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8章 安保

第四千三百三十八章 安保

陈太忠这么一表示,落选的人里,不少大腕转头就走,至于说有人可能心怀怨念,这也正常——面子上挂不住嘛。

可是也有那图长久的,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名声确实差一点,不以为意地表示,北崇苎麻文化节有七天,第一天我上不去,后面随便安排一天也行,我到时候赶过来。

说白了,这些人看的就是,跟陈太忠建立比较良好的关系,在这个圈子混,人脉是必不可少的——实打实凭实力混的,两只手数得过来,而且就算这样,也得有人赏识才行。

当然,还有一些尚未入流的,就是心甘情愿地跑前跑后打杂了,能混点人脉固然好,混个脸熟也不错,至不济,混点小钱花。

所以说这一届的苎麻文化节,虽然陈太忠没有投入大力去搞,但是盛况却是空前的,恒北省电视台预约了转播权,广告也卖出了两百万——这相当于北崇电视台三十年的广告收入。

还有一些电视台,也来打招呼,希望能无偿或者有偿转播节目,不过这就是无所谓的了,除非北崇真要计较,否则人家想播也就播了。

时间一天天地临近,九月二十五号的时候,第一支模特队抵达北崇——这是来自省城朝田的,整体素质上,要略略地差一点,但就算这样,也点燃了北崇人的热情。

当天晚上,第二支模特队伍抵达,这是来自京城的,两支队伍入住北崇宾馆附一楼,并且当天就在宾馆小礼堂做适应性排练,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。

第二天,又来了一支模特队。待到第三天,巴黎的模特队来了,而且一来就是两支,到了这个时候,新盖的四层的附一楼已经满员了——这里不仅住了模特,还住了苎麻厂家。

今年的麻企也学聪明了,早早地就设计了各种款式的服饰,不像去年那样捉襟见肘,他们甚至主动联系模特——不同的衣服穿在不同的人身上。效果绝对不同。

当然,在跟模特接触的过程中,发生一些业务之外的交易,也是难免了,所以后来。北崇苎麻文化节,又被人叫做交流文化节——交流二字,你懂的。

而且今年多了一个新动向,恒北之外都来了不少麻企,交一点少少的费用,就能参展。

要说起来,这是可喜的。得到了外省的承认——须知就连天南黄酒文化节,也一直致力于打造国内第一黄酒文化,最是欢迎外省厂家入驻。

可这外省的麻企,来势汹汹。虽然语言上没有挑衅恒北麻企,但是行动上,却是相当地嚣张,尤其是这里面南方和陆海的麻企不少。他们设计的服饰款式新颖,很多都是直接照搬欧美时装周的风格——要不说米兰时装周拒绝国人入内。有其道理。

而且他们的公关能力,也相当惊人,每一支模特队,他们都重金邀请吃喝玩乐,纯粹就是不把钱当钱的那种感觉。

所以在这几天,北崇的各个地方,都能看得到外省麻企跟模特们的玩乐。

“这样下去,不行啊,是为他人做嫁妆了,”罗雅平和王媛媛一起找到陈书记,她俩觉得形势非常严峻。

“这样才好,没有人追赶,咱们怎么能跑得快?”陈太忠正在招待贝拉、葛瑞丝和马小雅,她们三个都是今天到的,凯瑟琳、伊莎和姜丽质会明天到,董飞燕和张梅会后天到。

董飞燕一直遗憾,没有听过理查德克莱德曼弹奏的钢琴,而张梅虽然很少离家,但是她本来就是一个感性女人,很想听怕瓦落地唱的《我的太阳》。

陈书记对此,有点小小的微词——我的太阳,可不就是我日?

总之,苎麻文化节是北崇人民的狂欢,也是北崇区委书记狂欢的日子,他非常讨厌各种扫兴,“这个苎麻文化节,是北崇的,咱们已经领先了……我跟严酉生说过,领先了,那就继续领先下去,只有弱者,才会为失败找理由。”

“但是外省的麻企,人家资金的运用,比咱们灵活,”罗雅平强调一点。

“你要是只看到他们的长处,那么,就让他们超越咱们吧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国企能利用的长处更多,只是你没注意到。

