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0章 承包

第四千三百五十章 承包

北崇娃娃鱼的销售政策,是区域分销加养殖中心直销,区域分销好说,就是荀德健、王瑞吉和南宫毛毛,三人每个月80条。

其中王瑞吉多一点,他得四十条,那俩一人二十条——其实王总跟陈书记的关系最扯淡,不过当初他要给养殖中心投资,硬生生被人恶心走了,这件事上,北崇欠着人家的。

而且王总也是支光明的朋友,这个面子,陈太忠是要给的。

北崇一个月就是一百五十条外销的量,除了区域分销,还有七十条,买货的人得直接来北崇,就是这七十条,有点不太好搞。

陈太忠一度想拍卖这七十条的经营权,以十条为一组,一卖就是半年的经营权,消息才一传出去,省林业厅就打来了电话,建议不要这样搞——娃娃鱼的管理权,最好抓在官方。

那些区域分销倒是不要紧,谁家地盘上出事,就找谁家的麻烦,但是这十条一家,就是七家,半年后还可能换人,不好管理不说,也很容易产生短期行为。

陈太忠一听,倒也认可这个道理,娃娃鱼终究不是电动自行车,不能采用疾风的那一套管理方式。

新的方式还在探讨中,放出去的八十条娃娃鱼已经引起了轰动、

南宫毛毛做人比较低调,圈子的威力也大,放个风等人上门提货就行了,王瑞吉可不管那些,直接在报纸上打广告,本人有人工饲养的娃娃鱼若干条,生态养殖手续齐全,为本省独家经销商,有意长期合作者,请面谈。

这是典型的陆海人做生意的方式,王总以前根本就没接触过餐饮业,也敢下海扑腾,不过他既然掌握了垄断的货源。就不想再上门去推销,打个广告等人上门。

广告的效果不错,不少酒店上门商谈,王瑞吉弄了一条娃娃鱼养在屋里,供大家观看,同时他强调说,买娃娃鱼是概不赊欠的。

稀缺资源嘛。大家都表示理解,然而下一刻。王总就说了,如果想长期合作,我还有其他产品,也希望老板们多多关照。

他这么一说,旁人就有点恼了,现金交易也就罢了,你居然还要搭售?

不带这么欺负人的,敢上门问价的主儿,都是餐饮业做老了的。深知噱头的重要性,但是同时他们更知道,想做好餐饮业,只靠噱头是不行的,还是得有自家的特色。

所以不少人选择了持币观望。

不过也有人敢赌的,比如一家老字号酒店,因为一场意外失火。整个酒店不得不停业重新装修,原本的“市政府定点接待”的牌子,也被人收走了,重新开业以来,生意大不如前。

他们当场就拍板,签长约。王瑞吉也不着急搭售,反正他是垄断供货,待对方经营好了,他再开口也不迟。

为了鼓励这第一个长约,他甚至允诺,长假期间,可以保证一天一条娃娃鱼。长假之后,只能保证一周一条了——如有盈余,当然会竭力考虑。

王瑞吉也会饥渴销售,他说我每个月的指标,就是十五条,这个玩意儿除了我,你们就根本搞不到货——他也要留下五条做机动。

这家进了娃娃鱼之后,国庆前三天,一条都没卖出去,第四天不得不成本价促销——挥泪大甩卖,一斤八千块,预购者从速。

第四天,有人点杀一条,第五天是两条,第六天,三条娃娃鱼销售一空,还有人想买,但是对不起——没货了。

第七天,当地有报纸刊出了新闻,某酒店公然销售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娃娃鱼,当天中午,刚刚运到的娃娃鱼才要被宰杀,工商人员赶到了现场,要没收这条鱼。

酒店当然不干了,而且这老板能混到“市政府定点接待”,也是有点背景的,于是拿出了相关证明材料的复印件——这娃娃鱼可是有手续、有户口的。

事实上,此事是其他商家推动的,见到这家生意逐渐火爆,就要有意刁难,不成想酒店和王瑞吉都准备充分,而且北崇的养殖手续,确实齐全。

于是又有人在报纸上讨论,说这个东西虽然手续齐全,但是它没有进咱们省的手续,省里应该完善一下相关流程。

这种论调,其实并不奇怪,很多国家认可的产品,就是进不了某些省市,不过这娃娃鱼的养殖,在全国也是独一家,限制不限制的,真的没啥意思——限制的话,省里就没有能公开买卖的娃娃鱼可吃了。

