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5章 一级压一级

第四千三百一十五章 一级压一级

PS:三更送上,十一月第一天,月票排在第二十,有点低,谁还有保底月票没投吗?

张宝琳还待再说话,见自己的老爹沉下了脸来,只得哼一声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她的夫家相当有地位,所以她跟老爹说话的时候,经常不怎么恭敬,但是从骨子里讲,她还是很在意老爹的态度。

一行人走出办公楼,那北崇的张家人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宝琳,那陈区长可是说得出做得到,刚才你要是再说下去,我都得拽你走人了。”

“我是中华民、国的公民,他敢抓我?”张宝琳不可置信地问一句。

“他真敢抓你,”刘主任终于忍不住了,张家这个女人,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,可是那陈太忠是一般人吗?他也是深知陈书记的厉害,才会一改坐视的态度,果断地把人带出来。

“非典前期,他差点把一个美国人抓起来隔离了……这个人愣得很,着了急六亲不认。”

“美国人,”张宝琳轻声嘀咕一句,不吱声了——人家都敢抓美国人的话,她确实也没勇气叫板,然而下一刻,她又冷笑一声,“最后还是没胆子抓。”

“不是没胆子抓,是最后美国人跑了,”北崇的那个张家人更正她的认识。

张宝琳听得脸色一变,美国人都被吓跑了?“那他会不会没收我的DV?”

“应该不会吧,”张家那位犹豫着回答,说起来是要祖产,其实跟留守的张家人关系不是很大,他跟来也是为了认亲之后,图一些便利,至于说黑陈区长,他没那兴趣,也没那胆子。“他在北崇想做什么,就直接做了,刚才没说要收你的,估计没事。”

他回答得轻松,殊不知,此刻韩世华正在跟陈书记商量,“要我说。就把她DV里的内容删了,传出去的话,对咱整个北崇的形象……影响都很大。”

是“对咱整个北崇”的影响,不单单是太忠书记你一个的人事,要慎重啊。

“我既然做了,还怕她拍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。他知道韩主任的惶恐从何而来,港澳台媒体的曝光,比起国内普通媒体,份量重得太多了。

像当年文明办的时候,秦连成敢跟他表示,地北晨报屁都不算,但是再给秦主任一万个胆子。他也不敢说,港澳台媒体,你尽管得罪。

若有三分奈何,陈太忠也没兴趣硬扛,但现在的问题是,他若顶不住,张家就要在田地和房产上大做文章,万一有哪个领导为了息事宁人。做出一些错误指示——这个情况真的很可能发生,到那个时候,陈某人可就成了北崇的罪人。

所以嘛,反正小偷已经被愤怒的群众打死了,他现在就算删了那些照片,人也救不回来了,而死人这种事。是瞒不住的,既然如此,他没必要多此一举,反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。

“可是。如果她拍的场面比较血腥的话……就惨了,”韩世华吞吞吐吐地表示。

“老韩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”陈太忠气得狠狠地瞪他一眼,你丫真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,想到事情真的可能有这么糟糕,他气儿不打一处来,“既然你坚持要处理,那么这件事你去做吧,我不拦着,但是……出了纰漏,我是不会承认的。”

“我哪儿有能力做这个?”韩世华翻个白眼,“书记,我这也是为区里好。”

“我也是跟你开个玩笑,”陈太忠哈地笑了起来,然后面容一整,“不过老韩啊,我跟你说,咱北崇做的事情,自己就要认,没必要遮遮掩掩……事无不可对人言。”

“那咱区里的压力,就又要大一些了,”韩世华叹口气,以前光听说陈区长折腾得区政府上蹿下跳了,待陈区长成了陈书记,他才真切地体会到,为这样的领导服务,真的很容易吓出心脏病啊。

“干部的压力大,是应该的,总好过老百姓的压力大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“好了,我给朱奋起打个电话……老朱,今天这个人命案,你是怎么打算的?”

“我这个……坚决服从区党委的指示,”朱奋起咂巴一下嘴巴,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“这样可是有点消极,”陈书记略带一点不满地发话,“难道这个性质……你们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达成共识?”

“共识……调子定了,犯罪嫌疑人偷窃和伤人在先,群众是见义勇为的性质,”朱奋起硬着头皮回答,“不过,是否有防卫过当的嫌疑,还在探讨中。”

“对嘛,调子既然定了,电视上讲一讲,澄清一下谣传,安定一下人心,”陈书记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这个是警察局内部的事,我就不多说了,今天晚上……北崇新闻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朱奋起有点挠头了,原本他想的是,自己紧跟着陈书记的脚步就行了,眼下猛地听说,自己要站到前台来,心中禁不住有点忐忑——这不合适吧?

