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6章 棘手

第四千三百五十六章 棘手

李处长见这俩人马上要掐起来了,心里禁不住暗叹,这陈太忠的脾气真不是吹的,比传言中的还要大。

至于说盛站长,人家是中央媒体下来的,跟地方不搭界,倒也不怕针锋相对。

于是李处长只能站出来和稀泥,“都是为了工作,大家心平气和,好好说。”

“考察就考察,别阴阳怪气的,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懒得跟此人一般计较,“我们现在打算弄个打击偷盗娃娃鱼的专项活动,民间和官方的力量一起上……北崇的娃娃鱼成了众矢之的,引来流窜犯的概率极高。”

“需要省里支持吗?”李处长不动声色地问一句。

“一群蟊贼而已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摇摇头,他头疼的可不是贼,而是北崇的老百姓见钱眼开,私下偷卖娃娃鱼,对外的事情,他还从来没怕过。

不过这种事儿比较丢人,他心里明白就行了,跟外人还是少说两句为佳。

“哈,”盛站长轻笑一声,没再说什么,但是脸上明显地有点不以为然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扭头对着祁泰山吩咐,“泰山书记,招呼客人的事儿,就交给你了,我现在就去林业局开动员会。”

当天下午,海角传来消息,偷盗四条娃娃鱼的窃贼在海角落网。

要说起来,这俩小偷也真的点儿背,前天的时候,海角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杀人案,劫匪在逃离时,摩托车出了车祸,所以当地布下天罗地网抓人。

而这俩小偷一看查车,就有点紧张,可是此刻掉头,那更是找虐。只能硬着头皮开过去,指望能混过这一关——我们只带了四条娃娃鱼,这荷枪实弹的,又是武警又是特警,想必不会是找我们的吧?

不成想,他这一迟疑,立刻就被人注意到了,纷纷用眼神交换信号,开什么玩笑,大家要抓的是持枪杀人犯。此刻一个个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唯恐错过什么蛛丝马迹——就算不看重成绩,总要在意自己的小命。

然后这俩上前接受检查。却别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,起码五六支枪顶到了脑门上,这俩吓得裤子都快尿了:不过就是几条娃娃鱼,至于这样吗?

武警在他们车里一搜,没搜到抢劫犯。也没有枪支,倒是有几条娃娃鱼,看起来这就是这两人表现异常的原因了,于是他们随手将人交给了警察。

武警们确实不在乎这种小事,但是警察们在乎,这种封闭大检查。经常就能有点意外的收获,抓住这娃娃鱼走私贩子,也算功劳一件。

不过这俩坚称娃娃鱼是买来的。娃娃鱼尾巴上的标牌可以证明,这是人工养殖的。

海角警察这下火了,马上电话通知阳州警方,阳州警方也摸不清头绪,只能联系北崇分局之后。一起前往接人。

对海角的警察来说,他们并不关心这娃娃鱼里的说法。他们只关心一点,这俩人我们是抓错了还是抓对了,如果抓对了,你们给我们来公文吧。

肯定是抓对了,北崇警察很干脆地表示:这绝对是走私娃娃鱼,至于他们怎么弄到的,这个我们还要调查,公文我们是会发的。

而且北崇警察这次来,也不是空手,他们路过城市的时候,直接买了一万块钱的海角省移动充值卡,转交给了同行——这是我们罚没的一批充值卡,咱们干警察的,电话费可是啥时候都不够用,算我们一点小心意了。

当然,有没有这个充值卡,海角警察都是要交人的,警方跨省合作指的就是这个,不过很多时候,跨省合作执行得不太好,也是因为如此,外省警察来了,提了人就走,只觉得这是兄弟单位应该做的,本省警察自然是兴趣缺缺。

北崇人这么一搞,就显得很有人情味——尤其这省内的移动充值卡,是能顶人民币用的,可以非常方便地变现,而同时,又没有行贿的嫌疑。

海角警方连说客气了,还要请恒北的客人吃饭,北崇人却是苦笑着表示,不行啊,得马上回去审案子,我们那里,最近正在抓这个。

还没等回北崇,警察在车上就开始审问这俩贼,然后,最不愿意让大家看到的事,还是发生了:两个贼交待,这四条娃娃鱼,是从养殖户手里买来的,一斤七千二,四条鱼是七斤挂零,他俩花了五万二。

两人交待得很痛快,私下买卖人工养殖的娃娃鱼,这应该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若坐实了盗窃的罪名,那可就真是大事了——案值五万多元呢。

