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6章 渐趋强势

第四千三百一十六章 渐趋强势

朱奋起在下午的时候,不但安排了小李做发言人,也请示了祁泰山祁书记——见义勇为事迹的评定,最终是要过政法委的。

但是祁书记的态度很奇怪,他说这个案件目前还在侦破当中,你警方可以适当发言,我这个政法委书记,实在不好随便表态——我只能说,我是愿意支持你的。

其实朱奋起也能猜到一点,他是被陈书记点将了,躲都躲不过去,但是祁泰山没有这个压力,就不想多事——终究是死了人的案子,而且还被台胞看在眼里了。

所以祁书记选择趋吉避凶,能不沾手尽量不沾手,官场里明哲保身的例子,真的不要太多。

他这么想,或许是没有错,但是朱奋起完全不能接受——尼玛,没有陈书记的许可,我敢这么做吗?

陈太忠许可了,我也冒头了,你这个政法委书记稍微表个态,会死吗?

不怪朱奋起如此地愤懑,他此次的冒头,虽然有陈书记撑腰,但终究面对的是人命案,亚历山大,若是祁书记能明确支持一把,那整个环节,从上到下就通了:小李出面,朱局长支持,祁书记认可,至于说藏在后面的陈书记,大家心里有数。

环节一旦通了,对外界压力的抵抗能力,就大大地增强了——不管是谁想拿此事做文章,他要面对的是整个环节,面对的是一整套流程。

这个时候,祁泰山缩了,不肯出面,那就是看着朱奋起在火上烤——上面有人调查的话,朱局长可以说是政法委认可的,他敢说是陈书记授意的?

缺了这个环节,朱奋起就直接顶到第一线上去了,而且是孤军奋战,太容易牺牲了——当然,李警官的处境比他还危险,这个不用多说。

因为这个原因,朱局长真的很恼火祁泰山,再说了,上进之心人皆有之,警察局长算多大点官?兼了政法委书记才算有点名堂。

不得不说,朱局长歪嘴歪得正是时候,陈太忠一听就火了,姓祁的你该知道,这事儿是我在扛啊,这个时候你给我掉链子——尼玛,我是为自己的利益扛事儿吗?

我扛这个事儿,是为了北崇的道德建设,是为了北崇的长治久安,是为了北崇的父老乡亲有地种,有屋住,不被别人反攻倒算!

你不给我面子,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——陈太忠相信,祁泰山绝对知道,朱奋起的表态,背后站着他陈某人……要不然再给朱奋起一个胆子,也不敢这么做。

于是他一抬手,就拎过了电话,“老祁,对于今天人民商场的命案,你怎么看?”

“这个啊,我跟朱奋起说过了,愿意支持他,”祁泰山的回答滴水不漏——他口头上是表示支持了,然后他又貌似关心地说一句,“书记,有台胞在场,您也不要轻易表态。”

这个逻辑很清晰,陈书记你要藏起来,我老祁也不能随便露面不是?

“八百万大军都消灭了,怕他个台胞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最讨厌的,就是这种思维方式了,大家都怕这怕那的,工作怎么干?“你现在就给电视台表个态吧,老朱的工作,你满意还是不满意……直接说,我不以言罪人。”

说不以言罪人,那是假的,直接要求一个区委常委在电视上表态,这个态度,真的是再蛮横不过了,搁给一般人,真受不了。

可是别说,这个体制下,一把手就有这个权力,这么做事的人,真的太多太多了。

“这我是想的不够周到,”祁泰山心里也有点不舒服,但是他还得忍着——隋彪和戚志闻当区委书记的时候,这种事儿也没少干,就别说陈太忠这样的爷字号人物了。

不过他真不想现在打电话,太跌份儿了——北崇新闻都要完了,“明天我跟电视台说一声,嗯,表明政法委的态度。”

“今天是警察局表态,明天才是政法委表态,”陈太忠听得登时就火了,“屁大一个北崇,总共二十万人不到,扯不完的淡……这种反应速度,是干工作的态度?老百姓怎么看?”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”祁泰山压了电话。

于是北崇的老百姓就看到,在北崇新闻即将结束的时候,女主播接过一张别人递过来的纸条,看了一眼之后,她清一清嗓子念了起来。

“现在播报本台最新收到的消息,区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祁泰山同志观看了本台的节目,特意打来电话,祁书记表示说,见义勇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守望相助符合我们的道德标准,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,有必要大力提倡……”

看到女主播念纸条,朱奋起没什么遗憾的,他已经把种子种下去了,倒也不急着收获。

不得不说,北崇这个反应速度,还是很及时的,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,省台办打来了电话,说你们安抚一下张兴旺老先生的情绪,台胞认为,北崇现在做事,不讲法治——听说昨天还打死了一个小偷?

