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1章 苎麻指数

第四千三百六十一章 苎麻指数

现在的麻价,确实很不正常,八月份开始收麻的时候,每公斤的麻价是九块出头,到了九月份,依旧是相当坚挺。

就在麻农们认为,今年能大赚一笔的时候,九月下旬十月初,麻价开始下滑,这一掉,就掉到没底儿了,到现在为止,麻价已经跌破了每公斤七块。

按说这个价钱,比去年的麻价还要高一些,但是老百姓心里没数,总担心这么掉下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穷尽。

可是这头茬麻刚割过,二茬麻还要差几天,此刻收麻,那真是损失惨重。

事实上,头茬麻里吃亏的都不少,大家看到麻价坚挺,就捂着不放,想着二茬麻下来,我手里的麻更多,那就更有话语权了。

不成想,二茬麻还没下来,麻价就哗哗地往下掉——个人手里的麻再多,还能跟市场作对?须知自古穷不与富斗,你手里掌握了再多道理,银子跟不上,那就白搭。

很多人在这个环节上就吃了亏,倒是北崇的老百姓命好,看到区里只是六块五一公斤收麻,又不禁外卖,更有人说这是陈书记不看好麻价长期高位,大家就一窝蜂地往外卖,待到麻价下滑前,北崇的麻就出得差不多了。

陈太忠的屡断屡中,导致了北崇在苎麻行业,处于一个很微妙的地位,以后的几年里,只要北崇收麻,其他人就纷纷跟进,北崇对苎麻的高价不予理睬,那麻价就怎么都上不去。

以利阳为例,只要北崇收,利阳就收,北崇低价。利阳价格更低,有一个电话打过来,说北崇麻价高涨了,利阳绝对涨得更狠。

不独利阳如此,大家都是这样,炒麻的陆海人也要看北崇的风向——虽然北崇的麻产量不是很高,但是风向标就是风向标。

而且经人研究,苎麻的价格,其实跟国家经济大势有关。经济好了,麻的价格自然就能上去,不管怎么说,苎麻产品是属于高端消费,国家经济看好。麻的价格就掉不下来。

若干年后,经济学上出现一个指数——北崇苎麻指数,这个指数,在大多数人看来无关紧要,但是也能真正地反应一部分市场经济状况。

可是这个指数对于炒作苎麻的人来说,就是相当要命的了,所以就在陈太忠离开北崇多年之后。这个指数对于苎麻市场,都起着很关键的指导作用——惯性的力量,真的很可怕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事实上。在北崇,陈太忠最近都多次被麻农追着问——陈区长,这麻价掉得太厉害了,有涨的可能吗?再不涨。我们这二茬麻没长好,就得割了。

区里收麻就是六块五。你们觉得划算,可以往外卖的嘛,陈书记很不负责地回答。

北崇的麻农倒还问题不大,反正大部分人在头茬麻已经卖出好价钱了,但是利阳的麻农纯粹抓瞎。

头一茬麻,外面麻贩子来高价收了,而北崇不强求收购,大家就卖得很嗨皮,但是第二茬麻,这个价格趋势,大家就看不懂了——尼玛,你们这价钱也跌得太快了吧?

看不懂的时候,大家就又都想起北崇了,可是一打听,北崇的收麻价还是那样,一公斤六块五,还不如直接卖给麻贩子,一时间众人愤愤不平——艹的,北崇人你们去年就赚了我们那么多,今年就不知道照顾一下?

这个时候,就没人想到,北崇肯六块一收麻,都是利阳市千辛万苦活动来的,大家都只看到,北崇赚得狠了,就没想到当时的分管副市长王苏华卖不出去麻,恨不得跳楼了。

人心,总是善忘的。

陈太忠其实没兴趣去做那个报告,但是晋建国开口了,他不去也不合适,天南交换到恒北的干部,他也只跟晋部长有联系了,其他的人,仿佛猛然间都消失不见了。

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很多干部撒到县区,眨眼就没影了,泯然众人,而留在省委省政府机关的人,只是有点手段加贪图安逸,更是半点主都做不了。

