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9章 套图有码

第四千三百一十九章 套图有码

“还有这种事?”那帕里听得也是愕然,这种因果,报纸上肯定不会登,他想一想之后,轻喟一声,“不过媒体是个什么玩意儿,太忠你也清楚……没必要计较。”

“那你给我打这个电话,是专门笑话我来了?”陈太忠挺不满意的。

“我是关心你,这个时候,你整出这种动静,被海峡对面曝光了啊,”那帕里苦笑一声,“新班子的政策定了,稳定优先,埋头发展,你这……收敛点儿。”

新班子的政策……陈太忠有心想说点什么,却发现挺没意思的,不成局委,终是蝼蚁,他想一想之后发问,“这是你的意思,还是蒙老大的意思?”

“这是我听一个台商说的消息,就关心一下,”那帕里又笑一声,“太忠,我还指着,二十年以后,咱们中央委员会上一起聊天呢……嗯,我最多是中候补。”

“拉倒吧,你离中央委员就差两步了,我这个小小的区委书记,差得还远,”陈太忠嘴里说着没有营养的话,心里却是有点舒坦——老那这个提醒,不管合适不合适,总是一点遥远心意,可见哥们儿做人还是不错的。

于是他又问一句,“台商的反应很大?”

“反应个什么?”那帕里不屑地哼一声,“法治和人治,本来就扯不清楚,见义勇为也没啥不好的,不过……那系列照片血淋淋的,看起来很不舒服。”

“系列照片?”陈太忠讶异地重复一遍,“我就看到一张啊,盖着白布的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,是套图啊,”那帕里听得也很吃惊。“八张的,留下电子邮箱,可以看到更多……这是网络的时代。”

“可以……看到更多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张宝琳黑我,也真是不遗余力了。

“据说还有很多限制级的照片,没有外流,嗯……媒体是这么宣传的,”那帕里叹口气。

“那行,感谢那厅通知了。”陈太忠压了电话,他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,总是通过那帕里来打听,面子上很挂不住,也容易被人小看。

可是挂了电话之后。他一时也不知道该跟谁打听,索性招呼廖大宝一声,“收到的邮件,放到共享文件夹里。”

这个时候的网络办公,还是相对落后的,北崇刚上了局域网,但也只能通过共享文件夹。来实现网内的传送,办公自动化的OA系统,还没有做。

而陈太忠想从外网上下载邮件附件,要受到网速的影响。不如内网快捷,眼下U盘又没有普及,共享文件夹是比较合适的选择,直接访问都可以的。

廖大宝闻言。就将文件放了过去,陈书记打开一看。禁不住咂巴一下嘴巴——尼玛,韩世华这臭嘴,也太狠了一点吧?

马小雅的邮件,早上发来一些,但是她又陆续收到其他资料,就继续发过来,那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媒体,时效也差一点。

要说这世界上的传媒业,都是相通的,狗咬人不是新闻,人咬狗才是,所以那张宝琳虽然使尽办法,但是……大多数台、湾人连阳州都不知道,至于说阳州的北崇,谁会在乎?

而且,这个事件是属于“民众自发的暴力”,可以借此攻击政体,但意义终究不是很大,对很多媒体来说,不是反对官方压迫的暴力行动,就是可有可无的。

在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,发生了一起民众打死小偷的事件,仅此而已——你说这个很重要?好吧,它或许确实很重要,但是……谁能告诉我,它为什么重要?

不过,北崇真的是死了人,搁在哪儿都是大事,所以有些媒体认为,此事虽然小,也值得报道一下——尤其是,图片比较血腥。

陈太忠恼火的,也正是这一点,他在共享文件夹里,已经找到了传说中的“八张套图”,有五张是相对柔和一点的,其中一张正是他说的“盖了白布”的。

但是剩下的三张,就相当的血腥了,尤其是其中一张死者正面的特写,部分地方还被打上了码马赛克——传播者也要考虑观众的心理承受能力。

这张宝琳得有多恨我,才搞出这么些东西来,居然还有打码这种级别的?

