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9章 官方炒作

第四千三百三十九章 官方炒作

生事的少男少女们瞬间就被打倒在地,过不多久,就有车过来,将人全部拉走,看着地上的斑斑血迹,嗅着略带腥气的空气,围观的人群登时就沉寂了下来。

所谓粉丝,对上自己的偶像,多少是要带一点敬仰,甚至有一些过分的热情,见到北崇人如此粗暴的行为,不少人在气愤之余,也逐渐地冷静了下来。

“我们只是歌迷,”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大声地嚷嚷了起来,“北崇这样对待我们这些热情的歌迷,真是让人齿冷,去求,这个晚会我不看了。”

“不看了把票让给我,”旁边马上有人接话了,第二届文化节,不管晚会还是现场演出,都是要票的,北崇卖票也赚了一些。

“要是晚会的票,我翻倍收,”又有人出来抢买卖,晚会就是在小礼堂,只能容纳千把人,真的是一票难求。

“你们不觉得……北崇人这样对待歌迷,欺人太甚吗?”这位怒气冲冲地发问。

“歌迷就可以不讲理吗?”买票的那两位齐齐嗤之以鼻,“老实呆着就行了,非要冲进去,怎么……觉得自己不含糊?”

对于诸多粉丝来说,这言论有点刺耳,但是大家静下心来,细细想一想,又不得不承认,这是持平之论——粉丝真的可以无视秩序吗?

与此同时,一座僻静的房子里,十几个血迹斑斑的少男少女胡乱地坐在那里,门一响,一个白色衣裙的女孩走了进来,身后还有两个人推着手推车,“好了,大家先吃点吧。”

众人听到这话,纷纷站起身来,有人不着急吃饭,“叶子,我真的挨了一下。”

“晓慧姐。我们表演得这么逼真,不得涨点工资?”有人笑眯眯地发问。

“师弟师妹们,表现得都不错,”白衣女孩儿不是别人,正是叶晓慧,她笑着发话,“不过五百块真的不少了。你们的门票,都是叶子姐我自费掏的腰包。”

合着这只是一出戏。陈太忠看到小礼堂外聚集的人太多,就觉得这是个隐患,粉丝面对偶像的时候,情绪很容易不稳定,万一冲动起来,闹出点事情,就不为美了。

既然可能产生冲突,倒不如人为制造冲突,让围观的群众看到。冲突的代价是如此地大,相信大家就会冷静不少。

所以他找来叶晓慧,要她组织十几个人这么弄一下——你不是艺术系的吗,找些会演戏的人不难吧?

这个买卖还是很划算的,一个人五百,总共也不到一万块,真的发生流血事件。很可能十万都打不住,这么表演一下,既有极好的效果,又没有苦主。

陈太忠组织过一些活动,感觉很多不可控事件,完全就是可以控制的。只是主办者不用心,就像第一届天南黄酒节,他见下雨了,就赶忙去扛桌椅疏通通道——预先多下点功夫,能发生什么事?

叶晓慧也很愿意帮忙,她已经毕业了,但是在师弟师妹面前。这能体现她在演艺圈的影响力,她甚至很费心地搞来猪血鸡血,让现场更加地逼真。

由于他们“挨打”时,民兵们是将人隔了起来的,外面人看不清楚真实情况,不过有人要“推搡”之类的,以表现得真实一点,被轻轻磕碰两下也正常了。

他们在这里吃饭分钱,林爱情却是在干部培训中心的房间里,拿出一个红包递给面前的男人,“李记者,就拜托您了。”

这李记者不是别人,正是朝田日报的李世路,他笑眯眯地将钱揣进手包里,“林大哥客气了,你是太忠哥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……报道我一定给你写好了。”

原来这个雇人的钱,还不是北崇出的,是林明星自己掏的腰包。

他跟陈太忠的交情,始于天南黄酒文化节,那一次他就说了,出场费给不给的无所谓,玩开心的嘛。

事实上圈里人都知道,林爱情对名气的计较,远大于金钱,起码他有一颗喜欢炫耀的心,他去音响市场转悠,每遇到自己的盗版磁带光盘,就拿正版跟对方交换几套,然后带回去炫耀——我就是这么火爆,盗版都有这么多品种。

