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0章 画个圈

第四千三百三十章 画个圈

畅玉玲的话说得不假,陈太忠原本是安排葛宝玲带她的,不过经过道桥公司事件后,畅区长就有意无意地跟葛区长保持一点距离。

她确实很会讨好人,但旁人若是以为她没有脾气,那就大错特错了,所以她再遇到一些事情,宁可先找陈书记商量,等闲也不去找葛区长。

金珍的施工队,是九月中进入北崇的,接的第一个活儿,拆除三轮镇的张家大院,并且在原址上修建新的镇政府办公大楼。

按说这种活儿,是三轮镇自己就干得了的,区建委动手,有点伸手过长了——这个办公楼,区里只拨款一百万,地方上自筹最少一百二十万,而林继龙又是看家看得紧的主儿。

事实上,林书记也打算三轮镇自己搞,他原本的计划,是花费两百万左右盖新楼,但是陈书记既然要给一百万,那他花个两百二十万,甚至决算可能是两百四五十万,也毫无压力。

三轮镇为此拟出了标书,报区里审批过关。

然后,就该招标了,不成想,在招标前两天,林书记找到了陈书记,“太忠书记,这个招标,我们想委托区里代我们招。”

这老抠门,居然想让区里代为招标?陈太忠琢磨一下,总觉得有什么说法,“那招标不管什么结果,你必须执行,付款不能拖延。”

“监理权要归镇上,起码要跟区里共同监理,”林继龙开出了条件,“土建得转包给我们,装修的时候,允许我们派员学习。”

要不说这个林书记。就是小一号的陈太忠,把自己那点坛坛罐罐看得特别重,自家一旦要出点钱,就很是要讨价还价。

可陈书记还就是喜欢这种性格,因为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,分外能理解对方的心情——不管怎么说,人家三轮镇是要出大头的,对吧?

土建工程,三轮镇搞起来。一点问题都没有,所以人家自己要搞,但是装修的话,三轮镇的装修理念,比区里要差。比之朝田或者京城之类的地方,就差得不能以道里计了。

总不能新办公室盖起来,就是很落后的,所以他们要学习,学习装修技巧,学习理念。

“这些都没问题,”陈太忠很痛快地点头。“但是……你怎么不自己搞呢?”

“唉,别提了,”林继龙长叹一声……

镇子里通过开会,敲定了盖新楼的决议。然后就有人联系搬家,又有人联系设计,因为罗区长对那些花花草草的很在意,大家就决定。咱们只拆房子,树木尽量少动。

不管怎么说。长了百八十年的树了,能保存下来的话,将来新楼一盖起来,也是绿树成荫,大家在里面办公也舒坦。

虽然有这样的顾虑,但是三轮镇早就在酝酿盖新办公楼了,该有些什么样的房间,布局又该是如何,大家都了然于心,所以设计之类的,很快就拿出来了。

新办公地点也落实了,那么接下来,就该拆旧房子了,因为区里有公示的习惯,镇里也学来了,所以就在院墙上写几个大大的“拆”字,姑且算公示。

不成想,写了“拆”字的第二天,大家来办公,就猛地发现,院墙上“拆”字的前面,被同样颜色的涂色,写了一个“不”字,合起来就是——不拆!

离着院墙不远处,张家父女以及几个族人,拿着相机在拍摄。

林继龙当时就想发火了,尤其是,周边看热闹的老百姓不少,大家指着“不拆”两字哄笑着,这尼玛是**裸的挑衅啊——有意见你可以提,不能这么篡改。

但是当着这么多父老乡亲,他若暴跳如雷,就是自己输了,尤其是,张家是台胞,他可以不理会,可真要说得罪——他还真没有陈书记那样的底气。

“处理一下,给大家一个正确的信号,”林书记淡淡地吩咐一句,没再多说。

中午等他出来吃饭的时候,院墙上的字儿又变了,在不拆后面,镇政府的人又加了两个字——不行,合起来就是,“不拆不行”。

镇里公示了,别人异议了,现在镇里又驳斥了,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林继龙原本以为,这种小儿斗气一般的事情,就该这么结束了,不成想第二天来上班,发现那四个字后面,又多了一个“吗”字,外加一个问号——不拆不行吗?

这次,看热闹的群众更多了,指着围墙哄堂大笑,实在太好玩了。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也笑了起来,你们三轮镇的洋相,还真够多的,“那你怎么处理的?”

