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7章 峥嵘岁月

第四千三百二十七章 峥嵘岁月

“这九个亿,其实科委没有一下花完,有两个多亿借给省里了,”陈太忠继续说话,“为了防省里不还我,我跟省里要了块地皮做抵押……他不还我,我也得还人,这个不能含糊。”

穆主任和郭主任对视一眼,都在对方眼中,看到了浓浓的无奈——真是不好学得来,连省里要钱,都敢跟省里要抵押。

“现在,科委的外债已经还完了,没用了几年,”陈太忠侃侃而谈,“因为我们有钱,所以甄选项目和扶持的时候,没有太多的外界因素干扰,也就保证了良好循环。”

其实他对科委的现状,有相当的思考,“所以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下,造血机能是一定要强调的,科委想要保证权威性和影响力,就不能只是一个执行机构,要发展自己的产业。”

事实上,科委做为一个单纯的执行机构,也不错,但是在这种经济挂帅的年代里,手握大资金,没有绝对的力量保驾护航,根本走不远。

所谓的科技,都有自己的范畴,建筑上的创新,可以由建委来管,农业上的创新,农业上可以管,工业上的创新,工业上可以管。

既然大家都能管,为什么资金拨付,要由科委说了算?我们搞个科技处不行吗?

可以说,自打科委开始强势崛起,面临的就是其他行局的包围夹击,人家都是做专业的,要说权威性,不比你科委差多少。

而且这些行局,就都有自己的企业了,不管是造血也好,失血也好,总是有企业,有相关技术人员,有长期形成的监督管理机制,你单单一个执行机构,拼得过别人?

“可是现在……是国退民进的基调,”穆桦想一想,很认真地发问,“国企的难管理,也是众所周知的,做科学技术的人,搞生产管理不是强项。”

你是想问我,怎么样才能保证造血机能,陈太忠听得明白,不过若真是这么问,就问得太弱智了——任何一家国企都想搞好,哪里有通用的答案?

所以他很直接地回答,“国企肯定是难管理,这个是要下辛苦的,但是咱们科委有个长处,那就是对先进技术的敏感性,对科技发展的前瞻性,相比那些小手工作坊,咱们有资金,有技术壁垒,发展起来不难……关键是大家都要有发展的决心。”

“啧,决心,”穆桦听得嘬一下牙花子,他就算是很能直言的人,有些话也没办法说出口,决心好下,执行却难,科委这几年有钱了,多少子弟都开始搞高科技公司——难得见一点荤腥,能啃就啃,至于说以后……谁会想以后?

树还没长起来,肥浇得太多,根子上就开始烂了。

“有造血机能,也不能保证,扶持的项目都好吧?”郭主任不服气地问一句,事实上,这句话他是间接地承认——我们现在扶持的很多项目,屁都不是。

“那是,也有胡乱指挥的,我们凤凰就出现过,扶持的养殖中心,牛都是租来的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他将殷放的糗事,不点名地复述一遍,还有拟黑多刺蚁,“……但是这种情况一旦被发现,我们就停止拨付,钱是自己的,不需要考虑市领导的态度。”

“经验之谈,”穆桦点点头,又长长地出一口气,“好经验啊,但是你这个经验,我们不好学,找启动资金,就是一大麻烦事,还有就是企业的管理,也存在问题。”

不知不觉间,他跟陈太忠说话,就已经是平等对话的味道了——丝毫没觉得,这是一个来跟自己要钱的,我该端起架子。

“而且这么搞……承受的压力也有点大,”郭主任在旁边补充。

“没错,压力,”陈太忠重重地点头,“我最想说的是,科委想发展,造血功能还在其次,找点钱,用心一点,把企业经营起来就好了,最关键的,还是要顶住各种压力……来自上级和兄弟单位的压力,这个太考验人了。”

“啧,各种压力,压得喘不过气来,”穆桦肆无忌惮地感慨,丝毫不考虑旁边就是自己的副手。

“您这不算什么,我因为不让别人莫名其妙地分钱,被省纪检委带走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那是九八年,从水库上,抗洪抢险的第一线,直接把我带走的,那时候,我才仅仅是个小小的科委副主任,副处!”

