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1章 承包人选

第四千三百五十一章 承包人选

承包最大的好处,就是强调利益个人化,往下说,是员工必须一个人干多个人的活,往上说,就是万一上面有不符合承包者利益的指示,承包者可以断然拒绝。

这个功效就相当好用,陈太忠虽然满身是刺,但是他也不可能时时地跟上面顶牛,有一个承包人,就是承包人的事情了,区里只管收钱,不操心其他事情。

至于说承包者在销售过程中,会厚此薄彼之类的,区里也不会干涉,只要严守一些底线,像及时交钱、严控串货、监察盗版、服务到位等,那就没有任何问题。

若是真做出了些什么出格的事情,引起了上级或商家的不满,抑或者造成了什么严重后果,那也是承包者自身的原因,别人不好迁怒于北崇。

大不了,到时候解除承包者的合同,视情况轻重,决定是否扣除保证金。

这个微妙的位置,由外人来承包,便利之处,实在太多了。

陈太忠也不得不赞赏这个建议,不花钱就解决了种种弊端,还是个顶缸的备胎,再好不过了,至于说承包者会在资源分配中得到一些好处,那实在太正常了——不赚钱,谁承包?

只要不搞得天怒人怨,那么就随他去了。

然而,下面既然提上来这么一条建议,他若是单单的认可,也显不出他的卓越。

所以想一想之后,他打电话叫来了罗雅平,“你们这个承包建议,我看了,很不错,但是我要补充一点,纠正一点。”

“书记请讲,”罗区长点点头,别人不理解,她还能不理解这个建议?这一块,谁承包谁占大便宜,一条鱼身上赚两百,月收入都过万了,狠一点的一条鱼赚个五六百,刨去所有费用,一年赚个十来二十万,轻轻松松。

至于说外面的压力,那真的扯淡,只要自己做到位,不违反相关规定,该顶就顶了,只须看准一点,不要挑衅陈书记,那就万事大吉,天塌下来,自然有陈书记顶着。

“首先,我要补充一点,这个承包呢,最好不要一个人,两个人吧,”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发话,“比如说,一个人可以承包五十条,另一个人承包二十条。”

这个建议,还是出自于他对移动采购的认识,所以就直接借鉴了过来,“所有的销售渠道被一个人掌握,这对区里来说并不好,哪怕这娃娃鱼目前是卖方市场,所以我认为……承包也应该引入竞争机制,下一年,这个份额允许变动,到时候咱们民主讨论。『?』”

“您这个补充,真的太及时了,”罗雅平笑了起来,抬手就狠拍几下,这一刻,她不得不佩服面前这个年轻的书记,在娃娃鱼还是炙手可热的时候,居然考虑到了销售渠道不能任由个人把握,这是怎样的一种高瞻远瞩?

做为一个年轻的成功女性,还是美貌与智慧并举的这种,她身居芸芸众生之间,虽然很谨慎做人了,但是骨子里的那种傲气,是抹杀不去的。

一直以来,她虽然对陈太忠很敬畏,但是还没有到了敬服的那一步,这一刻,她禁不住感慨——怪不得以荆紫菱的容貌、家世和影响力,都要选择他做未婚夫婿。

“然后我要纠正一点,或许你就不爱听了,”陈太忠见她笑得开心,也禁不住笑一笑。

“您请讲,”罗雅平下意识地收敛了笑容,脑子在拼命地转动着——这个建议,难道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?

不要让我在陈书记面前丢脸,我真的不愿意见到那一幕,其实我并不比他差的。

“我要说的就是,这个公司,最好放在孟志新的国有企业管理委员会下面,而不是养殖中心,”陈太忠缓缓发话,“特色养殖办公室的下属公司,公司下设科室,可以承包出去,比如说,负责娃娃鱼销售的是一科,以后还可以有二科……嘿,二科。”

说到二科两字,陈书记禁不住想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,一时间有点恍惚。

下一刻,罗雅平冷厉的声音,打破了他的遐思,“凭什么给他?”