“我就把字全涂了,这是公然否定政府决策,否定党的领导,”林继龙脸一红,讪讪地回答,“然后重新写了个拆,拆字外面又画了一个圈,再也不怕他们篡改了。”

“拆字外面……画个圈?好主意!”陈书记听得一拍桌子,“不能容别有用心的人混淆视听,抹黑嘲弄政府决策,这个先进经验,要大力推广。”

“不过这次,丢人也丢大了,”林继龙苦笑着回答,“所以请区里来主持招标。”

其实你还是顾忌张兴旺父女!陈太忠心里,真是明镜一般,想到林书记当初帮张家人说话,没准还落了什么好处,正好借这个由头,请区里出面,镇上的压力就小多了。

不过,明白归明白,做领导的就是要有担当,林继龙这老抠门居然让出这么一块来,陈书记也不能让他失望——拆张家的院子,原本就是他的主意。

有意思的是,后来有其他兄弟单位来北崇取经,发现大街上的拆字都画了圈,有人好奇地一问,然后就是众口称赞,还有人激动得拍大腿,“好经验,我们经常写个拆,后面就有人加上‘尼玛’两个字……真操蛋。”

话题转回来,因为招标权到了区政府,这是畅区长分管的,她又长袖善舞,跟其他领导关系不错,金珍就拿下了三轮镇镇政府的项目。

此刻,已经到了九月中,陈书记在紧张地筹备第二届苎麻文化节,他是总指挥,分管农林水的罗雅平和科教文卫的谭胜利是副总指挥。

上一次文化节请来了惠特尼?休斯顿,虽然不算特别隆重,但是最后她在雨中跳舞的一幕,自然洒脱酣畅淋漓,不少人评价很高,认为是真实的情感宣泄,是最难得的。

所以这一次,就有不少圈内人对这个文化节表示出了严重关切,纷纷打听会有什么重量级人物登场,以决定行止。

甚至有个别大腕说了,只要你请,我就去,须知十一是演艺圈的黄金期,人家这么表态,是相当难得了——主要是陈太忠的口碑也在那里放着,成功地组织了天南省春节联欢晚会,以及首届天南省黄酒文化节和北崇苎麻文化节。

类似的活动,成功地举办一次不算什么,甚至两次可能也不算什么,但是成功地举办了三次,这绝对不能用侥幸来形容的,所以那些大腕问都不问请了什么人,直接表示要来,也不是轻率的举动。

而北崇的民众也很兴奋,就期待着再来一次盛宴,有若去年一般盛大,在这个相对落后的县区里,没有人去说花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钱财——他们在意的是北崇的荣耀。

陈书记觉得,自己亚历山大,前三次他已经把世界知名的腕儿请得差不多了,虽然还有一些可以请,怕是要真刀实枪地花银子了,但是……他不能这么浪费,北崇还很不富裕。

其次就是,北崇苎麻厂到现在为止,新麻的收购数量还是零——事实上,还是有百十家小户麻农,愿意把麻卖给区里,不为别的,就为陈书记仁义。

但是在苎麻厂再三再四地推辞下,他们终究是没有如愿,其中有人说,那我们也不卖,再等一等,等区里涨价。

苎麻厂的人这时已经知道了关窍,就气得骂他们,陈书记不公开表示,就是想让你们多卖点钱——再等一等,麻价没准就落了……咋就是一帮死脑筋呢?

陈书记为啥不公开表示呢?有人硬是转不过这个圈来,于是接着请教……

总之,没收到苎麻的北崇,搞这个文化节,感觉总是有点奇怪的样子,不过更令陈太忠郁闷的是,天南省委书记蒋世方说了,北崇邀请来的明星,来天南客串一下。

杜毅从天南走了,蒋世方如愿地升职,新省长叫苑明,是紫家的人,同时,常务副省长范晓军也被从天南调离,去外省就任副书记了——蒋世方升任天南一把手,黄家的势力大涨,那么,铁杆黄系范晓军就得被抽走,有涨有消,才是政治斗争的精髓。

而且范晓军走了,天南没谁占了便宜,乌法调过来个副省长接任,按说外地人来天南直接常务副,太容易引起本土势力的反弹了,但是对这个委任,大家却没什么说的——这位出身团中央,原本是要升乌法副书记的,出了点技术原因,就来天南了。

这一番博弈中,最不满意的,肯定就是许绍辉了——他原本是要争这个省长的。

算上他在陆海被人摆一道,这就是两次被人阻止了进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