而且很明显,这盗贼不是攀诬,他们将养殖户一家的情况,说得明明白白,男人叫什么女人叫什么,孩子又叫什么,他们甚至知道,男人喝茶的时候,喜欢把浮在表面的茶叶末子噙进嘴里,然后再吐回茶杯里。

这两人的口供,令陈太忠的心情也糟糕不少,他想到了有这种可能,但是当这种可能变成现实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。

好死不死的是,他在分局了解情况的时候,李处长和盛站长也闻讯赶来,这让他越发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,不过还好,那二位见他面色铁青,就只是在那里静静地坐着,也不出声。

养殖户夫妻俩也被叫来了,原本他们还唧唧歪歪的,见到陈书记漏夜光临,脸登时就吓得白了,户主闵季刚抬手就重重地抽自己几个耳光,“陈区长,我不是,我对不起您,我……我一时糊涂,您饶我这一遭吧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拿出烟来给大家散一圈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我为什么要饶你?”

“我是家里死了条鱼,总想找回成本来,听说有人收鱼,就一时鬼迷心窍了,”闵季刚低着头发话,“请您念在我是初犯……”

“按说初犯是可以原谅的,但是……那是在你不知情的时候犯错,才会被原谅,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缓缓发问,“从你开始学习娃娃鱼养殖技术,到参加考试到买鱼苗,再到这次收鱼,区里少通知你们了吗?一遍又一遍揪着耳朵告啊。”

“杀人偿命,这是常识,你头一次杀人,就不用偿命了?”一边的高局长冷笑着发问。

“可是人家买的就是贵,区里收的太便宜,”闵季刚的婆娘倒是有几分胆色,这时候还敢还嘴,“现在是市场经济。”

“你的鱼苗哪儿来的?你的技术哪儿来的?”高局长实在有点受不了这样的胡搅蛮缠,“你的养殖许可证……哪儿来的?区里办不下来大证,你能有小证?”

“老高你没必要说那么多,他们其实都懂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闷闷地抽一口烟,才又发话,“你们这个行为,从官面上说,是违反合同,从市场角度上看,是扰乱市场,是会把娃娃鱼市场做坏的,只要养殖中心不给散户发鱼苗了……你说其他养殖户会怎么对待你?”

“我退回非法所得,”闵季刚低着头,闷声闷气地回答。

“凭什么退?那一万多块呢,区里不是追回鱼来了吗?也没损失吧?”那婆娘又嚷嚷了起来,“大不了以后咱不养娃娃鱼,不要鱼苗了……养泥鳅总没人管咱往哪里卖吧?”

陈太忠根本没有理会她的兴趣,而是侧头看一眼高局长,“四条鱼都追回来了?”

“稀里糊涂跑了一条,”高局长面色古怪地回答,“不过据说,海角的警察,对娃娃鱼的味道,也有点兴趣,反正是人家帮咱把贼抓住的,咱不能说啥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心说这些警察……也真是的。

“你个臭婆娘闭嘴,”闵季刚呵斥自己老婆一句,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看一眼陈太忠,“家里还是我说了算,我退赔那些非法所得。”

“关键是……你老婆看着不满意啊,”陈书记侧头看一眼李处长,“李处,事情经过你也了解得差不多了,给个建议?”

“光是退赔,怕是不好,”李处长稳稳地摇摇头,却也不提具体建议,“十里不同音,一个省各地的民情不同,乱提建议就不负责任了。”

“那盛站长说一句?”陈太忠又看哪位一眼,“你可是搞法制宣传的。”

“只是退赔,对其他守法经营的人太不公平,用你的话来说……违约的成本太低了,”盛站长似笑非笑地看看他一眼。

经过这两天的走访,他已经听说了很多陈书记的语录,这个“违约成本”就是其一,而他死活是看不惯这个年轻书记的傲气,心说你不是自居人民的父母吗?我就偏不让你如愿。

所以面对这个提问,他回答得振振有词。

“退赔是必然的,关键是要追究违约责任,假一赔十之类的可能不适用,但是这种政府定向培训、还是特殊的持证养殖行业,你事先的宣传也做到了,这就不适用百分之二十或者三十的违约金,我认为……合同金额的百分之百,是比较合理的。”

“不愧是中央大报的记者,看得硬是比我们这些地方干部长远,”陈太忠缓缓点头,“又学习了一招啊。”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