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2章 畅区长来了

第四千三百一十二章 畅区长来了

一中里挖出泉眼,很是让北崇的老百姓消遣了两天,然后来自朝田理工大学的化验证明,这是优质矿泉水,富含多种矿物元素。

这个结果又让大家折腾了两天,谭胜利甚至有心让校办工厂专门生产矿泉水——反正校办工厂就是靠做个作业本什么的为生,总共四五苗人,转行很轻松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这个矿泉水往地上冒的时候量很大,甚至影响了打地基,但是做矿泉水,这水量就又太小了,小到不值一提——一小时一点二方,做成矿泉水也就两千瓶,二十四小时不停生产,也就五万瓶,甚至不足以供应朝田一个市。

谭胜利很不甘心,还想在这个水脉周围再做文章,看能不能打出一个产量比较大的泉眼,但是他找了专家来看了之后,大家都说,这个勘测费用比较高,而且出大流量的可能性,真的是比较小。

他这个折腾,让罗雅平有点不高兴了,罗区长就找到他,很明确地表示:一中的校园里,景观用水我可以不管,但是你要搞矿泉水来卖,这个事情,我是不能不过问的。

罗区长虽然学术过硬,但她终究是个女人,本身还是相对比较感性的,她觉得校园里有一眼清泉汩汩流过,是很文艺范儿的,口彩也好。

一个好好的景观,变成卖矿泉水,实在有点焚琴煮鹤,当然,最关键的是,这个事情谭区长办得过于想当然了,由校办工厂出头,但是不过她罗雅平——这有点欺人太甚了,你多少打个招呼。也算个对我有个尊重不是。

还莘莘学子们一块净土吧,她反对县一中这么搞。

可是谭胜利对她的反对,是完全地不能理解,我科教文卫口儿上,就从来是等拨款的,现在自力更生地开发个产业,你居然不允许——我知道农林水也很穷,但是你吃拿卡要到我头上,真的以为……我不是党员就好欺负?

要不说这世间的矛盾。很多时候都是稀里糊涂,但是大家都以为自己掌握了理由,谁对谁错,也真是各说各有理。

总之,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委屈。官司打到了陈太忠那里,陈书记想一想,这个事情他倾向于支持罗雅平——主要是他对谭胜利经营企业的能力没信心,担心画虎不成反类犬,要是换了祝杰华来,没准他会犹豫一下。

此事在北崇,沸沸扬扬折腾了好几天。当然,外面人看不到区政府的内斗,老百姓更爱嚼谷的,还是在陈书记那精准的判断上——真的掌握了神术?真的需要五百童男童女?

陈书记的注意力。并不在这件事情上,他要关注的事实在太多,比如说,市委常委会讨论通过。并且张榜公示:提名畅玉玲同志为北崇政府副区长。

然后,就是市委领导送干部下来了。陈书记身为北崇一把手,带着四套班子去界迎。

这个女人……她怎么能失恋呢?看到畅玉玲的第一眼,陈太忠心里就生出了深深的疑惑——在你生命中的四十多年中,你确定自己真的曾经爱过?

畅区长又黑又胖,两只小眼睛,塌鼻梁,一口黄牙,头发稀疏,两条短粗腿,脸上的微笑,倒是还算真诚。

“畅主任是我们建委非常出色的年轻干部,”省建委送干部的同志如是说,“去年她关于剪应力的研究报告,入选了建设部的新秀成果奖……嗯,二十九岁的副处级干部,一只洁白的天鹅,这是组织上对北崇的重视,同时,也希望北崇能呵护她成长。”

要说这个送干部,省建委是没必要来人的,但是既然对口,来人也正常,还有市建委的人陪同——这就是娘家人的姿态:你不能欺负我的干部。

“尼玛,黑天鹅吧,”林桓轻声嘟囔一句——黎珏病假没来,他是代表政协来的。

“二十九……岁?”徐瑞麟禁不住张大了双眼——姑娘,你要说你三十九岁,我是信的。

怪不得失恋呢,陈太忠心里有了答案,脸上却是笑容满面,“非常感谢组织上对北崇区政府的关怀,畅区长的到来,真是一场及时雨,正是北崇最需要的时候。”

