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1章 重在参与

第四千三百四十一章 重在参与

陈太忠跟葛瑞丝聊了好一阵,他甚至建议说,你可以考虑跟马小雅合作,搞个艺术公司,除了接模特的活儿,还可以接广告宣传、形象策划什么的。

如果干得好,甚至可以考虑往影视方向发展——不过这个难度就要大一点了。

两人谈得专心,等众女渐次醒来的时候,这才猛地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,天空中开始飘起了细密的雨丝。

“啧,下午是开幕式啊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转念一想,也好,如此一来,大巴从水泥厂出去的时候,就不会太引人注目了,“我先走了,你们什么时候来区里,随便了。”

下午两点半,开幕式准时开始,细细的秋雨有一搭没一搭地下着,不算大却也不小。

今天参加开幕式的领导就更多了,除了奥组委的官员讲话,恒北省委宣教部长袁中凯也来到了现场——这么大的阵势,省委怎么也得来个常委。

至于说省工商局的局长庄壁梵之流,就都算小儿科了。

北崇这次搞的文化节,比上一次准备得充分很多,灯光音响什么的,早早就布置好了,T台上还搭了雨棚,就是防止眼下这种情况。

开幕式一开始,就是模特们的各种走秀,其间还穿插着各种演出,尤其有意思的是,这间歇当中,很多节目都是不固定的,也就是谁有兴趣演,谁就上台演。

这么搞就有点随意了,不少艺人纷纷表示,是不是不够严肃?

开心就好了,要什么严肃?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这个点子是他提出来的,上次惠特妮休斯顿现场的即兴表演,带给他很深的印象,他就借鉴一下。

这只是文化节,不是联欢晚会。循规蹈矩地安排节目单,很没有必要,更没有必要像中视的春晚一样,针对不同时间段做出安排,严格控制时间到秒。

咱也没中视春晚那影响力,就是图玩个开心,老百姓开心。咱们这些艺人也开心,合同约定了艺人们的演出。这个是要执行的,不过时间由你自己掌握,你愿意多表演一些节目,那也随便你。

这种演出方式,在国内是很罕见的,倒是有人接了走穴的单子后,被主办方要求必须加演,没命地加演,但那是对艺人的压榨行为。虽然常见,可也算商业行为。

北崇这里大腕很多,没必要刻意针对什么人去压榨,只是想让大家玩得开心,将演出变为全民的庆祝。

有些人一开始不能理解,报节目的时候有点犹豫,但是他们犹豫。北崇的老百姓可不犹豫,一有空隙,唱地方曲目的人就自告奋勇地上台演出。

可以想像一下,外国模特走完T台之后,一帮穿着戏服的中老年人自带乐器上台唱戏,紧接着又是怕瓦落地的演唱……给人的感觉。是十足的怪味豆。

省委宣教部的人明显地感觉到了不妥,不过当着科齐萨和奥组委的人,也不能说什么。

但是最初的怪异过后,大家愕然地发现,居然越来越习惯这种气氛了,尤其是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出时,琳达公主居然走上台。问自己能不能跟他联弹一下。

理查德笑着耸一耸肩膀,司仪做不了这个主,只能带着她去请示陈太忠,陈书记点点头,“当然可以,不过……要等克莱德曼先生执行完合同之后。”

他不想在这个时候,就展开最后的狂欢,热闹可不代表没有底线。

而且钢琴多手连弹,可是很考校彼此之间的配合,理查德安安心心弹一曲,就是极大的享受,此刻连弹,就像经典老歌被篡改了调子一样,或者行内人会觉得增加了难度,变调部分处理得不错,但是外行听起来,真的会像吃了一个苍蝇一般难受——这不是糟蹋老歌吗?

琳达公主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,但是陈书记的理由充足,她只能在理查德一曲结束之后,去找他商量——我能同你连奏一曲吗?

科齐萨对这个气氛表示满意,他甚至对奥组委的官员表示——这个文化节,搞得有点像大型的派对,不过这真的符合奥运精神:重在参与嘛。

要不说科齐萨此人真不简单,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,很有一套,在法国,他绝对不敢这么说,要知道,对中国获得2008年奥运举办权最恼火的国家,大约就是法国了——巴黎是最后一刻才输掉的,驻欧办陈主任为此,甚至在里昂制造了爆炸事件。

所以说这政治家的话,有时候确实信不得。

可是这话,奥组委的干部爱听啊,马上就笑着点头,着人把此话写进了备忘录里。

“没错,重在参与,”袁部长闻言,也笑着点点头,此时他就忘了,前一刻还在暗暗抱怨,北崇有点乱来,“奥运精神,在中国无处不在,北崇区委和区政府的同志,很好地为各方嘉宾展现了这种面貌。”

