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8章 即将调试

第四千三百六十八章 即将调试

这个倒是,郭兴旺也承认这一点,警察们的反应,比一般人还是要灵敏一些,身体素质也好一些,又懂得一些格斗和避让常识,在有准备的时候,冷兵器很难造成大的伤害。

尼玛,幸亏刚才我没在家喝小酒……

可是,他对这种令人发指的手段,终究是不能释怀,“那我就看着他们这么折腾?”

“陈太忠的手上,可是有人命的,”于琦叹口气,这个时候,你居然还不醒悟?“他曾经亲手击毙了一个劫持人质的拐卖儿童贩子,你杀过人吗?”

“没有,”郭兴旺沉默良久,才吐出两个字来。

“他都敢亲手杀人,还有什么不敢的?”于所长缓缓发话,“还是看技术科老刘吧,看看能不能提取出什么有用的线索。”

“车手戴着白手套,”郭兴旺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,又提供一个细节。

“我就知道,没那么简单的事儿,”于琦哼一声,人家怎么可能留下那么大的纰漏?“不过还是先取证吧,说不定有什么线索……斧头的来历,咱们也可以调查,对吧?”

“能查成什么样呢?唉,”郭兴旺有气无力地叹口气,身为警察,他最知道这些。

若是他被斧头砍死了,或者是重伤,这个案子可以狠查,但是他毫发未伤,凭什么狠查这个斧头的来历?调查所需要的大量人力物力,又从哪儿来?

当然,他可以自费查,但是且不说要搭出多少费用和人情去,恐怕不等他查到,就有枪手找上门了。等他被打死了,那倒是可以狠查了——或者他的老婆孩子被打死了。

就算是那样,恐怕也查不到陈太忠身上,有人顶缸就够了,还能查得到陈太忠?

想到这里,他心里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,还有……太多的惶恐。

“你是胃病还没好,是吧?”于琦冷冷地发问了。

“吃了点药,稍微好了点。”郭兴旺含含糊糊地回答。

“那早上五点,你是不可能出来了?”于琦又问一句,其实郭兴旺梳理这些信息的时候,他也在梳理,人和人的聪明劲儿。差不了太多,两人所工作的环境也类似,所以相关环节,他差不多也想清了。

但是于所长还多一层想法,郭兴旺得罪陈太忠太狠,那么适当的时候,他得把自己摘出去。不能帮姓郭的顶了黑锅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就问得毫不留情——你要是不去,那我只能竭力为自己辩护了。

就这么屈服吗?郭兴旺想一想,心里最终难以按下那份愤懑。“这得看情况了,我就怕病情反复。”

“那随便你吧,”于所长冷冷地压了电话,我的话说到了——你自己找死。怪不得别人。

五点钟很快就到了,饶局长的沙漠王准时停在了分局门口。旁边走过两个人来,一个是于琦,一个是郭兴旺。

郭兴旺满眼血丝,很明显是一夜没睡,于琦稍微好一点,但眼睛也是红红的——接到郭兴旺的电话后,他又打了不少电话出去,以确保自己不受影响。

“你们自己没带车?”饶国庆皱着眉头发问。

“我借了辆本田车,”于所长马上回答,郭警司嘴巴动一动,最终没说话。

“那你们坐那辆吧,我要在车上打个盹,”饶国庆很不客气地发话,局长的座驾,是随便一个人就能上来蹭的吗?而且,今天起得确实早了点。

两辆车一前一后,奔着北崇疾驰而去,因为起得早,沙漠王上又有警灯,所以速度极快,大约是中午十一点半,两车就来到了北崇干部培训中心。

陈太忠不在这里,他正在小赵,接待省地电来的调试人员,一号机组马上要进入调试阶段,今天上午是动员大会,他必须要在现场。

今天来的人不少,除了康晓安,李强和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归晨生也到场了,调试人员请的是首都调试所——的下属公司,本来不需要这么大的场面,不过何保华有同学在首都调试所,就把这个活儿揽下来了,而凯瑟琳表示支持。

由于活儿不大,就是下属公司接了,可对北崇来说,此事太重大了,事实上,阳州都非常重视,这是阳州第一个中小型发电厂,大家缺电真的缺怕了,而以现在的北崇的用电量,也到不了五万千瓦——夏天峰值可能会超过,但也就那么几百个小时。

