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5章 紧俏

第四千三百三十五章 紧俏

巨中华的迟疑,也就是那么一瞬间,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:陈太忠应该也知道我们的目的,这是想当众说开,一次性解决问题?

身为李书记曾经的大秘,巨书记很有信心私下达成一致,不过人家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会回避——真心丢不起那人。

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听说北崇放开煤炭储备了,想从北崇买点煤炭,价钱好说。”

“价钱好说?”陈太忠轻轻颔首,“你要多少?”

“太忠,价钱好说也得合理啊,”巨中华马上笑着摆手,他抠字眼也是专家级别的,“你区里卖是三百一吨,厂门口煤贩子的收购价,最高也就是三百六……咱是友好合作县区,不能高过这个吧?”

要说这话也是言之有物,由此可见,赵根正前两天开价三百二、三一吨,也是寻了个参照物——我们可以比北崇人价钱高,但总不能高过煤贩子。

像北崇收苎麻也是一样,北崇价格最高,合作县区其次,最后才是其他地方的麻农。

“肯定比这个高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你根本就选了一个错误的参照物,“奚书记开价三百八一吨,我也最多只考虑五万吨。”

“三百八一吨?”巨中华淡淡地看一眼奚玉,“敬德最近发展得很好,北郭只能羡慕了。”

“敬德比北郭差远了,”奚书记笑眯眯地发话,心里却是暗哼,你消息不够灵通,就别随便发话,一个小毛孩,也跟我呲牙咧嘴,若是没有李强,哪个认识你是谁?“只不过北崇现在的煤价都到三百八了,我只能按这个价钱走。”

“北崇的煤价三百八了?”巨中华眼睛一张,下意识地重复一遍,这不科学啊。

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,陈太忠和奚玉不做声,白凤鸣也不会多事,剩下的人都是北崇干部,区里老大在场,谁有胆子乱接话?

巨中华顿了一顿,见没人回答,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原因,我这漫无目标地发问,有点狂妄了,于是冲王媛媛微微点头,“王主任,北崇的煤价上涨了?”

“煤价没有上涨,”王主任缓缓摇头,“但是群众把区里优惠价配给的煤,低价卖出,有违我们的初衷,所以下一步区里的计划是,不想要煤的群众,可获得八十元现金补偿。”

巨中华登时就无语了,原来北崇认为这是个漏洞,要堵住了,那么他的一番算计,就白下辛苦了——那些一吨三百五六收煤的,是钻漏子的主儿,北崇根本不承认这个行情。

事实上,不想要煤的人能得八十元钱,跟一吨煤卖三百八,还是有点出入的,怪不得奚玉很直接地以这个价格买煤。

就算这样的价格,在北崇周边都是公道的,要不然敬德也不会出手买煤,想到自己刚才还说,不能超过三百六,巨中华只觉得面皮上有点燥热。

他定一定神之后,才缓缓点头,“原来你们已经调整了政策,这一点我还真是不知道,闹笑话了。”

依旧没有人回答他的话,这本来就是北崇自己内部的便民政策,你外面人知道不知道的,很要紧吗?莫不成该通知你才算对?

沉默了大约半分钟,陈书记散一圈烟,这才缓缓发话,“三百八一吨,友情价,既然不是外人,我也不厚此薄彼,北郭也给五万吨,但是……亲兄弟明算账,一手钱一手货。”

“敬德也是一手钱一手货?”巨中华讶异地看奚玉一眼,三百八一吨,五万吨合小两千万呢,你敬德出得起这份钱?

“肯定的嘛,”奚书记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骂,尼玛你这是什么眼神?劳资穷归穷,但是跟北崇的关系好,你嫉妒都没用,“这是太忠不肯卖,肯卖的话,五十万吨我也吃得下。”

五十万吨,我也吃得下,巨中华心里明镜似的,目前煤炭紧俏的,无非是那么一些地方,吃下这五十万吨,他得消化三四个月,但是这并不要紧——煤炭还是会接着涨的。

不过这个行情,他心里知道就可以了,说出来的话,那他一开始的报价,每吨起码占北崇二十块的便宜,太不成体统了。

于是他苦笑着叹口气,“太忠书记,五万吨是少了点,北郭可是比敬德多着十来万人。”

“敬德跟北崇合作时间,可是很长了,”奚玉也火了,你瞧不起敬德,我还看不起北郭呢,“敬德的学生都在北崇返乡创业,支持地方建设……诚意是做出来的。”

我不就是说了一句敬德没钱,你还没完没了啦?巨中华埋头抽烟,也不看奚书记,心里却是相当地恼火,帮陈太忠压住我,你就能多要煤了?

