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9章 白县长的能力

第四千三百零九章 白县长的能力

陈太忠对巨中华派人来的要求,是很无所谓的,身为一个小集体主义者,李强所说的什么北崇经济圈,他听一听就行了,真要尽心地去扶持,那就是冒傻气了。

不过北郭和五山并非一无是处,这两个县愿意大力配合北崇的话,北崇也能少去很多麻烦——兄弟县区之间讲配合,真的很不容易,永泰公路修了好多年都没修成,可为佐证。

而这俩县的人力资源,也是他颇为垂涎的,北郭有三十万人,五山有四十余万人,而这俩县随便哪一个,都没北崇面积大——北崇还不到二十万人。

由此也可见,北崇有多么地穷山恶水了。

所以他表示,你尽管来人就行了,但是食宿要自理,我的人去你那儿,食宿也自理——现在来北崇学习的人,实在太多了,招待不起,而北崇出去的人虽然也多,但是少有打秋风的行为,对方愿意心甘情愿地接待。

巨中华的事儿,这就算告一段落了,然后就轮到了白凤鸣,北山的常务副区长提出,希望把移动大棚搬到北山,本金由北崇支付,用租金来顶账。

人和人之间的交往,差距就有这么多,别看巨中华是县委书记,是李强的前秘书,这个话他就不敢说,而白区长说得就毫无压力。

李强把白凤鸣调离北崇,陈太忠很是抓耳挠腮,但是具体到整个经济圈的规划,这不失为一步好棋——陈书记不能拒绝白区长的一些要求。

当然,白凤鸣这人精,也不是只会占便宜的,他表示大棚有了收获之后,会跟着北崇的渠道销售——虽然这个许诺,只是一纸空言,但是……它听着悦耳不是?

而且双方都知道,只要陈太忠在北崇,这个许诺就是事实。白凤鸣豁出老命来,也要保证实施——当然,后陈太忠时代会如何发展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“这么大的事情,是要上会的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回答,“老白你也知道。咱北崇区政府,是讲民主的。我愿意支持你,但是……程序要走。”

白凤鸣闻言笑着点点头,他太清楚北崇区政府的民主是怎么回事了,这民主讨论是真的,但是陈区长明确认为可以上会,并且愿意支持的话,其他人不会扫了区长的兴——更何况,区长现在还兼了书记。

然后他就提出另一条:五山的苎麻,是否能享受跟敬德一样的优惠价?

北郭产烟叶。五山产苎麻——其实阳州的种植业,是七零八落一团散沙,五山的山核桃也还不错呢,没有形成规模化种植,都是各行其是。

五山的苎麻也不算太多,跟敬德相似,略差于云中。

北崇收苎麻。对区里的人是**裸的照顾,就算敬德人来卖,一公斤也要少一毛钱,一吨就少一百块,一千吨就少十万块,至于说敬德还要远一些。运费比较高——谁会在乎?

而敬德之外,享受类似待遇的,就是签了合同的利阳慈清了,其他地方真差一点,但是慈清离着北崇,一百多小两百公里,算上运费。还不如敬德。

陈太忠听得就只能苦笑了,五山麻,能保证专供北崇吗?

要知道,今年麻价的波动很大,现在都看不清楚,新麻马上要上市了,而目前的市场价,都还是每公斤九块三到九块四,半点不见回落的意思——而去年北崇的保护价,也才六块二,却吸引了众多麻农来卖,还为此争得头破血流。

这个问题很刁钻,但是白凤鸣跟陈太忠共事也有一段时间了,他就很直接地问一句,“北崇今年,打算多少钱收麻?”

“六块五,可能会有些微调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有储备麻,担心什么?”

“那外面有人高价收麻呢?”白区长问一句,“我该不该卖?”

“北崇麻农想卖,都由他们卖,我收麻,只保证他们合理利润……这又不是烟草,我也没办法限制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现在还要跟我谈苎麻收购?”

“谈,每年最少一千五百吨,”白凤鸣很干脆地点点头,白区长精于算计,但是关键时刻,他是不怕赌博的,“你多少钱收,我就多少钱卖,这是五山对北崇的支持,不讲价。”

“老白你运气不好,要不然起码现在也是厅长了,”陈太忠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来。

这是他想到了那帕里,白凤鸣跟那帕里,真的有点像,不过老那在他的引荐下,搭上了蒙艺,现在想外放,一个厅长是跑不了的,而老白的运气,跟那厅是没法比的。

那我呢?巨中华很想问这么一句,他自问,自己比白凤鸣是要强一些的,但是这个话,他实在问不出口,只觉得憋得十分难受。

就在此时,廖大宝敲门走了进来,“区一中盖图书馆,挖出泉眼了,水哗哗地往外冒,谭区长正在赶往现场,他请示该怎么处理。”

“泉眼?”陈太忠眉头皱一皱,侧头看一眼白凤鸣,“这种事儿多吗?”

