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7章 眼见非实

第四千三百三十七章 眼见非实

北崇全区统一发放煤炭的补充决定,很快就通过了,不过,向其他三个兄弟县区提供优质廉价煤炭的议题,就有些争议。

像畅玉玲就认为,北崇对其他三个县区没有什么义务,这煤啊,咱得捂着——陈书记已经说了,煤炭还要涨,他可是一贯正确的。

刘海芳的态度则趋向另一面,她认为既然区里还能有煤炭入库,何必积存太多?以利润养煤站,才能更好地滚动发展,百鸟在林何若一鸟在手?

煤炭利润大归大,但终究是单一项目,存在一定风险,而且囤积的过程中,财富的增长只是纸面上的,并不能带来真正的资金。

她这个话也有几分道理,不过北崇迷信陈书记经济能力的人,真的不要太多,所以这个议题还是很快通过了。

通过的当天晚上,云中县的方县长就来到了陈太忠的小院,陈书记,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,云中的烟叶也不少……能卖给我五万吨煤炭吗?

云中和北崇是有合作,按说比北郭和五山还近一点,方县长也算是李书记的人,然而,云中有一个很尴尬的定位——它是花城三角之一。

所以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,哎呀,这个事情你说得有点晚了,都上过会了,言外之意就是:你早干什么去了?

我早干什么去了?方县长心里明镜一般,不管奚玉、巨中华还是白凤鸣,只要眼红北崇的什么,就可以张嘴商量,而他方某人连张嘴的资格都没有——人和人就差这么多!

眼见陈太忠如此说,他马上表示,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吗?哪里想得到……唉。现在也不说前因了,能不能给个机会?

陈太忠沉吟好一阵,才慢吞吞地回答,那么,让李书记给区里写个条子,可以吧?

“这个陈太忠,还真是……”李书记听说之后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这个要求听起来挺正常,市委书记写条子了。陈书记“迫于”上面的压力,不得不同意,同时也好向班子的其他人解释——如若不然,一个电话就够了,为什么要用写条子这种很原始的指示方式?

但是李强心里清楚得很。陈太忠这是拿他出来做挡箭牌,给云中写条子的话,北崇那里通过不难,可其他县区也想占便宜的话,就不那么好说了。

到时候陈书记依旧会推给李书记——你们让李书记写条子吧。

对于其他县区的请求,李强这个条子,写还是不写?

不写的话。那就是他帮陈太忠回绝了人,可要是真的写,条子递到北崇,那边也不会认账。市里跟北崇打交道的,就是那么几个县区——以陈某人的吝啬,怎么可能认其他县区?

北崇不买帐,丢的还是李书记的脸面。

然而。就算看明白因果了,李强还是得写这个条子。要打造新经济圈的是他,若是他都不肯出面,陈太忠正好理直气壮地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。

方县长拿了这条子走,如愿以偿地弄到了五万吨煤炭的指标,他跟北崇商量的时候,也不说全款购买,就是说我资金有限,我拿来多少钱,你卖我多少煤,直到买够五万吨为止。

事实上,巨中华也是这个想法,买来的煤炭赚钱了,再买下一批,不过既然只有五万吨的话,一次性买了也花不了多少钱,巨书记临时找这么点钱不在话下。

至于说奚玉和白凤鸣,那俩的法子多着呢,不足为外人道。

而方县长这么说,一来确实是囊中羞涩,二来也是哭穷。

王媛媛说这个不行,两个月之内必须提完货!要知道,煤炭是有损耗的,我帮你保管煤炭,人力和损耗都算我的,而三个月以后煤炭又涨好多,得利的却是你,这怎么可以?

其实这只是理由之一,她惦记着马上要来的七十万吨煤呢,不及时腾出空间,北崇还得再建煤站——到时候煤站花钱建起来了,货又运走不少,这不经济。

就因为她这一句话,云中又送了不少好处出来,比如说,运输车队由王主任指定之类的,勉强拖到了三个月。

要不说这权力所到之处,机会遍地都是,就算当事人无心,也有的是人主动送上门。

没过几天,固城区也托李强写了条子,不过这次北崇就不认了,说没指标了,固城人告到李书记这里,李强无奈地表示:写条子这玩意儿,本来就是时灵时不灵的。

关键是你们平常跟北崇联系少,事到临头想占便宜了,才想起找我来,人家不买帐,这我也没办法,难道还能强压陈太忠不成?

