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8章 外财滚滚

第四千三百四十八章 外财滚滚

北崇离通达并不远,高速也就两个来小时,而张树林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小,哪怕是在卡子的时候,他都没敢喊救命——喊了也是白喊,平白多捞一顿揍,划不来。

车到北崇分局,将警察和张树林放下,席老幺还不放心地问一句,“在分局里折腾他,不会有事吧?”

“他撕了警官证,你以为分局里谁会帮他说话?”那警察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局里没破的案子那么多,慢慢往他身上套。”

张树林闻言,身子就软绵绵地往地上出溜,席老幺则是指挥着依维柯停在一家大排档旁,“三小去放车吧,想喝酒,就停好车过来。”

车是廖大宝帮着联系的,费用也是区里出了,开车的司机居然还是席老幺姐夫的亲戚,此次远征地北,廖主任给他一千块钱,席老幺最后只收了五百。

七八个人,在北崇地摊上敞开了吃喝,也花不了两百块,他不差多请一个人。

过了一阵,那唤作三小的司机走了回来,不过他居然还带了两个人过来,席老幺心里有点不高兴,蹭饭无所谓,你提前招呼一声嘛,难道还怕我不答应?

可是他还不能表现出来,要不就有抠门吝啬的嫌疑,愧对乡亲,于是笑着招呼,“坐坐,才开吃,热菜还没上呢。”

“老幺,这是安德福的帮闲,”三小压低了声音介绍,“他一直在找你,我就领过来了。”

“我老板要我表示对你的谢意,”两人中戴眼镜的男人伸出手,笑着跟他握一握,“要不是你奋不顾身地救人,他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“嗐,我看的又不是你老板的面子,”席老幺不以为意地摆一摆手,很直接地回答。“咱不能给北崇人丢人,多大点事儿……一起吃点吧?”

“对你是小事,对我老板可是大事,”眼镜笑眯眯地坐了下来,“说错了……对你也是大事,搭救落水的人,是有生命危险的。”

“那也是要救的。”席老幺抬手吸一口烟,又大喇喇地发话。“眼镜你很会说话嘛。”

“我说的是实话,所以张嘴就来了,”眼镜也不计较他出言鲁莽,笑着回答,“老板很赞赏你这种善举,想奖励你一万元钱,希望你能收下。”

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跟他又没关系,”席老幺咧嘴一笑,说实在的。他很想收下这钱——一万块呢,但是他不能给北崇人丢脸。

“老幺你就别矫情了,你帮安德福大忙了,”三小登时就叫了起来。

“就是,人家安老板愿意奖励行善的,又不是你硬要的,”旁边也有人吵吵了起来。这种场合,当事人不能给北崇掉链子,但是围观者替乡亲帮腔,就可以显得略略市侩一点。

席老幺被人说得有点心动,想一想之后,侧头看那眼镜。“我要打个电话请示一下。”

“应该的,”眼镜笑眯眯点点头,心说这一万块啊,你不要都不行。

席老幺救人,都是前天的事儿了,安德福一开始就没怎么在意这个人,后来听说北崇决定授以此人“见义勇为”称号。可能还有奖金,就把此人丢到了一边——你的善举,已经得到了政府的认可,也算好人有好报。

可是随着媒体的炒作,这件事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,还有记者指责说,某人如果真的尊重粉丝,就该向北崇施加压力,将马老汉保出来。

施加压力……小安子只能苦笑了,北崇的陈太忠本来就不是好惹的,他不知道自己施加压力是否有用,不过他心里很确定,自己就不想施加压力——要不然掏十万块钱,怎么也把人保出来了。

他不想大力保人的原因,前文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可是面对媒体的指责,继续无动于衷,似乎也不好,别人一定会拿我的冷血再做文章。

小安子问计于自己的助理,助理直接就点出了一个他忽视的人:救人者席老幺——你需要奖励此人一笔钱。

没错,席老幺是得到了政府的表彰,但那是政府的,你这个嘉奖是个人的。

此举绝对能堵住不少人的嘴巴——你们觉得我冷血吗?我可是都奖励救人者重金了。

至于说小安子为什么不保马老伯出来,那肯定是有别的原因的。

安德福一听,就觉得这点子不错,他原本就对救人者存着一份感激,出点钱不算什么,尤其眼下还是个摆脱困境的手段,于是果断决定,奖励席老幺一万块钱。

所以说,只要不受到断然的拒绝,这个钱是要给的。

席老幺跑到不远处的公话亭,连打几个电话才回来,一坐下,他就表示,“这个钱不能直接给我,要给陈书记,陈书记认为我该得,我才能拿,还要从他手里拿……这是陈书记教导有方,我擅自收了,是给北崇人脸上抹黑,也是给陈书记抹黑,他认可了,我才能收。”

这话不是他说的,是刚才那个警官建议的,席老幺倒是不害怕陈书记贪墨了这一万块,不过他有点担心:陈老大万一觉得这是北崇人该做的,那我这一万块,岂不是打了水漂?

