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2章 技术指导

第四千三百二十二章 技术指导

联合考察团来一趟,北崇的收获不小,农业厅的重点视察目标,是大棚种植和移动大棚的推广,前者发展得不错,尤其是北崇区政府很注重引导农民们销售,目前不但在朝田站稳了脚跟,还在向地北和海角拓展。

事实上,引导农产品的销售是农业里很重要的一环,政府责无旁贷,你不能光坐视市场的调整,卖不出去东西,老百姓是要骂娘的。

朝田周边,前两年也搞过大棚种植,不过那时候技术不算成熟,搞大棚不但有成本,也累,又赚不到多少钱,还不如去城里打工。

北崇在这一方面,交出了完美的答卷。

移动大棚,也很令领导们满意,视察了卢天祥的加工厂,仔细研究了大棚的结构之后,一干领导给出了较高的评价,表示说不但拆卸方便,而且充分地考虑了恒北的地理条件。

这基本上就算定下来了,侯厅长甚至表示,希望省农业厅在推广移动大棚的时候,卢总能派出十到二十个技术人员,来做技术支持。

卢天祥搞模具出身的,对技术支持并不陌生,但是被省农业厅邀请技术支持,他还是有点傻眼,“我这儿就是一帮工人啊,只懂得搭建大棚,这东西一学就会。”

“给你钱,”侯厅长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来。

“是要做地形勘测吧?”陈太忠在一边发问。

“没错,这个东西,厅里很重视的,”侯海洋点点头,移动大棚是个新鲜玩意儿,它不比固定大棚,盖得结实点就不怕风吹雨打,要知道,北崇的大棚,都曾经被大风吹得损失惨重。

事实上,省农业厅也不缺类似的技术人员,但就是那句话,上过战场的才叫老兵,有些东西必须亲身经历,才能最直观地感到什么地方不妥。

由此可见,农业厅对这个采购,还是相当重视的,不光要买回来,还要指导对方选址和安装——不能让这个钱打了水漂。

“省里的魄力还真不小,”卢天祥也听明白了,他笑着点点头,“我一定安排最好的技术人员。”

“欧省长很重视的,”侯海洋淡淡地回答一句,然后又笑一笑,“关键你们是行家,哪怕在地方上直接开骂,有陈书记支持,别人也不能把你怎么了……我们厅里的技术员下去,就没这底气。『?』”

“这不能吧?”同行的罗雅平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省厅下去的技术员,会没底气?”

“小罗你这就不懂了,”侯厅长笑眯眯地看着她,面对美女,谁也愿意多说两句,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,“技术人员当然敢说话,但是他才表示反对,就有领导打个电话过去,小家伙你话怎么这么多……你说他该怎么办?”

“这个……倒是,”罗雅平想一想之后点头,“还是用厂家比较合适。”

“所以卢总……你的技术人员,权力可是很大的,”侯海洋又看卢天祥一眼。

“这正说明了省农业厅搞好这个项目的决心,”卢天祥一脸肃穆地回答,他久走江湖,这点场面话没问题,“侯厅您放心,我绝对要对得起您的信任,北崇人是用心待人的。”

“你明白我们的决心就好,”侯海洋点点头。

卢天祥郑重地重重点头,心里却是琢磨,侯厅长敢当着这么多人如此说话,看来回头……要跟他单独坐一坐。

这就算一喜,移动大棚卖出去了,第二喜则是,侯海洋表示了,北崇申请的肉鸡养殖项目,已经到了执行阶段——就是说钱马上下来了。

这个项目,其实是上一任区委书记戚志闻活动的,不过这个程序一旦启动,是有其惯性的,总不能说那边换了领导,咱们停了吧——想可以这么想,话不能这么说。

当然,很多因为个人因素活动下来的项目,在人走之后,就不能执行了,但那只是上面缺少了推动力,真有能力的继任者,反倒能坐上顺风船。

毫无疑问,罗雅平是有能力的,事实上,侯海洋一见面,就叫出了她的名字,还喜眉笑眼地跟她开玩笑——好好的朝田不待,非要到下面来,跟你妈一个脾气。

第三喜,却是商定了一些向省科委申报的项目,陈太忠也没有为难郭主任的意思,他一开始报的项目不大,苎麻和烟叶的选种育种。

北崇现在的苎麻选种,还处于初级阶段,苎麻厂里有片试验园区,就是搞这个的,而烟叶的种子,基本上是没得选择的——北崇也没开发这个,这是烟草专卖局考虑的。

但是省科委愿意支持的话,搞研发……这个可以有。

事实上,这两块都是罗雅平想要的——从实验室走向实用,这是她最愿意做的,前者虽然苎麻厂有预算,可是省里愿意给钱,为什么不要呢?