送干部的人讲话完毕,畅玉玲拿起面前两张纸,有板有眼地念了起来,大致就是感谢领导,感谢组织,也感谢阳州和北崇给她这么一个锻炼的机会。

这稿子一听,就是精心润色过的,但她就是那么一本正经地念着,很有点任你风吹雨打,我自岿然不动的意思,也没有那种念别人稿子不好意思的感觉。

畅区长来北崇,给大家的第一印象,就是中规中矩,规矩到有点令人感觉无趣,陈书记迎接了干部之后,索性安排葛宝玲带一带畅玉玲。

前一阵罗雅平来的时候,有徐瑞麟帮着带人,而畅区长就没有这种福气了,白区长已经被调走了,主持政府办工作的是廖大宝,这是年轻的男干部,她也就只能让常务副区长带了。

不过出乎陈太忠意外的是,不知道畅区长使出了什么手段,短短几天,就跟葛区长好得蜜里调油一般,很多时候两人甚至一起去办事。

这种情况下,畅玉玲上手工作还是比较顺利的,葛宝玲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又在北崇工作多年,她愿意帮忙,建委那一摊还是拿得起来的。

后来,陈太忠还是从王媛媛嘴里得知,畅区长这人,非常地有眼色,也很会讨好人,就连小小的计委王主任,她都隔三差五地送点小礼物,一点都不觉得跌了副区长的份儿。

她送的礼物,手笔都不大,让人拒绝都生不出拒绝的心,比如说王媛媛,一般是不收人礼物的,畅区长看她脸上长了小豆豆,就送来了去痘的面膜和涂霜——试用装,不花钱的,你先试一试嘛。

试用装肯定可以收的,然后畅区长发现王主任爱看世界名著,直接给她弄了一套精装的——这是以前公款买的,我是办公室的,手上有多,送你一套。

公费买书,在时下是相当地流行,提升干部的自我修养嘛,书的利润本来就高,一买多少套,也是笔生意,不过北崇不怎么搞这一套,大都是干部们自己买书,然后走办公费用报销。

畅玉玲说这是公费买来压箱底的,王媛媛若是推辞,也太不给副区长面子了。

当然,两次小礼物,并不能收买得了王主任,但是既然有了这样的往来,也就慢慢拉近了距离。

就像陈太忠一开始对此人的评价一样,畅玉玲真的是个中规中矩的干部,有眼色,会来事,关心起人来,那真是无微不至。

更难得的是,她虽然有背景,但是对于级别低于自己的干部,都放得下身段去拉拢,年轻女干部能做到这一点的,真的不多——起码刘海芳和罗雅平都做不到。

畅区长做事的水平怎么样,目前还看不出来,但是做人的水平,那绝对不低,陈太忠觉得,她能放下架子虚心学习,而不是仗着关系搞风搞雨,倒也……并非一无是处。

所以他暂时放弃了为难她的心思。

有点奇怪的是,畅玉玲对葛宝玲和王媛媛态度不错,对他这个堂堂的书记兼区长,反倒是非常普通,除了请示和汇报工作,没有一句多余的话。

不止对他,对其他的年轻男同志,她也是如此,比如廖大宝就愁眉苦脸地打小报告,说畅区长追着他要宿舍,没有套房,单身宿舍也行,他才辩解一句,她就说这个问题你无须解释,告诉我有还是没有就好了。

单身宿舍能收拾出来一两间房子,但是很显然,这不是给副区长住的,刘海芳也是在政协做助理调研员的时候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上班,才会有一间宿舍。

等她成了副区长,虽然李红星从中作梗,但她还是很快就有了一套房间,罗雅平住了半个月宾馆之后,区里也为她腾出了一套房间。

现在畅区长也在宾馆里住,她居然放弃这种优越、方便的住宿条件,要求住到单身宿舍,还不听任何的解释,廖大宝无奈之下,只能找领导来汇报。

这个女人,性格有点古怪啊,陈太忠摇摇头,“没问她为什么吗?”

“她不跟我说,”廖主任苦恼地一摊手,“也不听我解释。”

“真是丑人多作怪,随她吧,给她一间单身宿舍,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有点不满意畅玉玲对小廖的态度——打狗还看主人呢,你这有点过分。

不过这点小事,他也不愿意认真,只是很不厚道地嘀咕一句,“性压抑导致性格压抑……憋得太狠了吧?”

“呵呵,”廖大宝讪笑一声,也不敢接话,“省歌舞团来电话了,希望能参与今年的苎麻文化节。”

“让他们报节目单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去年的苎麻文化节办得不错,今年很多人就自告奋勇地找上门来。

“他们希望咱们先发邀请函,”廖大宝挠一挠头。

“扯淡,那就有费用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想来走穴挣钱,就态度端正一点,你真要有我不得不请的腕儿,那坐着等就行了,装什么装?

就在此时,他手边的电话响起,是朱奋起打来的,“陈书记,有个小偷被打死了……”

PS:

月底了,凌晨照例有加更,预定十一月保底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