想要发展,除了找钱就是找钱,具体到是拉项目还是要政策,那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,北郭这地方要啥没啥,巨中华真的很想大展一番拳脚,但是决心再大,架不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做计划的时候,总是很简单的,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能切身体会到,陈太忠赤手空拳来到恒北,把一个连北郭都赶不上的北崇,发展到眼下这一番局面,是多么的不容易。

有对比,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差异。

他没有陈书记的折腾劲儿,也没有人家那么驳杂的眼皮,至于说李书记说的打造经济圈,他愿意支持,但是这个支持,总换不来空口白牙地跟北崇要钱——人家跟他没那个交情。

就像陈太忠跟北崇娃娃鱼养殖户说的那样——我愿意帮你,给你钱,给你娃娃鱼养殖指标,但是……你得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。

而巨中华,就是少这么一个理由,打造经济圈的理念是换不回来钱的——北崇不是副地厅级,跟北郭一样,都是县处级,并不处于领导地位。

那他现在能做的,就是用劳动力和人才,换取北崇的支持,加深联系之后,再说资金什么的,不过在做这件事的同时,他还要做一件事——静下心来学习,看对方是怎么成功的。

所以他一点都不排斥对方的监督——你北崇能派人来监督,我就能派人去卷烟厂学习,学习你的理念,学习你的管理。

这个口子一开,能学习的东西就很多,学习的东西多了,可不也就走得近了?

PS:?月底了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