陈太忠收回思绪,发现面前的美女面色不善,然后他才想起来,罗区长对孟志新,是一向不待见的——何霏的死,风波已经停息,但是对老孟的影响,是极其深远的。

而养殖中心这一块,属于罗雅平的地盘,虽然王媛媛能插手,但也仅仅是……能插手。

“不凭什么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摸起一根烟来点燃,慢吞吞地吸了一口之后,他才缓缓发话,“承包值得鼓励,但是跟养殖中心的血缘……太近了一点。”

罗雅平登时默然,陈书记的话说得客气,但是他已经指出来,销售和生产放在一起,容易产生弊端,而娃娃鱼的销售,又不需要太多的技术支持——这个纠正,说得过去。

可是把这一块划出去,她真有点不甘心,尤其是划给孟志新,反正她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,“我就真的,那么不让你放心?在你的印象中,我就是那么没有操守的人?”

“陈书记……”一个声音戛然而止,却是畅玉玲推门走了进来,她很显然地听到了罗区长的话,呆了一呆之后,她也不退出去,走到屋角的沙发边上坐下,“你俩先聊。”

“你先说你的事儿,”陈太忠跟罗雅平还有话说,就直接催畅区长了,事实上,他有点排斥单独跟小畅接触,这个女孩儿总带给他一种无力感,“我俩一时半会儿说不完。”

“我要回朝田考车本了,来跟您请假,”畅玉玲犹豫一下回答,“我不在的时候,请您帮我关照一下。”

“嗯,没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其实朝田虽然远,但是考个车本,两天之内足够往返,像小畅这种有关系的,一天都能往返——不考都拿到本的,也不是没有。

但是他知道,这是畅玉玲变着法儿找自己说话,所以只能淡淡地应付。

“我还会申请考A本,到时候区里的大巴,我也能开了,”畅玉玲站起身,示威一般地看一眼罗雅平,才转身离开。

“副区长考A本,”罗雅平轻声地嘀咕一句,又叹口气,恋爱中的女人,真的智商堪忧啊——区里已经不止一个人在说,畅区长喜欢上了陈书记。

“区委书记也有A本的话,是不是你能把销售交给孟志新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——他真有A本,不过是没有考试。

“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考的?”罗雅平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,“哪怕这个公司是林业局的下属,我也不想让孟志新来管,这是我的态度。”

“那让计委管吧,”陈太忠折中一下,他当然能坚持自己的意见,但是那样未免有点独断了,不利于团结,“王媛媛做事还是很稳的。”

“小王主任……那是很稳,”罗雅平点点头,“我只是考虑,她平常工作已经很忙了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毫不客气地发问,“你是有人选了吧?”

“徐书记推荐了个人选,”罗雅平直接就把徐瑞麟卖了,“市民政局莫娇莫局长的弟弟莫傲,不过他老婆爱吃醋,希望我提名……我答应他了,可是真不想跟孟志新打交道。”

“这个老徐,看不出来也是个闷骚,”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,然后他似笑非笑地看罗区长一眼,“难得的是,你还会为他说情。”

罗雅平嘿然不语——我就是不解释了,你会把我怎么样?

“莫傲那个人怎么样,你见过吗?”陈太忠随口问一句,其实承包人是这种身份,他反倒很高兴,那就意味着,对方不敢出错。

一旦出错,他姐姐和他那……野姐夫,就是吃不完的挂落,真不信丫敢恣意妄为。

“没见过,不过我信任徐书记,”罗雅平抬头看他一眼,“仅次于信任你。”

这个好像……哪里有什么不对?党代表真有点身处于娘子军中的感觉了,他想一想,最终还是点点头,“那这个销售公司,就设在计委名下了,你考察一下莫傲,另一个承包人,由王媛媛提名。”

王媛媛的提名,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,居然是扈云娟的堂弟扈宜生,对此她解释说,搞这个承包,是要缴纳保证金的,而她认识的有钱人,都是在调到区里之后才熟惯的。

当初她在小赵,真没得了什么人帮衬,眼下她也信不过那些才结识的人,倒不如还廖大宝一个人情,反正扈家是有钱的。

她这么直接承认照顾关系,陈太忠反倒是不好说什么,北崇的发展已经开始结出成果了,不优先让自己人享受,莫不成还要便宜了外人?

不过陈书记还是有点微微的不高兴,因为这两个承包者都是市里的,这对北崇人来说,似乎有点不公平。

可是再想一想,这承包期也不过是一年,效果好不好,明年见分晓,终于懒得再搭理。

不过想照顾关系的,可不止是罗雅平和王媛媛,当天晚上,浊水乡的乡长赵印盒来小院探访陈书记。(。,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