时下社会,打死小偷这种事儿,很少见了,但是在类似花城的地方,外地小偷被炮头和群众群殴致死的事,也时有发生——民风彪悍的地方嘛。

但是这种事情跟台胞联系起来,不重视是不行的,不能让外人攻击,大陆不讲法治。

“这个事情,我们已经定性了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我在参加一个落成典礼……先这样吧。”

他参加的是北崇宾馆附一楼的落成典礼,附一楼就是那个去年开始修建的四层楼,主要目的是增容,豪华套也有,但是不多,考虑的还是多提供一些客房。

最近北崇的落成典礼着实不少,像新福利院的落成,他都没有去参加,只是送了一吨大米、两百斤油过去过去,表示庆贺的意思。

他下午参加的,是北崇最大网吧的开设,两百五十台机子,硬件设施一流,别说在北崇,在阳州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家。

朱奋起和谭胜利也参与了这个活动,领导们检查着网吧的设备设施,还不时地询问着。

这个网吧,谭胜利的施工队有份参与建设,他也很自豪介绍一些先进的硬件和管理软件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。

朱奋起看得却是没什么兴趣,网吧的管理,大部分是纳入文化系统那一套了,跟警察系统关系不大,于是他捡个时间,跟陈书记汇报一句,“走私的事儿……妥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脸上也没什么反应,反倒是提一句,“估计明天,宝岛的新闻就要出来了,你要有思想准备。”

“他们怎么宣传,我不在乎,”朱奋起不屑地笑一笑,他已经表态了,也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,后悔什么的,没必要提。

相对外面的炎热,网吧里一片清凉,又配了大功率发电机,很是吸引人驻足,由于眼下是假期,不多时,网吧就人满为患,二百五十台机子被占了个七七八八。

“北崇看着穷,真有好东西,老百姓还是认账的,”陈书记点点头,虽然北崇的电脑普及率极低,但是很多人操作键盘和鼠标都很熟练。

“居然有农民工?”谭胜利的眼睛瞪得老大,北崇的农民,什么时候也会电脑了?

“还不少呢,”网吧老板笑着回答,“我装修的时候,就不少民工来问,现在天气热,白天干不成活……很多人是在朝田这些大城市打工的,闲了会去网吧玩游戏,一来二去也就会用了,现在区里活儿多,在本地能挣了钱,他们就懒得往外地跑了。”

“区里的就业机会,会越来越多的,”陈书记淡淡地说一句,心里生出一点淡淡的成就感:北崇的人才,正在逐步地回流……

然而,就在当天傍晚,陈书记走到小院门口,看到几个农民工正等在那里,“陈书记,我们有情况向您反应。”

“等等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“反应情况我欢迎,但是我也有下班休息的权利,我要先确定一点……你们已经向相关负责人反应了情况,他们解决不了,是这样吧?”

最近向他反应情况的人越来越多,陈书记有点不堪其扰,尤其是很多人就是越级反应,不经过相关的部门——大家都说,直接找陈书记,比什么都好使。

老百姓心里都有清官情结,这个他能理解,但是不管大事小事,都直接找陈书记,不但影响了他的生活质量,也影响了办事程序,更影响相关工作人员的工作积极性,这是不对的。

陈太忠想要抓的,就是制度建设,一个相对完善的制度,比一个清官能解决更多的问题,而且效果还持久,所以最近他一直向反应情况的人灌输一个理念:你们要先找相关负责人,他们解决不了,或者解决得令你不满意,你再来找我。

“没有相关负责人可以反应,”几个农民工乱哄哄地回答。

“那进院儿来说吧,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没有人可以反应,这是怎么说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