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5章 穆桦的旧怨

第四千三百二十五章 穆桦的旧怨

联合考察团来这么一趟,北崇的收获真的是巨大。

而且最后机井的事宜,还真没放了空炮,他们回去大约一周左右,周养志拿了北崇和阳州的申请报告,来到省里活动——他倒是想不拿北崇的报告呢,不打北崇旗号,谁会理他?

林业厅的人对周市长不冷不热,不成想他待了两天之后,居然被副省长欧阳贵叫了去。

欧省长很平易近人,他询问了一下具体的情况之后表示,从林业总局要钱,那根本是没影的事,他很坦白地说,退耕还林没有考虑配套设施,这不能算总局的疏忽——咱的退耕还林指标,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补办的,是咱求着还林,不是别人逼着还林。

不过同时,欧阳贵又说,不管好借口坏借口,这总是个借口,将来有机会的话,看能从总局冲抵些什么东西,不得不说,欧省长说话做事,还是比较直接的。

但是冲抵,总还是比不上直接拨款的,这一点,都无需他强调。

然而,欧省长的直接,还体现在其他方面,他很明确地表示,二百四十口井,阳州是想都不用想,从总局都弄不到钱,我只能拦腰一刀,答应你一百二十口。

这其中,有六十口要给北崇,剩下六十口,你们阳州看着分。

做为领导,绝对不能下面要什么就给什么,欧阳贵就算拦腰砍掉一半,下面也得感激涕零,终究是没被全砍掉不是?而且北崇要的一百口井,他也只给了六十口——倒不信陈太忠会怨他。

周养志对这个回答,也是颇为意外,意外之一,是省里真的要给钱了,意外之二,是拦腰砍了一半——既然要给了,不能多给点吗?

所以他稍微地尝试一下。争取多要一点,在被明确拒绝之后,他又婉转地表示,北崇的水资源,在阳州不算落后,既然砍了一半,给他们五十口井行吗?

这话说得不是很准确。北崇的地表流量和人均水资源,在阳州确实不算落后。但是北崇是个地广人稀的地方,山地又多,水资源的分布极其不均衡,虽说比某些半沙化的地方强很多,可季节性缺水的现象,并不能忽视。

不过欧阳贵无意跟他争这些,只是淡淡地表示:我偏向北崇,因为那里值得扶持。

副省长说一句“我愿意”,副市长有再多理由都是白搭。

事实上。欧阳贵之所以表示得这么直接,也是因为北崇的发展速度,超乎了他的想像。

欧省长跟陈书记,原本就不是外人,陈太忠在刚刚上任的时候,欧阳贵并没有怎么大力支持——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北崇终究太小太落后了,他若是直接关注,一个县区拨五六百万下去……恒北其他一百多个县区怎么办?

等后来他发现北崇搞得风生水起的时候,想要关注都没什么理由了,陈某人不习惯跟省里要钱,几个跟农林水有关的项目。都是从上面部委里跑下来的,清阳河开发,也是跟外省合作,开发的钱还是北崇自己找的。

要不说人要太有本事了,连自己人都有压力,挺好的一个发展样板,欧阳贵居然插不进去手。这真的令人感到遗憾,虽然以他跟陈太忠的关系,强行分润点功劳也不是不可以,但总不是那么冠冕堂皇。

而目前看来,北崇腾飞的架势,是挡也挡不住了,这个时候再不下手,就有点晚了。

就连他分管的农业厅,都开始往北崇拨大项目了,这世道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易,雪中送炭难,眼看丰收在望,谁也想搭车赚政绩——北崇的腾飞,我们是出了力的,

正经是很需要项目的阳州其他县区,大家暂时没兴趣理会。

欧省长做出了这个决定,同时告诫周养志,你们也多跑一跑省科委,众人拾柴火焰高嘛,阳州要发展,必须使出所有的力量,寻找任何可能的支持。

周市长分管农林水的,跟科委不搭界,不过有了欧省长的指示,他倒也不怕偶尔越个界——政府工作并不是孤立的,他一手促成此事,总比被别人分润要好。

不成想省科委的老大穆桦出去开会了,郭主任则是继续在下面视察星火计划,他只能悻悻地回转,等他再次电话预约的时候,郭主任婉转地回答:阳州的情况我跟穆老大说了,他想先找下面具体办事的同志了解一下情况。

话虽然婉转,但并不难理解,穆桦没见他的兴趣,姓周的既不是政府一把手,也不是分管科教文卫的,说不见就不见了。

不过更让周养志感到不快的是,“下面具体办事的同志”明显是指陈太忠,一时间,他真的难以抑制心中的那份悻悻,我一个堂堂的副市长,面子还比不上一个区委书记。

然而,想到郭主任口中的“娘家”二字,他的心气儿也只能咽进肚子里,人和人还真是不能比,谁让姓陈的那货就出身科委呢?