就在这些纠缠中,十一一天天地临近了,陈太忠请到了两个有点份量的人物,不过都不是演艺界,只是嘉宾而已,一个是法国文化部部长科齐萨,一个是瑞典王室的小公主琳达。

琳达公主号称欧洲最美的公主,拥有极多的拥趸,可是她又有着极为叛逆的性格,如果说凯瑟琳是肯尼迪家的坏小孩,她就可以称之为瑞典王室的堕落了——酗酒、吸毒、群体**什么的,一个都不能少。

但是她是王室公主,所以,麦当娜不能来中国,她却能来——反正国人对外国王室的八卦心,几近于无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琳达是科齐萨代为邀请来的,据说他俩之间还有点那啥,反正琳达公主也很喜欢时尚衣物,又是环保组织成员,对东方的苎麻有些兴趣。

陈太忠见到了琳达的照片,觉得这欧洲人的审美观点,实在有点问题,勉强不过中人之姿,比不上伊莎、贝拉和葛瑞丝中任何一人,比之凯瑟琳,就逊色得多了。

然而,想一想欧洲王室总共也没多少人,他就释然了,人口基数太少了,所谓的第一美女,也不过如此。

还有的意外之喜,就是奥组委真的帮陈太忠请了明星来,全世界首屈一指的明星——怕瓦落地,独一无二的男高音。

费用是多少,陈太忠不知道,反正不用他出钱,不过他得出五条娃娃鱼,这种支付方式让他感觉有点莫名其妙——是老帕喜欢口腹之欲呢,还是奥组委的人夹杂了私货?

随着日期的临近,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传了过来,凯特温丝莱特和理查德克莱德曼都表示,愿意来北崇演出,西城男孩最近火了一点,要价比较高,陈太忠不太想请,而且北崇的老百姓,对外国歌的反应,真的一般。

正好奥组委表示,西城男孩的影响力一般,他就直接回绝:咱们下次再合作。

同时,不少港台知名艺人和国内大腕的经纪人也飞抵北崇,商谈演出事项,港台的价钱确实好商量,不过他们大都要求,在表演前,要说一些关于抗击非典的言辞。

事实上,国内的艺人,价钱也好商量,尤其是奥组委将这个文化节定义为首都奥运会宣传站之一,更点燃了大家的热情。

可饶是如此,明星们的报价,也让陈书记大呼吃不消:随便一个准一流的歌手,开价都是五十万起……北崇就那么像凯子?

所以他表示,节目有几个就够了,主要还是时装展示,大家的热情,我们表示感谢——说白了,北崇没钱,请不起这么多人。

这个消息散出去之后,诸多经纪人纷纷回馈:其实我们都说了,价钱好商量。

这是好商量的态度吗?陈太忠看到有个别明星的报价,都到达了七位数,真是不能忍。

然而,真相在不久之后传递了过来:这只是报价,证明我们值这个价钱,至于你打算给多少,那真的好说,咱也不签合同,口头约定个数,上台之前你给到了,我们就上台演出,至于说尾款……我倒想要呢,有了这个约定,你会给吗?

这么说的,不止是国内艺人,港台艺人也是如此,他们只有一个要求,在宣传身价的时候,北崇不要官方辟谣。

所谓炒作,便是如此了,别人看到某某明星出场费是多少,但是只有圈子里的人才明白,有些数字不能当真,只要演出的档次够,价钱再低,能接也要接。

反正主办方不会说,我们省钱了,明星们更不会说,我其实就没挣这么多,甚至有些人专门花钱雇粉丝来捧场,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脸上还得容光焕发——我就值这么多钱,我的粉丝就是这么狂热。

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,这是一个多潜规则流行的年代,这是一个眼见都不能为实的年代。

说白了,还是北崇挂了奥组委的牌子,还是陈太忠以往的业绩,让他在娱乐圈有了相当的口碑,再加上有怕瓦落地、科齐萨、最美公主琳达和凯特温丝莱特以及理查德克莱德曼,使得一个小小县区的文化节,充满了吸引力。

陈太忠知道真相之后,得意之余,也禁不住感慨:原来大多数人的名声,是炒作出来的,而且竟然成为了行业内不成文的规矩。

不过,北崇既然是炙手可热了,他就不怕明确表示:苎麻文化节是以服装展示为主,文艺演出的时间有限,对于这次没入选的朋友,他真心地表示歉意……希望下次能合作。

(更新到,本月的月票,也实在太惨了,月中了,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