陈太忠本有心找一找这张家父女的晦气,但是想一想老那的话,决定先将此事放在一边,等有更好的时机,再出手不迟——新班子定的调子,是埋头发展。

他不做理会,阳州市和省里也不会为此专门找上门来,见报的第三天之后,谷珍跟着农业厅和科委的联合考察团下来,才问了陈书记几句。

这次考察,是农业厅的常务副侯海洋带队,省科委来了个副主任,最主要的目的是两点,就是考察大棚的发展,和北崇移动大棚的生产情况,这是欧阳贵要做采购计划了。

不过农业厅的人这个时候下来,顺便就看了盛夏的农田水利运作如何,又了解一下粮食收购方面的情况,可以关心的事情,真的不少。

阳州市负责农林水的副市长周养志,跟北崇的关系并不好,是真没兴趣陪着他们去北崇——要是到别的地方,我就奉陪了。

那我去吧,谷珍做出了决定,现在的阳州谈农业,哪里撇得开北崇?而且考察团里俩副厅,周养志一个副市长作陪,都算有点怠慢。

谷市长去的话,我也去,周养志表态了,他不是不想去北崇——北崇那里钱多得晃眼,谁会不想去?

他只是跟陈太忠有过龃龉,有点放不下面子,而且陈某人的难惹,人所共知,当着那俩副厅的面,万一他被狠狠地涮一下,那以后他跟农业厅和省科委打交道,都容易被人看轻。

若是谷珍愿意去,他跟着摇旗呐喊,还是没问题的。

谷市长心切此事,也有她的说法,这个联合考察团,考察的不仅仅是北崇,是全省范围的,视察移动大棚不过是他们的工作之一。

谷珍就是琢磨着,是不是能趁着这个机会,为阳州要点经费下来,北崇的大棚,在别的地市可以推广,没道理阳州不能推广的——至于说不是全额拨付,地方上还要自筹一部分,这也无所谓,有拨款总好过没拨款。

而且省科委这次跟着来,也不是随随便便地转一下,科委近年来火爆得很,手上的资金也多,在星火计划上投入了不少,像朝田市去年的星火计划,省科委就拨了三千余万元下去,用于保障七个重点项目的建设。

既然能拨给朝田,为什么不能拨给阳州?谷市长也知道希望不大,但是事在人为,不争的话,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。

见了陈太忠,她寻个空子发问,说北崇打小偷也就算了,怎么能让台胞抓住把柄呢?“……如果我是你,就直接搜走她的相机,死无对证。”

谷珍当然是做不出来这种事的,但是她把自己放到陈太忠的位子上考虑,就觉得这么做比较合适——得罪台胞固然不好,不过既然是招惹了,那就索性往死里得罪好了。

陈某人天不怕地不怕,武力值超群,又有扎实的群众基础,做到这些很容易。

“谷市长真是嫉恶如仇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也知道,谷珍这么说话,是不见外的意思,“不过媒体报道有误,小偷是伤人在先……张兴旺这家人,故意混淆视听,别有用心。”

谷珍也隐隐听说了内情,地方上就是这样,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保密的,而且张家还是省台办高调带过来的,她自是明白那家人的所图。

倒是小偷伤人的细节,她不太能确定,到底是小偷先伤了摊主,还是大家打死小偷之后,做个伤口出来彰显正义——没有仔细调查过,她不能贸然发言。

听陈太忠又提出小偷先伤人,她就建议,“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不通过媒体来澄清事实……大陆的媒体你可以不理,但是台、湾媒体,太容易被人利用,反应要快。”

快到像帮日本人找自行车吗?陈太忠很是无语,就因为那不是大陆媒体?

及时公布真相,澄清事实,是陈书记一直在努力做的,内地媒体对他的抹黑,他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反击,而并不是像谷市长说的无视——群众有权知道真相,我也不怕公开真相。

他通过媒体,跟其他媒体叫板的事件,真的不要太多。

但是此次谷珍的建议,他却兴趣不大,很多人怕外媒抹黑,是怕影响了自己的官帽子,所以才反应迅速,同样是丢车,陈某人的老家天南,失主在正林的临泉县发现了自己丢失的汽车,警察都不肯去抓人——地方势力太复杂。

而陈太忠恰恰相反,他强调的是,国内的干部,首先要服务好国人,所以对大陆媒体,他毫不犹豫地针锋相对,让群众第一时间知道真相,让事实来说话。

至于外媒无中生有的抹黑,他还真不担心,我经得起调查——你再是日本人,丢的也是自行车,对不起了,我这儿丢汽车的还有俩没找回来呢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台、湾媒体就不是国内了,虽然尚未统一,总还是一个国家,但是真要掐得天昏地暗了,他占住理之后,对方若是依旧不管不顾地造谣,他恼怒之下想跨省抓捕,技术难度就有点大了。

不过说来说去,他不肯叫真的原因,主要还是因为,张家人别有用心。

PS:

更新到,谁还有保底月票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