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3章 粗暴有底气

第四千三百二十三章 粗暴有底气

陈太忠这么对待张兴旺,畅玉玲却是有点不解。

畅区长虽然抓建委,可也抓工业,所以她也有份陪同——农业厅跟工业无关,但是省科委跟工业很有关系。

所以她就壮起胆子问一句,“这机井……咱们不是也缺吗?”

“是啊,”一个女声高声附和着,却是张宝琳在说话,她受了父亲的呵斥,等闲不出声了,但是这几天,陈太忠根本不松口,一定要拆张家的房子。

这让她心里真的不好受,眼见这大巴车上下来不少人,还有人一看就是领导的模样,她就有心再借个势,“少了机井,不但影响农作物,还影响鱼户养鱼……这么多鱼,都快死了。”

“你家愿意出钱打机井,好得很,”陈太忠沉着脸回答,从表情上,看不出有丝毫的欣喜,“等我们把三轮的办公环境解决了,再跟你谈这个问题。”

“你!”张宝琳又被气到了,怒视着对方,总算她惦记着老爹的话,心里再恼火,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。

嗯?旁人听到这样莫名其妙的对答,就觉出了一些不妥,这两人之间,怕是有什么故事,不过大部分干部都是挑通眉眼之辈,不会贸然过问。

只有周养志有点好奇,正好他身边站着罗雅平,于是低声问一句,“小罗,怎么回事?”

“那是祖籍三轮镇的台胞,回来想把他们的祖屋要回去,”罗区长低声回答,这几天,她见这父女俩也不止一次了,“他们的祖屋。正好有一座是三轮的镇政府所在地,三轮目前决定,推平房子盖新楼,陈书记也表示支持。”

事实上,罗雅平是知道真相的,而且她挺可惜那座院子,就像上次一中挖泉眼,她还关照要保护好树根——这座院子不但是民国初年的建筑,还有很多郁郁葱葱的树木。

但是陈书记既然决定要拆。她是无法抗衡的——她可惜的,只是那座院子和树木,至于说张家人的行为,她也是异常厌恶。

站在自身的角度上讲,罗雅平身为一个体力弱小的女子。是支持见义勇为行为的,张家人在媒体上的歪曲报道,很令她不耻,更别说那家人还别有目的。

眼下周市长发问,她就套用官方说辞,说这是三轮镇决定的,获得了陈书记的支持——就算她是学者类型官员。年纪也轻,但也不会幼稚到说,这就是陈书记授意的。

“哦,”周养志点点头。这档子事儿他也有所耳闻,不过知道得并不全面。

他只知道,台、湾的媒体报道了北崇群众打死小偷的事,据说是台胞捅出来的。至于那台胞是想回乡要房产的,他就仅仅知道个大概——他跟北崇一向疏远得很。倒是跟陈正奎走得比较近,当初知道这个消息,也只是当做一个笑话来听。

不过现在,他有意借机跟北崇改善一下关系,听说这是三轮镇的所为,就走到陈太忠身边,“陈书记,这个机井……还是多打几口的好,农业上用得着。”

咦,你这是又来找虐?陈书记这几天也不搭理周市长,话不投机半句多,相安无事就可以了,眼下听到对方又插嘴,心里有点恼火。

不过现在这么多人,而且周市长这句话,乍听起来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——当然,是不是受到张家的撺掇,那就是另一说了,所以他淡淡地回答,“这并不仅仅是机井的问题。”

“但是老百姓的困难,是实实在在的,”周养志微笑着回答,这话依旧没怎么出格。

你是一定要帮张家出头了?陈太忠白他一眼,抽这个鱼塘的水,根本就不是机井的问题,你执意如此,就不要怪哥们儿打脸了,他冲养鱼的那位一招手,“你,过来!”

这位看到陈书记来了,脸已经有点发白,闻言硬着头皮走过来,“陈书记好,各位领导好。”

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,自顾自地点上,扫视一下周围的领导,下巴微微一扬,“跟各位领导解释一下,天这么旱,你的鱼该不该死?”