“嗯?”陈太忠淡淡地哼一声。

“好的好的,”朱局长听到这威严的一哼,马上表态,“晚上新闻里播放一下,无论如何,见义勇为是好事,值得大力提倡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朱奋起琢磨一下,就反应过来了,这是陈书记不好站出来**裸地吹风,就要我出面宣传——有事下属服其劳。

可是这么一来,别人骂就是骂我了,意识到这一点,他真的是很苦恼,搞不好,我就成了替罪羊。

嗯?慢着,陈书记能找下属,我也有下属不是?朱局长沉吟一下,拿起电话拨个号码,“小李,来我办公室一趟,有个任务安排给你……”

晚上七点半的时候,张兴旺一大家子人在北崇宾馆吃饭,席开两桌,这还是光请了重要人物来,身份差一点的都轮不到。

吃着喝着,就到了中视天气预报的时候,有几个人就冲着电视瞄了过去,尤其是刘主任,他也经常半夜接到电话就出差了,还是要注意天气变化的。

不成想,天气预报播到一半,下面就飘起了字幕广告,通知:今天下午,人民商场发生一起小偷盗窃伤人案,具体案情,请锁定今晚北崇新闻,北崇电视台敬告父老乡亲,公众场合,请看管好自己的财物。

中视的电视信号是北崇转播的,天气预报里加个飘字,实在太正常了,这一年多,大家也都习惯了。

“怕了?”张宝琳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怕也迟了,我已经将消息传递回国。”

不多时,北崇新闻就到了,她操起手边的DV蓄势待发,讲到今天的案件时,一个年轻英俊的警官接受了主持人的采访。

“这两个犯罪嫌疑人一死一伤,在我看来,完全是咎由自取。”

警官面对电视镜头侃侃而谈,“当时提醒失主的摊主,被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在脸上划了一个很大的口子……破相了,据我们向周围群众的了解,以及对现场的还原,初步判定,嫌疑人当时是要捅瞎摊主的眼睛,制造混乱,以便于他们逃窜。”

“这又能说明什么?”张宝琳一边拍摄,一边不屑地哼一声,她没有注意到,有些人看向她的眼光,都有点变了。

“还好,在关键时刻,北崇的老百姓,没有被犯罪嫌疑人的嚣张气焰所吓倒,”小警察继续侃侃而谈,“有两人在制服犯罪嫌疑人时,受到了轻微伤害……”

伤害确实很轻微,一个是被别人家的剪刀误伤了一个口子,还有一个,是打人的时候擦破了手上的表皮。

“但是嫌疑人一死一伤,会不会存在防卫过当的说法?”女主播皱着眉头发问,看得出来,她在为那些见义勇为者担心。

“怎么可能是防卫过当?防卫过当适用于被侵害者,见义勇为……不存在防卫过当,”英俊的小警察摇摇头,又讪讪地笑一笑,“不过这个性质,就要归法院来判定了,我只是说出我个人的见解,供领导和兄弟单位参考。”

“下面,再让我们看一看北崇警察局朱奋起局长的说法,”镜头一转,露出了朱局长的面孔。

朱奋起面带威严地表示,“见义勇为是一种自发的社会行为,今天发生的事情,符合我们一直倡导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是值得鼓励的,出现死伤……自发的行为,度是不好控制的,这个很正常。”

“那犯罪嫌疑人的家属……也许会有不同意见,”主播并没有出现在画面中,但是听得出来,她的发问很小心。

“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,他们要来,北崇奉陪,”朱奋起不屑地哼一声,“做这种不劳而获的无耻事情,还要伤人……他们若来,正好赔偿小王的医疗费,那个口子,清创非常困难,足足缝了四十一针,还打了破伤风疫苗。”

这就是通过电视,跟犯罪嫌疑人家属叫板了,你们来吧——别人赔不赔你们不说,你们先赔摊主吧。

朱奋起没做太多的解释,但终究也是露面了,陈太忠此时也在看电视,看完之后,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朱奋起——老朱你也知道推个小人物上前台。

下一刻,陈书记意识到一个问题,眼看这个新闻结束了,“祁泰山没表态?”

“我请示了祁书记,他说分局定性就行了,”朱奋起苦笑一声——他来陈书记家混饭,不但是来表功,也是来歪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