他这个性子,让他交了不少朋友,不过碍于实力,他真的不算大腕,哪怕算得宽泛一点,他也仅仅是国内准一流。

陈区长跟他熟识,想到此人也算是帅气的偶像明星,穿上一套苎麻服装蹦蹦跳跳也不错,所以这次北崇就选了他的节目,还给他出场费——只是没有宣传的那么高。

林明星一听说,北崇有意制造粉丝和民兵冲突的事件,他马上就跳了出来,拿我做文章好了——费用神马的,都算我的。

要不说,什么人就惦记什么事儿,他参与制造噱头不说,还主动表示,这个事情最好见报,让大家都知道,来北崇参加活动要守规矩——我也会对我的歌迷们呼吁,遵守秩序。

至于说记者也要塞钱,这更是不在话下了,须知来北崇的大腕,那不是一般的多,这种场合中,他林某人的歌迷闹出点流血冲突来——这简直太拔份儿了,花多少钱都值。

事实上,这个消息就算不花钱,也有人愿意报道,这几天在北崇的媒体,真的不要太多,港台媒体都来了不止一两家。

有的媒体一贯喜欢挖掘阴暗面,就对贫穷而落后的北崇举办这么大的活动,强烈地表示不解,更有人为北崇开出药方——埋头做事才是道理,这样大肆作秀,只是浪费民脂民膏。

有人就注意到了这一场冲突,此刻,娱乐记者就要可爱很多,他们只会追着林爱情深挖八卦,正经是国内的一些“良心报纸”,开始反思一些表象。

歌迷何辜,为什么就要遭受棍棒的伤害?千里迢迢来见自己仰慕的偶像,却遭到如此的羞辱,北崇就是这样欢迎来自远方的客人?

为粉丝们安排一场见面会,真的很难吗?恐怕还是体制的问题吧?

更有甚者。还有意呼吁大家抵制北崇苎麻文化节,不过想达到这个目的,还得先找到苦主。

然而,这原本就是一场戏,又哪里寻得到真正的苦主?所以他们找上了北崇宣教部。

陈文选连肚皮都快笑破了,还得一本正经地接待对方,他表示说。那些少男少女不懂事,北崇警方经过简单教育。就把人放了,至于说身份姓名什么的——为了保护孩子们的成长,我们就不公布了。

这说辞很有道理,但是问话的人原本就是心怀叵测,自然要不依不饶,你们不会把那些孩子非法关押起来,等文化节过后才放人吧?

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陈文选登时就恼了,那你找几个孩子的家长过来,我再回答你这个问题。你要是找不来,那就是恶意假设。

那好,我不恶意假设,记者及时打住话题,然后发出新的疑问:我不是恒北人,孩子家长一时也找不到,可是你怎么保证。你说的就是真实的?

你爱信不信,这世道本来就是谁主张谁举证,陈文选不屑地哼一声,拿起报纸来看。

那记者也不是含糊的,说你们占据信息垄断的地位,类似的情况。并不适用谁主张谁举证,正经是应该举证责任倒置。

举证责任倒置?你是法官吗?陈部长才不会害怕这个说法,不过大约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,他友情提示一句:林爱情也很关心他的歌迷的处理结果,你去问他吧。

询问林爱情,这结果自是不难猜想,林明星很坚决地表示:我的歌迷情绪稳定。在得到我的签名碟片之后就离开了,再次感谢北崇警方执法的人性化。

什么,你想知道我歌迷的身份和姓名?那只是一帮小孩子啊,有你这么搞的吗?

零三年的北崇,发生了不少大事,但是不管怎么算,第二届苎麻文化节都算其中一件,因为此事,彻底改变了北崇人的某些生活习惯。

相比第一届苎麻文化节,第二届苎麻文化节是全方位的超越,尤其是体现在“面”而不在点。

要说上次有惠特尼休斯顿这曾经的乐坛天后,这次的怕瓦落地也不输于她,在高尚场合或许会更吃得开,理查德克莱德曼和凯特温丝莱特也不容低估。

而其他大腕,也来了不少,所以演出阵容上是全面超越了上一届。

其次就是模特队的质量和数量上,也超过了上一届,此次陈太忠准备充分,请了三支国外模特队,四支国内的——之所以国内和国外数量差不多,倒不是说北崇钱多,实在是陈太忠一开始就瞄准了国际市场,这是产品定位问题。

第三就是嘉宾方面,科齐萨、琳达和奥组委的干部都来了,也远超上一届。

第四就是品种、花样和影响力,上一届品种花样单一,根本没有外省麻企来,此次省外麻企却是占了好大一块,而且花样和品种繁多,很多产品都具备很新潮的国际流行元素。

第五就是对北崇人生活的影响了,这也是全方面的,九月二十五六号开始,偏僻落后的北崇就变成了不夜城,影响一直持续到十月十日左右,并且吸引了大量的外地游客。

这个影响非常地深远,若干年后,一说起国庆节,对北崇来说,那就意味着半个月的喧嚣,热闹劲儿仅次于春节……

PS:?大家猜得没错,又断网了,所以提前发了,看到月票刷刷地涨,风笑有种难言的喜悦,被人认可,幸福就是这么简单,谢谢你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