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2章 难觅绝对公平

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

卖指标和门口卖煤炭,性质不是差不多吗?

不一样,完全地不一样,卖指标就是自己没有能力购买煤炭,买煤炭这笔钱,都要别人来出,别人也知道你没钱,一个指标就是一二十块钱。

要是你有钱,买下了煤炭,煤炭的所有权归你了,你愿意卖给谁,在于你看谁顺眼,那么,这个价钱就能起来,一吨煤赚个五六十的,轻轻松松,一家五口人,就能赚个两三百。

而没钱的五口之家,不过几十块,一百块就顶天了。

王媛媛对陈太忠的心思知之甚详,坚决防人卖指标,不过她存了立威的心思,事先不说,所以能当场捉住八起——至于可能有漏网的,那也没办法。

对于捉住的人,她只是要求对方在门口协助管理大车三天,或者交五百块押金走人——北崇人的便宜,不是那么好沾的。

一般人会选择干活,干活的时候,顺便就说了自己的冤情,不少人闻言,就收回了心思,但还是有不开眼的。

老百姓还是穷啊,陈太忠叹口气,因为没有本金,区里给的福利,你们都卖不起价钱去,可是北崇又没有富裕到平白每个人给一吨煤的地步。

不过还好,哥们儿手里还有一套完整的体制,他在酒桌上指出,“七天以后叫停吧,煤炭指标发放到各个乡镇……不愿意要指标的或者没钱的,一个人补助八十块钱,你拿个方案出来。”

这就是人为抬高行情了,王媛媛听得明白,事实上,她也觉得那些人在煤站门口就把煤低价卖了。有点可惜了,“可是……前面有些人卖煤炭,价格比较低。”

“区里发的是煤,是让他们回去烧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前面能一眼抓住商机的,都是聪明的,但是……他不能让老实人吃亏,聪明人反正也是赚了。区里又没鼓动大家倒卖,你赚得少怪得谁来?

正经是发点福利都这么让人不安生,啧。

“赵书记托我问一下您,能否卖给北郭点煤炭,他们那里也炕烟的。”王媛媛犹豫一下,还是把这话说了出来。

赵根正啊,陈太忠心里明白,老赵不好意思直接给他打电话,丫走得太无声无息了,而且老赵的位置一直比他低,两人不存在平等对话的可能性。贸然打电话提要求,倒更像是挑衅了——挑衅他陈太忠,巨中华也没这个胆子。

所以他微微点头,“等十八万吨煤炭撒出去。他们可以去市面上买。”

结合前面的事情,十八万吨未必有,肯定有不少人更愿意选择八十元钱,但是十万吨是差不多的。这个量的煤炭撒下去,阳州区区四百来万人口。怎么也能消化三个月吧?

“不够,”王媛媛摇头,“外面收煤的,可不止是阳州的煤贩子,还有章城搞蜂窝煤的,王家奇也给我打电话,希望能买些煤。”

“利阳计委主任?”陈太忠眉头皱一下,利阳和章城,都是离北崇比较近的,但是再比较近,也是其他地市了,“现在就缺煤缺成这个样子了?”

“收煤的还有地北人呢,”王媛媛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被咱恒北人欺负到不行,后来还是在物流中心找了司机做保镖……海芳区长肯定要保的。”

这话她说得很轻松,但是其间的过程绝对不轻松,这场发生在北崇的纠纷,北崇人不会过问,就是阳州、章城人和地北人在抢夺资源,地北人见势不妙,托庇到北崇人翼下求保护。

但是王媛媛没理由干涉此事,争夺的人越多,对北崇越好——价钱才能起来,至于说刘海芳保物流中心的司机,那也是必然的。

“我是问你,真的很缺煤吗?”陈太忠有点挠头了,女性干部就是这点不好,思考问题的时候,抓不住重点。

“以北崇为中心划个圈,半径两百公里之内没有煤矿啊,”王媛媛很认真地回答,“周边的煤,都跟阳州卖的煤差不多,品质特别差,还有人卖煤的时候,故意掺进去煤矸石,大家没有选择的……现在能稳定供煤的,就是咱北崇。”

“十八万吨不够?”陈太忠又问。

“不够,”王媛媛果断地摇摇头,她这个计委主任,还真是没有白当,“十八万吨,也就是两个月的用量,王家奇张嘴就是一个月三万吨,要三个月的,他那儿有个很小的电厂。”

