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6章 咄咄逼人

第四千三百六十六章 咄咄逼人

有证据的话,就是陈太忠给我打电话了,饶国庆听得有点无力,他沉声回答,“证据没有,有个别同志这样推测。”

“那欢迎个别同志来北崇调查,”朱奋起轻笑一声,“我们会热情接待的。”

你们的热情接待是什么,那真的不问可知,饶国庆可以想像,对方隔着这么远,都敢对自己这个分局局长发出指示,那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做的?

所以一边往车下走,一边沉声发话,“我想,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,北崇的同志,在广北其实只是遭遇了一点小麻烦……以讹传讹了。”

“饶局,其实你该过来跟陈书记谈的,”朱奋起叹口气,他听出了对方服软的意思,但是期限已过,陈老大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?“可惜你挂了电话。”

“我已经来到建设派出所了,要给朱局你一个交待,”饶国庆采用的,就是朱奋起上午的策略,先把官面上的话说出来,下面才是自由发挥阶段,“北崇的老百姓……我要帮你做主。”

“我是中午给你打的电话,”朱奋起不干了,这一刻,他不能卖人情,因为陈书记就在旁边,“也通知你七点以前来北崇。”

“这个……下午有会,”饶国庆含糊地解释一句,“我现在是想着,不能让误会继续下去了,我该怎么做呢?”

“建设派出所的相关负责人,做得不好,要处理一下,”朱奋起也是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这样吧,你直接跟陈书记说。”

广北发生的案子,通过派出所的北崇人,已经把消息传了过来,朱局长不用动脑筋,就能猜到这是陈书记的手笔——没有谁有证据,说陈太忠跟这样的团伙有关,但是大家都相信,陈书记有这样的能力。

别的不说,去年陈区长在地北折腾一场,还带回几个地北警察来,事发当时,就有一群很神秘的人出现,来得匆匆去得匆匆,事到如今都没查出这些人是谁。

陈区长当时认为,这一帮人是见义勇为者。

朱奋起对今天的案子没有什么愤懑,只觉得解气——抽北崇人耳光,活该被人挑断手筋,而且他一点都不同情饶国庆,我都早早通知过你了,是你不知道珍惜,捏着小子装圣女。

于是他将手机递给身边的陈太忠。

广北发生枪击案的时候,陈太忠正小院里等着北崇宾馆送饭过来,其间有一段时间,他呆呆地看了七八分钟《群众日报》,丝毫不在意安德福也在场。

安德福也不在意陈书记的怠慢,他已经越来越明白了,港九和内地根本是两码事,不过此次他还是承了陈书记的情,自是要来道谢。

陈太忠接过电话,轻哼一声,“饶局长架子很大嘛,祝你官路亨通。”

你不至于狂成这样吧?饶局长又是一阵牙疼,不过对方这么明确地威胁,虽然很猖獗,但是对他来说,也还不算坏事,起码能掰开了说——要是对方连谈的兴趣都没有,那才是最大的悲哀。

所以他讪笑着回答,“主要是下午有会,陈书记请多体谅。”

“是什么会?”陈太忠才不会体谅他——那些小儿科的借口,不要拿来糊弄我。

你还真他**的啥都敢问了,饶国庆脑门先是一热,但是想一想,跟这种人作对,危险性实在太大,只得苦笑一声回答,“市里的会,我得先紧跟大部队。”

陈太忠这一问,也属于刁难,听到对方不敢说是什么会,他这也算戳破了一半的谎话,于是不再计较,“于琦和郭兴旺……双开了吧。”

“双开他俩?”饶国庆又吓了一大跳。

事实上,他很明白陈太忠的意思,于琦是建设派出所的所长,郭兴旺是具体负责抓北崇人的警察,目前是二级警司和副主任科员待遇,今年就要干副所长的。

陈书记有怨气,这个很正常,但是双开这两人,还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能做主的,别说于琦了,就算是郭兴旺,他也只能停职加边缘化,双开……这不是他能力范围内的事——哪个警察身后没人?

所以他只能苦笑了,“双开有点难度,我也做不了主。”

“哦,那饶局长还有什么事吗?”陈太忠冷冷发问,正是上午饶局长问朱局长的那句话,心情也类似——老子要挂电话了,有话快说有屁快放。

饶国庆闻言,心里登时就是一凉,这是放不过于琦和郭兴旺了?一时间他有点着急,“我希望能向您当面汇报一下,。”

于琦无所谓,靠着一个副区长而已,郭兴旺可是厉害,最近走通了区委党群书记的门路——陈太忠肯定不在乎,但是饶局长在乎啊。

“我今天就让你来了,是吧?”陈太忠抬手挂断了电话,真的很没意思。

然后饭菜上齐了,大家坐在一起吃饭,陈书记今天是去了趟五山,回来得有点晚,“小王,五山那边反应,咱们配给的煤,好像有点不达标?”