“看泉眼的大小和压力了,”白区长不愧是搞建筑的,答案张嘴就来,“压力和水量不大的话,把水引走堵住缺口,现场布钢筋网浇筑。”

“一起去看一看吧,”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陈书记连管涌都堵得住,泉眼什么的,真是小儿科,不过既然遇到这种事儿了,他想学着处理一下,要不说,这地气是接不完的呢?

大家驱车赶往现场,所幸的是正值假期,学校里也没多少人,走到一个大坑边,只见下面一处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水。

谭胜利也刚刚赶到,正在跟施工人员交谈,白凤鸣蹬掉脚上的皮凉鞋,径自就走进了泥水里,来到冒水的地方踩一踩,脸色登时就凝重了起来,又踩了几脚之后,他转头走出来,“这麻烦大了,压力很大,水量也不小,堵起来费劲。”

“是,正经的泉眼,”旁边有个四十多岁的施工人员接口,“水特别凉,正经是搞个喷泉不错,消暑得很嘞。”

老白这还是很有一套的嘛,陈太忠看得点点头,沉声发问,“可以拿来做校园景观吗?”

“压力肯定没问题,差不多能有两层楼,”白凤鸣回答。

“老手,”另一个包工头模样的冲他竖个大拇指,“水是甜的,一个钟一方水都不止,这个口子不能这么堵,还不如检测一下,搞矿泉水。”

“可这位置是学校规划好的,不能随便挪啊,”谭区长愁眉苦脸地发话了,“而且这地基已经挖成这样了,要不……图书馆做个室内的泉水景观?”

“哪儿做水景观,也不能在图书馆吧?”陈太忠侧头狠狠地瞪这厮一眼,你小子就会变着法儿掏区里的腰包,“图书最怕受潮了,重挖地基吧,没几个钱。”

搞个室内的水景观,也能美化校园环境,提升学校的形象,若是两年前那个好大喜功的陈书记,绝对就这么做了,可是成为一区之长以后,他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了,而北崇又实在太穷了。

学校能不能搞这种景观?那是绝对可以的,但是不能在这个时候搞,那叫不务正业。

“我倒是有个建议,”白凤鸣笑着插话,“学校有个泉眼,其实也挺好的,泉眼是吉祥富贵的征兆,人才泉涌嘛,不如找一找这个泉眼的水脉,在低位上开孔,不影响这里的建设。”

“这水脉可不太好找,”旁边的包工头发话了。

“找得到就找,找不到的话……最好换个地方盖图书馆,”白凤鸣一摊双手,看着陈太忠,“我这也就是个建议,采纳不采纳,那随便你们了。”

“找水脉?”陈太忠沉吟了起来,左右看一看,最后微微颔首,然后一指某个方向,“我看行,那片小树长得不错,很可能水脉在那里。”

白凤鸣登时无语凝噎,陈老大,咱不带这样的,找水脉不但是技术活儿,还要打眼测试的,您这随便一指,不是拍脑门子的决定吗?

陈太忠当然不是拍脑门子就决定了,他是用天眼看了的,一开始他没想到水脉这回事,经过白凤鸣提醒,仔细一看,就发现水脉在小树林那块比较低。

“那一块,有点偏僻,旁边不远就是校办工厂的后墙,”这时候,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发话,“学校很少有人去那里,就算找到泉眼,也开发不成景观。”

“赵老师,这不关你的事儿,”一中的校长忍不住了,当众置疑陈书记,还反了你了?“陈书记的指示,一向都是正确的,你们……先挖那儿!”

“谭区长?”施工队也想听校长的,但是目前还有分管教育的区长在这里,他们自是要请示一下领导。

“嗯,”谭胜利沉吟一下,然后缓缓地点头,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……不管什么地方,能出泉水,就是景观,挖吧。”

“来来来,挖机开过来,”校长一抬手,冲不远处的挖机招一招手,“这些树就不要了,挖了,往下挖……陈书记,从这儿挖可以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