但是周养志真没想到,这话并不是穆桦的意思,而是郭主任假传圣旨,这个人情,郭某人只会卖给陈太忠——谷珍都别想,更不要说你一个农林水的副市长了。

穆桦是两天后回来的,回来之后,郭主任就把阳州这边的报告拿了过去。

“阳州……打井?”穆主任一看这个报告,眉头就是一皱,这跟星火计划可不怎么沾边,一般都是农业厅或者水利厅的事儿,科委真要扶持,也不是不行,但是,怎么也轮不到阳州吧?“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“主要是去年,阳州跑下了退耕还林,大片砂石地亟待机井,他们主要是向林业厅申请的,但是希望农业厅和星火计划给予一定的支持,”郭主任也是有一说一,并不添油加醋。

“林业厅和农业厅,”穆桦嘀咕一句,然后看一眼自己的副手,“水利厅没表示?”

“水利厅在参与清阳河水库的建设,”郭主任苦笑一声,人家参与那样的大项目,平常肯定少不了关照地方,这点儿机井算什么?

“水利厅都不出头,咱出什么头?”穆老大将手里的文件一放,漫不经心地发话,水利厅平时照顾地方又如何?这种事情,一码归一码,“咱又没参与清阳河水库的建设。”

他最后一句话只是简单地发泄,不成想郭主任怔了一怔之后,轻声回答,“北崇以后的项目,不会少的。”

“嗯?”穆桦听得一愣,然后又看一眼自己的副手,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最先申请搞机井的,就是北崇,”郭主任轻声回答。

“啧,”穆桦的眉头又是一皱,沉吟一下发问,“陈太忠?”

他可是在地电的大会上,见过陈太忠的,那时小家伙还只是区长,不但年轻得令人发指,当天更是会场的明星,他印象深刻得很。

“就是他,他在部里……也是有影响的,”郭主任微微颔首,他不能点得太明白,万一穆老大对这层因果也清楚,他就相当于把窗户纸捅破了。

“他在哪儿都很有影响,”穆桦的回答,也是含含糊糊,下一刻他叹口气,“我倒不是对他有意见,关键是那个孟志新的事儿,真的很恶心。”

他不是第一次跟北崇打交道,上次北崇搞移动大棚,孟志新就通过科委的一家下属公司找上门来,想要省科委拨款。

穆老大了解一下项目,觉得还不错,就指示说先拨吧,区区七十万,不算什么,不成想话音未落,孟志新就悲剧了,而且北崇这桩奇闻,搞得全国皆知。

穆桦气得把那公司的领导叫过来,狠狠地骂了一顿——尼玛,你推荐的人,能靠谱点儿吗?

郭主任也大致听说过这事儿,反正孟区长悲剧了,款子就没下去,耳听得领导还记得这事儿,于是笑一笑,“孟志新又启用了,在朝田帮北崇搞房地产,还负责国企的综合管理。”

“陈太忠倒是胆子大,”穆桦深有感触地轻喟一声,姓孟的其实是点儿背,这个他知道,不过小陈敢这么快重新启用此人,胆量不是一般地大。

这种人若是科委的干部,他是不会考虑重用的,太可能闯祸了,但若是合作伙伴,却是令人放心——有担当并不是坏事,于是他点点头,“让他来一趟吧……”

巧的是,陈太忠最近,就是在朝田和阳州两边跑,八一礼堂和大排镇的建设都已经开工了,粜米渠人事厅宿舍的工地,也是加班加点地在干。

接到郭主任电话的时候,他正在赶往朝田的途中,于是当天晚上,他就见到了穆桦,地点就是在省科委招待所,这里离科委办公楼和宿舍都很近。

出乎陈太忠意料的是,邀请虽然是郭主任代为发出的,但是穆老大本人对他,是相当地客气,亲自为他斟茶倒水——这可是堂堂的正厅级干部。

饶是陈书记胆大包天,自我感觉非常良好,见到这一幕,也连称不敢。

“来者是客,我对客人一向是这样,”穆桦笑眯眯地回答,“你有事找我,我也有事要咨询你,畅所欲言嘛。”

“您太客气了,想了解什么事,我知无不言,”陈太忠还真是有点懵了,对老百姓不摆架子的厅级干部或许有,但是对处级干部如此殷勤的,那还真是闻所未闻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