至于说烟叶,实在不是罗区长所擅长的,就像学历史的治史,也是各有专精,不过她能找到相关的专家,自己搞个管理什么的,还是绰绰有余。

有了这些,北崇的收获就很大了,不过考察团临走的时候,又遇到点事情。

这天下午四点多,大家去严酉生的山核桃加工厂看一看之后回转,这个加工厂在厅级干部的眼里,是很简陋的,但这是北崇最成功的大学生返乡创业的案例,其次才能数得上桑格同学搞的大棚。

必须指出的是,严同学在办这个厂子之前,就考虑到了销路的问题,并且不等不靠,自己积极地去联系了——这种精神,是省农业厅最看重的。

不过感触最深的,还是省科委郭主任,他表示说——其实这种情况,才是我们最该扶持的,有完善的计划,而且不缺执行力,只是缺资金。

大家在北崇的金龙大巴上,边感触边前行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晚上在北崇吃过饭之后,大家就要坐着金龙大巴回朝田了。

在北崇这几天,侯厅长和郭主任也喜欢上了这辆大巴,他俩来的时候,是带了一辆中巴车的,但是金龙大巴改造得太好了,又宽敞舒适,甚至造了四个隔断供领导们休息。

考虑到朝田就是凌晨两点了,领导们的休息肯定是很重要的,陈太忠又得了若干好处,就说让区里的大巴送你们回去吧。

那俩领导还假巴意思地推辞一下,但是陈书记执意如此,他们也就不坚持了,倒是郭主任说一句,这车改造得挺不错,科委也常下去调研,也得考虑弄一辆。

大巴底盘不低,直接爬小路上了公路,却是要路过小赵乡一段,不成想没开多远,就看到路边有人群攒集,四点多正是热的时候,这么多人在一起,肯定是有情况了。

“停下来,看一看,”侯海洋发话了,周遭全是农田,他身为农业厅常务副,关注一下很正常,尤其是这两天的经历告诉他,陈太忠管理下的北崇,秩序井然,既然不可能有不可控的麻烦,他也不怕停车过问一下。

路边的小树比较稀疏,晒得人头晕眼花,不过再往前走一走,水池边就有大树了,而人群就聚集在水池边。

陈太忠才走过去,就猛地发现了几个他不待见的人,于是眉头一皱,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你们三轮的人,跑小赵来干什么?”

“陈书记,我们只是路过,”张兴旺笑着回答,“看到争水起纠纷,就下来看一看……原来您也路过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懒得再理他,然后又揪住一个人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水水水,水泵常,常没电,”合着这位是个结巴,“这这,这就泵泵泵,泵不了多……少水,这这鱼塘的……主主主人,就不不不,不在乎。”

原来是天旱无雨,地里庄稼缺水,村民们就从鱼塘里抽水灌溉,而这个鱼塘的水,除了雨水之外,还有来自于机井的补水。

机井抽取的是地下水,水多的时候,机井不动作,少的时候才会抽水,然后水是灌进鱼塘积蓄,再用多少水,就是看村民们抽了。

以往的时候,旱情不是很严重,又经常停电,村民们抽一抽停一停的,但是最近一直不下雨,大家就找了一个发电机过来,接到水泵上抽水。

可是这么一来,鱼塘主人不干了,你们都快把我的池子抽光了,鱼都快死了……这不能再抽了,所以,现在就弄出矛盾来了。

结巴说得很费劲儿,可是张兴旺不介意,他很积极地表示,“陈书记,我可以出资,打几口机井,造福乡亲。”

“老张,”陈太忠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,轻喟一声,“你家房子我拆定了……早有打几口机井的诚意,当初不要让你女儿那么嚣张,就都好商量。”

不怪他这么说,张老三最近烦他烦多了,但是陈书记也认了死理,去尼玛的吧——你觉得台、湾媒体厉害,你再去找好了,知道给我带来多大被动吗?

至于说张家大院里有点年份比较久的花花草草,他更是不在意,说句实话,县区里的人,对这些看得太淡了,院子里有地,还怕长不了树?

也只有罗雅平那种城里来的孩子,才会把这些草木看得很重——说到底,只是一种小资情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