这场争辩,使得这家酒店的人气爆棚,不少人慕名而来,点名要吃娃娃鱼,哪怕是售价已经恢复到了一万六千八百八一斤。

酒店的人愁眉苦脸地解释,说没货了,本月的预定都光了,下月能保证一周两条,要不您下月打电话来试一试吧。

而这场争辩的另一个后果,就是把一个叫做北崇的地方展示给了观众——王瑞吉就算很想保密,但是面对官方的调查,他首先要表明,自己是合法经营的。

辩论双方对北崇的兴趣不大,但是感兴趣的人也大有人在,不少人就直接来到北崇,看能不能进到一些娃娃鱼。

所以北崇这里,苎麻热尚未退去,娃娃鱼热再度兴起。

而对这次争辩意见最大的,当属第三个区域经销商荀德健了,他气得打电话大骂王瑞吉——八千块钱一斤娃娃鱼,你小子会做生意吗?

这是酒店自己的行为啊,人家要那么卖,我有什么办法?王瑞吉很委屈地解释。

他绝对不认为自己不会做生意,事实上,娃娃鱼只是他撬开餐饮业的敲门砖,他下一步打算搭售的产品,才是利润的大头——陆海也是沿海省份,海产品并不比别人的贵,关键是看能不能在合理的利润下卖出去。

我爷爷月底的生日,两百条娃娃鱼,一斤卖五万!荀德健的嗓门,大得几乎要把话筒震碎。

那不是废话吗?两百条娃娃鱼,就值这个价,王瑞吉慢条斯理地回答,有的东西是越多越便宜,有的东西就是越多越贵——因为收集够这个数,太难!

反正要凑两百条娃娃鱼的主儿,就不会在意这点小钱。

荀德健也没什么话说了,临挂电话之前,他再次强调,咱们一定要把娃娃鱼价格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上,这本来就应该是有钱都不好买到的东西。

没错,王瑞吉笑着回答,我这边的娃娃鱼,现在都考虑按盅卖了……

诸多外省的买家,纷纷来到北崇,不过北崇保护经销商的立场,还是十分坚定的,好几个家伙想撬王瑞吉的代理,都未能如愿,倒是王瑞吉知情之后,也不打招呼,径直中断了跟两个酒店的接触。

这还只是那八十条鱼惹出的纠纷,剩下这七十条,居然又引来好几个争取区域代理的,连欧阳贵都写了两个条子来。

欧省长跟陈太忠,其实没有什么不能说的,但是他这个人太老好人了一点,面对没法推的关系,只能通过写条子来打招呼——小陈你看着处理就行。

事实上,这个条子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,如果北崇再多放三个区域代理出来,那无论如何要给欧省长一个,个把例外也就算了,照顾得多了,不照顾欧省长,那就是目无领导了。

不过陈太忠的态度也很坚决,今年娃娃鱼的产量有限,就算杜毅写条子,那也是扯淡,绝对不会再发展区域分销商了——现有的三个分销商,都是对北崇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的。

在十月下旬的时候,北崇终于讨论出了七十条娃娃鱼的销售方法——政府工作就是这样,看着不大点儿事,但是涉及的环节多,程序就要走到。

而且万事开头难,这是定规矩的时候,一旦做出的决定不够慎重,可能后患无穷。

这个由罗雅平、徐瑞麟和王媛媛共同商讨出的办法就是:承包!

养殖中心下设一个销售服务公司,不设正式编制,公司的经营,交给人承包——当然,承包人须缴纳一定的保证金。

承包的要求也不高,你怎么卖区里不管,每个月七十尾鱼,五千块钱一斤,把钱交给养殖中心就行。

事实上,这也是不得已的法子,卖娃娃鱼其实没那么简单,你得向客户普及行货和水货的知识,教他们学会如何打假,你还得向他们讲述娃娃鱼短期养殖知识和烹饪技巧。

最难的,还是管理,卖的货不能串到其他专卖区域,而娃娃鱼销售之后,相关标牌还得回收,如果客人执意要保存标牌做留念,收取费用倒还是小事,关键你得提供证明,证明这个标牌是用于收藏了。

这些事情,是相当琐碎的,区里专门再成立这样一个部门的话,机构就太臃肿了,所以大家认为,类似事情,不妨交给民间力量来管理——所以这个承包虽然有些意外,但也正常。

方案很快就递到了陈太忠的案头,他细细看一看,禁不住点点头。

他虽然看重国企,但并不排斥承包,私人做某些事情,是要比国企灵活很多的。

事实上,好处并不仅仅限于这个,比如说,承包者是自带“顶缸”光环的。

PS:?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