九月二十八号,凯瑟琳来了,她不是一个人来的,除了伊莎之外,还有怕瓦落地,而紧跟着的,是一架包机,科齐萨和琳达的包机。

琳达本身就是中上之姿,又有公主身份,而且科齐萨也是法国的大人物,所以接机的是省委秘书长,然后去了省委,接待她们一行人的是杜毅。

凯瑟琳是肯尼迪家的公主,但这个称谓,只是俗称,肯尼迪家不是王室——虽然他们在美国的影响力,比瑞典王室还要大。

所以她下了飞机之后,坐上北崇的金龙大巴直接走了,并不在意恒北省的虚应故事。

到了北崇的时候,就是晚上六点出头了,陈书记这两天不但很性福,也很忙碌,忙到都顾不上去接她,不过区政府的三号院,是为她们留着的。

至于怕瓦落地,那就只能请到干部培训中心了,那里的豪华套档次不低,不过在这个时候,他能入住一套,也是相当地不容易。

其他三套,分别住进了科齐萨、琳达和奥组委的几个人,就连凯特温丝莱特和理查德克莱德曼,都只能住一般的套间。

此刻的北崇,是真正的群星闪耀,个别港台和国内的大腕,只能住在其他宾馆里,好在悦宾楼已经解封,西王庄乡几个人合伙搞的九洲宾馆,也在国庆前夕开业了。

今年的苎麻文化节不同去年,还没到十一,喜庆的味道就非常地浓厚了,尤其在夜里,区里的两条主要干道摆满了各种摊点,有小吃也有各种服装和小饰品。

不仅仅是北崇人来衬热闹,外地人也极多,一来是消夏逛夜市,二来就是此刻北崇的明星极多,没准在大排档吃点小吃,旁边就是一个名人。

而干部培训中心的小礼堂外,更是火爆,很多人围在那里,就等着一睹明星们的真容,有那狂热的主儿,想要冲进排练现场,被北崇的民兵挡住了。

没错,是北崇民兵,这两天协防员根本不够用了,两百人的编制,除了留在乡镇上维护秩序的三四十人,以及物流中心的五六人,其他全部抽调到了区里。

可是这一百来人,又抵得了什么用?各个宾馆要有安保措施,夜市也需要人维护秩序,必须指出的是,近期的北崇实在太热闹了,还招来了不少心怀叵测的主儿。

像这夜市上熙熙攘攘的,就有不少贼眉鼠眼的主儿四下游动,而其他的街道上,也能见到不少人无所事事地闲逛。

这存在极大的治安隐患,协防员们只能一刻不停地到处走动,饶是如此,各种案件也时有发生。

所幸的是,前一阵北崇处理的“打死小偷”案,被所有北崇民众所熟知,据说区里还是找到了几个嫌疑人,不过祁书记亲自放风,说就算防卫过当,也必须得是缓期,而他们所受到的损失,区里全部买单,而且还要重奖。

北崇老百姓本来就不缺血性,现在区里肯做后盾,见义勇为还有重奖可拿,所以大部分的案件才一发生,协防员尚未赶到,就被老百姓平息了下去。

不过业余的终究是业余的,有几个北崇老百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,协防员的专业性也得到了体现。

甚至有记者专门发文感叹:北崇是最让人放心的场所,她曾经夜里三点在街上闲逛,被一个小伙子蹿出来抢了手包,结果她大喊一声抓贼,街边的民居瞬间就亮起了灯光,有人只穿着一条裤头,骑着摩托就去追贼。

了解之后,她才知道,捉了贼,老百姓是有奖励的,受伤也有人管,万一不幸遇难,北崇有自费烈士机制,妻儿老小是不用愁了,所以大家是如此积极——至于这份奖励出自何处,反正小偷盗贼之类的,得在看守所里努力工作了。

她很好奇地问一句,万一是我跟男朋友闹意见了,胡乱喊的呢?

胡乱说话,那你就等着挨揍吧,甚至还可能被处以罚款,北崇人冷笑着回答,陈区长说了,现在这个社会,不道德行为的成本太低,我们要提高这个成本。

至此,女记者真的是非常感慨:谁不愿意生活在这样的一座城市里呢?

书归正传,民间自发的见义勇为行为固然好,但是正规的治安力量也是不可或缺的,所以北崇的协防员,最近真是忙得不可开交,在一些需要防止冲击的场合,布置了相当数量的民兵。

而干部培训中心的小礼堂,就是这么一个场所,里面彩排试音的明星太多,外面聚集了大量的粉丝,一旦情绪失控,太容易发生群体性事件了。

二十八号夜里,十几个少男少女情绪激动地跟民兵们争吵一阵,最后冲破了民兵的隔离,向小礼堂冲去,嘴里大喊着,“林爱情,我们爱你!”

“给我打,”有人厉喝一声,眨眼之间,阴暗处就冲上来三四十号彪形大汉,手持警棍,将人围起来,噼里啪啦一顿胖揍,一时间血肉横飞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