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4章 各种躺枪姿势

第四千三百二十四章 各种躺枪姿势

你说冷水养殖产业是低端的?侯海洋登时就无语了。

对大部分的动植物而言,因为温度的缘故,在高纬度地区的生长速度,要慢于低纬度地区,冷水养殖业,撇开口感和味道不提,只说产量就要低得多。

须知这世道,是物以稀为贵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能被特地说明,是冷水养殖的食用鱼类,基本上都是高端的——当然,纯热带生长的鱼类,很多价钱也不会低,这本身还有个区域限制的问题。

侯海洋是想给北崇两个项目,一来是这里有冷水资源,二来他也是看好陈太忠的执行力,农业厅往下放项目,将来也是要考核成绩的,虽然这考核的力度可以商榷,但是毫无疑问,有成绩比没成绩强,大成绩比小成绩强。

可是陈书记来这么一句,他就没话了,而且再想一想,也是,跟娃娃鱼比起来,三文鱼都算是低端,就别说虹鳟之类相对大众的冷水鱼了。

“陈书记不要,我要,”罗雅平直接张嘴接话,美女天生就具备“死缠烂打”的光环,别人不能叫真,她笑眯眯地表示,“侯叔叔,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给你还不是给北崇?侯海洋白她一眼,“厅里给你不少支持了,多磨一磨郭主任,他们科委可是财大气粗……星火计划钱很多。”

在他们这个层次之间,基本上也没多少秘密可言,罗雅平是农科院的人,但却擅长从科委弄钱,这谁还不清楚?

“我都要睡了,让侯厅一句话吓醒了,”郭主任打个哈欠,“星火计划都是有指标的,我们科委做不了多少主,您觉得我这星火计划有钱,那咱俩换一换成不?”

“今年你的钱花得差不多了,不换,”侯厅长笑眯眯地摇头,“等你明年有钱的时候,我再考虑。”

他俩很随意地开着玩笑,一来二去,就把罗雅平的要求无视了。

这二位做人情,都是要做给陈太忠的,虽然他俩都跟小罗认识,但是郭主任的目的是交好陈太忠,侯厅长的动机更单纯些——小陈办事的能力,让人放心,而厅里也需要成绩。

可是罗区长听了一阵之后,有点忍不住了,“两位领导,那咱不说冷水养鱼了,我们北崇的机井也有缺口,能拨点打井的钱吗?”

“打井……”侯厅长和郭主任相互看一眼,侯厅长发问了,“北崇只是间歇性缺水,机井的缺口不算大吧?”

“修水库的钱更多,我不敢张嘴,”罗雅平笑眯眯地回答。

“差多少口井?”郭主任不动声色地发问,他本来想问,不是有人要出钱打井吗?不过想到刚才在水塘边,陈书记给出的神解释,他居然不想再深入了解了,以免显得自己不接地气——无论如何,那个对答里面,肯定是有说法的。

“差不多得有一百口,”罗雅平思索一下回答。

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侯厅长的脸登时就绿了,一百口井,一口井就算五万,那也是五百万呢,而且一口灌溉用的深机井,五万基本上是下限,事实上,北崇不可能差这么多井。

“真有这么多缺口,我们区还有十万亩的退耕还林,”罗雅平叹口气,幽幽地回答——她分管的是农林水。

尼玛,退耕还林……听到这四个字,侯海洋就明白了,退耕还林的地方,不是缺水就是高地,照这么说,一百口井真的不算多。

但是这个东西,不能光归我农业,林业要占得更多一点,因为没有农业生产任务了,他很想这么说一句,不过最终,他还是使用了一种比较婉转的表达方式,“我们可以考虑出一部分,但是建议你跟徐瑞麟商量一下,让林业厅也想一想办法。”

徐瑞麟在阳州的名声不彰,但是做为前任分管农林水的副区长,他跟林业厅的关系,连农业厅都知道。

说到这里,侯海洋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担当,又转头看一眼郭主任,“县区打井,跟星火计划也沾边的。”

“你不拉人下水,心里就不舒坦,”郭主任嘀咕一句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书记要是认为科委该出,那我也能出一部分。”

“科委是我娘家,娘家人,能不支持我吗?”陈书记笑着点点头,“该出!”