“切,那是白县长胡折腾,”王媛媛很不客气地回答,目标直指白凤鸣,“他用的蜂窝煤多,我就给他多上煤末……车不好,路上漏的也算咱们的,哪有这个道理?”

这个事情,其实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北崇的煤场,煤末子很多,须知煤炭的储备是有损耗的,按照储存三个月来计算,煤炭平均热值损耗达到1-2。

这个说法或者不够直观,很直观的说法是,按照物理现象来说,煤炭放在煤场里,不管是水流降温还是倒仓,总要有损耗,再加上风化作用,导致煤场里出现了很多煤末。

这个煤末是很糟糕的,有风的时候刮得到处都是,显得一切都是脏兮兮的,而且来运煤的人,都不喜欢煤末,这个玩意儿不好利用,而且一路走,一路洒。

但是五山城区的人多,蜂窝煤用量很大,制造蜂窝煤,用的就是煤末,王媛媛就把大量的煤末卖给了五山。

可是白凤鸣就受不了啦,这一路走一路洒,二十吨的煤,过去就是十九吨了——或者还不到,谁受得了这样的损耗?

但是王媛媛也很委屈,你自己搞个破车来拉,那路上洒的,能怪我们吗?

“这个要回头协调一下,”陈书记心里没小事,于是很无所谓地说一句,然后又看安德福,“我说,事儿没办好,你就要走?”

“阿妮塔感觉很好,我就不待着了,”小安子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我只负责推荐,出钱也无妨……过几天,我会来看她的。”

“你好像还没有出钱,”今天在陈太忠小院的,还有刘海芳,这是实实在在的收钱的正主,她微笑着发问,“我跟阿妮塔收钱,是否合适?”

“钱不是问题,真不是问题,”安德福摇摇头,又看一眼陈太忠,笑着回答,“有陈书记在,谁会赖账?”

陈书记可没兴趣说钱,大家都是有身份的,说钱就俗了,于是笑一笑,“你不看一看结果,就着急走,还真不像好朋友。”

他是想着,对方能多呆几天,效果就出来了,不成想安德福扬一下眉毛,又撇一下嘴,略带一点苦恼地回答,“待得久了,并不是好事。”

众皆愕然,唯有刘海芳古里古怪地看他一眼,笑着发话,“小安你这也够造孽的。”

“呵呵,”安德福讪讪地一笑,心说大陆官员不是不关心八卦的吗?怎么刘区长……

郭兴旺并没有想到,自己随便纵容了一下本地人,居然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,不过他坚持强硬对待北崇人——如此才能挖出那个残暴的犯罪团伙。

事实上,事态发展到这一步,他别无选择,必须坚持下去。

但是别人不答应,说分局已经有人招呼过了,普通的民事调解,你不要往大里搞,至于说发生另一个派出所辖区的枪击案——这跟咱们有毛的关系。

那就并案嘛,郭警司并非看热闹不嫌事大,而是他实在不能容忍,别人看自己的热闹。

两个派出所的人吃完饭,坐在一起开会,就在这个时候,门刷地被推开了,饶国庆走了进来,“这是怎么回事,还不让北崇人走?”

看到顶头上司怒气冲冲地发问,一屋子人登时就愣住了,接着大家纷纷站起来,于琦干笑着回答,“我们正在配合研究枪击案的案情。”

于所长“配合”两字说得十分有意思,不过饶局长根本不理会,他只是冷冷地发话,“有证据证明,北崇人跟枪击案有关吗?”

“证据没有,但是从……”郭兴旺壮着胆子解释。

“没有证据,你们凭什么扣人?”饶国庆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,他大声地咆哮着,“就是一起民事纠纷,你们打算扣人四十八个小时?嫌事情不够大?给我放人!”

“可是……”于琦皱一皱眉,普通治安事件可以扣留24小时,但是可能涉及刑事的案件,不超过四十八小时也行。

“没有什么可是,放人!”饶局长斩钉截铁地回答,然后转身就走,“于琦和郭兴旺准备一下,明天早晨五点,跟我去一趟北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