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7章 杀一儆百

第四千三百五十七章 杀一儆百

“陈区长,你不能这样啊,”闵季刚的婆娘一听这话,登时就傻眼了。

让她退出非法所得,她都心不甘情不愿,现在听说听说退赔之后,还要支付百分之百的违约金,而陈太忠居然同意了,她实在不能接受,“我们辛苦一年,真的不容易,这五千块,就不要赔了吧?”

“什么五千块,是娃娃鱼成鱼的收购金额,”盛站长冷笑着接话,“要不然你养上三年再偷偷卖了,一条鱼就是四五斤了,冒一次险,失败了只赔一千块……可能吗?”

“不会是这样吧?”婆娘登时就石化了,好半天之后,她才看向陈太忠,“陈书记,不是他说的这个意思吧?”

年轻的书记慢条斯理地碾熄手里的烟,又抽出一根来点上,却是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。

“你们这也太霸道了,”女人狠狠一拍大腿,然后死死地盯着陈太忠,“陈区长,我可是记得,您要当北崇的父母官,为人父母……应该是这样吗?”

既然被点题了,陈太忠就抬起头来,眯着眼睛看她,缓缓地发问,“北崇有十八万老百姓,我有十八万子女,有一个子女不听劝诫,执意犯错,我不严惩,等着别人都学他吗?”

他抽一口烟,才又说话,“我要是一味溺爱子女,倒成了前两天自杀未遂的马老汉了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……小家是这样,大家也是这样。”

女人怔怔地听完这话,愣了好一阵之后,才放声大哭了起来,“那我们投进去的本钱……”

五条鱼养成四条,本来就亏了一块,盖水泥池子又是一块费用,投放饵料还是一块费用,将鱼卖到养殖中心,他家今年的收入,就是两万左右——水池子钱还没折抵。

但是卖给这外地人,今年的收入就过了三万,基本上连池子的成本都回来了,再接到鱼苗,那就是净赚的了。

北崇的老百姓,大部分是淳朴的,但是一种米养百样人,哪儿都不缺那种愿意铤而走险的,这女人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想到自己的老公,是受了自己的蛊惑,目前搞了一个鸡飞蛋打的局面,她真的无法原谅自己——家里甚至都不可能再拿到鱼苗了,那么,靠什么回本?

养泥鳅也是一种选择,但是又怎么能跟养娃娃鱼相比?养泥鳅是胜在赚钱赚得比较稳,利润就差得多了,而且光那肥水的塘泥,就不好搞到很多——有钱都没地儿买,谁家都需要。

正经是那娃娃鱼的血食,只要肯花钱,就买得到,说来说去还是娃娃鱼利润高,饵料钱真不算什么。

这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百年身,她现在肠子都快悔青了。

“娃娃鱼养殖,不止你一个人投了本钱,”陈太忠终于正面回答一句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头转向了高局长,“这个案子很有教育意义,电视里要播一下。”

“陈区长,不能啊,”闵季刚双腿一屈,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,其实他也知道,陈区长不喜欢别人下跪,但是此时此刻,他只有用这种方式表示自己的惶恐了,“千万播不得。”

北崇人最是要个脸面,乡里乡亲之间,都是三五辈子以上的交情,破点财,他还能忍受,名声坏了,那就什么都完了。

要说北崇第一批养殖娃娃鱼的,里面特困户很少,虽然很多有钱人因为要在娃娃鱼指标上做手脚,被陈区长和徐区长的反击打了一个冷不防,没沾上第一批,但是敢惦记盖池子养娃娃鱼的,口袋里多少衬点钱。

闵季刚也不例外,虽然盖池子的时候,还贷了点款,但是他家底子丰厚,村里两家小卖部,他家就是一家,他自己则是开个轻卡跑货物运输。

钱没了还能挣,一旦名声臭了,那可就彻底完了,他打死都不能让电视台播。

“这时候想起后悔了,早干什么去了?”高局长不屑地看他一眼。

“你敢冲我下跪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。

“我我我……站着,”闵季刚蹭地站了起来,泪流满面地发话,“钱没收,我认了,鱼苗我也没脸再要了,您电视上别提我的名字行吗?”

“就算不提,也都知道是你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北崇这么屁大的个地方,街头放屁,街尾都闻得到,这么大的事儿,哪里瞒得住?

