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29章 做得说不得

第四千三百二十九章 做得说不得

“可是希望咱提高收购价格的,都是为北崇着想的,”罗雅平的情绪很激动,她大约是属于胆汁质性格的,“他们说,九块一公斤,都愿意卖给区里,看到外地人收麻,他们也为区里着急。”

“他们随便卖嘛,人傻钱多,难得有占便宜的时候,为啥不占呢?”陈太忠很苦恼地挠一挠头,“我不管那些收麻的,就是让大家随便卖……总不能让我在电视上讲话吧?”

“为什么不能讲话呢?这是统一认识的时候,”罗雅平恨不得揪住他去讲话。

“我一开口,麻价刷地就掉了,”陈太忠这个苦恼,真是没办法形容,他不会妄自菲薄,北崇跟苎麻大县慈清,以及敬德、五山和云中签有购销意向,手里资金也充裕,虽然在全国范围内,不可能太大地影响麻价,但是在本省内,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说句自不量力的话,他的决定,甚至可能影响周边几省的麻价。

他想让北崇的老百姓多赚钱,不过这话还不便明说,一时间,他居然禁不住想到了,自己曾经跟人争辩过的知情权。

原来如此,罗雅平终于明白了,然后她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,“年前是这个价钱,年后再说?”

“嗯,年后再说,”陈太忠点点头,年前的头茬二茬麻上市,对市场应该能造成足够的影响,若是有人铁下心思囤积居奇,对三茬麻还高价收,他不介意把收购价提高,哪怕他自己收不到多少,能提高对方的炒作成本,也是好的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罗区长点点头,站起身告辞。

第二天,她就来到了苎麻厂,找到相关领导交待一下,要是有人来厂里卖麻,你就让人告知,市场上的麻价高,可以卖向市场。

一斤差着一块多,谁有这么蠢。往苎麻厂卖?王厂长听得心里冷笑,一斤差上三五分钱,小户麻农或者感念陈区长,会把麻卖到这里……差这么多,区里又不管其他人收购。真当老百姓是傻瓜?

不过,他才被收拾了一遭,前些日子区里开会,陈太忠在会上不点名说了他一通,说个别干部眼里只有自己的坛坛罐罐,区里的决策,就当成自己的收益了。这个倾向是很危险的——你要真是自己挣到的,区里不眼红,但明明不是,你就别乱打主意。

这是对他的警告——辟谣不力。王厂长很清楚,回来之后就开了全厂大会,说有个别职工信谣传谣,这是不应该的。苎麻一进一出,是赚了钱。但是这个决策,是区政府下的,收购的资金,是区里找的,咱厂里能留下一成利润,已经不错了。

在会上,他也承认,自己对谣言的重视不够,还很坚决地表示,厂里也要搞个公示牌,以后相关决策,也会写告示上去。

这并不仅仅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,王厂长很明白,自己若是不能再很好地做出补救,这个厂长就干到头了。

所以他现在夹着尾巴做人,面对罗区长的指示,他表示一定完成任务。

事实上,虽然没有麻农来苎麻厂卖麻,可是来打听消息的人不少。

要说起来,农民们有时候真的很可怜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外地人在区里收麻,因为差价实在太大,胆大一点的就直接卖了,但是很多人并不明白,自己该不该卖——要不说,很多农民吃亏,就吃亏在眼界和信息量上了。

有人担心,这麻卖出去,保不齐就在什么地方扣住了,没准还要追究我的责任,也有人觉得,陈区长对咱老百姓不错,他这收麻价钱这么低,不应该啊,咱得先问一问清楚,看区里是怎么想的,然后再决定,卖给谁,怎么卖。

苎麻厂开始告知麻农,你们可以卖到市场上,王媛媛很快得到了消息,她对罗雅平不打招呼就这么搞,有点小小的不满,于是找到陈书记反应情况。

衣不如新人不如故,王主任对书记的心思很了解——就是想让北崇的麻农多挣钱,可是罗雅平你这么搞,苎麻贩子听到北崇苎麻厂半公开地把麻往外推,这不是帮着外人,打压北崇麻农的利润吗?

