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3章 关心方式

第四千三百三十三章 关心方式

蒋君蓉个头高挑,艳丽中带着浓浓的冷傲,穿的也不是办公装,是浅棕色带暗花的长摆短袖衬衣,下身是下垂感极好的暗纹亚麻筒裤。

筒裤很严实,但是偏偏地,大家都能感觉到,那里面藏着的,必然是一双修长而笔直的长腿——裤子从上到下直挺挺的,就是人们常说的,衣服架子的感觉。

有那么一种女人,纵然穿得严实庄重,雍容得体,都能让人感觉到内在的隐隐诱惑。

她站在那里,强调一句“跟感情因素无关”,陈太忠恨不得上去踹她两脚。

可是北崇土棍看到这一幕,登时傻眼了——这俩人的对话,信息量有点大啊,这是因爱成仇喜新厌旧呢,还是喜新厌旧因爱成仇呢?

就在此时,有人说话,“陈书记,咱们不是要去看武水的疗养院吗?”

说话的正是畅玉玲,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太忠。

“嗯,走吧,”陈太忠点一点头,转身向外走去,畅区长抬脚就跟了上去,还有意无意地看蒋君蓉一眼。

蒋主任不屑地撇一下嘴,丑成这样,也好意思跟我显摆?“我也去,逮到你一次,可真不容易。”

陈太忠开的是那辆奥迪a6,蒋君蓉这次来,也是一辆奥迪a6,两辆车一前一后,一个小时出头,就来到了疗养院工地。

工地在白凤鸣时期就开始建设了,施工队也是以前的,畅玉玲并没有做出调整——事实上,这一点也是很罕见的,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时候很多。

不过在近期的北崇,这也算惯例了。有一个强势无比的陈太忠在那里,大家也愿意强调一下,施工中的延续性还是很重要的。

时近下午四点半,正是热的时候,不过这两天老天有眼,阴天很多,现在的天气也阴得厉害,仿佛随时能下起雨来一般。

几个人就在工地上随意地走着,旁边还有人过来解说。畅玉玲顺便就问起了这个疗养院的设计——她一直不是很明白,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为什么要搞这么庞大的建筑群。

而且这个建筑群里,独栋的小别墅很多,她承认这个山水很好。但是区里为什么会认为,这里一定有人来住呢?

“您可是说过,奢侈品的利润再大,也赶不上必需品。”

“北崇总是要有点高端消费场所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对这里有长远的规划,“先把建筑和规划起来。装修什么的,可以慢慢来。”

“只是建筑的话,那倒是用不了多少钱,”畅玉玲点点头。“最费钱的是基础设计建设和装修,这样下去,明年十一之前,就可以开业了。”

“争取五一之前开业吧。这里可是避暑胜地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。“等开业以后,我联系些名人来捧场。”

“开业以后?”畅区长皱一皱眉头,“不该是开业的时候吗?”

“开业的时候,就太集中了,服务业这东西,细水长流的好,”陈太忠摸出一根烟来点燃,顺便拉一把畅玉玲,“小心,钉子……走路也不看。”

他俩一问一答地说着些没营养的话题,蒋君蓉听了一阵之后,实在忍不住了,“我说陈书记,我是真心想跟你谈合作的,你邀请来的国外明星,我们也可以出一部分费用。”

“外国明星……你邀请了几个?”陈太忠斜睥她一眼。

“两三个三流的团队,”蒋君蓉很坦然地回答,也没觉得有什么难为情,“我的资源可以跟你共享。”

“我也请不到太好的,”陈太忠轻吸一口烟,淡淡地发话,“本来以为能再请来惠特妮休斯顿,但是她告诉我,明年可以来,今年……有**。”

惠特尼可是得了他好处的,陈书记一向认为,请她来不算大事,可人家就是这么回答的——今年**的影响,实在是太大了,无处不在。

“只是借口罢了,”蒋君蓉傲然地哼一声,不过事实上她知道,这个原因是客观存在的,由于首都在最初的应对上,采用了一种极端不负责任的方式,导致国家形象受到了严重的损害,这个后果,短期内不可能完全消失。

陈太忠也无意跟她争这个,“北崇今年主打的内容,是时装展示,我不想为邀请外国明星,花费太多的资金。”

“可是我怎么听说,奥组委打算帮你牵线?”蒋君蓉微笑着发问。

“只是一种可能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据说奥组委有这个意思,但并没有直接联系他,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传言来自于哪里。

不过传言为真的可能性很大,08年就要举办奥运会的城市,今年爆出的疫情以及在疫情面前的不作为,严重地损害了城市的公众形象,必须尽快扭转。

危机公关一启动,总是要有人配合的,不过陈太忠对此兴趣不大,“就算撮合成功,费用还得北崇自己出……领这种情,我吃撑着了?”