“两位领导,退耕还林的,可不止是北崇啊,”谷珍见状急了,“我阳州退耕还林的面积大了……到宾馆了,咱们边吃边说。”

谷市长一开口,侯厅长和郭主任更是挠头了,两人趁着还没上席的时候,走到一边嘀咕一阵,十来分钟之后,他俩再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一脸的轻松了。

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呢?看到他俩的变化,陈太忠暗暗嘀咕一句。

他心里也惦记着此事,终究是上千万的拨款,陈某人单打独斗惯了,弄来的钱不是投资就是借款,虽然也曾经跑部活动钱,但那是为了范如霜之类的活动,他自己是真的没享受过拨款。

罗雅平胡搅蛮缠一通,居然能搞得几百万的拨款很有可行性,由不得他不操心。

“关于机井的问题,我俩碰了一下,已经有了点想法,”侯海洋开门见山地发话,“但是陈书记,你那里不是有人要帮你打机井了吗?”

谷珍的嘴角,不引人注目地**一下,我也要求打机井了,你俩差不多点……常务副市长,也是干部啊。

不过这大抵也是心里的抱怨,陈太忠的强势,她是一清二楚,谷市长以前分管科教文卫,从科委那里申请资金的难度,她太明白了,现在省科委能开这么大的口子,看的不是她的面子。

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怔,但是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人家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,才会咨询相关环节,说不笑一笑,将自己跟张家的恩怨讲一遍,“……那房子我是一定要拆的,他打井我也不稀罕,不能为了几口井,就否定了党的领导。”

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和郭主任,都愿意支持,”侯海洋对陈太忠的解释很满意,只有周养志默默地端起水杯喝水——尼玛,我枉做小人……罗雅平你好样的。

侯厅长接着发话,“但是我俩一致认为,此事该由林业厅出来领导,我们名不正,名不正则言不顺……这个事情,我会向欧省长反应,省科委也会跟林业厅交涉,阳州市不能什么也不做吧?”

“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,两位领导只管开口,”谷珍听得大喜过望。

欧阳贵不但管农业,也管林业,所以侯海洋可以直接向欧省长反应,省科委就只能交涉,这个很正常,不过有了这两方的压力——其中一方还是欧省长分管的农业,阳州这边再上一本,林业厅想抵挡,真的很难。

“那你们先出方案吧,多跟林业厅沟通,”郭主任跟着发话,“科委是一定会配合的,但是主体是林业厅,这个不能混淆了。”

合着这两位商量了一下,直接决定把林业厅架到火上烤,至于说这么做地道不地道,他们可顾不了那么多,一百口机井——甚至可能更多,就算是地方上出配套费,省科委和农业厅,每家最起码要出一两百万。

一两百万说多不多,但是阳州这么搞了,别人有样学样怎么办?钱不是这么花的,尤其这退耕还林,跟这两家还不太搭界。

可是推掉吧,他俩也都不愿意得罪北崇,于是就决定把林业厅推出去顶在前面,如此一来,他们的压力就大大减轻——而且以配合林业厅的名义,为退耕还林打机井,别的地市不好援例效仿。

“嘿,林业厅啊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声,不再说什么。

谷珍看得明白,知道陈书记是认为,这俩人在说客套话踢皮球,但是她不这么认为。

谷市长也是经常到省里要拨款的主儿,她非常清楚,省政府这些部门,有多么难说话,想得到一句支持太难了,再说了,人家真要踢皮球,就直接踢给厅局一把手了,何必连其他部门的人也得罪了?

再想一想刚才这俩回来之后,一开口问的就是其他人打机井的具体事项,谷珍越发地能确定,这两位是真心想帮忙的,于是她微微一笑,“那我们就开始操作了,林业厅那边,还得请两位领导多多帮忙说话。”

这两位做领导,是做老了的,一看陈书记的模样,就知道人家可能误会了——没办法,拿别人的钱财做人情,换给他们自己,没准也要误会。

“退耕还林是国家指定的,可以考虑跟总局要配套费,”侯海洋很明确地指出一点——退耕还林就是这么特殊,不接受下面申报,有人愿意享受这个政策,但有人还真是不愿意,如果地方上抵触的话,给点配套费也说得过去。

侯厅长对误会不做解释,能点出这个来,就是一种态度的体现。

“陈书记记得多来娘家走一走,看一看,”郭主任也不解释,只是看着陈太忠笑。

他俩这么一说,陈太忠算是彻底明白了,合着这二位是真有心帮忙,不过欣喜之余,他也禁不住为林业厅悲哀:又是一个躺着中枪的……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