你放心,陈书记的胳膊肘,一向是往里拐的,警察笑着回答他:如果他真的拒绝了,一定是这事儿里有不合适的地方,甚至是陷阱,你不会怀疑他的眼光吧?

是陷阱的话,咱确实不能答应,席老幺略带一点不舍地挂了电话,不过回来转述的时候,他的态度还是很坚决的。

“这可是家长作风,”眼镜笑着嘀咕一句。

“那是,陈区长就是我们的家长,”其他人齐齐点头,丝毫不认为这话有什么不合适。

“好吧,”眼镜被他们打败了,事实上,他着急四下找席老幺,是因为又多了一桩事,他甚至打听到了依维柯车牌号,才能及时堵住三小,“听说你们下午去通达了?”

“是啊,去了,”席老幺点点头,不过也没随便说欠钱什么的。

“跟马芬娘儿俩怎么说的?”眼镜着急地发问。

“没怎么说,不过把南华时报的人打了一顿,”席老幺随便地解释了两句。

“打得太好了,”眼镜听完之后,重重地一拍大腿,“这帮孙子,就该打!”

这也是安德福的心声,近两天,他甚至连头都不敢露,听到北崇人远赴通达,车翻了南华时报的人,登时大叫痛快,“我要跟陈太忠说,他要是收了这一万块,下一届我还来。”

所以次日中午,席老幺就接到了祁泰山的电话,祁书记说,你的见义勇为事迹,目前还在认定中,不过知名巨星安德福有感于你临危不惧,勇于救人,指名捐赠给你一万块钱,希望你能继续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

虽然是祁泰山的电话,但这是因为他负责这一块,席老幺最近恶补了相关知识,知道这必然是陈书记认可的,倒也答应得痛快。

下午他又接了一个电话,是昨天冒充他堂弟的王警官打来的电话。

有意思的是,昨天是他找王警官拿主意,今天却是对方找他拿主意,“陈清派人拿来二十万,说是君豪为昨天的事情赔礼,给咱们所有人……你说这钱怎么处理?”

丁老三给陈清一百万,陈清却只赔给北崇二十万,看起来是有点不公,实则也是必然,陈清又不是做慈善事业的——若是昨天去的是陈太忠,他一百万全额奉上很正常,但去的是其他杂鱼,他无须太自降身份。

“二……十万?”席老幺张口结舌好半天,才叹口气,“还是先请示陈书记吧。”

二十万,真是他做梦都没有想过的数字,现在乍然听说,哪怕这二十万并不全是他的,他的脑袋中也是一团糨糊,好半天才做出决定,“这个事不可能传不到陈书记耳朵里。”

“那你收一下钱吧,”王警官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我不好出面。”

他也是脑子热了一下,才会打这个电话,他何尝不知道,这事儿瞒不过陈太忠?但是财帛动人心,他心里总存了一个万一的念头,就打电话给席老幺。

老幺若是舍不得上报,这二十万如何处理,或者还能商榷一下,可老幺是这个态度,那就没有半点偷鸡的可能。

“你有啥不好出面的?”席老幺一听说要自己收钱,一颗心就扑腾扑腾地乱跳,好半天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“这是君豪撕了你的警官证,才赔的嘛。”

“我放不过张树林,收了这个钱,总是说不清,”王警官冷冷地回答,“反正你才是苦主,你收吧……这是私人赔偿,我是公家人,要注意避嫌。”

“哦,你收了钱是受贿,我是收钱和解,”席老幺反应过来了,“那行吧,你不要让那个人走,我先去请示陈书记。”

你肯请示就好,王警官笑着压了电话,他看着那二十万也眼红,恨不得一个人独吞了,但是……真的不能,也真的不敢。

不过一个老百姓打电话给陈书记,和一个公务员打电话给陈书记,效果还是不一样的,他非常确信这一点。

果不其然,约莫十分钟之后,席老幺的电话回了回来,“陈书记说他知道了……这什么意思?”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