殊不知,奚玉是觉得,敬德跟北崇最早展开全方位的合作,因为当初眼光卓越,所以骨子里就有种优越感,跟北郭都是五万吨也就算了——起码敬德可以分期付款,但是北郭想要超过五万吨,他不能坐视。

这倒不是他一定要压制北郭的数量,他只是借此表明,北郭若是过了五万吨,那我敬德还要争取。

他俩隐隐地顶上,别人就不好说话了,过了一阵之后,白凤鸣言简意赅地发话,“老区长,五山也要五万吨。”

白县长一向是谋定而后动的,那俩唇枪舌剑,他根本不掺乎,就是直接跟风要五万吨,可就这,也算间接地帮了奚玉一把——北郭你人再多,还多过我五山?我都只要五万吨。

巨中华终于不再说话,这一刻,他明白了一个道理,不管他再是县委书记,再是李书记的前秘书,可在这样一个联盟面前,他只是一个外人——当然,不是彻底的外人,北郭也是北崇的合作伙伴,但是他终究来得晚了,想要融入这个圈子,还要继续努力。

倒是陈太忠有点奇怪,“你们一人要五万吨煤炭,不怕挤爆阳州的煤炭市场?要我说,一个县区两万吨就够了,炕烟嘛,能要多少煤?”

“哪止炕烟?”白凤鸣笑吟吟地回答,“五山用蜂窝煤的就不少,还有几个小厂,最近煤炭供销紧俏,一直跟我嚷嚷。”

“市面上的煤,质量差,而且供货不能保证,”难得地,蒋君蓉笑吟吟地插话,“谁买煤找我,别说三百八,一吨三百二,五千五百大卡以上。”

“到货价吗?”巨中华眉头一皱。

“怎么可能是到货价?”蒋君蓉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素波提货价,先打钱,排队提货。”

“先钱后货,”巨中华撇一撇嘴,别看他和奚玉都号称能把煤卖出去,但那是要赚差价的,先钱后货,这钱赚得就不舒坦了,真有这心思,随便去哪个煤矿不行?

而且这煤炭运输如果找不到铁路关系,也是麻烦,超载的话,路上容易出事,不超载就成本太高——想贸然进入一个陌生行业,风险真的太大。

“煤炭现在就是这行情,”蒋君蓉扬着下巴,斜睥他一眼,“说实话,你们去跑,也就接触煤贩子,根本不可能知道煤老板长什么样儿……倒是运输上你们找太忠,能省一点。”

“蒋君蓉你已经喝多了,”陈太忠笑着一扬下巴,“掺她回去休息。”

王媛媛闻言,登时就站了起来,畅玉玲跟着站了起来,刘海芳迟疑一下,也跟着站了起来,倒是罗雅平目瞪口呆好半天,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管着娘子军,也不全是坏处啊,陈太忠一时间觉得神清气爽。

“玩笑,一个玩笑,”蒋君蓉一看,登时笑了起来,她再冷艳高贵,遇到这种事情,也不得不服软,要不然眼前亏是吃定了——尤其那丑女人,眼中满是怨恨,她丝毫不怀疑,这女人会在某个阴暗的角落,偷偷地给她几下狠的。

“其实陈书记很不容易,”她清一清嗓子,“煤炭这个行业水太深,你们自己够用,顺便能做点人情就行了,一般人赚不了这个钱。”

你还是回去休息吧,党代表才待指挥娘子军们动粗,猛地手机响起,看到是个首都的号码,他想也不想就接了起来,顺便就站起身来,“我陈太忠,谁呀?”

“小陈啊,我贾自明,”那边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,“吃了没有?”

“正吃呢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这首都人还就是喜欢问别人吃了没有,一点都不会与时俱进,下一刻,他就愣住了,这是……贾主任?“首长有什么指示?”

他一句首长不要紧,可是吓坏了在场的众人,一般而言,在大家的认识里,只有中央委员这个级别的,才能叫首长,“中央首长”嘛,但是大家都知道,陈书记不会把省里的任何一个领导称为首长——就算对马飞鸣这局委,他都不会叫首长。

而此刻打电话来的,居然被陈书记称为首长,这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大人物?

甚至,连蒋君蓉都是相当的好奇,王媛媛等人见状,暂时也不敢制造什么响动。

“哪有什么指示,就是随便打个电话,”贾主任在那边爽朗地笑一声,“听说北崇的苎麻文化节搞得不错,愿意不愿意为首都筹办奥运会,做点配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