“我的鱼……都一斤多了,可以卖了,”养鱼户苦着脸,艰涩地回答。

“话这么多,我就问你,鱼该不该死!”陈太忠脸一沉。

“太忠书记,”郭主任看不过眼了,鱼户能直接从机井补水,想必是用了点手段的,但是人家就是养鱼为生,也允许别人抽水,眼下是反对持续抽水,这又是多大的错误,值得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问人家的鱼该不该死?“有话好好说。”

“回答我,”陈太忠也不看郭主任,就是冷冷地看着那鱼户。

这位想一想之后,才缓缓点头,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该死。”

“行了,知道该死,那大家抽水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一挥手,然后转过头来,笑着发话,“这农村工作,有时候不能讲温良恭俭让,得稍微粗暴一点。”

“你这也有点太粗暴了吧?”侯海洋不满意地皱一皱眉头,一个小小的正处,当着这么多副厅的面儿,蛮不讲理地呵斥农户——这泥人还有个火性呢。

“侯厅,这不是您想的那么回事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看一眼罗雅平,“罗区长,我考你一下,这个机井里抽上来的水,大约是在十五度左右,该怎么处理?”

“最好先找个水池晒水,直接排放,可能会浇死农作物,”罗区长不愧是学者型官员,一听这个温度,就明白了不少,“当然,具体情况,还是要具体分析。”

“明白了,”侯厅长也是搞农业出身,“原来这个鱼池,是晒水池?”

“没错,小赵这片的机井全是这个水温,这就不是鱼塘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看那养鱼户一眼,“他承包的价格,应该是比较低的,但是这个风险,他也要自己承担……我冤枉你没有?”

养鱼户犹豫一下,终于重重地叹口气,“没有。”

“所以我说,这并不仅仅是机井的问题,”陈书记有意无意地看一眼周养志——小子你学着点,地气不是那么好接的,随便就抽肿你脸了。

周市长嘴角**一下,得,想帮忙,结果帮成倒忙了。

“可是陈书记,我的鱼都成鱼了啊,”养鱼户壮着胆子发话。

“往党校、农校的食堂送点,现在都有学生上课,培训中心和北崇宾馆也送点,”陈太忠指一指他,“这么多领导在,便宜你了……我能理解你赔钱的心情,可是你再敢拦着别人抽水,小心我收拾你。”

“那是,以后不了,”养鱼户讪笑着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对了,近几天有雨吗?”

“差不多得到十号,才能有场雨,”陈太忠丢掉手里的烟头,伸脚碾灭,他跟气象局合作愉快,平常也很注意关心,所以张嘴就能报出来,“不过五天以后的预报,你也不要太当真,只是有可能下。”

“我艹,”那养殖户略带一点绝望地骂一句。

“看你那点素质……记住了,抽干水也不许拦着,”陈太忠又叮嘱一声,转身招呼大家,“诸位领导,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等等再走,着急什么?”侯海洋来了兴趣,笑着发话,这起突发事件,让他对陈太忠的评价再次提高不少——北崇能发展成现在这样,这家伙是下了大功夫了啊。

随便往现场一站,根本不用多了解,种种情况就烂熟于心,甚至别人随口问一句天气,他都能随口答得出来,对工作真不是一般的负责任。

很多县区领导,说到具体环节,都要把相关的负责人叫过来,才能了解到精确情况,还美其名曰各司其职,也就是说,领导的工作,就是做好引导和管理,不该在具体事情上花费太多功夫。

这话倒是不能说不对,但是侯海洋一向认为,县区的领导有个屁事可忙,真能沉下心来做事,大概情况也能摸个差不多——当然,熟悉到小陈这样,就有点变态了。

至于说陈书记在工作时,态度比较简单粗暴,这真是无可厚非,基层就流行这一套——那鱼户还爆粗口呢,小陈可不也没计较?

事实上,这样的表现,才算真正地融入了基层,简单直接,但并不仗势欺人,当然,更关键的是群众买账——老百姓不认可,那说啥也白搭。

所以侯厅长就蹲在田间地头,跟在场的群众聊了起来,其他领导的感觉,跟他也差不多,哪怕是被打脸的周养志,也不得不承认,陈太忠在北崇下的功夫,真的太扎实了。

聊了一阵之后,小赵乡的党政领导闻听消息,纷纷赶到,侯海洋却是站起身来,“乡里干部来协调了,看来咱们可以走了,是吧……小陈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老侯你要抢镜头,也用不着这样吧?

殊不知,侯海洋此举,还有些别的意思,上了金龙车之后,他出声发问,“陈书记,你们这里有丰富的冷水资源,有没有想过养冷水鱼?”

“这个暂时不考虑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娃娃鱼就是要冷水的,等这个产业成熟了,才会考虑其他低端的冷水养殖产业。”

(提了个问题,这么多热心朋友回帖,很多都是很长的帖子,风笑真的很感动,谢谢你们了,先停止锻炼下肢,暂时不考虑去医院。)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