陈太忠对此倒是看得很开,老百姓获知情报的能力,比苎麻贩子差得太多了,北崇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,苎麻贩子随便就分析出来了,不会因为苎麻厂多了个告知,就降价多少。

只要陈某人没有公开表态,那问题就不大,就是他回答罗雅平的话——他若公开表态,那就相当于公然释放信号了,不乱才怪。

事实证明,他的想法没有错,直到九月底,苎麻的价格,才慢慢地开始回落,这一段时间的疯狂抢麻,并不是因为有人要继续炒作苎麻,而是麻企对新麻,有大量需求,再加上有人没抛完存货,随便托一下市,价钱就掉不下来。

这就是后话了,陈太忠现在考虑的是:能让王媛媛来告状,这罗雅平做事,也稍微有点激进了,你就不能像畅玉玲一样,踏踏实实工作,团结好同事?

现在北崇四个女性副区长,一直是大家热议的话题,而这四个副区长中,专业能力最差的,就是畅玉玲,但是同时,她引起的非议,却也是最少的。

畅区长很擅长团结同事,她对男同事的态度普通——身为一个相貌不太好的女性,跟男同事的关系,普通就很好,不过她团结女同事的能力,真的相当强。

而且她深知自己的短板,不懂就问,甚至有晚上十二点半,给陈太忠打电话的经历——因为天气炎热,绝大部分工程是晚上施工,畅区长偶尔夜里出来视察,遇到了问题,就敢随便打电话给陈书记请教。

陈太忠被她弄得哭笑不得,却又不得不认真回答,不管怎么说,人家一个女娃娃,都能大半夜出来检查工地,他还能计较什么?

因为他的态度和蔼,知道的东西也多,一来二去,畅玉玲越来越愿意向他请教,跟初来的时候那种远远避开的情况,大不相同了。

陈太忠才感叹,这畅区长待人接物的能力,要强于罗区长,不成想没过两天,畅玉玲就带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,来到他的办公室,“头儿,这是我的大学同学金珍,她家在朝田就是干工程,施工机械和熟练技术工人很多,能否让她也参与区里的建设?”

终于开始介绍关系户了?陈书记其实一直防着畅玉玲这一步,能在最后关头空降下来,又是第四个女性区长,若说没打算在北崇谋取利益,那真是鬼都不信。

因为这个原因,他本能地排斥畅玉玲介绍他人过来——有些头不能随便开,开了头容易刹不住,可是面对这种上门的请示,他又不好一点面子不留。

想一想北崇其他干部也在介绍自己的关系,像林桓那种正直了一辈子的老人,都要为自家亲戚谋取利益,小畅好歹也是个副区长,一定要区别对待吗?

陈书记摸起一根烟来,慢吞吞地点着,然后缓缓地发话,“按程序来吧,既然是小畅你的关系,我就还是那句话,同等情况下,优先照顾,尽量多用北崇人。”

“陈书记您放心,我是玉玲的同学,不会给她丢脸,也不会辜负您的信任,”金珍笑眯眯地表示,“只会比别人强,不会别别人差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拿起手边的报纸学习了起来,这女人的相貌,可以算中上,但是他一点搭理的兴趣都没有,反倒有点好奇——小畅你这相貌,和她常在一起,压力很大吧?

畅玉玲才没什么压力,她陪着自己的同学走下楼,洋洋得意地悄声发问,“你看,我说不用找别人,陈老大很给我面子,对吧?”

“那是,玉玲你面子够大,”金珍笑着点点头,“可得多给我点活儿。”

“你先慢慢来吧,”畅玉玲微微摇头,“他给我面子,我可不能掉链子,你家的施工队,大部分掌握在你哥手里,你拉起自己的人马来,我再考虑多给你点活。”

“我老爸开口,我哥才不敢说话,”金珍哼一声,她家是兄妹二人,老爸挣下老大的基业,她哥哥总想独吞,说什么嫁出去的就不姓金了,她自然是分外不平,所以积极地自己联系活,此次知道畅玉玲当了副区长,还分管建设,就找了过来。

“可是你一直干的是会计,”畅玉玲有点不高兴了,“先给你个活儿试手,有我帮你看着,你干熟了,再考虑多给你。”

“就是建筑那一套,很难吗?”金珍悻悻地撇撇嘴,“玉玲你以前不这样啊。”

“难倒不难,干好可真不容易,”畅玉玲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等你下了基层就明白了,接地气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
“我们的大才女都不懂,难道别人就很懂?”金珍奉承她一句,不过畅玉玲因为相貌不佳,大学里一直在努力学习,成绩确实也不差,“我看你们陈书记也未必懂。”

“他懂得比我多的多,现在基本上就是他带我,”畅玉玲不动声色地回答,心里却是一声轻叹。

PS: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