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5章 惯例地拒绝

第四千三百六十五章 惯例地拒绝

饶国庆在中午的时候,就接到了朱奋起的电话。

两人虽然都是警察,彼此却不认识,事实上,饶局长接了电话之后,好一阵才想起来,北崇的局长已经不姓周了。

因为相互很陌生,朱局长叙述的时候,是相对委婉的,他先自报了家门,然后说你们建设派出所抓了几个北崇人,我们区里很重视。

饶国庆耐着性子听完之后,就说这个事儿,你们该跟建设派出所直接协调,警察工作都是各管一摊,这种小事让我们分局出面,不合适。

确实不合适,小小的民事纠纷,本来就是派出所的职责,分局强行插手,容易引起下面的不满,也比较打击同志们的工作积极性。

至于说北崇人享受不到主场优势,这也是正常的,你们在广北找事,莫非还指望我们偏向北崇不成?

其实他的话还有一层意思,分局插手下面派出所不合适,你阳州的分局来跟我广北的分局打招呼,要求关照北崇人,这也不合适——我跟你有那份交情吗?

做警察的,地盘观念比其他行业的重,我的地盘我做主,外面人随便插手,犯忌讳——莫非你认为,我管理不好我的地方,需要你来帮忙?

当然,这也有些利益纠葛在里面,比如说抓赌抓嫖之类的,外人偶尔过来抓一下,只要有理由,那无所谓,但常伸手的话,当地的警察绝对不答应。

饶国庆就是这么个心情,我的地盘有什么案子,怎么处理是我的事,轮得到你一个外市的县区分局跟我指手画脚?

哪怕是同属于广北市局的分局,他也能卖个面子,外市的,真没什么意思。

事实上,饶局长认为,同为分局局长,朱奋起要差他很多,阳州市能跟广北比吗?不能!城南分局是市区内的分局,北崇则是一个偏远的小县区,两者能相比吗?依旧不能。

也就是大家职位相同,他保持了一定的克制。

我们跟派出所直接沟通,这不合适,朱奋起听出对方的不耐烦了,于是他再次强调:这不是我要过问的,是区领导非常重视。

朱局长还有什么事吗?饶国庆打算挂电话了,北崇的区领导,跟我有一分钱的关系吗?

我们的区长兼区委书记陈太忠,是个爱民如子的领导,朱奋起感觉到对方要挂了,就快速地发话,陈书记要我转告你:希望晚上七点之前,能在北崇见到你。

“这个人有毛病吧?”饶国庆听得大怒,不待对方回话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电话是挂了,但是对方这么有恃无恐,居然让他一个堂堂的警察分局局长按时到北崇报到,这可不是一个狂字能形容的,真正的狂到没边儿了。

饶局长相信,这个叫陈太忠的家伙,就算是脑子缺弦,也缺不到如此的程度,这厮的强势,必然有强势的理由。

只是,他一个堂堂的警察分局局长,有属于自己的尊严。

他也不相信,这货能把手伸到广北来,然而,该了解的事情,他还是要了解的。

首先他了解一下,建设派出所有没有太出格,是否授人以柄了,经了解一下,没有太出格——只是略略偏袒了一点。

这就让他放下了最大的心,但是对陈太忠的打听,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——我艹,什么时候恒北出来这么猛的年轻干部了?

他的消息滞后是可以理解的,广北的干部,就不可能把注意力放在阳州,除了关注市里和省里,就算想关注外市,首当其冲也是朝田这个省会城市。

阳州?对不起,那真是无关紧要的,饶国庆甚至认为,那个地方划给海角或者地北,或者会更合适一点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一开始就很排斥朱奋起的话,事实证明,对方原本就准备了更难听的话,只不过他的反应,让对方可以肆无忌惮地说出后话。

知道了陈太忠很难惹,可饶局长觉得自己受的侮辱也很大,而且姓陈的在广北没人,他自是不可能去北崇。

不过就算如此,他也着人提示一下建设派出所,别把北崇人弄得太狠,你们还是要调解为主——陈太忠的无礼,让他很生气,但是他不会轻易往死里得罪人。

事情弄得再大了,那可就真麻烦了,姓陈的那货,是不讲理的。

当饶国庆知道晚上的案子的时候,实在有点晕乎,北崇人的报复,来得太快了吧?