毫不客气地说,天南来到恒北的干部,只有陈太忠一枝独秀,晋建国发展得像点样——除了他俩,再没有别人。

陈太忠能发展得这么好,原因是众说纷纭,但是毫无疑问,晋部长是沾了阵营的光。

不管上面的阵营怎么划,他俩的联盟是必然的,所谓山头就体现在这里了,起码陈太忠是这么认为,晋建国的面子,我是要买的。

于是他又去利阳,大致估计了一下苎麻下一步的走向,不过这个走向没人喜欢,哪怕是王苏华也只能撇嘴角——陈书记认为,苎麻的价格还会掉。

陈太忠也觉得,自己在利阳似乎是举世皆敌,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,做完预测报告之后,他转身就走,丝毫不顾利阳的挽留。

等见到自己的小院,就接近七点了,陈书记在这一天里,虽然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,但也觉得身心疲惫,“唉,终于是到家了。”

北崇其实不是他的家,陈太忠心里很清楚这一点,他得得的马蹄声,只是过客,不是归人,但是在这个地方,他投入了太多的心血和梦想,以至于看到那红墙绿瓦,就觉得自己是回家了——无非是个休憩的场所罢了。

可就在他推门而入的时候,看到院子里的喧闹,又觉得有一点点陌生。

他的小院,来了很多的人,而且这些人,不知道他的疲惫,在那里肆意地喧嚣着。

“这真是的,”陈书记低声嘀咕一句,然后眉头一皱,“散了吧,有什么事,明天去区里谈。”

“陈书记,”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,慌乱地解释,“是安德福先生让我来的,谈一谈关于租用疗养院房间的事情。”

“我说散了吧,你听不懂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有事去单位说,安德福就没有私密的时间了?”

“可是您昨天和今天都不在啊,”女人挺委屈地回答,“安哥也不让我给您打电话,明天阿妮塔就要到了……我只能来这儿等着。”

“哦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心里有点谅解对方了,“钱你看着给就行了,她来就来呗,来了就住下嘛……去跟刘区长商量。”

“谭区长和刘区长,我都商量了,”女人越发地委屈了,这个疗养院真是古里古怪的,那俩区长都说归自己管,她并不知道,这个疗养院的归属还没定下来。

在陈太忠的计划里,这个疗养院,要划到旅游口上,口子是刘海芳管的,一听谭胜利伸手,他就有点不高兴,不过老谭是管科教文卫的,也不能说人家伸手就错了。

事实上,这个权责不明,他是有责任的,他没明确开口,只大概说了一下,以后疗养院要配合武水风景区,这俩区长就都憋着劲儿拿下那里,可是目前疗养院才开始建设,他俩谁也没胆子跑到陈书记面前,问这一块是不是归我管。

“商量过了还找我干什么?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有点好奇。

“他俩都说自己能做主,我就觉得他俩谁都做不了主,”女人是来花钱的,倒不怕直接说,她苦恼地叹口气,“可是目前的疗养院是畅区长负责,她跟我说没房子,而现场确实没房子。”

“你去过现场了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心说这人办事还是比较利索的,但是转念一想——都等两天了,有足够的时间去一趟武水。

“嗯,地方真不错,可惜没房子,安哥说北崇能迅速搭起房子来,”女人眼中露出一丝无奈,“我了解了一下,此事要找罗区长……陈书记,你们区的区长,太多了,我已经晕了。”

这是最让她无法忍受的,租几间房子住,居然要找四个区长,而那罗区长则表示——她跟畅区长不相统属,你最好要陈书记协调一下。

女人直接有点要崩溃的意思了,都说大陆的官多,推诿扯皮很有一套,果然不假。

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畅玉玲肯定在一天之内盖不起房子,这事儿就还得找罗雅平负责的移动大棚,四个区长来回找,怪不得对方一腔火气。

不过这个扯皮很正常,他听到对方一腔怨气,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耐心解释,“这是各司其职,其实你这个遭遇,主要是因为我们的疗养院正在筹建中,经营的相关规定都还没有制定,所以感觉有点混乱,等明年初就好了……你们是特事特办,遇到点不方便也正常。”

“这个我能理解,”女人点点头,她倒是想说不理解呢,敢吗?而且这个解释,听起来确实很有道理,“不过明天阿妮塔就要到了,我只能贸然打扰陈书记了。”

“好了,我这就打招呼,”陈太忠无奈地摆一摆手……

罗雅平接到陈书记的电话,马上着人安排,在疗养院附近架设移动大棚,不过这个时间接到陈书记的紧急通知,她心里还真是有点好奇:来的会是谁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