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6章 忆往昔

第四千三百二十六章 忆往昔

“先不说我的事,说你的事,”穆桦笑眯眯地表态。

说到底,厅级干部终究是厅级干部,他表现得再客气,这话一出口,也是带了点不容商榷的语气,毕竟管着偌大的省科委,颐指气使惯了。

“我的事儿,就是想打一些机井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他对科委的现状,再是清楚不过了,目前国家很重视,拨款也多,但这个拨款的去向,是保障几个重点方面。

在十五计划中,列了不少重点项目,有火炬计划也有星火计划,还有创新基金,但是这个重点项目划得比较死。

按说这是国家体现宏观调控的一面,充分地考虑了一些重点的科技发展方向,引导的味道非常重,但遗憾的是,科委掌握大资金和大项目审批的经验太少,相关的管理和流程也上不去。

这就导致了他们审批项目和花钱的时候,产生了一种变态的执行力,只要是重点项目,花再多冤枉钱,认了;你的项目再好,跟重点项目不怎么搭调,我们也不会扶持。

这个现状的产生,其实不仅仅是科委自身的问题,其他行局的影响也有不小的关系,他们看到科委热了,也眼红——钱就那么多,给了科委,别人钱就少了。

所以他们就纷纷建议说,你们现在手里有钱也有权了,一定要保证紧跟国家政策啊——怎么保证紧跟政策?这太简单了,保证政治正确嘛。

这个建议不能说是错的,但是很多人是欺负科委贫儿乍富,就坐等着看科委的好戏——本质上讲,科委跟别的行局有所不同,科技这个东西,是讲究个想象力和创造力的。

那十五计划什么的,重点项目值得重视,但更强调的,是大方向的引导。

提建议的人硬要拿条条框框困死科委,以向上面证明:重视科技发展是没有错的,但是重视科委是没有用的,他们不接地气!

倒不如把这钱,分给各家,我们也能搞个科技处出来的。

更悲催的是,科委的人意识不到这一点,或许有人意识到了,但不敢去尝试突破——现在的权力来之不易,大家要懂得珍惜啊。

殊不知,这就背离了科委存在的本意,或者说政务院设立这个部门的本意。

私货夹杂完毕,陈太忠对科委的事务很熟悉,就知道这个地方虽然号称钱多,但自主的、敢花的钱并不多——很多省的省科委,连凤凰科委都比不上。

但是话说回来,正是因为随意性大,有些小钱,那也是花就花了,而北崇需要的这一笔,算是小钱,于是他说得也很直接,“林业厅和农业厅也都在活动,不过科委是我娘家,就希望穆厅能给予支持。”

“只支持你,倒是好说,”穆桦毫不含糊地点点头,然后直接问一句,“但阳州那些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要一百口井,市里发现,他们也有类似需求,”陈太忠严重讨厌阳州搭车,但是他得给李强留点面子——老李对他支持不少,谷珍对北崇也算配合。

所以他大致地介绍一下情况,最后总结,“……欧省长砍了一半,阳州就只有一百二十口井了,我北崇只有六十口,数目不大了。”

“这数目也不小,”穆桦端起水杯喝一口,然后发话,“我能给北崇拨款……其他地方,你觉得我该不该拨?”

郭主任做为撮合人,一直在旁边坐着,轻易不肯说话,但是听到这个问题,也禁不住暗暗吸一口凉气——穆老大怎么这么客气?

凭良心说,穆桦一直是很平易近人的,有些事情也不怕跟人直接讨论,至于省厅领导的架子,他是省政府组成部门里,最没领导架子的,给客人端茶倒水,也是常见的事儿——本来就是文化人,又是从科委艰难年代过来的。

但是穆老大,是属于那种虽然听得进去话,骨子里有主见的那种人,一般情况下,他可以耐心听取意见,可在他熟悉的领域里,不会去主动征求意见。

这个问题问得,就有点太没主见了,郭主任禁不住就要想:你就算要防陈太忠坏事,也不至于这样吧?

郭主任巴结陈太忠,是防备有朝一日能用得上此人,为自己积蓄人脉,但是到了穆老大这个层次,这个因素就要小很多了,诚然,陈太忠可能帮省科委争取到一些项目和资金,可省科委老大也不是白给的——部里怎么还没点关系?