“省纪检委……从抗洪抢险第一线带走个副处?”穆桦张大了眼睛,旋即无奈地笑一笑,大约是想到了什么,感觉很无力的样子,“这也太夸张了,后来没事吧?”

陈太忠被任长锁抓走的事儿,在天南都是禁忌话题,科技系统也绝对不会张扬——须知凤凰科委是部里的一面旗帜,怎么能宣传这种负面消息?

“没事,在里面请我吃满汉全席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然后一摊双手,很随意地回答,“我们市委书记把我接出来的,后来……我在医院昏迷了七八天。”

穆主任和郭主任初听这消息,面面相觑,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好半天之后,穆桦才叹口气,“像你这么玩命,凤凰科委要是不能发展起来,那就是老天不公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要我会诊,我对省科委不太了解,但是以我自身的经验看,科委想发展,就是抓这两点……第一,顶住压力,第二,自己要造血。”

那二位不做声,过一阵之后,郭主任才出声发问,“陈书记你搞经济也很厉害,有没有出资少,见效快,管理也比较容易……的造血项目?”

“真有这种项目,我都愿意花钱买消息,真的,”陈太忠苦笑着一摊手。

“好像凤凰科委搞的房地产就是这样吧?”郭主任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“这个倒还真是个路子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凤凰科委当年搞房地产,其实是误打误撞,最初是想搞科委的员工宿舍,后来张开封想搂钱,低价划拨了两块清湖区的土地,后来又是屈义山张罗此事,可屈主任后来又被纪检委带走了。

总之,凤凰科委的房地产公司,一开始并没有得到什么重视,纯粹是阴差阳错之下发展起来的,不过等房地产市场逐渐兴起的时候,科委手上已经有不少土地,现金流又足,发展起来就很方便了。

而时下房地产的发展,就愈发地兴旺了,孙淑英都跑到朝田来拿地了,但是陈太忠还真没想到这个,因为他总是下意识地认为,科委搞房地产,实在有点不务正业。

反正房地产能带来巨额利润,这是毫无疑问的,根据黑猫白猫的论调,他也认为,房地产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“你不说我倒没想到,这个绝对可以搞,”

“好像北崇……也在搞吧?”郭主任冲着他笑,他在北崇那几天,可不是白待的。

“嗯,是在跟别人合作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开始他还有点怀疑,老郭是不是看上哥们儿手里的地皮了,可是转念一想,你看上了,也得有资格掺乎进来呢。

所以他就继续满不在乎地为对方答疑解惑。

“科委搞房地产,嗐,”穆桦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显然也是很不以为然,

然而,终究是挡不住囊中羞涩,下一刻,他看陈太忠一眼,“房地产价格,现在已经不低了,陈书记你估计……还能涨到多高,翻一倍?”

03年的时候,房地产价格已经开始全面上扬,势头强劲,穆主任甚至觉得,房价已经畸形了,一栋框架结构的高层,建筑成本也不过才一千出头,卖到两千七八就算很赚了,不成想现在三四千一平米的房子,遍地都是,部分高档小区甚至突破了五千。

这样的价钱,真的就有点不合理了,穆桦没有怀疑房地产能牟利,但是他非常在意,这是不是概念性的炒作,只要价格虚高到一定的程度,就增长乏力,很可能横盘调整多年,甚至不排除下滑的可能——因为这利润实在让人看不过眼了。

当然,此刻买房子投资,肯定不会错,大家都知道房子要涨,就算涨不了多少,把房子租出去,那也是细水长流的收入。

但是想搞房地产赚钱,他就要考虑房价还能涨多少了,穆桦对省科委房地产的定位,是做每平米三千出头的中端市场——图个好卖,若是上涨乏力,会加重人们持币观望的心态,受影响最大的,就是中端市场。

“三两年内,一倍不可能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“三两年内涨一倍,新班子就出大问题了,”穆桦还真是敢说,“我就是问一问房价未来的涨势。”

“会一直涨的,缓慢而坚定,”陈太忠缓缓地回答,穆主任虽然是厅级干部,但是不接触房地产市场,有担心是正常的,而陈某人对这一块的接触,是真的不少。

而且他的消息来源很杂,有丁小宁的京华,有孙淑英,还有京城其他的衙内,以及陆海支光明等擅长炒作的商人,综合各方面消息,他可以确定地表示,“未来五年内,势头不会变。”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