那北崇能发这么多电,阳州都要惦记,北崇是有计划用电的,就算峰值时期,也不可能整个北崇停电——多少要留几条线。

所以说,北崇电厂一号机一旦投入运营,正常情况下,自家的电是用不完的,这用不完的电,该给谁呢?这要有个说法。

地电肯定想把电拿走,但是他们的电网建设跟不上去,多余的电想输出,不容易,不过北崇电厂和地电的直连也在建设中,早晚能输出的。

所以对地电来说,目前立足北崇,辐射周边,是个不错的选择,但是机组满负荷运行,似乎也没啥太大的必要——这是很毁机组的,有张有弛才是王道。

略略解说一下,机组的满负荷运行,就是按规定值发电,像北崇五万千瓦的机组,是一小时发五万度电。

北崇十八万人口,平均下来,是一个人一个小时零点二度电还有多,也就是说一个人一天最少五度电,四口之家就是一天二十度电,一个月六百度电。

用得了吗?用不了,但是用电大户不是家庭,是工业、农业、商业和公共设施,按家庭用电率只有百分之二十计算,那就是一家一个月一百二十度电。

2003年的时候,城市家庭用电,一百二十度电也不算低的,而北崇的家庭,更是用不到这么多,所以说,北崇的电有富裕。

但是富裕了,发电厂可以降负荷,我一小时不发五万度,发三万度甚至两万度,都行的,大不了电厂少赚点钱罢了。

可以降负荷,就可以升负荷,北崇的机组是五万千瓦的,那是满负荷运行,其实还有超负荷运行,北崇的机组超负荷运行,理论值甚至可以达到五万八千千瓦的输出——当然,这仅仅是理论值。

事实上,满负荷运行,对机组的损伤就已经很大了,一般来说,机组保持在百分之七八十的负荷,能效比是最高的,机组运转轻松,赚钱还多。

太高,就伤机组了,再低,就伤钱了,就像买一辆车,它有个最经济的时速,略高的话,不太经济,再高就伤根本了。

地电并不在乎阳州的死活,大线也在架设中,他们希望北崇能多发电,能多卖给周边一些电——没谁嫌钱多,而等大线架设好之后,他们希望手上有电可卖。

当然,大线架设不好之前,他们也可以选择把电卖给电业局,不过那样也不是很经济,电业局不可能发善心高价收电,电价必然低得离谱。

不过,就算那样,都有可能赚钱,赚多赚少的问题而已,可是,真的不够经济。

电力系统,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,真要细写,三十万字打不住,六十万字也只能说个大概,千言万语,化作一句话——省地电希望北崇电厂听话,而阳州希望,北崇能在电力紧缺的时候,尽可能地多发电,多给阳州。

为此,跟北崇一向不对付的归晨生都来了,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表明,我们很重视——关键时刻,满负荷你也得发电。

没有谁能强制北崇发电或者不发电,阳州不行,地电也不行,就得陈太忠说话,而眼下北崇的“自备电厂”进入调试阶段了,谁敢不重视?

所以,别看在场的厅级干部一大堆,最引人注目的,还就是陈书记——没有之一。

陈太忠上台讲话,说了一阵之后走下台来,他的意思很明确,北崇投资这么多,建了这么个发电厂,今后就是北崇的核心利益之一——别跟我说什么大局感,只要不符合北崇利益的,发电厂不认。

其实从调试到试车,还有一段路要走,这个时间,首都调试所给的是三个月,须知这建设是一帮人,调试是一帮人,中间要有磨合。

不过,陈区长希望六十天能搞定此事,这个磨合期,除了一些技术上的问题,更多在于双方是否能充分地协商和沟通——他希望2004年春节之前,北崇人能用上自己的电。

反正这个仪式,算是一号机组投入运营前,极其重要的环节,会议结束之后,领导们也不着急离开——会餐是必然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饶国庆带着于琦和郭兴旺,一路打听着来到了电厂,三人都是警察,又说是找陈书记的,门房看一下证件,就放行了。

三人将车停在会场门口,正考虑要不要进会场,就看到七八个人从会场里走了出来,其中一个高大的年轻人正是陈太忠。

饶局长看的可不是陈书记,他发现这里面有个人很眼熟,想一想之后,倒吸一口凉气:这不是阳州市党委书记李强吗?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