所以一般来说,穆桦可以对陈太忠客气——因为有些人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但是客气到这种程度的,大约不应该是这么简单的原因。

“阳州其他地区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他很想说一句,那些地方关我鸟事,可是转念一想,老穆你问我一次,我也不能藏着掖着,大不了就是你不答应,“敬德、北郭和五山,都跟北崇有着比较密切的联系,其他县区我不太熟悉。”

“敬德、北郭和五山,”穆桦点点头,重复一遍,然后表态,“那我省科委优先保证你们四个地方了……其他地方再说。”

“谢谢穆厅的支持,”陈太忠笑着端起茶杯,“我以茶代酒,敬您一下。”

穆桦笑着摇摇头,“我是你娘家人,不用客气……没有别的地方了?”

陈太忠为了表示稳重,想了一想才摇摇头,“暂时是没有了……穆厅,轮到您指示了。”

“啧,这叫我怎么说呢?”穆桦咂巴一下嘴巴,又看一眼郭主任。

“我去要点啤酒,陈书记喜欢晚上喝点,”郭主任站起身来,他察言观色的能力不算强,但也勉强及格。

待他离开之后,穆桦才轻喟一声,“太忠,不怕你笑话,都不是外人,我得向你取点经。”

“有事儿您吩咐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取经,他真的不怕,怕就怕对方求援——老穆要说,我得向你求点援,他就不敢这么表示了。

“你把凤凰科委搞得很好,大家都知道,”穆桦摸起一根烟来点着,居然都忘了散烟,可见他思考得很用心。

“侥幸而已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也想抽烟了,不过这个时候点烟,那便是无声的抗议了,而老穆这个人还算不错——目前看起来不错,所以他忍着。

“这不是侥幸,是你有这个能力,”穆桦轻喟一声,又摇摇头,好像要甩去什么东西一般,“而我现在管理的省科委,比较……死气沉沉。”

“我可没有这种感觉,”陈太忠很果断地摇头,“像郭主任这些,都是很有活力的。”

“终究不是大智慧,”穆桦沉声发话,然后他发现,自己的话似乎有歧义,影射他人小聪明,于是又补充一句,“缺少一种统管全局的眼光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摸出一根烟来点上。

“哎呀,忘了给你散烟了,失礼,”穆桦见状,又笑着伸过来打火机,不容拒绝地给年轻人点上烟,“实在不好意思……我现在就是想请你帮着会诊一下。”

“会诊啊……”陈太忠骨子里就不是很注重小节的人,眼见穆老大说话直接,他也就甩开了那些不必要的客套,沉吟一下,他缓缓回答,“可是我对省科委,了解得不是很多。”

“那你先讲一讲凤凰科委吧,还有天南科委,”穆桦笑着发话,“对省科委,你想了解什么,也只管说。”

“这个,说起来话就长了,”陈太忠想一想,将他从去了科委,第一次要装修费开始说起,然后是跟市教委合作搞的统一采购,再然后是找来投资商,帮忙牵线发展高科技企业。

再后来是科委自己开发产品推销,以后就是支光明和博睿的钱到账,从柜员机、公交卡到疾风车和素凤手机,再加上现在非常火爆房地产。

这一通讲,说了足足有二十分钟,直到郭主任拎着啤酒回来,都还没有讲完,而且这还是简单的讲,很多细节是一笔带过。

“这么来说,凤凰科委的高速发展,是建立在你们有强力的造血机能上?”穆桦待他说完,若有所思地问一句,然后略带一点遗憾地摇摇头,“我们够呛。”

“造血机能只是一方面,但是必须得有,”陈太忠点点头,顺手打开了一听啤酒。

他其实是个好为人师的性子,穆老大愿意请教,他也愿意说,“要以科委的本质来说,只是一个甄选和执行机构,但是我很直接地说一句……计划经济的时候,这么搞可以,但是市场经济了,你没钱,谁听你的?”

“唔,”穆桦点点头,“你继续。”

“现在上级拨下来的钱,很多时候要听上级的指派,自己做主的空间不大,而且担心,一旦做不好,就要不到更多的钱,”陈太忠顿一下,见对方没有说话的意思,才又继续。

“只有自己具备了造钱功能,花自己的钱,才能不看人脸色,实现良好的循环,凤凰科委最多的时候,借了九个亿的外债。”

“咝,”穆主任和郭主任闻言,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地级市科委,现在的省科委,也没胆子借这么多,陈太忠这能折腾,真不是吹出来的。

事实上,省科委就算敢借钱,怕是也借不到九个亿,有些经验,真的是借鉴不来的……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