“电视上不提就行,”闵季刚连连作揖,抬手又轻轻给自己女人一拳,“女人家的不懂事,陈书记你别跟婆娘一般见识。”

“嘿,在分局打人,还反了你了,”高局长眼睛一瞪,其实他跟闵家有些交情,只不过对方撞枪口上了,他没办法关说,眼下看似呵斥,其实不无维护之意。

“那行,电视上不点名,你也识相一点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这件事情处理完,陈太忠走出门才待回返,盛站长追了过来,低声问一句,“电视上不点名,震慑效果就少了很多,为什么要答应他?”

你差不多点啊,陈书记有点火了,扭头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是在质问我?”

“没有,我只是不了解这种心态,”盛站长很坦然地一摊双手。

“因为电视上点名的话,就是我要搞他了,这才是他最承受不起的,”陈太忠转头走上奥迪车,头也不回地回答,“盛站长,你还有很多地气要接。”

盛站长愕然驻足,呆了好一阵,才看一眼李处长,“这个陈书记,真的有点意思。”

“那是,”李处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心里也为这句话喝彩,陈太忠狂,真是狂的有资本,一句话就能让北崇令行禁止,这样的人,早晚不是九鼎食,就是九鼎烹。

“我对他的印象,有点好转,”盛站长点点头,他和李处长都是在省里办事的,并不介意表露一些情绪出来。

但是他不知道的是,陈太忠对他的印象——依旧是极其糟糕,因为这货居然要收取百分之百的违约金。

事实上,就算他不这么说,陈书记也有这个心思,就是那句话,哪怕是父母官,他也不可能做马老师那种无条件溺爱子女的父母,该有的惩处,总是要有的。

可话到嘴边,他有点说不出口,总觉得对子民有无情之嫌,所以才会请教李处长和盛站长,李处长很狡猾地躲避了,盛站长却一头撞了上来。

凭良心说,盛站长的回答,正是他想说的,从那货嘴里说出来,避免了他的尴尬,正好可以顺水推舟。

但是同时,他心里也有点恼怒,你一定要我北崇老百姓的好看?

这种心情,真的是非常矛盾的,他想严惩一个不听话的孩子,可是从外人口中听到,“狠狠打就好了”的言辞,做为一个家长,他该是什么样的心情?

于是他在走进小院的时候,拨个电话给朱奋起,淡淡地指示一句,“时机成熟了。”

下一刻,他愕然地一皱眉,“罗雅平……这会儿你跑过来干什么?”

“就是嘛,陈书记都要休息了,”旁边的玉兰树下,一个人发话了,正是另一个女性副区长畅玉玲,“我说咱们走吧,你还一定要留下。”

“马上就十点了,你俩不睡觉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厉声发话,“都给我回去,成什么样子?”

“我有工作向您汇报,”罗雅平撇一撇嘴。

“我也有啊,”畅玉玲针锋相对,她能跟区里大多数女性干部相处融洽,但独独不能忍受罗区长,想来是有些原因的。

“明天再说,走走,”陈太忠抬手撵人,这不是他不想平易近人,实在是区政府的组成太诡异了,副区长全是女性,只有他这么一个男性,却还是一把手,不防着点不行,要不别人怎么说?

第二天一大早,阴天,陈太忠吃完早餐,惯例去区政府跑步——虽然他已经是区委书记了,但是并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,一肩挑的时候,他不需要计较太多。

大约是七点二十左右,天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陈书记不为所动,继续跑步,但是很快地,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是朱奋起,他兴奋地表示,“书记,我们又抓获了一起走私娃娃鱼案件,十尾娃娃鱼,人赃并获……林业局的同志也有份。”

“我周围没人,不用这么做作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这一起偷盗事件,被抓住是必然的,因为这原本就是北崇的钓鱼计划之一。

前文说过,当初陈太忠是有意放纵走私的,但是这个放纵,并不是没有底线,也不是没有预防手段,外面人想挖北崇的墙角,北崇又怎么可能任其作怪?

旁人可以做养殖户的工作,北崇自然也可以。

陈太忠早在两个月前,就安排朱奋起做类似工作了,一个半月以前,就完成了准备工作,随时可以拉出来,昨天晚上他通知朱局长,时机成熟了。

所以他对这个好消息,反应一般,“十尾鱼……浊水刘三胖子,还是小岭唐六指?”

“都不是,小赵的茶叶老李,”朱奋起笑着回答,“他堂侄儿就是分局的,昨天闵老幺的事儿,他也听说了,就主动要求来配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