“现在这时候,咱只能管自己,”陈书记听得心里窃喜,要说用煤,老百姓真用不了多少,最多也就是蜂窝煤这种的,这还得是城镇居民,但是工业上用煤,那就没底儿了。

别说电厂,电解铝电解铜合成氨炼铁炼钢烧玻璃烧水泥,哪个不是吃煤的大户?哪怕就是烧砖头,用煤也不少。

你煤炭紧缺?对不住了,哥们儿就是捏着不卖,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赵根正离咱这么近,想一想办法,高价买点煤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他保证一两烟叶都流不到外面,”王媛媛苦恼地叹口气,“我让他跟您说。”

这就是强调北郭和北崇的合作关系了,像花城、云中之类的地方,只是不管烟叶的去向了,只要省里能提高烟叶的收购价,烟叶卖到哪里,还真是两说。

虽然省烟不可能大幅提高收购价——要提高早就提高了,但赵县长的潜台词不言而喻,看在党国的份儿上,拉兄弟一把,陈太忠想一想之后,点点头,“他要多少吨?”

“一个人半吨,”王媛媛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一吨三百二、三百三都好商量。”

“做梦吧,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“机井的事儿,我都在穆桦面前帮北郭说情了,这人呐……要知足!”

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,陈书记在煤站吃了饭之后,直接跑到卢天祥的金属加工厂睡一觉,图个清静没有人打扰——不成想还没合眼,就被刺啦啦的切割机和打磨机的声音吵醒,索性找到不远处卢天祥老爸的大棚,接着睡。

这一觉睡得踏实,醒来之后,他又看一看大棚的长势,三点左右的时候,回到干部培训中心,看节目的彩排。

第二届苎麻文化节还有十来天,不过有些伴舞的团队,已经开始练习了,陈书记进去看一阵,发现居然还有个小品,于是就多坐了一会儿。

可是这个小品的风格,他不是很喜欢,于是他对身边的陈文选交待,“小品这个东西……可以通俗,但不能低俗,你看这个小品,一共骂了多少次人?”

“没有好本子啊,”陈部长苦恼地叹口气,“我觉得总是歌舞之类的,有点单调了。”

“其实咱们不具备搞综合演出的能力,而且苎麻文化节,歌舞就挺好的,能穿苎麻服饰,视觉效果好,”陈太忠指出其间的差别,“小品就一般了。”

“这是为国庆文艺晚会准备的,不上展示台,”陈文选笑着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巴黎的模特,还得几天才能过来?”

“得那么几天,我还联系了国内模特经纪公司,估计这一两天就会跟你联系,”陈书记摸出一盒烟来,递给对方一根,“明年年初,党委也出几个人,一起去欧美看一看时装周。”

陈太忠来了北崇之后,因为抓苎麻行业,区政府领导出国考察已经是惯例了,不过今年的畅区长和罗区长都是刚上任,就没有搞这个,而陈某人现在是党委书记了,就给党委领导也发点福利——大家都开阔了眼界,就能更好地集思广益。

反正苎麻今年赚得多了,把一小部分钱用在这个上面,相信不会有人歪嘴。

“这可是好事儿,”陈文选听得就笑,对于区政府这个福利,党委早就眼红了,隋彪也曾经试图搞过,不过终究是囊中羞涩,就推后执行了——政府去的是欧美,看的是时装周,党委总不能新马泰三日游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党委出国旅游,排第一顺位的,非他这个宣教部长莫属。

“去时装周?那可是太好了,”旁边有人接话,陈太忠侧头看一眼,却是畅玉玲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。

就在这时,一个气场强大的声音发话了,“陈太忠,你总算不是在开会了。”

“蒋主任有什么指示?”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发问。

“我哪儿能有什么指示?是恳求,”蒋君蓉扬着下巴,似笑非笑地走了过来,从她脸上,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恳求的意思,“陈书记你高升了,看不起老朋友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“高升的是蒋书记吧?”陈太忠也火了,不过想一想周边都是北崇人,他还要注意形象,于是硬生生压住心头的火气,“恭喜了,蒋主任,现在我都没资格跟你平等对话了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的?我现在是专门过来找你,都找不到,”蒋君蓉眨巴一下眼睛,她公然地含糊自己曾经派人打电话给他。

“你可真是个出息的,”陈太忠没办法跟她辩解,在他的地盘上,蒋君蓉调戏他没有压力,而他则是要考虑种种流言,“懒得理你,没兴趣跟你合作。”

“我跟你谈公事,跟感情因素无关,”蒋君蓉扬着下巴,冷冷地发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