然后他猛地想到一个细节,问一下之后,整个人登时就震惊了。

案发时间,就是晚上七点十来分,这说明什么?说明这个事情,是陈太忠亲自授意搞的——朱奋起说得明白,陈太忠要求他在晚上七点以前抵达北崇。

身为国家干部,你怎么能用这样的手段呢?饶局长又怕又气。

事实上,他已经打听到了,陈某人不但做官强势,很多手段也非常狠辣,号称是凤凰市的地下王者,天南警察厅提起此人来,也不是一般的头大。

饶国庆本来以为,那是夸张之辞。

说起官场跟黑社会的交往,警察最有发言权,黑白勾结,确实能给干部们带来不少的利益,但是同时,干部们跟黑社会不可能勾结得太紧,否则容易惹祸上身——大抵还是利益间的往来,事实上,跟黑社会接触最多的干部,大都在警察系统里。

陈太忠直接驱使一帮穷凶极恶的歹徒,来到广北痛下杀手,这根本不是国家干部的做派——甚至很多黑道老大都做不到这一点。

他怎么……怎么就敢这样?这一刻,饶国庆终于明白,朱奋起为什么要传那样的话过来了,此人不但狂得没边,嚣张得也没边。

这样奇葩的干部,饶局长还真是很少听说,都是堂堂的区委书记了,怎么还玩打打杀杀的那一套?你就不怕影响自己的仕途吗?

不过事实证明,陈太忠这一套,有时候还确实管用,像饶国庆现在,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他虽然已经认定,这事就是陈太忠搞的,但是他不可能去指证,也没能力指证——他就没有任何的证据。

仅凭一个七点之前到北崇道歉,而案发时间正是在七点刚过,就想拉一个干部下马——别逗了,那可是堂堂的区委书记,不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升斗小民。

就算他敢去汇报,别人也得敢听,他只要敢付诸行动,陈太忠的最终结果是什么,那不好说,他的最终结果绝对已经注定了——仅凭猜测就要构陷一个区委书记,他这个官绝对到头了,须知体制森严四个字,真不是白说的。

而且他不予理睬也不行,这么猖狂的领导,人家指不定还有什么后招呢——事实上,没有哪个人不头疼黑社会的,就算分局局长也是如此,广北的治安不好治理,也是因为玩阴招的家伙太多,被人惦记上,总不是好事。

没错,邪不胜正,身在体制内,是有体制保护的,但是体制中人玩黑社会,还是不容易被人逮到的这种,真是会令太多的干部毛骨悚然。

愣了好久之后,他才拿起手机,打算给朱奋起拨个电话——就算他态度不好,对方想必也能理解这个心情,毕竟大家都是警察,而且……两人分属不同的市局,面子什么的并不重要,等他真的升为了市局副局长,那些往事,也就说开了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他的电话挺多的,已接来电上已经顶掉了,他不得不翻出警察系统的通讯录,却发现这通讯录是去年初的,朱奋起的名单还没录入——那时的朱奋起,只是阳州市局的一个科长,还不够资格进大名单。

所以他又不得不打电话给阳州市局的一个熟人——其实仅仅是认识而已,询问朱奋起的电话,那边很纳闷地问一句,“你找他什么事儿?”

“有点业务上的事儿,”饶局长轻笑一声,很平静地回答。

“哎呀,饶局长你这牛逼大了,”那边笑了起来,“朱奋起的北崇分局,肥得流油啊,光文化节的安保加中秋奖金,一个人五千……有什么好事儿,记得关照兄弟一下。”

“这个……当然了,”饶国庆含含糊糊地回答,心里却是猛地一坠,一个人五千的中秋奖金——北崇还真是敢发,广北警察的国庆中秋双节福利,也才一千来块。

原本他还觉得北崇落后,打听了一下午消息,知道北崇正在高速发展,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,北崇居然发展到,警察都能领五千块的奖金了。

优势心理一次又一次被打破,饶国庆也顾不得现在已经七点半了,直接驱车赶向建设派出所,一边开车,一边给朱奋起打电话,遗憾的是,那厮的电话一直占线,直到他将车停在派出所院内,那边才接起电话来,“你好。”

合着你也没把我的电话号码录入了?饶局长一阵气苦,可是想一想,人家可是发得起五千块钱奖金的,心里就平衡了不少,“朱局,我饶国庆,我这里发生了一起性质挺恶劣的枪击案……可能会跟北崇有关。”

“有证据吗?”朱奋起冷冷地发问。(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