琳达公主登台未果,可是别人却从这一幕里发现,原来真的是可以随便玩的啊。

接下来,各种抢戏就横空出世,比如说林爱情,他唱完了约定的两首歌,又加唱了一首,过一会儿他又想唱了,但是北崇唱地方戏的不答应了——你已经唱得多了,我们都排老半天队了。

林爱情不甘心,就去撺掇港台的一个女歌手,说咱俩临时对唱一曲吧,结果那位一摆手,说我正等怕瓦落地的回信儿呢,他要没空,我再跟你唱。

其实你唱功还不如我!他心里这个火,也就没办法说了,下一刻,他目光看到一人,于是走过去笑着发话,“叶子,你的节目怎么还没上?”

“排老后了,”叶晓慧郁闷地叹口气,“准备了好几个节目呢,不过区里嫌我们不够专业,就让上一个《化蝶》的古典舞,其他的迪斯科舞曲,说我们没有原唱……看来要等天黑,随便玩的时候再跳了。”

“嗐。没原唱找我啊,”林爱情大包大揽,“说吧,要唱哪个歌?”

这两位还真是一拍即合,选了一首《跟着感觉走》,上台合作了一把,后来那港台的女歌手又找过来。要跟他合作,林爱情自然是应允了。不成想司仪受不了啦:林哥,您想唱,明天还能唱,今天实在是时间有限了。

总之,苎麻文化节的开幕式,是异常的热闹,混乱却又有序,从下午两点多,一直折腾到六点。六点的时候,天上的雨有点大了,演员和模特抓紧时间吃饭,台上有点自发的演出,待到接近七点,开幕式继续。

直到八点半左右,雨越来越大。观众们渐次散去,临近九点,开幕式正式宣告闭幕。

这次参加开幕式的人数,前后达到了四万五千人,不过因为要收取门票,大约只有两万出头的北崇人现场观看。事实上,开幕式的门票并不贵,分作五块站票、二十块和三十块三个档次,之所以卖门票,更大的原因是要限制人流。

但是北崇的老百姓还是太穷了一点,尤其那三万张站票,虽然便宜。只能让人远远地看,感觉有点不经济。

外地来的客人,就不管那么多了,能进这个场子来就行,不少人还打算明天接着来看——明天就不要票了,不过晚上住哪里……这是一个问题。

北崇的宾馆、招待所什么的,是彻底的爆满,捎带着敬德、云中等地的客房都满员了,有那带着旅行团的旅游公司,索性出面找农户的房间借住。

陈太忠本想借着下雨,回汤丽萍的小院继续偷欢,不成想九点钟的时候,气象站发来预警,这几天会有持续的降雨,要注意防汛。

这真是糟糕的事情,陈书记少不得又给罗雅平打个电话,两人做个简单的分工——你负责哪一块,我负责哪一块。

所以一直忙到九点半,他才空闲了下来,嗨皮了十个小时,甚至没来得及合眼,就又来到了展厅。

忙到中午的时候,天南文明办副主任洪涛来商谈转场的问题——对于北崇的明星阵营,天南是志在必得,尤其是怕瓦落地,天南这届黄酒文化节,就没这么大的腕儿。

至于说理查德和凯特,都已经在天南演出过了,吸引力就要小一些。

陈太忠对此的态度是:不支持不反对,你们若是能做通当事人的工作,我就同意他们转场,若是做不通,我也不会去帮你说。

他没想到的是,洪涛还真的做通了怕瓦落地和理查德克莱德曼的工作,更令他吃惊的是,琳达公主也想去一趟天南——科齐萨会跟她同行。

“洪主任你这挖墙脚的功力见长啊,”陈书记哭笑不得地发话,以前共事那么久,咋就不知道老洪还有这个本事?

“怕瓦落地认为,北崇的娃娃鱼,味道糟糕透了,”洪涛哭笑不得地一摊双手,“然后蒋主任电话上告诉他,天南有特供牛肉,只供应中央首长……他就心动了。”

“天南的特供牛肉……是她吹死的牛吧?”陈太忠也被这话逗得乐了,要不说这蒋君蓉是能人呢?啥条件都敢许,什么牛都敢吹。

不过,这倒正是投怕瓦落地的所好了,老帕此来北崇,是真的憋了劲儿要尝一尝娃娃鱼的——这货就是个吃货,但是遗憾的是,吃货也存在口味……吃过娃娃鱼之后,他认为自己的期待错了。

那么,琳达又是怎么被撬走的呢?陈太忠才待发问,手机响了,一个北崇人在电话那边嚷嚷,“陈区长,我举报警察局,这么大的水,我救了一个跳河自杀的,他们居然不给我奖金!”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