“看,不装了吧?”蒋君蓉不屑地哼一声,下一刻,她就诧异地发问,“他们不给钱,你不会跟他们要?在首都你怕谁啊。”

“麻烦你搞明白一点,那是奥组委,全国都要支持的地方,我敢去揩油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想到自己跑赢了韩国人,结果一分钱都没拿上,他心里就是不尽的怨气,“一百万美元说不给就不给了,能跟他们讲道理?”

正说着呢,一转弯,看到一个工人正手持解放鞋,啪啪地抽打另一个人,畅玉玲登时低喝一声,“住手,怎么回事?”

“啊,”打人的那位闻言,愕然回望,手里却是不停,抓着那位的左脚,啪啪地往**的脚心上抽着,“他踩了个钉子……给他放血呢。”

“钉子?”畅玉玲左右看一眼,果然,两人身边不远处有块木板,木板上有几根或直或弯的钉子尖**着,足有六七个厘米长,因为前两天下了两场小雨,钉子上也是锈迹斑斑。

“这赶紧去医院啊,”她走上前看一眼,发现钉子扎得太特别深,登时就急了,“你拿个鞋底子抽,管用吗?”

“管用,”抽打的那位点点头,“去医院?庄稼人哪儿有那么娇气……把血打出来就好了。”

“上面可能有破伤风病菌,”畅玉玲气得叫了起来,“你懂个什么?要死人的!”

“我知道,白求恩就是那么死的,”这位点点头,别说是庄户人家,《白求恩大夫》这电影,只要岁数大点的都看过,影响力比不上《红灯记》也差不多,“把血打出来,就没那个病了。”

“太忠书记你看,”畅玉玲气得扭头看向陈太忠。

“是有这么个说法,”陈书记点点头,心说这小畅还是有点大惊小怪,民间的土法子多着呢,而且他也不止一次见过这么处理伤口的,“鞋底子的用处多呢。”

“怎么可以这样呢?”畅区长难得地认真了起来,她为民工的麻木而恼怒,也有点不满意陈书记这轻描淡写的态度,“这么做有科学依据吗?”

“依据?有啊,”那被抽打的民工忍不住了,“这就是个赤脚医生给的方子,整个恒北的工人都知道,我说姑娘……是我脚扎了钉子,我都不怕,你怕个啥?”

“就算你不怕死,我也不能让我的工地上出现这种事儿!”畅玉玲大声嚷嚷了起来。

陈太忠真是没想到,小畅还有如此暴烈的一面,不但不听领导的,也不听当事人的,简直是……一意孤行嘛,这个态度可是不好。

“畅区长,一般没事儿,”工地负责人见状,连忙过来打圆场,既然归畅区长管,他也不好打包票,“庄户人家,皮糙肉厚,这打疫苗……不是还得花钱吗?”

“疫苗的钱我出了,”畅玉玲坚持她的观点,又小心地看陈书记一眼,“安全施工,来不得半点含糊……您说是吧?”

你让我怎么说你?陈太忠无语地翻一翻眼皮,不接地气真可怕。

不过小畅体现出来的,还是对群众的关心,他也有义务在群众面前,帮忙维护小畅的威信,最后还是叹口气,“你要这么想,那随便你吧。”

“陈书记,”畅玉玲听他这么说,伸手将他扯到一边,低声发问,“我这么做真的不好?”

“往好里说,你是关心人,往坏里说,你是瞎指挥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你尽了提示的义务,不要再掺乎什么出钱之类的,人家自己都不担心……你考虑过他们都是日工资吗?你考虑过自己的冲动,只会让人感觉你幼稚吗?”

“可是……万一破伤风呢?”畅玉玲呆呆地看着他,怯怯发问,“你说过,咱们是为人父母啊。”

“孩子有自己的判断能力,你还能管他一辈子?”陈太忠淡淡地反问一句,“你放心,只要有人是因为类似原因,破伤风而死,他们会比咱们更上心……你已经尽了告知义务。”

他的话有点无情,但事实原本就是如此,男人的心肠,总是要比女人硬一点。

“我知道了,”畅玉玲点点头,然后声音略略大了一点,“原来用鞋底子抽打,这么管用。”

“那是喽,”一个农民工坐在砖头上,叼着烟袋发话,“鞋底子有九大用法,畅区长晓得几种啊?”

ps:??又断网了,无语中,提前发了……大声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